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三十章 上海滩
    

    十日前,秦北洋到了上海。

    太阳升起在苏州河上,反光刺得人睁不开眼。一切都像做梦。他和齐远山趴在木船上,看到两岸尽是房屋货栈,河道变得狭窄而浑浊,星罗棋布着木船与舢板。

    在曹家渡的三官堂桥上岸,陈公哲听说他俩已囊中空空,便借出二十块大洋。秦北洋红着脸说:“陈兄,今日我兄弟俩落难,来日必定奉还。”陈公哲笑着点点头与霍东阁坐上人力车而去。

    码头上熙熙攘攘,堆满南来北往的货物,还有无数逃荒来的乞丐。齐远山一脚踹开叫花子,走马观花,移步观景。曹家渡遍布妓院、赌场与鸦片馆,或三者合一,既是贫民窟,也是销金窟,更是亡命窟。

    苏州河边有许多工厂,多是日资,其次是英资与美资。唯有家华商赛先生机器铁工厂,规模最为庞大,布满浓烟滚滚的烟囱,不断有拉煤的大车进进出出。

    “赛先生?莫不是厂主姓赛?”

    秦北洋走到工厂大门口,注视里头机器轰鸣的厂房:“若能在中国人开的工厂里做工,定能发挥我们兄弟的才能。”

    他向门房询问有没有招工的需求?他想做个机械师,再不济也可做个修理工。

    门房看他俩的寒酸样,又是嘴上没毛的青皮后生,土得掉渣的北方口音,便学洋人耸肩说:“两位可有小学毕业文凭?”

    两人面面相觑,秦北洋在天津的德国小学读到九岁,便去了西陵地宫营造镇墓兽,从此再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齐远山倒是小学毕业,还读过三年中学,但毕业文凭早就不见了。

    “但我们两个都认得不少字,还会算术,更会修理机械!”

    “去去去!别捣乱!”门房把他俩轰了出去,“多吃几年饭再来试试吧。”

    第一次求职失败。

    秦北洋望着宽阔的劳勃生路,今日的长寿路,感叹:偌大一个上海,竟无自己的立锥之地?附近除了工厂,还有许多苏北移民的滚地龙,简陋的茅草窝棚。

    “这鬼地方能住人?”齐远山连连摇头,“我们去租界吧,华界有啥好的?等于没到上海呢。再说,我们有二十个大洋,在北京足够租个四合院了。”

    沿极司菲尔路走到静安寺,在外国坟山前坐有轨电车,自西向东穿越南京路,横穿公共租界。两人第一次坐电车,听着叮叮当当的铃声,人头攒动,眼花缭乱,煞是兴奋。彼时先施、永安、新新、大新四大百货公司尚未开业,唯独先施公司已在兴建,南京路十里洋场蓄势待发。这一路直达外滩,迎面便是黄浦江上浪奔浪流,千帆竞渡,再回首无数高楼广厦。

    有轨电车行过外白渡桥,到了四川北路的终点站。街边挂着吉屋招租,他们好不容易找到天潼路的一条弄堂,租了间过街楼住下,月租金八块大洋。

    过街楼,就是门洞上的住房,犹如悬空阁楼。这斗室除了一张钢丝床和小阁楼,徒穷四壁。秦北洋说今晚他睡阁楼,齐远山说:“你个子高,睡那阁楼连腿都伸不直,我们兄弟也别见外,就在一张床上挤挤,想想古时候‘抵足而眠’。”

    “那可是《三国演义》第四十五回的周瑜跟蒋干呢!”

    两个少年趁着夜色,在同一张床上抵足而眠,安然度过在上海的第一夜。

    秦北洋决定依靠手艺维生。他用两块大洋换了木匠和石匠工具,背着木箱子走街串巷,就像从前跟父亲在京西骆驼村,中气十足地沿街吆喝,问谁家需要雇用短工。没走多远,就被阿婆请去修补门窗,又有当铺老板请他做一副柜台,更有老虎灶的锅炉坏了请他出马。他的动作麻溜,几乎什么都能修,活干得又快又好。有个老医生的祖传摆钟坏了,秦北洋琢磨了整宿,居然修得像刚出厂一样好。

    不消半个月,他不用再上街吆喝,街坊邻里口耳相传,爬上过街楼来请他出山。

    齐远山也在找工作,却是处处碰壁,一无所获。手里大洋却花出去好几块,他给自己做了套新衣服,免得被人当作要饭的。他又拽着秦北洋去老闸桥的玉茗楼书场听苏州评弹,从《三国》听到《七侠五义》,不亦乐乎。

    回到过街楼,齐远山说不想去做苦力搬运工,也不愿屈尊去饭店做学徒,堂堂北洋军的子弟,怎能做这种下等人的差事?

