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镇墓兽 第十六章 帝国的葬礼
    

    第七宫,便是镇墓兽的操控。

    这基本上可视为驯兽过程,也非常危险,稍有不慎,镇墓兽就会反噬。古来许多学艺不精的工匠,都死于自己一手制造的镇墓兽手中。

    这一过程必须学会用“气”,老秦说:“气,是人体内运行不息的极精微物质。气维系人的生命,气停则人死。气又不只在人体内,气的升降聚散,无不在推动宇宙万物的变化发展。而大地中最强烈的气,就是这龙穴的金井之气。”

    幽深的皇陵地宫,秦北洋跟随父亲练气,先从气沉丹田开始。他在地下禁闭过整整一年,日夜睡在金井附近,体内早已灌满“地气”。人的气毕生运动不止,有人会逐渐退步,有人则会日益精进,以至一览众山小。秦北洋所理解的气,还包括人的意念,虽近于玄学,但也是西洋人正在研究的东西。你的意念薄弱,气则弱,作用到别人或者镇墓兽上也会衰弱;你的意念强大,则气贯长虹,对方也会对你畏惧。

    操控镇墓兽,其一为气,其二而声。

    镇墓兽也是有听觉的,但必须用它能理解的话语表达。每头镇墓兽所能接受的语言都不同,因为镇墓兽的魂魄与墓主人有关,每个墓主人所处的时代不同,所说的话语方言也有区别。比如历朝历代的官话,清朝是北京音,明朝是南京音,元朝则是蒙古语,宋朝是开封音,唐朝以上为洛阳音,再上溯秦汉又为之一变。孔子记录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更是与如今的汉语发音大相径庭。

    终于,光绪帝的镇墓兽变得听话了。只要秦海关瞪起眼睛,或高声吼叫,它便会乖乖地回到原地,如同牲口般收拢四条腿。

    第七宫后,秦北洋只要靠近镇墓兽,便会感觉身体异样,食欲不振,彻夜难眠,甚至想要呕吐。

    “北洋,这个镇墓兽,你还是少接触。”秦海关走出地宫,在皇陵的星空下承认,“告诉你个秘密,制作镇墓兽的秦氏族人多短命。即便没有意外身亡,寿终正寝也不过四十岁,像我一样活到五十岁以上的,据家谱记载已是凤毛麟角,更绝无活到六十岁者。”

    “这是我们盗窃灵石,泄露天机,深入龙穴金井的代价吗?”

    “等我死后,你要照顾好自己,但不要懈怠了工匠手艺,更要把制造镇墓兽的传统保留下去,直到你的子子孙孙。”

    秦北洋看着光绪帝陵墓的宝城说:“若是今后没有皇帝了呢?”

    “中国绝对不可能没有皇帝!即便没有紫禁城里戴皇冠的皇帝,也必会有紫禁城外不戴皇冠的皇帝!”

    第二天,光绪帝的崇陵骤然停工。此后数月,秦氏父子再度闲着没事,但根据祖上规矩,镇墓兽没有验收,工匠绝不能离开,以免前功尽弃。

    若秦氏家族失去传人,就此断绝香火宗嗣,恐怕两千年的皇帝制度也会动摇——这是秦海关告诉儿子的秘密,并且永远不能说出去。

    距离京城两百里的西陵,尚未感受到山雨欲来前的狂风——中国的皇帝,真的快要没了。

    这是宣统三年,辛亥年,西历1911年10月10日。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黄鹤楼下,龟蛇二山,武昌首义。转眼间,革命之火烧遍全中国,各省纷纷宣布独立。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发布《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言书》——

    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武汉首义,十数行省先后独立,所谓独立,对于清廷为脱离,对于各省为联合,蒙古、西藏意亦同此,行动既一,决无歧趋,枢机成于中央,斯经纬周于四至,是曰领土之统一。

