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六十四章 一杖挑江山

牧神记 第六十四章 一杖挑江山

    春江渐暖,从上一次秦牧与吴女破开冰坝之后,又过了十几日,江岸边绿柳成荫,鸟语花香,已经没有了冰潮。

    江心,秦牧奔行之中突然停住脚步,但是身体却没有沉入水中,反而站在水面上,他脚底迸发一道又一道的波纹,波纹向四周涌去,很是好看。

    他在用玄武元气操控水势,使自己不必奔跑便可以站在水面上,如履平地。

    玄武元气控水,他已经掌握其中诀窍,运用自如。

    嗤——

    利剑破空的声音传来,秦牧在江心并指出剑,少保剑上挑平抹下劈,他身动剑动,所施展的都是最为简单的动作。

    这段时间以来,他跟随村长学习运剑的最基本技巧,除了刺之外,还学会了劈、撩、挂、云、点、崩、截、剪、抹等运剑技巧。

    只是村长并未传授他任何剑法,只让他不断练习最简单的动作,日复一日。

    而江边,瞎子拄着拐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秦牧与吴女峡谷一别,回到村庄后将自己释放吴女的事情对村里人说了一番,提到了小雷音寺,马爷等人便禁止他离开村庄,就算走出村庄也必须要有村民跟着。

    江面上,风声越来越响,秦牧每一次出剑都掀起一阵风浪,村长传授给他的运剑最基本的动作,在他的手中却爆发出惊人的威力!

    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练习,江中风浪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他一剑刺出,江面便裂开十数丈,深达丈余,水底的大鱼和江兽都不敢接近。

    秦牧运剑一挑,江水冲天,化作倾盆水花纷纷扬扬的落下,再运剑一撩,江水化作水龙斜斜冲出。

    尽管是最简单的以气御剑,但在他手中威力却强得可怕。

    他修炼这些最基础的动作两年多时间,早已烂熟于胸,只是村长还是不传他完整的招式。

    突然,瞎子耳朵动了动,高声道:“牧儿停下,有船来了。”

    秦牧收剑,将少保剑插入背后的剑袋中,抬头看去,只见上游一艘楼船正在漂流而下,心中一怔,这艘船正是那艘绘制涌江地理图的楼船。

    这艘楼船从上游驶回,应该是已经将涌江的水路绘制了一遍。

    他挪开脚步,避开楼船经过的水道。

    楼船顺流而下,速度飞快,很快来到他的前方,船上传来一声赞叹:“立江不动,很俊的功夫,很深的元气。”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那位秦将军正站在船头上,旁边跟着一个有些婴儿肥的少年,手持折扇,正向他看来。

    “龙宫玄冰!”

    秦牧心中凛然,他看到了一块巨大的玄冰,玄冰中一枚龙珠高悬,还有一只手抓住这枚龙珠!

    他只看到这些,冰块下的东西则被船帮挡住,但即便如此,他也知道这玄冰和那只手从何而来。

    显然是这位将军一行人在测绘涌江地理图时,发现了江底的龙宫,寻到那里,然后发现了被龙珠封印的顾离暖和幼龙!

    此刻,幼龙应该也在玄冰之中。这位将军只怕没有斩杀龙母魂魄,应该是将龙母魂魄收了起来,依旧保持着玄冰不化。

    他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冰中的幼龙,倘若玄冰融化,幼龙就会死掉。他应该是准备将玄冰带到延康国,请高人医治幼龙,所以没有救出顾离暖。

    “是那个站在山头上与魔猿一起的少年。”

    那婴儿肥少年惊讶道:“没想到他的元气这么雄浑,比我还要强一些。”

    突然,冰中传来顾离暖的声音,道:“我感觉到了我的少保剑!秦飞月将军,停船,我的少保剑就在附近,骗我的那个臭小子也在附近!”

    楼船停下,那位秦将军目光落在秦牧身上,道:“你骗走了太子少保的少保剑?”

    秦牧道:“他想吃我,所以我骗走了他的剑。你把他从龙宫里弄了出来,能不能把剑鞘也弄出来给我?有了剑鞘才是一套。”

    秦飞月目光闪动,道:“给你?这是朝廷的剑,不可能给你,请将少保剑还给朝廷。”

    秦牧摇头,纳闷道:“我凭本事骗来的,为何要还?”

    那婴儿肥少年正是“七公子”,闻言扑哧一笑,道:“这少年说话倒很有趣儿。”

    秦飞月冷哼一声,淡然道:“欺骗朝廷命官,谋夺朝廷命官的宝物,你可知道是多大的罪?”

    “大墟中没有朝廷。”

    秦牧不解道:“无法无天的地方,谁能给我定罪?”

    “你有恃无恐,看来是有所依仗。”

    秦飞月看向江边,瞳孔骤缩,沉声道:“晚辈延康国师弟子秦飞月,延康国正四品忠武将军,江边的前辈如何称呼?”