    秦北洋正在帮人修理留声机:“远山,那我就是标准的下等人。”

    “不不不,北洋,你是世袭的皇家工匠,岂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这年头,还有哪门子皇家啊!脱毛凤凰不如鸡!我就是个小木匠、小石匠、小修理工。”

    次日,有人敲响秦北洋的房门。丫鬟打扮的女孩,脸上擦着香粉,她说街坊邻居传言,这条弄堂来了一位“少年鲁班”,主人请他上门干活,愿付十块大洋。丫鬟仔细端详秦北洋,脸上一红,噘嘴说:“就怕长得好看的男孩子,中看不中用啊!”

    “我先修,你再付钱,修不好,分文不收!”

    秦北洋心想十块大洋啊,穷人家两个月的生活费呢,这单生意必须拿下。

    他背上工匠箱,跟着丫鬟走到一栋深宅大院出现在眼前。巴洛克式的大门口,挂着匾额“海上达摩山”,既有霸气,又富禅意。

    洋房相当气派,装饰着各种古董字画。自旋转楼梯上三楼,他被引入书房,满屋子墨香让他猛吸了两口。一个穿学生服的少女,梳着齐刘海,猛然抬眼看他。

    午后阳光,洒满这间屋子,也洒在少女十七岁的脸上,像揉擦了焦糖布丁,金光闪闪,油香四溢……

    秦北洋第一次见到她,刹那间变成了木头人。

    她的琉璃色眼珠子,宛如成了精的波斯猫;轮廓分明的眉眼,自然卷的乌黑头发,好似纠缠绿藻的海妖。她放下法文原版的《基督山恩仇记》,踮着圆头黑皮鞋,脚步像跳华尔兹,在秦北洋前后左右绕了一圈。

    “喂!你就是那个传说什么都能修好的工匠?”她仰头看秦北洋的双眼,目光咄咄逼人,“没想到这么年轻啊!你几岁?”

    “十八,虚岁。”

    “那就是十七,才跟我一般大。”她指了指桌上的八音盒说,“你修过这个吗?”

    “没有。”

    女孩瞪了他一眼:“那你可以走了!我会给你上门费的。”

    “请让我试试看。”

    秦北洋不待主人允许,便坐下来拆开八音盒,动作快得让人来不及眨眼。

    “八音盒是瑞士人发明的,最重要的产地是侏罗山区。”秦北洋仔细检查八音盒里的小零件,“它的原理是有小凸点的音筒匀速转动,经过音板音条时拨动簧片,你看就像这样。”

    “喂,你这人怎么自说自话啊!”

    果然,簧片发出了旋律。八音盒的音板是在一块弹性钢板上,切割相同长短但不同厚薄粗细的细条而成,不同的振动频率就会产生音阶。而音筒上一个小凸点,相当于一个音符,转动一圈就可表现出旋律的精华。

    “这个八音盒外壳是铜的,还镶嵌金银,可以旋转一分钟以上,必是能工巧匠所做。”

    “我妈临死前留给我的。”女孩不但在看八音盒的内部,也在端详秦北洋的眉眼,语气放柔和下来,“我每晚临睡前都要听一遍,否则睡不着。”

    “估计有五十年以上了,积了好多灰尘,影响了簧片拨动。”

    秦北洋取出小刷子,又打上一层油,清理了经年累月的污垢,让这八音盒的心脏恢复跳动,转瞬响起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

    女孩转了个身,几乎要跟着旋律而起舞:“你不是普通的工匠吧?”

    “小姐,我就是个普通工匠,连小学都没读完。”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小姐,叫我安娜。”

    “遵命,安娜小姐。”

    安娜故作傲娇道:“你除了会修八音盒,还会修什么啊?”

    “我什么都会修,无论中国的、西洋的、活人的、死人的……”

    提到最后半句,他感觉说漏嘴了,立马刹车。

    “死人的?你会修——镇墓兽吗?”

    “你说什么?”秦北洋以为她在跟自己开玩笑,但他一脸认真地说,“我真的会。”

    “跟我来!”

    秦北洋忐忑不安地跟着这位安娜小姐,走到二楼一扇大门前,女孩掏出钥匙开锁,进入墓室般寂静的厅堂。

    他们都不敢出大气,蹑手蹑脚,窗户格外狭窄,阳光只洒进几道。温度与湿度都被调节过,倒是储存古董的好空间。

    安娜低声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秦北洋。”

    “喏,就是这个!”

    顺着着她的手指,秦北洋看向最深处的玻璃柜子,双眼似被一道强光穿透,刺得他几乎要跪倒在地……两两相望,十七年的重逢,在上海滩,在1917年,在天崩地裂的年代。

    九色在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