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二十六章 千年之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镇墓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白鹿原,唐朝大墓,地宫尽头。

    不知是谁惨叫一声,士兵们吓得乱窜。旅长朝天鸣枪,才把局势控制下来。他亲自到棺材前看了一眼,确认里面躺着墓主人,便回头盯着小木。

    虽说是土夫子出生,但小木面有难色,举起自己残缺的左手。旅长拿枪指着他的脑袋:“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爬进去,要么我崩了你。”

    别无选择,小木对着棺材下跪,拜了三拜,祈求墓主人的饶恕。

    重新戴上防毒面具,小木嘴里硬塞进马灯的吊环,被两个士兵托进棺材洞。小木紧张得整个心脏像是要炸裂了似的,关于盗墓过程中遇见诈尸的传说很多。每次爬进棺材,小木都会本能地恐惧。并非恐惧尸体,而是棺材这种封闭空间,天然存在一种压迫感,似乎随时会重新封闭,把你孤零零地抛下,陪伴死人长眠。

    冷。

    棺材外面完全感受不出来,但是钻入棺椁内部,就仿佛进入一间地下冰窖,或数九寒天的雪夜……

    他先看到一双鞋子,唐朝的高头履,鞋尖高高卷起的那种。鞋面五颜六色,上等织锦做的。一床罗衾,丝绸被子盖在尸体上。李后主有词“罗衾不耐五更寒”,因那时还没发明棉被。墓主人的体形不大,确定不是成年人。加上棺材空间巨大,被冻得满脸鼻涕的小木,战栗着从侧面爬过来。陪葬器具很多,各种精巧的金器与玉器,都是不曾见过的样式,传说是用来保护尸体不腐。还有无数层绫罗绸缎,每压下去一下都会扬起一阵碎屑尘埃,仿佛唐朝会从烟雾中穿越而来。马灯吊在小木的牙齿底下,随着他的恐惧程度而摇晃不止。

    他看到了墓主人的脸。

    一个少年。

    青春期的年纪。死人的肤色不用说了,面容却异常完整。每一根头发都发出亮光,眉毛可以清晰地数出来。薄薄的眼皮底下,看得出眼球的形状,许多睫毛暴露在外。高挺的鼻子仿佛还在呼吸,人中底下是一对嘴唇。似乎涂过红色唇膏,显得线条分明。这是一个漂亮的少年,眉宇间有英雄气,倘若还活着的话,必然英姿勃发,如同十七岁上战场的李世民。

    最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个少年墓主人没有腐烂。

    栩栩如生,睡着了似的,丝毫没有坏掉的迹象。每寸皮肤似乎都有弹性,光滑可鉴人。小木摘下防毒面具,用力嗅了嗅少年的脸。没有任何臭味,反而有一股异香,从他的脖子下传来。要不是嘴里衔着马灯,小木必会发出声音来。但他并不恐惧,因为这少年太不像死人了,仿佛吃了某种药,始终在这棺材里睡着,等待有人来把他吻醒。

    照土夫子掏棺材的规矩,小木给自己脖子上挂一条白布带,再套到墓主人的脖子后。这样他把身体直起来,就自然把小皇子拉起,仿佛尸体自己坐起来一般。他掏出少年脑后的玉枕头、十几条珠串,以及两三个宝匣。他跟小皇子的距离太近了,几乎鼻子顶着鼻子,从他嘴里呼出的空气,直接进入死尸的鼻孔。

    小木实在忍不住,放下嘴里的马灯,亲了亲少年的嘴唇。

    其实,他是喜欢男人的,这是一个秘密。

    跟一千多年前的死尸接吻,这也是小木的第一次。

    冰凉的温度提醒他——亲的是个死人。他知道,按照许多大墓里的传统,这小皇子嘴里应藏着一枚夜明珠。但他从未见过夜明珠能真正保护墓主人千年不朽的,连百年五十年都熬不过去呢。

    他以前亲眼所见的不腐之尸,都是晚清时代的。因为涂过防腐的药物,许多还是西洋传过来的福尔马林,更古老的则是水银、丹砂。至于传说中的不朽干尸,小木也听说过,但都在气候干旱的西北地区。绝无这种跟刚死时一模一样的。

    小木不想挖出这枚珠子,就让它永远留在男孩的牙关之内吧。也算是给自己积个阴德,或为刚才的那一吻?如果小皇子还活着,会不会也喜欢上他呢?

