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五十二章 卖个好价钱

牧神记 第五十二章 卖个好价钱

    村长扬了扬眉毛,道:“如果鱼死网破,天魔教只怕也要死伤无数吧?何必一定苦苦相逼?若是因为我们这些老残废,让贵教元气损耗惨重,延康国师一定会乐得其成,趁机将天魔教纳入囊中。你以为呢?”

    那少年祖师点头,道:“延康国师的确一直在寻找机会,降服我教,让我教归顺朝廷。不过我圣教的圣典遗失,圣教主被杀,与灭教也差不多了。道兄若是一意孤行,道兄守护的小村庄只怕便要与我圣教碰一碰了。展旗!”

    他身边的执法长老躬身道:“是,祖师。展旗!”

    三百六十堂堂主纷纷取出一杆大旗,将旗面唰的一声展开,大旗飘飞,迎风飘展。

    秦牧放眼看去,只见那三百六十面大旗越来越宽,越来越大,每一面旗帜都方圆亩许大小。

    “收旗。”那少年道。

    执法长老高声道:“收旗!”

    一面面大旗被收起,旗面消失,然后秦牧看到旗面后方竟然数以万计的神通者,一个个器宇轩昂,挺立如枪,没有发出半点声息,给人以无比肃杀之感!

    村长叹息道:“天魔教的传送旗,果然名不虚传。大旗一展一收,数万神通者直接进入大墟,难怪延康国师迫切想要收服天魔教。倘若他得到天魔教的这种神通,延康国的大军将席卷天下,一统各国!”

    少年祖师叹道:“没有了教主,我圣教而今就是一盘散沙。这四十年来,我天魔教的处境越发艰难了,估计延康国师快要忍不住,要对我教下手了。我和你一样,都老了,没有多少天的盼头了,而今只盼着能够选出一位惊采绝艳的新教主来。”

    村长目光闪动,道:“所以,新婚之夜杀掉老教主的教主夫人,便是你的最佳人选?”

    少年祖师点头,苦笑道:“道兄,你也知道要选出一个惊采绝艳又有智慧的教主是何其难得,我天魔教的教众虽多,但是有这个能力担当教主的却是寥寥无几,而能够媲美教主夫人的更是绝无仅有。无奈之下,只有寻到教主夫人,迎她回教门,让她担当教主。”

    村长看了看司婆婆,有些头疼,道:“听闻是这位教主夫人杀了贵教的厉天行教主,为何还要让她担任新教主,而不是替老教主报仇雪恨?教主被杀,不是贵教的奇耻大辱吗?”

    少年祖师的眼睛雪亮,笑道:“道兄忘了,我们是魔教,不能用常理来推测。新教主杀了老教主,说明新教主更有能为,自然要拥戴她!”

    村长面色古怪,一旁的秦牧和药师也面色无比古怪,天魔教竟然还有这个规矩?

    “婆婆,有这个规矩吗?”药师问道。

    司婆婆木然的点了点头。

    药师忍不住道:“既然有这个规矩,那么你杀了老教主之后,为何不留在天魔教做新教主?”

    司婆婆涩然道:“我杀了他,无颜继续留在天魔教,留在那里,我心魔更重。”

    药师还是有些不能理解,在他看来,天魔教四十年的苦等苦寻杀害教主的仇人为新教主已经是很难理解,而司婆婆竟然还躲着避着,这就更难理解了。

    村长微微一笑,向那少年祖师道:“倘若婆婆不愿意跟你们走,你们带不走她。”

    少年祖师皱眉,道:“教主夫人和大育天魔经,我都要带走。”

    两人对视。

    村长端茶送客,道:“客人若是不走,只好灭了客人,天魔教的人太多,便不做棺材了。你我那个时代的人越来越少,我真于心不忍。”

    少年祖师端茶仰头而尽,将杯子放下,起身道:“我也是。不过你们村里的人很少,我可以安排棺材。”

    “且慢!”

    司婆婆突然开口,笑道:“村长,药师,你们与牧儿先回村,我与祖师谈一谈!倘若谈不拢,那么就打个鱼死网破。倘若能谈拢,皆大欢喜,岂不是一件美事?”

