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五十八章 少教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牧神记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奇形怪状,各行各当,都在抬头观望,只见这第一栋木楼已经变得千疮百孔,破烂不堪。

    最后,顶楼的木堂堂主被打了下来,木楼轰然崩塌。

    崩飞的碎木之中,秦牧青龙绕体,将一块块砸向自己的木头崩飞,走向第二栋木楼。

    嘭,嘭,嘭……

    那栋木楼不断震动,仿佛有巨兽在楼中撞击墙壁,这栋楼的下场并没有比第一栋木楼好多少,墙壁不断炸开,一个个身影被打飞出去。

    秦牧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显然他在不断的吸收战斗经验,提升自己的战斗意识,或者御剑,或者拳脚,或者刀法,或者锤法,或者枪法,将守在一房又一房中的堂主击败!

    轰隆。

    第二栋木楼坍塌,尘烟四起。

    然后秦牧走向第三栋楼。

    ……

    夜幕降临,天魔教的村庄中一个个石柱上的石盆中被放满了火油,然后点燃,村庄内光芒如昼,而村外便是一片漆黑,村里的光线接触到黑暗便会被黑暗所吞噬,村里村外,两个世界。

    火光中,庄子里站着三百多位天魔教的堂主,纷纷抬头,看着最后那栋木楼。

    天魔村一共建了九栋木楼,每一栋木楼中有四十位堂主,守着四十个房间,而现在,秦牧已经打到了第九栋木楼,即将登顶。

    “牧公子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吧?”

    青楼堂主低声道:“他从早上便进楼开打,一直到现在,除了吃了午饭晚饭,好像一直都在打。”

    御风堂主点头,道:“天色快亮了,而他也将要来到第九楼的顶层。他的精力和元气未免太充沛,竟像是没有消耗一般,而且这体能也强得可怕!不过,第九楼顶层的那几个家伙并不好对付。”

    顶楼四人是三百六十堂堂主中四大中流砥柱,青龙,朱雀,玄武,白虎,这四堂因为对应着四大灵体,所以担任堂主的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出类拔萃的人才。

    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堂,是三百六十堂的最高武力,其他堂主各有所长,负责一个行当,而这四堂只负责战斗力。

    天魔教的历史中,绝大部分护教长老都是出身自这四堂,甚至有几位教主也是出自这四堂。

    秦牧现在进入的是白虎堂主所在的房间,白虎元气以锋利见长,无坚不摧。

    当年教主厉天行惨死在新婚之夜,而教主夫人带着魔教镇教魔典消失之后,四大堂主都是被当成下代教主栽培,魔教祖师亲自指点,期望他们能够成长到掌控教门的程度,虽然不指望他们能够壮大魔教,但也要不至于被延康国吞并。

    尽管四位堂主不曾达到魔教祖师的期许,但是实力却有着惊人的进步。

    此刻白虎堂主尽管封印自身的其他神藏,只开启灵胎神藏,但对秦牧来说依旧是前所未见的劲敌!

    这位女子练气成丝,将元气炼成无比坚韧的元气丝,但是却没有修炼以气御剑的手段,她的元气丝就是她的剑。

    她的元气丝几乎无法看清,秦牧踏入房中之后,白虎堂主十指之间一道道元气丝横七竖八,穿插在房间的各个角落,让秦牧寸步难行。

    而她身体却如同大墟中的妖魅一样,柔若无骨,在房间里来去自如,指尖一道道元气剑射出,延伸开来,像是她的指甲,又像一道道长短自如的软剑,向秦牧痛下杀手!

    这女子猫行虎步,不大的房间,无论是墙壁还是房顶,她都无比敏捷,如履平地。

    这一战无比辛苦,秦牧用杀猪刀斩断房间中微不可察的元气丝,但每一根元气丝都无比坚韧,斩断不易,而且白虎堂主随手布丝,一根根元气丝被她信手布下,让秦牧防不胜防。

    而白虎堂主却在房中穿行自如,甚至手足并用,站在自己布下的元气丝上,穿梭如飞。

    她以元气为剑,软剑诡异,能够弯到各个角度,甚至能够扭曲成十八弯,剑法的造诣也极为不弱!

    秦牧连连受伤,既要小心元气丝也要小心她的元气剑,打得极为辛苦,无论是马爷的拳法还是瘸子的腿法都施展不开,而屠夫的刀法也因为阻碍太多,被她压在下风。

    最终,秦牧一剑刺出,木剑尽管被白虎堂主的元气丝一分为二,但还是刺在她的胸口,将这女子一剑钉在墙上,接着墙壁爆碎,白虎堂主飞出木楼!

