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二十一章 蛤蟆与小狼(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镇墓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小生秦北洋。”

    “小生齐远山。”

    两人照着《三国演义》桃园三结义的那一章回,异口同声:“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太行山上,月明星稀。

    秦北洋用手指逗弄着怀中小狼,只盼它不要冻死,这小家伙的生命力倒是旺盛,居然咬着他的手指头,当做母狼的奶头呢。

    他和齐远山手牵手,躺在狂风缭乱的山巅,仰望天狼星,扯开嗓子嚎叫,似已化作狼族。

    一夜过去,平安无事,四周图谋复仇的狼群,全被他俩吓得屁滚尿流。

    两人带着小狼回到营地。老秦看到秦北洋胳膊上的伤口,知道他与齐远山结拜之事,无奈地摇头,但也不便阻拦,只好认了齐远山这个干儿子。

    到了地宫,秦海关拉着儿子就问:“哎呀,北洋,你莫不是喜欢男孩子?”

    他想到在这深山之中,三个男人被困整整一年,别说是个婆娘,连条母狗都见不着。年轻人精力旺盛,无处发泄,互相解决也有可能嘛。

    “爹爹……难道你……”秦北洋放声大笑,直笑到在地上爬不起来,“你把孩儿想成什么人了?我知道,京城的有钱人,流行玩耍男戏子,爱逛‘相公堂子’,我可没这个爱好呢。”

    中华帝国,洪宪帝陵。

    数月之后,进入第七宫,镇墓兽事实上已完工,但还少第八宫验收、第九宫点睛,只能算是半成品。

    秦氏父子却不知,一年前,这座陵墓的主人就已归天,“中华帝国”早已烟消云散。

    山上捡来的孤儿小狼,奇迹般地吃着羊奶存活下来。老秦说,看到这只小狼,就想起了刚出生的秦北洋,同样有着超乎寻常的生命力。

    小狼不久便断奶了,两个少年给它喂兔肉和羊肉。它最亲近的还是秦北洋,养到盛夏时节,小狼已有了大狗般的体型,仍然每天跟他一起打滚玩耍。

    与世隔绝的太行山深处的峡谷,全然不知天下的纷纷扰扰,一派郁郁葱葱。山涧泉水也变得活泼,两个少年光着身子戏水,在鹅卵石间摸小鱼儿。

    齐远山拧起浓眉,发现秦北洋的后脖子上,有两块异样的胎记,细看竟像鹿角,鲜艳的赤红色,仿佛要爬上头顶,直冲云霄。

    秦北洋一回头,阳光照在他两块胸大肌上,他向齐远山泼水后大笑,指着自己的后肩:“此乃镇墓兽之角!我们家族世代相传的。”

    忽然,头顶一阵巨响,狂风吹得他俩睁不开眼。秦北洋抬起头,但见空中盘旋着一架飞机,两对翅膀,前头螺旋桨,半舱式机身。齐远山跳起来向飞机呼喊,就像海难者遇到经过的轮船。他们来不及穿衣服,光着屁股冲到袁世凯的陵墓宝顶,拼命地挥舞白毛巾。这架飞机涂着五色旗,超低空盘旋接近,几乎擦着秦北洋头顶而过,他甚至能看到飞行员的小胡子。飞机不可能在此降落,螺旋桨又掀起一阵风,消失在云端上。

    当晚,秦海关喝光了营地里最后一瓶白酒,就在军官帐篷里睡着了。秦北洋点着油灯看《北洋步兵操典》,不知不觉也睡着了。只有齐远山扛着枪,守在墓道门口看月亮。狼群倒是不来了,但有股阴风钻入后背心,他确信这来自地宫。齐远山回头盯着墓道,一年多前他参与过工程,到过地宫深处。只是秦氏父子制造镇墓兽以后,就禁止他再进去了。

    里面究竟有什么?镇墓兽长啥样儿?还有传说中的金井……齐远山按捺不住,背着枪悄悄走进去。他提着军用马灯照明,墓道弯弯曲曲。两边石墙是栩栩如生的浮雕,那是秦海关按照图纸刻上去的,歌颂袁世凯的“丰功伟绩”:朝鲜经略、小站练兵、北洋自雄、民国肇建、帝国登基、中华复兴……

    “呸!”

    齐远山往浮雕上的袁大头吐了口唾沫。经过三道墓室门,他闻到一股熟悉的臭味,就像是……小时候,他喜欢用石头砸死癞蛤蟆,每次都有一泡恶心的汁液。

    他进入地宫,马灯的光照有限,许多地方看不清。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一脚踏空。

    一声惨叫,齐远山坠入陵墓的金井。“妈呀!”他整个人处于龙穴之中,周身一片火热,血管里要沸腾似的。他恐惧到了极点,不但因为金井,还因为脚步声。

    不是人的脚步,更像某种野兽,每一步都引起沉甸甸的震动。马灯没有摔坏,他举起马灯对准头顶……距离地面两尺,一个东西出现在金井外,居然是只硕大的蛤蟆。

    金蟾镇墓兽。

    惟妙惟肖,一对突出的大眼珠子,浑身的皮肤坑坑洼洼。须臾,蛤蟆张嘴,吐出一条带弹簧的飞剪舌——如同蛤蟆吃蝗虫,相隔数丈,即可杀人于无形。

    齐远山蜷缩起来,举起步枪抵挡。他听到清脆的撞击声,原来蛤蟆舌头也是金属的。他扣下扳机,子弹似乎打到蛤蟆头顶。地宫中枪声震天,回声响亮。

    他窃喜还活着,没被飞剪舌夺去性命。用马灯往上照,蛤蟆的嘴巴被击中了,但丝毫未受伤。原来是一只青铜蛤蟆,怪不得金光灿灿。齐远山拼命拉枪栓,接连射出几发子弹,这对金蟾镇墓兽不过是挠痒痒。蛤蟆咧开嘴巴,似是诡异地微笑,那条舌头又要飞出来索命了。

    齐远山打光子弹,自觉要命丧金井,镇墓兽却不动了。

    他听到人的脚步声,秦北洋扑到金井口:“你怎么在这里?”

    秦北洋被地宫枪声惊醒。他已掌握操控镇墓兽之术,用袁世凯的河南方言,让金蟾停止攻击。

    齐远山刚被拽出来,秦海关也冲进来了,摇头说:“镇墓兽将你当作了盗墓贼!何况你又掉到了金井里,它当然要杀了你!”

    他们让金蟾镇墓兽回到地宫原位。金井让齐远山狂流鼻血,剥了上衣呕吐,也因为受不了蛤蟆的气味。

    齐远山向秦氏父子道歉,老秦叹了口气说:“你都看到了镇墓兽,我们在此也待不久了。”

    次日一早,三人刚从行军帐篷里醒来,外面有了某种动静。秦北洋分外警觉,怕是有狼来偷袭,探头出去观察,竟是密密麻麻的军队——虽然身着新式军服,但人人脑后留着辫子。迎风招展的军旗,竟是前清的黄龙旗。

    秦北洋立刻判断:袁世凯完蛋了,清朝他娘的复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