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四十章 南苑之兽
    

    古说书人言,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一枝花是上海的秋,起先桂花儿飘香。秋风起,蟹脚黄,法租界遮天蔽日的林荫道,铺满层层叠叠的金黄落叶,仿佛铺满地宫的铜钱。

    一枝花是北京的秋,一年四季精华所在。老舍说“秋天一定要住在北平”。郁达夫说“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1917年,从盛夏到金秋,短短数月,城头变幻大王旗,大前门的箭楼上空,张勋复辟的龙旗降下,恢复中华民国五色旗。中国的局势,正似“一层秋雨一层凉”。政府也如走马灯,冯国璋进京当上大总统,“三造共和”的段祺瑞成为国务总理。

    秋高气爽的一日,亚洲第一所飞行学校——北京南苑航空学校——迎来一位骑着白马的男子,披着北洋军的蓝呢大氅,肩章上镶着代表陆军上将的三颗金星,胸口别着数枚锃亮的勋章,圆脸光头,高鼻薄唇,胡须剃得干净,双目炯然有神,一看便知是天生的军人。

    陆军次长徐树铮,三十八岁的少帅,检阅数千训练有素的精兵,即将开赴湖南作战。众将官齐声高唱袁世凯小站练兵时的军歌,炮兵鸣放十二门礼炮,天上有航校的战机飞过。这支队伍仍是中国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背后矗立的高大烟囱,向苍穹喷射着莽莽黑烟,蔓延于四处的沼泽、荒野,机器轰鸣声连绵不绝,那里正是北洋政府秘不外宣的兵工厂。

    “徐将军,趁着俄国新近内乱,若能用此兵北上外蒙,定能收复失地,统一蒙疆。”

    鄂尔多斯多罗郡王世子帖木儿,骑一匹黑马,身着蒙古袍子,头戴黑貂皮帽,与这位姓徐的北洋将军并辔而立。小郡王年方十七,北人南相,肤白如脂,若不是这身打扮,多半要被当作北大或清华的学生。

    “小郡王,我早有扫北之意,燕然勒石,饮马北海,建不朽之功业。但我只是陆军次长,到底北上还是南下?那得看国务总理的意思。北洋衮衮诸公,手握兵权的各省督军,更在意地盘与财税。小徐我能奈何得了他们?”将军挥了挥马鞭,话锋一转,“不过,孙中山在广州搞非常国会,实属割据叛乱。我支持段总理武统中国,打第二次南北战争!”

    徐树铮对着戴厚镜片的洋人说:“顾问先生,开始!”

    “陆军次长先生,遵命!”

    这位洋人能说中文,年约四十,瘦高如一根竹竿,顶着乱蓬蓬的栗色头发,穿着旧西装,墨绿色眼珠,满脸胡楂儿,指尖夹着一支骆驼牌香烟。

    “LOS.”

    洋人一声令下,德语“开始”之意,工厂铁门徐徐打开,散发一片雪白蒸汽,巨大的机器轰鸣之声传出,仿佛有辆火车要从中开出……徐树铮抓紧缰绳,不让他心爱的白马受惊。

    让在场数千大军目瞪口呆的是——大铁门里竟跳出来一只蛤蟆。

    金色的蛤蟆。

    其大小却如一头强壮的公牛,铜墙铁壁的外壳,屁股后面喷射黑烟。如同真正的蟾蜍,它有双硕大的眼睛,坑坑洼洼的斑点表皮,几乎用肚子贴着地面,四条强健有力的蛤蟆腿,在地上蹦跶着前进。它的体内有机器的轰鸣声,鼓鼓囊囊的下巴发出咕咕的咆哮声,表皮还散发出一股异味,让四周的士兵纷纷捂住鼻子。

    徐树铮看到这只蛤蟆,就想起某位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金蟾镇墓兽。

    无人敢靠近这只蛤蟆,唯独有个老头,留着大胡子,白头发,穿着一身工人制服,跟蛤蟆并肩而立,犹如斗牛士一般威武。洋人向他挥挥手说:“嘿,秦!”