    秦牧举刀,将房间里的元气丝斩断,取来房间里的伤药,为自己敷上伤药,包扎伤口。

    他坐了下来,调理气息,慢慢地吃着房间里提供的食物,等到身体的伤痛好了一些,体能恢复少许,他又掰断几块木板,用杀猪刀将木板削成木剑,将这几口木剑背在身后,这才起身走向下一个房间。

    三百六十房,他打了三百五十七房,只剩下最后三个房间。

    他的体能、意志都已经达到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只觉脑子里嗡嗡作响,似乎有千百个人在不停吵闹一般。

    他从未如此疲惫过,恨不得直接躺下来呼呼大睡,即便是他的灵胎此刻也没有了从前的活力,恹恹不振。

    他现在已经不是靠意志支撑,而是机械式的战斗下去,凭借本能战斗下去。

    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不能让这些人带走养育自己的司婆婆,父母给了他生命,但却是司婆婆救了他的命,把他抚养长大,用尽了心思,司婆婆就是他的母亲,就是他最亲的人!

    下一个房间,青龙堂主看到秦牧走来,微微皱眉,道:“牧公子,你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你可以不必着急,先歇一歇……”

    他话音未落,秦牧抬手一剑刺出,木剑闪电般来到青龙堂主胸口,将这个男子击飞!

    秦牧木然的转身,机械般抬脚,慢吞吞的走向下一个房间。

    嘭——

    那个房间的木墙炸开,玄武堂主以玄武盾挡住秦牧的木剑,却没有挡住剑中蕴藏的恐怖力量,被击飞出去!

    秦牧慢慢走出这间房,脚步无比沉重,挪向下一间房。

    “牧公子,我可以等你歇息好了……”

    嘭!

    秦牧一剑刺去,朱雀堂主倒飞而去。

    “结束了?”

    秦牧怔了怔,突然只觉身躯无力,双腿一软噗通倒地,他听到残老村的鸡婆龙发出的咯咯哒的叫声,那是鸡婆龙下蛋后发出的叫声。

    不过少年实在太累了,很快沉沉睡去,这时,他的灵胎疯狂汲取他的灵胎神藏中的金光,然后也陷入了沉寂。

    秦牧睡了不知多久,迷迷糊糊的醒来,好像看到了村长和药师,听到他们的声音很是高远,仿佛从极远的地方传来:“没有多大问题,就是太累了……”然后他又沉沉睡去。

    他醒来数次,有时候看到司婆婆,有时候看到那位魔教的少年祖师,很多面孔在他身边晃来晃去,他想说话却没有精神,再度沉沉睡去。

    等到秦牧再度醒来,只觉全身肌肉无不酸疼,但是精神却很好,身上的伤口也结出疤痕,开始脱落,想来是药师来过为他重新上了伤药。

    他坐起身来,四下打量,发现自己还在击败朱雀堂主的那间房中,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

    “我的灵胎又睡着了。”

    秦牧检查自身,发现除了灵胎沉寂之外没有大碍,于是强忍身上的酸疼,站起身来,扶着楼梯缓缓的走下楼,他每移动一下脚步都感觉肌肉撕裂般的疼痛。

    等到他好不容易挪到一楼,走出这栋木楼,抬眼看去,突然一怔。

    天魔村的村庄中挤满了人,其中大多数都是熟悉的面孔,三百六十堂的堂主他都见过,此刻他们都在人群中。

    除了这些堂主,还有些陌生的面孔,有高达十数丈的力士,还有白发苍苍的长老,肃然的左右护法使,四大镇教天王,八大督查使。

    他们或坐或站,都在静静地等待,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他们看到秦牧走出了木楼,一个又一个的相继站起身来,目光齐刷刷落在秦牧的身上,神色肃然。

    而魔教的少年祖师就站在村口,那里还有村长、药师、马爷等人,司婆婆也站在那里,目光落在秦牧的身上,神色有些复杂。

    突然,四位老者躬身,声音洪亮,响彻云霄:“圣教四大镇教天王,参见少教主!”

    秦牧呆了呆,正在手足无措,接着又是几个声音异口同声响起:“圣教左右护法使,参见少教主!”

    “圣教八大督查使,参见少教主!”

    “圣教十二护教长老,参见少教主!”

    接着,更为洪亮的声音传来,那是三百六十堂堂主的声音,异口同声振聋发聩。

    “圣教三百六十堂堂主,参见少教主!”

    秦牧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不由心神慌乱,求救似的看向村长、司婆婆等人,但是村长和司婆婆等人却没有前来,而是站在远处观望。

    残老村的放牛娃定了定神,竟有一种从容的气度,徐徐抬起双手,不疾不徐道:“你们,起身吧。”

    “谢少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