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五十五章 天下第一剑法

牧神记 第五十五章 天下第一剑法

    “我是圣教雨堂主,人称小雨师,你法术如何?”

    秦牧走到下一房间,房间中是个女子,脸上画着奇特的纹理图案,头戴羽毛戴胜,手持一根拴着不知名兽尾的竹杖,有二十四节,对应二十四节气。那女子笑道:“这一房,我们比法术!”

    秦牧摇头道:“我不懂法术。灵胎境的武者也能学法术吗?”

    那女子笑道:“怎么不可以?元气便是法力,会法术便可以作法,教主夫人是我教法术顶尖的存在,她没有教你吗?我灵胎境界时便已经开始行走江湖,为百姓作法降雨,但凡遇到干旱,百姓们便会请我前去,所以他们称我为巫女。后来修为高了,名气大了,才被称作小雨师,承蒙教主看得起,封我为雨堂的堂主。不过我比教主夫人还是逊色不少,当年她被选为圣女,我就没有。”

    秦牧纳闷道:“用法术怎么战斗?”

    雨堂主以手加额,叹道:“你怎么什么都不懂?自古以来便有法、战之争,修炼法术一脉和修炼战技一脉,经常打得你死我活,彼此都认为对方是异端,必须要弄死。现在大家见面和和气气,但是以前,你若是跑到修法术的神通者之中说自己修炼战技,下一瞬你就会被切成片了!法术一脉的战力,比你想象的要强!”

    秦牧好奇道:“御剑术属于法术吗?”

    “不属于。”

    雨堂主摇头道:“御剑术从前是属于战技的,后来御剑术的神通者自以为自己才是正道,自称神通流派,修炼战技和法术的都是邪魔外道,必须要弄死。于是才有延康国师召开大会,剑挑天下战技强者,将战技一脉打残的事情。教主夫人没有告诉你这些吗?”

    秦牧皱眉:“怎么他们总是打来打去的?战技、剑术和法术,不都是神通吗?集合三者所长,岂不是更好?”

    雨堂主哭笑不得:“一个人精力有限,哪里有时间将三种流派都修炼到高深境界?钻研一种便会耗尽一生的光阴和智慧,也难以修炼到极致。既然大家修炼的东西不同,那便会有高下之争,大家谁也不服谁,自然要打个你死我活了。”

    秦牧精神振奋,道:“姐姐,你施展法术,让我看看。我还没有见过法术!”

    雨堂主抬起纤纤玉手,五指向下,一提一震,顿时这个房间里雾气涌出,接着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秦牧细细打量,只见雨水落地之后又顺着墙面向上流去,循环往复。

    雨堂主挥手,一根根雨线清晰分明,如同琴弦,雨堂主十指叉开,拨动雨线,房中琴音大作,琴音中雨水化作一头水蛟龙呼啸澎湃,向秦牧冲去!

    秦牧探手,捏住这头水蛟龙的七寸,啪的一声将水蛟龙捏碎。

    雨堂主吃了一惊,双手飞速拨动琴弦,雨水竟然化作刀枪剑戟,从各个方向向秦牧攻去,速度极快,并且空气温度在急速降低,那些雨水结冰,化作的刀枪剑戟威力更强!

    秦牧十指连弹,将向他攻来的刀枪剑戟悉数击碎,道:“原来这就是法术,姐姐,我这一招也算是法术吗?”

    他的双手突然燃起熊熊烈火,以手为刀,挥刀连斩,将雨堂主劈飞。

    雨堂主跌落到院子中,又惊又怒的声音传来:“你这个战技流的异端,拿战技当法术……”

    秦牧走向下一房,只见这间房中是个胡子拉碴的大汉,半跪半坐,身边放着一个长方剑盒,剑盒上有青铜搭扣,扣得死死的。

    “我是剑堂堂主。”

    那大汉没有起身,依旧半跪半坐,道:“你背负剑囊,应该也懂剑法,今日我们比拼剑法。”

    秦牧摇头道:“我没有学过剑法。”

    那剑堂堂主抬头,惊讶道:“你没有学过剑法,为何背负剑囊?教主夫人没有教过你剑法?”

    秦牧摇头,道:“婆婆说,村里有个人有着天下第一剑法,所以她不能将天魔教的剑法传给我,免得人家不教了。”

    “天下第一剑法?”

    剑堂堂主虎目瞪圆,眼神竟然无比犀利,宛如两道剑光直刺秦牧心中,冷笑道:“谁敢如此大吹法螺?你向他学一招剑法,我倒要看看所谓的天下第一剑能够胜过我圣教多少!”

