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五十七章 青楼堂主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牧神记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秦牧缩回头,向下一房走去,房里是个妖娆女子,正在看对面楼下的剑堂堂主,听到秦牧的脚步声连忙回头,气吐芝兰,柔声道:“公子剑法卓绝,竟然将剑堂的剑痴伤了,妾身很是佩服。妾身身子骨柔弱,可不如剑痴,还请公子怜爱一些。”

    秦牧眨眨眼睛:“姐姐,我才十一岁,今秋才满十二,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那女子脸色一僵,噗嗤笑道:“我还把你当成外面的那些臭男人,所以打算魅惑你呢,却忘记了你还小,不懂男女之事。我是圣教青楼堂主,平日里居住在烟花之地,惯于风月,原本想用魅惑之术让公子出丑。公子年幼,便能连败这么多堂主,妾身佩服。这一房,妾身不与你比剑法拳法,妾身和你比身法。”

    她取出胭脂盒,轻轻打开,沁人肺腑的香气传来,笑道:“这是妾身最爱的豆蔻胭脂,你和我用胭脂染红了指头,然后在这间房中比试身法,只许往对方脸上抹,谁的脸上胭脂印最多,谁便输了。如何?”

    秦牧点头,甜甜笑道:“好,姐姐要让我。”

    “嘴甜!”

    青楼堂主心花怒放,白他一眼,用胭脂染红葱玉十指,然后将胭脂盒交给秦牧,秦牧也将十指染红。

    青楼堂主突然脚步移动,身如游蛇,元气化作大蛇蛇尾,唰的一声将秦牧双腿缠住。

    秦牧怔了怔,他见过这种身法,就是在奶奶庙的擂台上,他与一个用这种身法的少女对决,那少女元气化作大蛇,缠在他身上,少女在他身上上下游走,然后被他用千手佛陀将对方打得鼻青脸肿。

    “那个女孩难道是这位堂主的弟子?”

    秦牧双足用力一崩,青楼堂主还未缠上他便脱落开来,这女子轻笑一声,突然游走上墙,蛇尾缠在房梁上,指法细腻无比,向秦牧攻去。

    她的手臂也像是灵蛇一般,可以肆意弯曲,十指也像是十条灵蛇,而且诡异的是她的葱葱玉指竟然可以变长变短,手臂也可以变长变短!

    接着秦牧看到更为诡异的一幕,青楼堂主的身体竟然也变得又细又长,柔若无骨,挂在房顶像是挂在那里的一条女人蟒!

    秦牧腿法变幻,在地面上游走来去,如同龙行,如同蛇行,而青楼堂主竟然在房顶上也游走自如,头下脚上,连连向他攻去。

    突然,秦牧元气爆发,周身青龙缠绕,青龙探爪,扣住木墙,秦牧身法展开,在墙面和房顶游走如飞,弃守为攻,施展出千手佛陀向青楼堂主疯狂攻去。

    不大的房间,两人竟然来去如风如电,上下左右,无论墙面还是房顶都如履平地,仿佛一龙一蛇在厮杀,在缠绕,在舞蹈,很是诡异。

    突然,青楼堂主脸上被秦牧抚摸一下,顿时多出四个指印,心中不由焦躁起来,秦牧手掌陡然张开,掌心雷爆发,轰隆一声,将她炸得七荤八素,魂不守舍。

    待到她清醒过来,脸上已经被涂满了胭脂。

    “不打了不打了!”

    青楼堂主从房顶滑落下来,摆手道:“不打了,我输了,我的妆都被你弄花了。你的身法太怪,脚步诡异,追不上你缠不住你。”

    秦牧也滑落下来,笑道:“姐姐承让。”

    青楼堂主见他小小少年唇红齿白,突然忍不住在他腮帮上亲了一口,笑道:“也给你印两道胭脂,姐姐也不算输得太惨。”

    秦牧脸蛋顿时红了,心里小鹿乱撞,醉醺醺的走出这间房。

    青楼堂主噗嗤笑道:“我若是知道这样就能打败你,早就亲你了!你今后若是有难处,随便找家青楼,告诉那里的女子你来找付磬允,便可以找到我了!”

