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白银霸主>白银霸主 第六十九章 祸福相依

白银霸主 第六十九章 祸福相依

    大汉帝国的督军府,就像是前世的各级军区,督军府的督军,也就相当于各级军区的司令,如果把平溪郡算作是一个市级单位的话,平溪郡的督军府,也就是相当于市级军区的司令员。

    督军府下有部分的常备军,也有诸多编制,在平时,督军府下的常备军担任各种守备任务,而在战时,督军府则负责将各个编制充实满员起来。

    同样,督军府也在郡守的领导之下,郡一级督军府的督军,也是要对郡守负责的。

    严礼强一边在脑袋里回忆着自己所知的那点督军府的资料,一边跟着史长风进入到督军府内,同时在心里猜测,不知道督军府的督军大人为什么要见自己这么一个无名小卒。

    督军府内气息森严,高墙大宅,到处都有全副武装的士兵在站岗,往来的也都是各级的军官,一名军官把史长风和严礼强带到了督军府的一个客厅之内,让两个人在这里稍等,连茶水都没上,随后就离开了。

    有两个士兵站在客厅的门口,客厅的中间,挂着一幅威风凛凛的猛虎啸山图,客厅的主位空着,其他的陈设布置简洁干脆明了,有着浓重的军人风格,严礼强就坐在史长风客座的下首位置,四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他看到那副猛虎啸山图,心里自然而然就想到了水浒上林冲被骗到白虎堂的那一段,随即又在心中自嘲一笑,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哪里又值得堂堂的一个督军大人来对付,他偷偷打量史长风的脸色,发现史长风的脸色并不凝重,也不像是担忧的样子,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老师,不知道督军大人为何要见我?”看到周围没有人,严礼强小声的问了史长风一句。

    “你知不知道昨日平溪城中的沙突人弄出了多大的动静?”史长风看了严礼强一眼,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而听说弄出这个动静的人还是青禾县国术大考的三甲第一,督军大人自然要想要见一见!”

    严礼强干笑了两声,揉了揉脸,“我哪里有这个本事,只是适逢其会,路见不平一声吼而已……”

    “哈哈哈,好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一声洪亮的笑声从外面传来,吼字音落,平溪郡督军府的郡督军皇甫千麒已经龙行虎步的大步走到了客厅之中。

    看到史长风站了起来,严礼强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坐坐坐,不用客气,这里不是行辕,也不是督军府公堂,我们今天就随便聊聊,不用拘谨……”皇甫千麒笑着,让史长风和严礼强坐下,然后自己也来到主位的位置坐了下来。

    严礼强在坐下之后,才认真打量着这平溪郡中的军方第一号人物一眼——皇甫千麒体格雄壮,穿着一身暗红色的细鳞软甲,没带头盔,对于修炼有成的人来说,年龄上不好判断,但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样子,两鬓有点霜色,虎眼浓眉,很有威势,从气息上看,皇甫千麒的境界,毫无疑问应该在史长风的武师之上,就是具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级别。

    坐下的皇甫千麒也打量了严礼强一眼,严礼强那十四岁的年龄和俊秀的外形,让他微微感到有些意外,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亲眼看到,皇甫千麒也不相信就这样一个俊秀少年能在城门口把三个沙突大汉给打趴下了,听说其中两个还被他打得身体落下残疾。

    皇甫千麒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你就是昨日在北城门中见义勇为,痛打沙突人的那个严礼强?”

    “礼强见过督军大人!”严礼强再次站起,对着皇甫千麒行了一礼,谦虚的说道,“昨日真正压得沙突人不敢动弹的,还是北门的诸位军士和军官,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

    严礼强的谦虚让皇甫千麒再次笑了起来,他摆摆手,让严礼强坐下,和颜悦色的问道,“青禾县我每年要去个一两次,视察县内军备,有时则会路过,歇上半日,不知你家住在青禾县哪里,家中父兄做何营生?”

    “我家住在青禾县柳河镇,我家中只有父亲与我两个人,父亲是镇上的铁匠,家中在镇上薄有田产,父亲还经营着一个铁匠作坊!”

    “铁匠,不错,不错,是良家子弟,这么说,你还会打铁啰?”督军大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从小耳濡目染,会一点!”严礼强当然不止会一点这么简单,可以这么说,严德昌会的,严礼强都会,之前严德昌没有交给徒弟的那几手看家本领,严礼强也早就会了,只是严礼强的经验,没有严德昌那么丰富而已。

    “看你身手,至少应该过了马步关吧?”

    “的确已经过了马步关!”

    “嗯,不过马步关的人恐怕也拿不了青禾县的国术大考的三甲第一!”皇甫千麒点着头,“不知你可有伸筋拔骨?”

    “还未过伸筋拔骨这一关!”

    “昨日那些沙突人说要找你报复,不知你准备如何应对?”

    严礼强垂下眼帘,平静的回答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我每日勤练不缀,自强不息,沙突人要是敢来,我就敢杀!”

    皇甫千麒摸着胡须,眯着看着严礼强,越看越满意,他稍微沉吟两秒,然后开口说道,“我身边的亲兵之中还缺一个喂马跑腿之人,不知你是否愿意来督军府做我身边一个小兵,嗯,你现在年龄尚小,就算是我的亲兵,也不能算是正兵,只能从最低阶的辅兵做起,你可考虑一下!”

    做督军大人的亲兵?

    皇甫千麒的这个提议让严礼强心中骤然一震,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一郡督军大人的亲兵哪里是一般人能担任的?这个职位,和领导的秘书也差不多了,辅兵虽然是最低阶的军衔,但这不过是因为自己年龄未到,只是一个名义而已。活了两辈子,如果严礼强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督军大人是想要提拔栽培自己,那他这两辈子也就算是白活了。

    严礼强的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他把目光看向了史长风,发现史长风的脸上也有一些惊讶之色,似乎没想到皇甫千麒会直接开口要让自己做他的亲兵,“老师,这个……”

    史长风明白严礼强想要问什么,他笑了笑,“国术馆中自由得很,所有时间都由学生自己安排,一周只有一节课,不少国术馆的学生都有各种职司和营生,平溪城中的几个军官校尉也都是国术馆的学生,平日就半个月来听一节我的文史课,你若愿意从军,想必督军大人也不会有多少事情交给你,也不会影响你在国术馆中的学习!”

    “我身边的亲兵现在也只有四个,都已经进阶武士,你若愿意,在进阶武士之前,只需每周到我府上帮我溜溜马就行,有我身边亲兵的这个身份,在平溪城中,也就没有几个人敢动你了,若沙突人敢找你挑衅报复,你尽可放手杀之……”

    督军大人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严礼强还要推辞,那真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了,他想都不想,就直接站起来,重新对着皇甫千麒行了一个军礼,重新见过,“严礼强见过督军大人!”

    皇甫千麒哈哈大笑起来,直接朝着门外招呼一声,门外一下子就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一脸精干的年轻校尉,皇甫千麒直接指着严礼强对那个校尉说,“这是严礼强,我新收的亲兵,军阶暂时定为辅兵,宏杰你带他下去办一下手续,领一下军牌,再带他到府上走走,熟悉一下,以后他还要在国术馆中学习……”找本站搜索”春宵社” 或输入网址:www.chunxiao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