    这位老头便是秦北洋的父亲,前清皇家工匠传人,已被北洋军囚禁了数月的秦海关。

    相比张勋复辟的那几日,老秦的精气神倒是恢复了。他对金蟾吼了几声,镇墓兽便向前高速奔跑,闪电般的蛙跳让人目不暇接。一排士兵用步枪向它射击,因为它的动作太快,竟无一发命中。

    操练的士兵们纷纷让开,推进来一只木头笼子,装着十来个男人。这些人都是京城的死刑犯,各自背着数条人命,简直十恶不赦,等着秋后处决呢。笼子打开,这些人疯狂地冲出来逃跑。秦海关又喊了两嗓子,这回徐树铮算是听懂了,原来是老袁家乡的河南方言。

    金蟾镇墓兽张开嘴巴,一条舌头飞出来,立时绞断了两个死刑犯的脖子。其他人更加拼命地往外跑。蛤蟆飞快地跳了两下,便到了犯人的跟前,用飞剪舌将其正法。不过,另外几个犯人向着相反方向逃窜,眼看就要冲出营门了。金蟾的肩膀打开个口子,露出一管加特林机关枪,当即旋转着射出子弹。

    偌大的南苑基地都安静了,徐树铮按着白马的耳朵,低声说:“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吧!”

    半分钟后,五百米外的营门口,多了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全被加特林的子弹所洞穿。

    而那吃人的大蛤蟆,让在场的北洋军皆为之色变。小郡王的黑马被惊吓到了,仿佛见到了豺狼虎豹,四蹄高高跃起,竟把少年颠下马鞍。幸好他的身手敏捷,在地上一个翻身,才没有被马蹄踩断脊梁。要知道那时很多大人物,都是死于坠马事故,袁世凯的大公子还因此成了瘸子。

    秦海关又是一声令下,金蟾镇墓兽跳回到老秦身边,恢复恭顺的蹲伏姿态,屁股后面的黑烟也没了,安静得像一尊坟墓里的雕像。

    “精彩!”徐树铮接连鼓掌,并向那位蓬头垢面的洋人道谢,“祝贺博士,你终于开发出了伟大的武器。还有老秦,你也干得漂亮!”

    秦海关跪在地上不敢吭声。

    7月,段祺瑞重新控制北京,徐树铮发现了被辫子军掳获的金蟾镇墓兽。他听说这东西非常厉害,杀死过几十名士兵,只有机关枪与手榴弹才能把它制伏。徐树铮曾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知道当今世界大战的武器日新月异,英国人用了坦克,德国人用了毒气,意大利人善用飞机,若是此物可以修复,送上战场,岂不是又一件大杀器?

    一个月后,历经两次府院之争与张勋复辟,北洋政府宣布对德奥同盟国宣战。

    徐树铮找到南苑兵工厂的总顾问,从西洋流亡到东方的科学家,也是北洋政府的座上宾——卡尔·霍尔施泰因博士,命他迅速修复金蟾镇墓兽。博士也对此物极感兴趣,但用尽各种方法,包括将它大卸八块,也不能恢复动力。

    中国人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谁把它造出来的,谁才能堪当此任。几经辗转,徐树铮终于找到正在养伤的秦海关。他被立刻转由外国大夫医治,用了最好的西药,渐渐恢复健康。老秦被委以重任,封为南苑兵工厂首席机械师,月俸八十块大洋。他若不从命,必有杀身之祸,只得走马上任。秦海关却表示,他虽会操控镇墓兽,可一旦离开地宫,此物便再无作用。

    霍尔施泰因博士说,现代科学的能量守恒定律,即热力学第一定律——“孤立系统的总能量保持不变”,总能量为系统的机械能、热能及除热能以外任何形式内能的总和。能量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他物体。此乃自然界普遍的基本定律之一。对于这些,老秦当然如听天书一般。

    (预告:明天双更!谢谢打赏评论的大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