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镇墓兽>镇墓兽 第十八章 中华帝国的棺材

镇墓兽 第十八章 中华帝国的棺材

    “尸变?”

    作为营造皇家陵墓的工匠,秦海关知道尸变是怎么回事。

    自古以来,有许多尸变记载。有人说是雷电的缘故,也有人说是在无月之夜,阴性之猫恰好跳过遗骸心口所致。尸变有僵尸、血尸、肉尸、行尸、诈尸、毛尸、走尸、醒尸等十八种之多。蒲松龄《聊斋志异》第三篇就叫《尸变》。云居寺的大和尚说,这是人在生死间的过渡期,所谓“中阴身”。

    “秦师父,实在难以启齿啊!为尽快解决这一问题,我已把棺材运来了。”

    秦海关带着儿子去看马车上的棺材,果然不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似乎有人在里面用脚踢棺材板,马车夫吓得远远地躲在一边。

    死者的儿子也不敢靠近棺材,远远地吼一嗓子:“父亲大人,请歇息歇息,别瞎折腾啦!大清早就亡啦,如今是中华帝国,袁世凯当皇帝。今晚,您就要入土为安,放心地投胎去吧。”

    若真是戊戌六君子的冤魂作祟,听到这话还不得气得活过来?秦北洋暗暗想要发笑。

    “不会是还没死吧?”秦北洋问。

    “父亲断气那天,中国大夫,外国大夫,全都来看过,确认死得透透的。别看现在寒冬腊月,停尸在家的第一天,就有苍蝇飞过来了。”来人哭丧着脸,“家门不幸啊,这口棺材,闹了整整三个昼夜,动静大得惊动了街坊。”

    秦北洋大胆地靠近马车上的棺材,隐隐听到里头有人高声吟诗,断断续续,竟是谭嗣同遇害前的绝命诗——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骆驼村里有几个老湘军的后代,秦北洋听出这声音,竟然有湖南话的腔调,而谭嗣同恰是湖南人。

    丧家连连摇头:“我家是北方人,先父是个京官,怎么可能会说湖南话?必是戊戌六君子的冤魂不散呢。”

    秦海关立刻把儿子拉回来,转头问丧家:“请问你为何要来找我们?”

    “卸任的内务府大臣,乃是我家世交。他说先父的此种情况,必须尽快寻找合适地点入土埋葬。若是过了头七,恐怕将酿成大祸。”

    “古书上确实有这种说法,说是最可怕的尸变,会爬出棺材杀光全家,还要危害四邻八乡,成为一方的妖孽。”

    “对啊,内务府大臣说,当今普天之下,唯有建造过皇陵的秦师父才能帮我解决问题。如果埋在普通坟墓之中,根本压不住这口棺材,恐怕隔天就会破土而出。必须寻觅纯阳至刚的龙脉与龙穴才能镇住。”来人当场掏出五十块银圆作为订金,几乎要给老秦跪下,“秦师父,我是几经辗转,才找到此地。今日是头七,求您务必在天明前寻到龙穴,让先父入土为安。”

    秦海关接过沉甸甸的五十块大洋,对方承诺事成之后,再给五十块大洋。老秦干死干活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何况年关将近,有了这些钱就可以还清房租,给儿子买几斤好肉,做两件好衣裳。等到明天开春,还能张罗着娶儿媳妇了。

    老秦美美地想着,便接下了这桩生意,也算是行善积德了。至于秦北洋自己嘛,琢磨着要一辈子做工匠了。偶尔,他还会梦见自己亲手设计的镇墓兽“大羿”,愿它在光绪帝的崇陵地宫内平安。

    遥望香山,冷月隐入寒云,京郊大雪纷飞。

    秦氏父子走在前头,丧家裹上貂皮袄子,跌跌撞撞地跟随,最后是马车夫赶着一辆装着一口硕大棺材的马车,趁着暗夜直奔香山而去。

    这一带住着前清健锐营的旗人,原是远征大小金川的特种部队,日后世居于此,还有乾隆朝的练武场。

    清朝灭亡后,这些破落户的孩子们,仗着世代练习武术,常把骆驼村的少年打得满地找牙。自从秦北洋来到这儿,就把香山健锐营打了个遍,再也没人敢惹他了,还交了几个旗人小朋友。

    碧云寺位于香山北麓,相传为耶律楚材后裔在元代所建,历经明清两朝多次扩建,乾隆年间建成中国最大的金刚宝座塔,五层须弥座上耸立五座汉白玉密檐式塔。日后,孙中山先生在碧云寺停灵四年,也可佐证此地风水极佳。

    不过,从未有人在夜里寻找过龙脉,黑灯瞎火的如何观察?也无从探究阳光照射的方向,何况这暗淡无光的雪夜,天上连星星都找不着。若不是为了一百块大洋,秦海关是断难从命的。

    他也对丧家直言相告,这龙穴未必能找准确。但丧家说没关系,只要是皇家工匠秦师父找的,他就吃了定心丸——重要的不是龙穴对不对,而是造墓的人对不对。

    众人一番辗转,地上渐渐起了积雪。秦海关放弃了观察龙脉的企图,毕竟给皇帝造了一辈子地宫和镇墓兽,就算闭着眼睛凭感觉,他也能感应到龙穴。

    这一圈走到后半夜,人困马乏,耳朵都要冻僵了,仍一无所获。

    棺材里,越来越热闹,仿佛彻夜不眠的晚宴。要不是马车夫收了大把银圆,早就溜之大吉了。秦北洋实在听不下去,就用拳头敲了敲棺材板,嘱咐里面的死人消停消停。

    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走到金刚宝座塔背后,秦海关遥望雪中洁白闪亮的五座宝塔,低声问:“令尊遗嘱埋在此地,是否与密宗喇嘛教有关?”

    “不错,先父笃信藏密。”

    秦北洋拉着父亲耳语几句,两人商量出了办法:“先生,若是在白天,我必帮你寻到上等的龙穴,但要赶在今夜,实在无能为力。何况大雪掩盖地面,难以完成点穴的基本步骤。既然令尊信藏密,何不遵照佛教之俗,一把火烧了干净?骨灰坛可就近寄放在碧云寺,再另觅良辰下葬。难不成,烧成灰了还会尸变?”

    “这……说实话,中国人寻觅风水宝地埋葬先人,并非为了逝者,是为保佑子孙后代平安富贵,若是火葬的话……”

    “等到鸡叫天明,我们父子也无能为力了。”秦海关想想这一百块大洋也不好挣,干脆罢了,“今夜,我负责帮你就地焚烧棺材。待明日,雪霁天晴,我再上山为令尊分金点穴。我愿只收订金,不再收取剩余的五十块大洋。”

    丧家捶胸顿足,跪在雪地给棺材磕了个响头:“父亲大人,孩儿不孝,只能如此,请往西天极乐世界而去吧。”

    秦海关拍拍儿子肩膀:“北洋,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