    2月12日,隆裕太后(她的丈夫还躺在西陵行宫的棺椁里等待下葬呢)携六岁皇帝溥仪,在养心殿颁发逊位诏书——距秦北洋在光绪帝陵的第一夜,距在地下密室撞见老太监的预言,未满三年。

    中华民国颁布《清室优待条例》,第五款约定“德宗崇陵未完工程,如制妥修,其奉安典礼,仍如旧制,所有实用经费,均由中华民国支出”。

    于是,袁世凯派人送来了经费,崇陵的工程得以继续。

    “制兽九宫”第八宫:验收——分为三部分,第一是坚固,第二是操控,第三是吃人。

    先说这第一部分,很简单,用刀枪剑戟各种冷兵器,攻击镇墓兽的装甲表面。秦海关很好地控制住镇墓兽,青铜与石板均未有任何损伤。陵墓监督心中叹息,若是将这个家伙,拉到跟革命党人的战场上去,大清未必会亡啊,至少不会如此狼狈地顷刻崩塌。

    接着是操控,秦海关打开镇墓兽的开关,怪兽的四条腿动了,气势如猛虎下山,地动山摇,把陵墓监督吓得面如灰土。当镇墓兽走到监督面前时,秦海关高声喝住它,如同马戏团的驯兽师,让镇墓兽乖乖后退。此后,镇墓兽如同提线木偶,跟着秦海关的口令,前后左右走起队列,貌似新军的欧洲式操练,倒也憨态可掬。

    最后“吃人”,据说汉唐之世,帝王镇墓兽验收时,都要丢一个死囚进去,若能迅速被镇墓兽所杀,便说明其确有震慑盗墓贼的能力。现在使用猛兽代替活人,兵丁们推进木头笼子,里面赫然装着一只吊睛白额大虎。众人后退用拒马隔离,开笼放出老虎。然而,猛虎刚一咆哮,尚未近身,镇墓兽便摘出一支雕翎箭。秦北洋听到弓弦放开的震动声,这一拉力在七百斤以上,达到了古代最勇猛武将的极限,利箭直扎入猛虎左眼。这可怜的猛兽怪叫一声,还想再扑过来,镇墓兽射出第二箭,一箭穿心,血溅五步。

    陵墓监督拍手称赞,命人把老虎抬出去,当晚赏赐大家吃虎肉。当然,虎鞭必须留下给他泡酒,据说有壮阳之奇效。

    剩下的第九宫:点睛。

    其实,这是镇墓兽的命名启动仪式,就像成语“画龙点睛”。

    经过内务府批准,光绪帝的镇墓兽被命名为“大羿”——帝尧时代的神射手,嫦娥的丈夫,射下九个太阳的后羿。

    作为制作工匠,秦海关亲手为“大羿”点睛,毛笔沾了朱红颜料,涂上镇墓兽的眼珠。

    最后是为镇墓兽储藏动力。秦氏父子一起上阵,两人轮流转动发条,接连不断地转了七天七夜,这个动能经过“心脏”灵石的强化,加上地宫内金井的力量,足以让镇墓兽奔跑百里,逾千年而不枯竭。

    至此,大功告成。

    1913年11月,在西陵梁各庄行宫停放了四年零八个月的光绪皇帝,终于下葬崇陵地宫。这年2月死去的隆裕太后,也算赶上了趟,帝后棺椁共葬一穴。珍妃则在隔壁的妃陵园入土。大清灭亡前颁布的国歌,严复作词,傅侗编曲的《巩金瓯》,最后一次奏响——

    巩金瓯,

    承天帱,

    民物欣凫藻,

    喜同袍,

    清时幸遭。

    真熙皞,

    帝国苍穹保,

    天高高,

    海滔滔。

    秦北洋在崇陵地宫中度过了四年零六个月,这跟光绪帝在西陵行宫停尸的日子差不多久。他在地宫中留到最后,惜别守在角落的“大羿”,看着一道道墓室门被顶门石关上。这些能否保存千年万载,鬼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