    秦牧眨眨眼睛,道:“我还学过其他的,比如雷音八式,偷天神腿,杀猪刀法,还学过枪法,画功,锤法……”

    剑堂堂主轻轻抚摸身边的剑匣,冷冷道:“我只要见你所谓的天下第一剑法!其他的都是狗屁!”

    秦牧无奈,只得走出这栋木楼,返回残老村,向司婆婆说明此事。

    司婆婆怒道:“剑堂这个死脑筋,不知变通!牧儿你也是,你用刀劈他,将这厮乱刀剁死便是!”

    秦牧讷讷道:“胜之不武。”

    司婆婆牵着他的手来到村口,村口,村长和药师依旧在煮茶,少年祖师坐在对面,三人对饮。

    “村长,剑堂堂主执意要与牧儿比试剑法。”

    司婆婆笑眯眯道:“要不你就传两手?”

    村长皱眉,摇头道:“短短时间内,即便是靠我的指点,也很难胜过对方。毕竟剑堂堂主浸淫剑法已经不知多少年,多少有些自己的建树。你让我传他两手便想胜过剑堂堂主,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好在牧儿是霸体,对不对?”司婆婆眨眨眼睛道。

    “霸体……”

    村长眼角抖了抖,觉得自己的肠子有些青,一定是悔青的。

    毕竟秦牧是他“一口咬定”的霸体,他知根知底,秦牧觉醒灵胎已经超乎他的想象,但是让秦牧在短短片刻,剑法成长到可以对抗天魔教最出类拔萃的剑法高手的程度,还是有些强人所难。

    司婆婆将这个任务塞给他,偏偏他还不能拒绝。

    村长沉吟片刻,道:“牧儿,你将你从顾离暖那里学来的丹心诀说与我听一听。”

    秦牧当即将丹心诀背诵一遍,村长轻轻点头,赞许道:“延康国师召集天下剑道高手,的确弄出了些名堂,丹心诀控剑术确实有独到之秘。”

    他对面的少年祖师也赞叹道:“延康国师是个奇才。”

    村长道:“顾离暖是怎么为你讲解丹心诀的,你说来听听。”

    秦牧将顾离暖的讲解说了一遍,村长沉吟片刻,笑道:“顾离暖藏私了。”

    他指摘出其中的错误之处,秦牧立刻尝试他修改的地方,然后以气御剑,只觉控剑更加容易,而且出剑更快,心中大是佩服。

    少年祖师眼睛一亮,笑道:“顾离暖并未藏私,而是他的悟性有限,远不如道兄。你只听一遍,便将丹心诀的一切奥妙参悟透彻,而他毕生修炼,却还是练错了。”

    “道兄赞誉。”

    村长看了看秦牧,不疾不徐道:“我不教你剑法,我只教你一个最简单的动作,刺。”

    “刺?”

    秦牧怔了怔,刺这个动作还不简单,元气御剑,向前刺出便是了,还需要教吗?

    “用剑来刺,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不会剑法,但是只要你学会了刺这一个动作,天下间灵胎境界的剑法高手,能够胜过你的也是寥寥无几。”

    村长道:“你用普通的剑,以气御剑,刺穿肉铺的柱子试试。”

    秦牧催动丹心诀,手臂粗的元气丝卷起背后剑囊中的一口宝剑,向村子里的肉铺柱子刺去。

    咄。

    秦牧一剑将肉铺柱子刺穿,剑尖从柱子后面露了出来,然后放牛娃回头看了看村长。

    村长脸上表情僵硬,咳嗽一声,道:“你刺穿这块石头试试。”

    秦牧元气一卷,将宝剑从柱子里拔出,又是叮的一声,利剑刺穿村长面前的一块山石,放牛娃又一次回头,无辜的看着表情僵硬的村长。

    少年祖师也既是惊讶又是好笑,只得强忍住笑意,免得失礼。

    “我忘记了,这小子的元气修为无比深厚,他剑法糟糕无比,但元气无比雄浑,元气加持,威力倍增。”

    村长尴尬,连连咳嗽掩饰过去,道:“你再刺穿你的杀猪刀试试。”

    叮的一声脆响传来,这次秦牧未能将杀猪刀刺穿。

    “还好没有刺穿,否则便没有办法教他了……”

    村长暗自松了口气,循循善诱道:“你在刺出这一剑时,感觉到了什么?”

    秦牧细细思索,突然眼睛一亮:“我感觉到自己的元气还不够强,以气御剑时,剑尖稍稍受阻我的元气便再难以为继,好像有一身的力量却用发丝打人。元气丝太软,承受不了我所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