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四十四章 天魔祖师
    

    张庄寨的村民围上前来,一人连忙道:“死了一个更夫!”

    那老者思索片刻,道:“更夫尸体下葬了吗?他多半是妖魔,可能会尸变。”

    张庄寨的村民吓了一跳,连忙引领两人来到更夫的坟墓前,道:“昨天埋上的,两位大师……”

    那老者伸手一指,土坟向两旁分开,一个薄皮棺材从土坑中冉冉升起,漂浮在众人面前。

    咄咄咄——

    一根根棺材钉自动脱落,棺材盖掀开,棺材落地,更夫的尸体却还飘在空中,面目被白幡遮盖。

    这一老一少取来白幡检查一番,对视一眼,默默点头。老者念念有词,伸手一指,更夫的尸体顿时燃烧,片刻便化作灰烬。

    诸多村民连忙拜谢,捧上金银作为报酬。那少年连忙摆手,老者道:“无功不受禄,有功必受禄,收着吧。”

    少年这才将报酬收起。老者问道:“斩杀大蛇的少年住在哪里?身边都有什么人?”

    “是残老村人,身边有瞎子和司婆婆。沿江向上走,距离这里四十多里地。”

    老者谢过,一老一少走出张庄寨,沿江而上。

    走了几里路,那老者叹了口气,道:“人死如灯灭,莫堂主的灯灭了。那个更夫就是我圣教的莫堂主,他的自在先天功误入歧途,用婴孩修炼,虽是死有余辜,但毕竟是我圣教的堂主。杀他的人疑似枪神,将他的魂魄肉身一并钉死。白幡上有剑痕,莫堂主在遇到枪神之前还遇到了她,教主夫人。”

    少年默默的听着。

    老者道:“教主夫人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躲藏起来,我圣教的高手进入大墟打探她的下落,至今没有收获,不曾想莫堂主在这里遇到了她。祖师,我们这趟没有白辛苦。”

    那少年开口,声音极为苍老,铿锵有力:“教主夫人杀了教主之后,盗走我教圣典大育天魔经。她一去四十年,可怜我们寻她也寻了四十年,终于寻到他了。”

    清晨的残老村,早饭后药师将村长搬到村口,支起一个小炉子,烧了壶开水,泡了一壶茶,然后便听到村里传来鸡婆龙的叫声。

    “鸡下蛋了,牧儿,去鸡窝捡鸡蛋。”

    司婆婆催促秦牧去捡鸡蛋,秦牧刚刚钻到鸡窝,被那头鸡婆龙打得满地乱跑,啄得他一头一脸的血。

    这头鸡婆龙凶恶无比,张口喷出一道长达丈余的火蛇,羽毛也锋利如剑,爪子能把铁块捏成泥,秦牧与这头母鸡战了几个回合,发现不是对手连忙便跑。

    “牧儿,你连缚鸡之力也没有吗?”屠夫看着被鸡婆龙追得满村乱窜的秦牧,哈哈大笑道。

    司婆婆趁机把鸡蛋捡了,那鸡婆龙追不上秦牧,趾高气昂的返回鸡窝,发现自己的蛋没了,又是大怒,再次追击少年,穷追猛打。

    热闹了一番过后,秦牧振奋精神,一扫被鸡婆龙打败的颓唐,将杀猪刀背在身后,又背上剑囊,再背上一个大铁锤,在怀里塞着几枚固元丹,提着隙弃罗禅杖,兴致勃勃出村。

    今天是他第一次独自出门打猎,秦牧早就憧憬着这一天,只是被鸡婆龙打击了一下,多少有些扫兴。

    他刚刚走出村子,迎面便见一老一少向残老村走来,像是两个游方道人。

    这一老一少在村口站定,看了看正在喝茶的村长和药师,向两人见礼,道:“可否讨杯茶喝?”

    村长眉头轻挑,道:“有客自远方来,岂敢怠慢?”

    药师为这一老一少斟茶,两人坐下,那少年坐在村长对面,老者却站在一旁。

    “这位是斩蛇少年?”老者慈眉善目,看了看秦牧,笑问道。

    秦牧正欲说话,村长淡淡道:“牧儿,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出去忙自己的事吧。”

    秦牧点头,向山林中走去。

    待到他走远,村长对面的少年开口,声音无比苍老,道:“咱们见过面吧?”

    村长点头:“见过。”

    少年露出笑容,道:“我们那一代的人,还活着的已经寥寥无几了,难得遇到你,我很开心。”

    “我也是。”村长不咸不淡道。

    少年笑道:“我来见司婆婆。我教已经有四十年没有教主了,司婆婆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村长摇头道:“进了这个村,便与外界无关。”

    少年目光闪动,道:“我便不进去了,你让她出来,我有话问她。”

    村长摇了摇头:“她出去了。”

    那老者忍耐不住,正要说话,少年抬手,笑道:“四十年都等了,不必急于一时。执法长老,教主夫人不在村子里,你唤力士来,在这里盖个庄子,我们要在这里过夜。”

    那老者躬身称是,头顶一道魔气冲天,在半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令”字。

    少年慢吞吞饮茶,过了一个时辰,残老村的村民各自放下手中的活儿,走出村庄,纷纷抬头看去。

    山林中,一个个身躯庞大的巨人筋躯狰狞,在林间行走,所过之处树林倒伏,这些巨人四人合力抬着一个石像,共有四个石像,气喘吁吁的走来,脚步过处,山石被踩得像是泥巴一样,顺着他们的脚趾缝往外涌!