    村长瞥她一眼,司婆婆笑道:“你放心,我大不了被他们掳了去。”

    村长点了点头,道:“药师,牧儿,我们先回村。”

    司婆婆待他们回到村子,这才在少年祖师面前坐下,道:“执法退下。”

    “是,夫人。”

    执法长老躬身,徐徐退下。

    司婆婆双眸明亮,看着对面的少年祖师,少年祖师叹道:“你本是我教圣女,资质风华,都是绝代,厉天行要娶你的时候我其实是不同意的。”

    “但是你却没有阻拦。”

    司婆婆笑道:“厉天行是我师父,师父娶弟子,有悖人伦。我圣教自诩为圣,连人伦都不要了吗?”

    少年祖师皱眉,道:“当时厉天行收你为徒时,我便知道不对,与你朝夕相处,我怕他会被你彻底迷住,乱了心智。他果然被你迷住,甚至废了几百年夫妻之恩的旧夫人,要娶你为新夫人。”

    司婆婆磨着嘴里仅有的几颗残牙,咯咯笑道:“你知道他会被我迷住,为何还让他收我为徒?祖师,你应该收我为徒才是!我做了你的弟子,便不会有后来的事!”

    “我怕与你朝夕相处,会被你迷住。”

    少年祖师苦笑:“我第一眼看到你时,你才十三岁,但是我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几下,那时我便知道,我不能收你为徒。我已经老了,不想一世英名毁在你手中,师父爱上了徒弟,我会被人耻笑的。”

    他叹了口气,道:“见到你真容的人,很少有不被你迷住的,相处越久,迷得越深。”

    司婆婆继续磨牙,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为何你还让我做教主?不怕我将圣教毁了?”

    少年祖师道:“你是最佳人选。我也觉得你有些红颜祸水,成为教主只怕为让我圣教鸡飞狗跳不得安宁。不过这四十年我们东奔西走也寻了一些天资卓越的少年少女,都不如你,想要成为教主,始终还差一线。”

    他叹了口气,颓唐道:“见过了最好的,再看其他好的,便始终觉得差了点意思。”

    “我是不会回去了。”

    司婆婆笑眯眯道:“不过我却可以还给你们一个教主,附送镇教圣典大育天魔经。”

    少年祖师神情微动,道:“还给我们一个教主?此言怎讲?”

    残老村中,秦牧和村长、药师等人目不转睛,关注司婆婆与魔教祖师的一举一动,两人相谈甚欢,有说有笑,倒是让人大感意外。

    司婆婆与魔教祖师说着说着,然后回头向村子看来,魔教祖师也看了过来,露出笑容,与婆婆侧身说着什么。

    过了片刻,司婆婆踮着小脚返回村子,笑道:“谈拢了。”

    “谈拢了?”

    众人面色古怪,瘸子深表怀疑,笑容满面道:“何时开打?”

    “不用开打。”

    司婆婆眨眨眼睛:“不过他们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过几天便走。”

    众人心中凛然,天魔教说过一段时间再走,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司婆婆笑眯眯道:“老马,牧儿说他的霸体元气有了青龙属性,你试试看他有没有长进。”

    “霸体元气还能模仿出青龙元气?”

    马爷惊讶不已,道:“牧儿,到这边来过过手!”

    秦牧连忙走过去。

    药师看着正在交手的两人,挪到司婆婆身边,低声道:“婆婆把牧儿卖了?”

    司婆婆眨眨眼睛,正色道:“何出此言?我岂会出卖牧儿?”

    “卖了多少钱?”瘸子凑上前来,好奇的问道。

    “魔教少教主。”

    司婆婆颓然,叹了口气:“先挂个名。我再附送镇教魔典大育天魔经,成年后看长势如何。倘若长势喜人,再正式成为圣教主。这个价钱怎么样?”

    瘸子眼睛亮了,呼吸急促:“有这等好事?婆婆,你怎么不早点找我?你卖我啊!”

    司婆婆笑道:“你若是想成为天魔教的圣教主也很简单,隔壁村里走一遭,会一会天魔教三百六十堂的堂主,外加十二护教长老,左右护法使,四大镇教天王,八大督查使,另外还要再加上一位魔教祖师。”

    瘸子面色如土,道:“牧儿要成为少教主,也需要到隔壁村走一遭?”

    司婆婆叹了口气,无奈道:“人家要先验货的。不验货,人家怎么敢放心让他做天魔教的少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