    瞎子拄着竹杖,笑呵呵道:“一个瞎子而已,还能怎么称呼?老残废罢了。”

    秦飞月面色一沉,四下打量,瞥见残老村,微笑道:“三年前,我延康国的南疆五苗府府牧沐悲风率领众多漓江剑派好手进入大墟,据说是来寻仇,后来江下有人寻到了他和漓江剑派高手的尸体。我亲自检查过沐悲风等人的尸身,是被枪刺死,但是杀他的人用的不是枪,而是一根竹杖。前辈,你也用竹杖?”

    瞎子手中拄着竹杖,笑眯眯道:“瞎子不用竹杖,还能用什么?这竹杖是探路用的,免得眼瞎不认得路,踢到硬石头就不好了。”

    秦飞月听他话中有话,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冷笑道:“前辈,沐悲风应该就是死在附近吧?当时前辈是否看到了什么?”

    瞎子萧索道:“我是瞎子,能够看到什么?小将军说笑了。沐悲风的名字我也曾听过,竟然惨遭毒手?令我心痛啊……两岸猿声啼不住,长使英雄泪满襟!心痛,可叹!”

    他的竹杖提起,点了点江面。

    这条大江的江面波涛汹涌,整条大江突然剧烈跳动几下,涌江两岸浪涛掀起了十多丈高,巨浪裂空,连那艘楼船都飘摇不定,船上的诸多将士被震得东摇西摆,站不稳身形!

    江面下,突然大水向两旁分开,露出一头巨兽巨大的脊梁,青黑一片,仿佛突然江心浮现出一个江中小洲。

    涌江抖动,连这头巨兽也被抖出水面,飞到空中,然后轰的砸入水中。

    秦牧立刻看到这头巨兽被锁链套着,锁链另一端被拴在楼船上,这艘船速度极快,想来是这头巨兽的功劳。

    说来也怪,其他地方的江面剧烈抖动,惟独秦牧脚下的江面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波动。

    七公子连忙扶住船帮,免得跌入江中,忍不住高声道:“老前辈,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你说错了。”

    秦牧忍不住道:“这位公子,他的意思是你们如果死在这里,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而现在你们还活着,只会大呼小叫,自然就是猿声啼不住。如果你们执意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那就要先死了。瞎爷爷其实是很有学问的。”

    瞎子满脸得意,嘿嘿笑道:“还是牧儿知我。换做瘸子聋子那几个混蛋,指不定又要嘲讽我骚情。”

    秦飞月眼角跳了跳,这瞎子的实力强横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刚才瞎子点了点涌江,幸好只是点,倘若是挑,只怕整条江的江面都会被他挑起来!

    玄冰中的顾离暖也不再作声,显然从瞎子竹杖点江中推测出瞎子的实力,很不好惹,自己如果执意要剑,只怕会死在此地。

    “少保剑先留在这里,我们走,开船!”

    秦飞月一声令下,一个将士立刻取出号角,嘟嘟吹响,号角声沉闷惊人,水下的那头巨兽听到了号角声便兴风作浪,大江的江水陡然抬了起来,如同一座水山,远高出其他江面,托起了楼船滚滚向下游呼啸而去!

    “秦将军,你刚才不是问那个瞎子沐悲风是死于何人之手吗?为何没有问到结果便要走?”几个宫女围在七殿下身旁,七公子从宫女之间挤出脑袋,好奇问道。

    “公子,末将已经查出来了。”

    秦将军冷笑道:“沐悲风就是死在刚才那个瞎子的手中,堂堂的枪神,现在变成了瞎子,竟然隐居在这个小村子里!那么与他一起隐居的会是什么恐怖存在?末将平不了这个小村庄,只能去请援军!”

    他身上甲胄震得哗啦啦作响,眼中光芒如同刀戈争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大墟,也是朝廷的领地,不是法外之地!沐悲风是朝廷的官,岂能死于草莽之手?这个村,必须要平,要灭,方能扬我国威,扬我国师之威,让皇帝陛下的威严,降临到大墟!”

    “好大的威风。”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秦将军毛骨悚然,艰难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瘸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斜靠在船帮上,满脸憨厚的笑容。

    秦飞月眼角剧烈抖动一下,瘸子身形消失,与他背靠背贴在一起,这个瘸子是如何消失又是如何出现在他背后的,他根本看不清!

    秦飞月额头冷汗滚滚,手掌已经按住腰间佩剑的剑柄,却动也不敢动弹一下。

    “你口气这么大,国师知道吗?”

    瘸子弯下腰,看了看船上的那一幅幅涌江地理图,笑道:“国师让你来画涌江地理图,是打算对我大墟用兵?啧啧,这条小龙好可怜,咦?顾离暖,你摆什么臭脸?你的剑鞘我拿去了。你这幡不错,我也拿走……这个小哥儿,你这块玉不错,扇子也好……呸呸,竟是个女孩子,晦气!”

    秦飞月突然抓到一丝破绽,闪电般转身拔剑,但是身后的那个瘸子已然消失不见!

    那瘸子的笑声从几十里外传来:“你回去告诉国师,让他好好保管我那条腿,不要丢了,我会亲自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