    这十六尊巨人脸色涨红,显然石像沉重无比,即便是他们这样的力士也是有些承受不起。

    十六巨人小心翼翼放下石像,立在东南西北四角,就在残老村旁边。

    没过多久,又有一艘楼船驶来,靠江停下,船上下来百十个木匠,在残老村旁伐木,搭建房屋,半个时辰之后,一栋栋木楼被打造出来,家具一应俱全。这些木匠回到船上,搬下来金银器皿锅碗瓢勺,然后登船,楼船驶离江边,扬帆而去。

    接着,又有一艘楼船驶来,从船上下来一些漆匠,给家具和木楼刷漆,忙完之后也登船驶离。

    而后,又来了一船的石匠,开采山石,雕刻一尊尊石像,打磨石板,将庄子的地面铺平,之后也乘船离开。

    又过了片刻,一位虬髯大汉风尘仆仆赶来,躬身道:“祖师!执法师兄。”

    那老者道:“左使,村庄已经盖好,你自己寻个屋子。”

    虬髯大汉进入残老村旁边新建的村庄,进入一个房间盘坐下来,默不作声。

    又过片刻,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妇走来,向少年和老者见礼,也进入村庄寻了个空房住下。然后又有一个渔翁乘着一叶扁舟来到这里,扁舟停在江边,渔翁则背着鱼篓提着鱼竿进入村庄住下。

    又过不久,又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有的像是财主,有的像是商人,还有的像是私塾先生,赶考的书生,青楼卖身的妙龄女子,各行各当,应有尽有。

    马爷面色凝重,低声道:“天魔教三百六十行,三百六十堂,三百六十堂堂主,当年遍布天下极为神秘。没想到三百六十堂堂主这四十年来都进入了大墟,搜寻他们的教主夫人。他们只怕都会来到这里,在我们隔壁住下!”

    瘸子脸上的笑容更浓,堆笑道:“司老太婆何在?这些人都是来找她的!”

    聋子道:“我看到婆婆变化成一头獐子,在牧儿之前出村,想来是担心牧儿一个人出去打猎,不放心他的安危,于是暗中保护。只怕她现在还不知道天魔教已经寻到这里。天魔教,几乎把整个教派都搬到我们隔壁来了!”

    ……

    秦牧向深山老林中走去,过了会儿,一头獐子迈着轻快的蹄子跑了过来,东张西望一番,没有发现秦牧的踪迹,这头獐子正在纳闷,突然秦牧从树上跳了下来,笑道:“婆婆,既然是我独自打猎,那么还请婆婆回去罢,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

    那獐子嗔怒道:“臭小子,当心你死在外面!”说罢,摇了摇短小的尾巴跑掉了。

    秦牧继续向前走,没过多久见到一头长毛象在水潭边喝水,笑道:“婆婆,我真的能够照顾自己,不用跟来。”

    那头长毛象发怒,四蹄践踏,向他冲来,秦牧元气流转,杀猪刀苍啷出鞘,杀气腾腾道:“既然不是婆婆,那就杀了!”

    那头长毛象掉头就跑,口吐人言:“连婆婆都杀,回村打你屁股!”

    秦牧摇了摇头,走出六七里地,抬头对着天上的一头大鸟无奈道:“婆婆,你真的没有必要跟在我身后。”

    那头大鸟侧头看了看他,不为所动,依旧盘旋。

    秦牧目光闪动,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屈指连弹,一颗颗石子破空,但却高低不同,连续十多颗石子射出,秦牧立刻纵身跃起,跳到第一个石子上,脚步发力,跳到第二个石子上,如此再三,来到半空中,出现在那只大鸟身旁。

    那头大鸟突然口吐人言,叫道:“好了好了,我不跟着便是!”说罢,振翅走了。

    秦牧从半空中坠落,咚的一声落在地上,双足陷入泥土中尺许深。少年抬头,半空中的鸟儿已经不见踪影。

    “婆婆多半还会跟着。”

    秦牧留意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又走出几里地,前方一片瀑布,山好水好,瀑布旁有个草庐,草庐外竟然有一个石像,一半被埋在土里,一半露在外面,歪歪斜斜。

    那草庐中燃起了炊烟,显然是有人家生活在这里。

    “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人居住?难道是什么前辈高人隐居在此?”

    他刚刚想到这里,然后便看到一只白狐从草庐中走了出来,取了个竹筒,又返回草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