    秦牧在下一房的门口静站片刻,心境这才恢复如常,少年擦去脸上的唇印,走入房中,心道:“难怪瞎爷爷说女人都是妖精变的,亲我一下,差点把我的心吸了出来……”

    这间房中是个女肉贩子,面带凶相,比屠夫还要凶恶几分,手里拎着一口杀猪刀,正在嗤嗤的磨刀,嘴里叼着一根剔牙的骨刺。

    秦牧刚刚走入房中,那女肉贩子一言不发,直接持刀杀来,刀光倾泻,小小的房间掀起狂风,每一刀都是开膛破肚的狠辣招式,毫不留情!

    秦牧急忙拔刀便挡,叮叮叮叮,珠落玉盘般的暴击声传来!

    两人错步分开,各自转身,那女肉贩子手中两把刀转了半周,反手持刀,眼睛中露出兴奋之色,赞道:“好刀法!”

    秦牧手中杀猪刀调转,也是反手持刀,谨慎道:“大姐,你和我反手持刀,下一招应该都是必杀的绝招,刀毕竟无情,不如这样,你和我以手为刀,点到即止。”

    那女肉贩子将手中的杀猪刀扔出,插在墙壁上,笑道:“也是,反手持刀就是杀人的时候,我杀了你,教主夫人肯定动怒,必会杀我。你我空手对刀!”

    秦牧元气旋转,卷起杀猪刀插回背后刀囊,双手一震,火焰熊熊,现出两口火刀。

    那女肉贩子手掌震动,手掌边缘现出刀锋,却是犀利无比的白虎元气,双手翻飞,切开空气嗤嗤作响,向秦牧扑去:“公子,你的火刀会吃亏的,不如白虎元气锋利!”

    秦牧目光闪动,手掌流动的火光流下,延伸到小臂上,如同反手持刀。

    杀猪刀法第三式,提刀出禁来!

    两人几乎是彼此的身体贴着身体,脚步不断移动,靠近对方出刀,几乎不用眼睛,只用从对方身体传来的力量来感应对方的动作,然后做出反应,或者格挡,或者出击。

    反手持刀就是要近,紧身短打,出刀幅度小,速度快,角度刁钻!

    这是战技的最高层次的决战方式,无论法术流派还是神通流派,只要被战技流派的高手贴近到这种程度,必死无疑!

    秦牧全身肌肉不断抖动,六百四十块肌肉在皮肤下跃动,提供给他最短距离的最大爆发力!

    短短片刻,女肉贩子和他身上都是汗水淋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动如此之多的肌肉,计算对方肌肉运动轨迹,防备对方最为凶险的攻击,并且斩杀对手,对他们来说,短短片刻便不亚于剧斗一场,消耗莫大!

    突然,秦牧以手为刀,手掌钻入女肉贩子的空档之中,弓步提刀,将她胸前油腻腻的围裙完全切开。

    女肉贩子倒退一步,散去双手上的白虎元气,将变成两扇的围裙摘下,丢到一边,爽朗一笑:“我输了,你赢啦。你刀法不坏,如果走不完三百六十房,不防跟我出去,杀猪也能养家糊口。”

    秦牧对这个胖大姐颇有好感,笑道:“我还会炼药,不一定非得去杀猪,也可以做个悬壶济世的医师。”

    女肉贩子吐出剔牙的骨刺,冷笑道:“做医师?若是给人治病把人治死了,苦主闹起来陪得你倾家荡产!还是杀猪好,稳赚不赔。跟我杀猪,包你吃好喝好!”

    秦牧头大,连忙向外走,讷讷道:“好说,好说,我现在还小……”

    “公子!”

    女肉贩子抬手,从墙上拔下两口杀猪刀,唤住他,认认真真道:“你回去时告诉教主夫人,便说我碧瑶挺想她的,很惦记着她的好。”

    秦牧点头。

    女肉贩子碧瑶走下楼,来到庄子里,突然只听嘭的一声大响,抬头看去,只见木楼的一面墙壁爆开,捕蛇堂主头下脚上倒栽下来,脑袋触地,被栽进大地中,庄子铺好的石板被撞得粉碎。

    碧瑶连忙上前,正要将捕蛇堂主从地里拔出来,突然又是嘭的一声,一人手舞足蹈从破碎的墙壁中飞出,贴在对面的墙壁上。

    嘭——

    又是一声大响,卦卜堂主破壁飞出,卦卜堂主还未落地,只听楼中传来魔音:“般若般若萨摩耶!”

    剧烈的震荡传来,行贾堂主紧跟着飞出。

    碧瑶将捕蛇堂主拔出来,抬头张望,喃喃道:“牧公子热身结束,开始认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