    他把所有财宝装进大布袋子,唯独留下墓主人的夜明珠。最后,他看了美丽诱人的少年一眼,便匆匆爬出棺材。

    旅长亲自把小木拉出来,他屏退左右亲兵,清点棺材里的宝贝,还在小本子上一一记录,果然不同于盗墓的蟊贼。

    “尸体没有腐烂吧?”旅长通过棺材的破洞,又往里头看了几眼。

    “是,没烂。”

    “连着棺材一起带走。”

    旅长毕竟是保定军校毕业的,也读过几年书,知道这尸体千年不腐,必有蹊跷,说不定在科学研究上价值连城。若是贩卖给洋人,足够抵得上今日掠来的宝贝了。他命人用木板把棺材破洞钉上,十多个强壮的士兵,用木杠子抬起棺材,小心翼翼地运出地宫。

    小木看着心里一慌,但也不敢说什么。他明白,棺材抬起之后,底下的金井就会暴露,里面藏着更多宝贝。他并不提醒别人,就当什么都没有吧。果然,大家手忙脚乱的,加上墓室里黑灯瞎火的,谁都没有注意到还有一口井。

    而他想要把金井里的秘密,留到自己下一次再来这里的时候。

    还有被铁链条捆绑的小镇墓兽。旅长说这东西也是无价之宝,与棺材一并运出地宫。

    唯独壁画无法带走,他们也不懂揭取的技术,只能留给后代的盗墓贼了。

    这支溃兵可谓满载而归,在天黑前撤出墓道。根据小木的建议,他们迅速回填盗洞,重新把墓道口隐藏起来,以免掘墓的龌龊事被人发现。不过,小木记住了参照物,坟冢上有一株歪脖子古槐树,往下挖三丈三尺就是墓道口。

    旅长连夜在白鹿村强征了几辆大车,把唐朝小皇子的棺椁、小镇墓兽,还有陪葬品都放上去。他们趁着夜色离开白鹿原,向潼关方向秘密遁去。

    第二天,经过临潼县的秦始皇陵脚下时,意外遭遇另一支军阀的袭击。原来,袁世凯称帝当年,陕西军民与云南蔡锷遥相呼应,扯起护国军大旗。陕北镇守使陈树藩在富平兵变,驱逐陆建章自立,并与西北军阀胡景翼大打出手,双方血流千里。

    旅长下令拼死突围,但拉着棺椁的大车,陷在淤泥里动弹不得。全军被围得水泄不通。对方军阀是陕西本地人,对外来的北洋军恨之入骨,下令不接受投降,一律格杀勿论,给遭罪的三秦父老报仇。

    秦陵下的激战延续到黑夜,最终变成一场屠杀,失败者几乎没留活口,大多死于马克沁重机枪的扫射。旅长被俘虏后,立刻被扔进烧开的油锅煮熟,做成人肉汤分给胜利者们吃了。

    挖掘唐朝大墓的惩罚,如此之快就降临到他们头顶,真是始料未及。

    唯一的幸存者,却是少了一根指头的小木。他扮作死尸活了下来,心想是小皇子保佑了自己。天亮时分,他悄悄爬出尸体堆,脱下军装逃离了秦始皇陵。

    至于陵墓中挖出的所有金银财宝,自然一并更换了主人。

    小木原本已跑远,眼前却又浮现出小皇子的脸,更确切地说,是小皇子的嘴唇的味道。

    他换了身当地老百姓的衣服,折返回来,趴在玉米地里观察。他看到军阀备好了两辆大车。一辆车装着小皇子的棺椁,还有一辆车装着小镇墓兽。其他宝贝都可化整为零,唯独这两样只能用大车装。

    焦虑地等了一整宿,熬到清晨,小木才发觉,一辆大车往南而去,另一辆大车往北而去。

    小皇子究竟在哪辆车里呢?

    往南还是往北?

    小木随手抓了个阄,决定往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