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二十五章 灵兽出世

镇墓兽 第二十五章 灵兽出世

    头像年画上的龙,长着一对巍峨的雪白鹿角。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发出绿幽幽的光。脖子上长满赤色鬃毛,就像狮子或者藏獒。身体呈现多重颜色,时而金光闪闪,时而又通体雪白,时而跟鬃毛一样呈红棕色。也许是豹纹的皮毛,也许是鳞片,就像披挂上了鱼鳞甲片,只有腰腹部是光滑的。它的四肢粗短,踩着类似虎豹的爪子。最后,还有一簇赤色狮尾,末端像个圆球,好似衙门口的石狮子。但看整个身体,又像缩小版的麋鹿。

    不,它不是缩小版,而是幼年版。就像小水牛和小象,生下来体形就超过成年猫犬。小木想起刚才所见的玩具,说明墓主人是个儿童,镇墓兽说不定也是幼兽。尚未成年的形态,头部、四肢与身体的比例,都可看出端倪。比如人类孩童时期,最大的总是脑袋,鼻子与四肢也比较短小,然后才慢慢长高……按照眼前的比例,如果它最终长大成年,必是一只庞然大物。

    出乎意料,它的行动颇为敏捷,无须借助灯光,就能看到幽暗角落里的一切。

    它看到了戴着防毒面具的小木。

    小木第一次亲眼看见镇墓兽,但他的内心冰凉,心想这也将是他最后一次目睹。

    这头幼兽张开嘴巴,没有想象中的血盆大口,而是一排粗大的门齿,不像野狗有锋利的犬齿。农村长大的小木明白,这不是会咬人的牲口。还没来得及庆幸,它的喉咙里喷出一个火球。

    燃烧的绿琉璃。

    躲在瓮缸里的小木,下意识地抬起左手阻挡。瞬间,火球烧化了他的左手无名指。钻心剧痛之后,火焰却没有蔓延到身上。小木的中指套着一枚玉指环,才从瓮缸底下捡出来的——这枚玉指环救了他的命。

    小镇墓兽盯着这枚指环,认定原本为墓主人所有,它抬起前爪想要抢回来。为保住剩下的四根手指,小木迅速把指环摘下,扔出了唐三彩瓮缸。

    玉指环的分量不轻,迅速飞入黑暗之中。幼兽居然四蹄腾空,跳起来用嘴巴接住玉指环,宛如马戏团的驯兽表演,否则玉指环摔到地砖上必碎无疑。

    小木心想完蛋了,这怪物会来找他算账的。果然,镇墓兽的鹿角和脑袋,重新出现在瓮缸上方……

    千钧一发之时,一记枪声打破了地宫的死寂。小木看到幼兽的头部,恰好被一枚子弹击中。弹头却在皮肉上弹开,滚落到地上发出金属回响。

    镇墓兽回头看向地宫门口。

    旅长来了。他穿着深蓝色北洋军服,大盖帽上的五角星徽章排列着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手上一支勃朗宁枪,还在冒着硝烟呢。他的身后跟着大队人马,架着一挺德国造马克沁重机枪。还有一架探照灯,直刺怪物的双眼。

    幼兽撒开四条腿,冲向来自20世纪的不速之客,还没来得及张嘴喷火,机关枪打响了。

    世界安静了。

    这座一千三百年前的古墓,连同整个唐朝都安静了。

    只剩下子弹在空气中的呼啸声,撞击到金属的碰撞声和爆裂声……

    马克沁重机枪,容弹量333发、6.4米帆布弹带,理论射速每分钟600发,可在一分钟内摧倒一棵大树,也可以毁灭一支军队。它是同时代最厉害的杀人机器之一,彼时彼刻,正在欧洲的堑壕与铁丝网背后,屠杀着数百万计的白种男儿。

    士兵们又投掷出几十枚手榴弹,等到马克沁机关枪的两条子弹带打光,地宫已被彻底摧毁。地砖上堆满金属弹壳,硝烟味弥漫,就像过年的烟花爆竹燃放过后。小木再次从瓮缸中探出头来,隔着烟雾,看到小镇墓兽浑身布满弹孔,仿佛被乱箭穿心的名将,又如特洛伊城下被射中足踵的阿喀琉斯,轰然倒地。

    无数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又对准幼兽一阵狂刺,似乎想把这头畜生分尸,为烧化了的兄弟们报仇。小木想起自己被烧掉的手指头,疼得“嗷嗷”直叫,他被卫生兵救出来,迅速消毒并用纱布包上。

    旅长摘下北洋的军帽,看着被制伏的镇墓兽说:“这不是那个那个……四不像?”

    小木被搀扶到旁边,也看了一眼说:“是有点那意思!传说中的四不像:似龙非龙、似凤非凤、似麒非麒、似龟非龟。”

    “很坚硬的甲片啊!”旅长真是胆大,竟在幼兽后背的鳞片上敲了敲,果然发出金属的声音,“这玩意儿是金属的!在地下一千多年都没生锈,又是金光灿灿的,估计是青铜。”

    旅长说,他们在地面上等了大半天,眼看天都黑了,便决定派遣第二拨人下去。这回是旅长亲自带队,抓阄了一百名士兵,携带了马克沁机关枪。他们也遇到那段积水,罔象出来吃人。好在有机关枪,直接往水里打了一长带子弹,彻底压制住了那些水怪。他们派人从地面运来石头与泥土,直接把积水全部填平,这才安全通过。

    旅长得意地吹了吹枪口,说自己在降妖除魔,为民除害。士兵们无法肢解小镇墓兽,只得用铁链条把它牢牢捆住。

    继续前进,直到地宫尽头,须弥座的棺床上,放着一副巨大的梓木棺椁。

    小木看着被捆绑的小镇墓兽,它的嘴巴紧闭,也许还咬着那枚玉指环呢。他听到某种声音……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但是离它越近,声音就越清晰。他奓着胆子蹲下,把耳朵放到鹿角下,确信幼兽是在对他说话。周围所有士兵都没反应,难道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听到?

    他打了个激灵,被琉璃火球烧掉的手指还剧痛着,还是离这怪物远一点吧。

    慢慢靠近棺椁,小木发现一块斑驳的石碑,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还有竹简般的东西,却是白里透黄,份量还很沉重,原来是整块的和田玉做的。

    “玉哀册!许多墓里都有的,上面写着悼文。”

    果然,玉简上刻着字,并且全部填金,字体是楷书,开头依稀可辨几个字“大周故终南郡王”。

    土夫子小木不是没读过书,知道这“大周”就是武则天的国号。墓主人“终南郡王”,可以断定是唐朝小皇子,也就是武则天与高宗李治的孙子。

    接下来,便是盗墓最重要的时刻——开棺。

    一伙士兵爬上梓木棺椁,折腾半天都无法打开棺盖,还是小木来指导:“从棺椁的脚部,用斧头砍开吧,这是最薄弱的地方。”

    两个年轻力壮的士兵,抡起工兵斧砸向棺椁。千年过去,梓木仍然坚硬无比,每砸一下都发出巨响,在地宫中久久回荡。历代帝王的棺椁被称作梓宫,就是梓木的缘故。

    外椁被工兵斧劈开了,不消片刻,棺材也破开一个大洞。人们屏住呼吸,拿探照灯往里看,光影晃动之间,依稀有个人影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