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十七章 中华民国(二)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镇墓兽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惊堂木拍下,法官当庭宣判——阿幽为保贞操杀主,念其年幼节烈,被害人又劣迹斑斑,故不予刑罚,立即释放。

    秦北洋刚要鼓掌呼喊阿幽,小郡王却向法官提出申请:“法官大人,阿幽纵然弑主,但毕竟跟主人立有契约,也属于我要接管的遗产范围,请允许我把她带走。”

    “殿下可能保证她的安全?”

    小郡王当即拿纸笔画押:“我保证。”

    民国时代,已废除人身依附制度,仆役不可当作遗产继承。但鄂尔多斯郡王有权有势,因为反对外蒙古独立,是当今大总统眼中的红人。何况刚才法官的判决,已让被害人身败名裂,也就做个顺水人情,准予请求。

    地方法院门口,停着一支庞大的骆驼队。小郡王扶着阿幽骑上骆驼同时,秦北洋冲上来说:“阿幽!我是哥哥啊!”

    女孩猛回头,第一下没认出秦北洋,毕竟他已长成相貌堂堂的少年郎,不再是那个九岁男孩。

    “你还记得地宫的晚上?我从老太监手里救了你。”

    “哥!”

    阿幽这才认出他,眼眶一红,泪水扑簌而下。

    两个蒙古武士拦住秦北洋,不让他冲到阿幽的面前。

    “你是他哥哥?可有证据、户籍为凭?”

    小郡王屏退带刀侍从,独自面对秦北洋。数百市民围观好戏,怕是要有人血溅五步了。

    两人年纪与个头差不多,秦北洋破破烂烂,一身土布棉袄,裤子上打着补丁。再看小郡王,貂裘加身,鲜衣怒马,珠光宝气,仿佛‘一日看尽长安花’。

    秦北洋却不怯场,不卑不亢,双手抱拳:“小郡王殿下,我是阿幽的义兄,当年是我从西陵救了她的性命,她才被送去瓜尔佳府邸的。”

    “原来你也认识我表舅?”

    “那是个贪赃枉法的王八蛋,死有余辜!”

    “哈哈哈!骂得好!我这表舅,丢人丢大发了!不过嘛,按照我们祖上规矩,这姑娘是我家的人,你若带走,便等于扇了我耳光,也扇了我父亲鄂尔多斯多罗郡王的耳光。”

    “那就请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吧。”

    秦北洋拉开拳脚架势。在陵墓地宫中的四年里,父亲教过他几招防身功夫。为了制造与操控镇墓兽,他又学会了如何练气。小小年纪,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胸脯与胳膊上全是腱子肉,这些年打架从未输过。

    “好!按照我们蒙古的规矩,谁先倒地算谁输!我若是输了,就让你把这丫头带走。”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秦北洋信心满满,他常在骆驼村跟蒙古孩子交手,论摔跤也不占下风。两个少年都剥了衣服,赤裸着上半身。秦北洋血气方刚,丝毫没觉着寒冷,但也暴露了心口的暖血玉坠子和后脖颈上的两块鹿角形胎记。

    小郡王家里有的是和田玉和缅甸翠,却也端详这秦北洋胸前的稀世血玉,心道:这稀世血玉怎会挂在这么一个穷小子身上?

    12月,风沙如刀子般吹来。

    北京地方法院门口,两个少年为了一个女孩儿决斗。

    多罗小郡王一愣神间,光着膀子的秦北洋主动出击,饿虎扑食般冲向小郡王,却被小郡王轻巧地躲开,同时使出一记扫堂腿,踢中了秦北洋小腿侧面。

    “哥哥,小心!”

    骆驼旁的阿幽尖叫。秦北洋的下盘扎实,居然只单膝跪地。若是一般人,胫骨恐怕已经折了。两人开始纠缠,一个用蒙古技,一个用外家拳,谁都占不得便宜。秦北洋的后背鲜血淋漓,小郡王脸上也挂了彩。最后,秦北洋被从侧面绊倒。这一跤,摔得他鼻青脸肿,拳头捶地,只得认输。

    侍从们拔刀要砍秦北洋,却被小郡王拦住:“想干吗?丢不丢人?”

    小郡王浑身酸痛,穿好衣服,扶着阿幽上骆驼。他从没遇到过这样倔强的对手,擦擦脸上血迹:“喂,你叫什么名字?”

    “秦北洋。”

    “好名字,我记住你了,秦北洋。”小郡王骑在骆驼上说,“我叫孛儿只斤·帖木儿!”

    少年爬起来,摇摇晃晃,挺身站直:“好好待阿幽!”

    “你放心吧,来日必能再会!”

    阿幽回头看着秦北洋,泪水涟涟,挥手作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逢。她张口唱出一首儿歌,凄凉婉转地回旋在冬天的京城——

    青龙头,白龙尾,

    小儿求雨天欢喜。

    麦子麦子焦黄,

    起动起动龙王。

    大下小下,

    初一下到十八。

    摩诃萨

    鄂尔多斯多罗小郡王,孛儿只斤·帖木儿的骆驼队,从北京地方法院出来,并未急着赶回草原,而是前往北洋政府参政院,参加中国历史上的的一次重要会议。

    西历1915年12月11日。小郡王作为蒙古贵族代表,参加解决国体总开票。所谓“解决国体”,就是把中华民国的总统共和制,改为中华帝国的君主立宪制。

    小郡王早知道所谓“开票”不过是演戏,竟在唱票现场打起瞌睡。各省国民代表1993人,全票通过君主立宪:“恭戴今大总统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并以国家最上完全主权奉之于皇帝,承天建极,传之万世。”

    袁世凯却表示推辞。参政院继续开会,称颂他有经武、匡国、开化、靖难、定乱、交邻六大“功烈”。大总统答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予之爱国,讵在人后?”于是,“世界第二之华盛顿,中国第一之华盛顿”,为了救国救民,只好自己当皇帝了。

    洪宪元年,西历1916年1月1日,京西骆驼村。那时人们还不习惯过西历元旦,外头又是一长列的骆驼队,全是口外的蒙古王公给中华帝国皇帝进贡的贺礼。

    傍晚,秦北洋跟父亲从房山云居寺干活回来。骆驼村口停着一辆马车,装着一副巨大的朱红棺木,散发着浓烈的猪血与大漆味。有个披麻戴孝的中年男人,正在等待秦氏父子。

    此人自称家住地安门外大宅,父亲做过前清从一品尚书,七日前急病过世,生前未来得及营造墓穴,遗嘱要在香山碧云寺附近选千年吉壤。

    秦海关说明天一早,他就上香山去寻一方龙穴。但丧家面有难色,说能否今晚就点穴开工,鸡叫天明前务必下葬入土。

    老秦惊诧问这是为何?

    对方推三阻四后才吐露实情:“先父在戊戌年判过谭嗣同,也曾亲临菜市口刑场监斩,自那以后便中了邪风,要么倒地不起,要么胡言乱语,说的都是维新变法之类的鬼话。我们请茅山道士看过,结论是被仇家冤魂缠上了。思来想去,这所谓仇家,必是被先父监斩的戊戌六君子。这病折腾了先父十多年,七天前吐血而亡。本以为他彻底解脱了,但没想到入殓在棺材里的大体,居然发生了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