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四十一章 推刀

牧神记 第四十一章 推刀

    秦牧狂奔之时,带起了风,而司婆婆和瞎子则就是坐在风尖上,借力而行。所谓风尖儿就和浪尖儿一样,浪是水流动形成的,风是空气流动形成的,刚才秦牧带起的风的浪头,就是风尖儿。

    秦牧背着的那个年轻男子立刻下来,引领三人快步向自己的房子走去,叫道:“三位,三位,快点!”

    秦牧将风尖儿的事情放在一边,走到这栋房院前,四下打量,只见这个村庄比残老村要大许多,住着百十户人家,房屋很是古朴简陋。

    这家院子里有一株大树,树冠遮住半边房子,产妇就在树冠下的房子里。

    一个村妇从房里探头出来,道:“羊水已经破了,快烧些热水来!咦,是残老村的老娘婆来了,这下好了,母子一定平安!”

    司婆婆四下打量一眼,心中了然,道:“牧儿,你开眼四处看看可有古怪。倘若有古怪,你处理就行,我进去接生。瞎子,你也要当心一些,不要被暗算。”

    “神霄天眼,开!”

    秦牧张开神霄天眼,四下看去,突然目光落在那株大树浓密的树冠上,不禁毛骨悚然,险些失声惊呼。

    只见那树冠的树干很粗,猛地一看是树干,仔细一看,竟是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蛇!

    那条大蛇藏在树冠之中,蛇身一半深入到树身之内,树身上偶尔凸起的一个个大疙瘩,便是那条大蛇裸露在外的身躯!

    从大蛇的身体来看,只怕它的体长是自己前所未见,另一半身子恐怕是藏在树底的树根之中,被埋在土里,比马爷他们逮到的青蛟蛇还要大!

    整株大树包括树冠,都冒着浓浓的黑气,环绕这片房屋!

    此刻那条大蛇正在吐着猩红的芯子,低头向产妇所在的房间吸吸吐吐,不知做些什么!

    秦牧唯恐自己看错,散去神霄天眼,用肉眼看去,大树还是大树,并非是大蛇,而他再次开眼,那条大蛇还是盘在树冠中,等待着吃那孕妇产下的婴儿魂魄!

    显然,这家女主人这几年怀孕生产,生的小孩都被这条大蛇吃了魂魄!

    他的心中怒火抖起,沉声道:“瞎爷爷……”

    瞎子老神在在,悠然道:“婆婆说,交给你来处理,你处理便是。这会是你第一次打猎,快点,孩子快出生了。”

    秦牧定了定神,径自走到那株大树下,徐徐呼吸吐纳。

    他的元气从静到动,随着他心中的怒火,元气运转速度越来越快,元气越来越磅礴!

    他体内的元气澎湃激荡,怒火也越烧越旺!

    铮——

    突然,他背后背着的那口杀猪刀与他体内震荡的元气共鸣,从他背后铮鸣跃起,冲到他的头顶!

    秦牧抬手握刀,元气狂暴,疯狂涌入杀猪刀之中,挥刀!

    用尽所有的力量挥刀!

    让元气爆发,让愤怒爆发,酣畅淋漓的爆发在一刀之间!

    斩!

    他手中的杀猪刀突然铮铮作响,大刀撕裂空气,破空发出尖啸,摧枯拉朽斩在那株大树的树身上!

    当——

    一声巨响传来,秦牧这一刀斩入树身,切入那条藏于树内的大蛇身上,却只砍入一半。那条大蛇的蛇皮蛇肉蛇骨已经修炼得无比坚韧,即便杀猪刀是哑巴一手打造胜过普通灵兵,但也难能一刀将这条大蛇斩成两段!

    秦牧另一只手抓住刀背,双足发力,瘸子的腿法被他施展出来。

    瘸子说,腿是风,是大地,是力量之根!

    他的腿脚现在便扎根大地,猛然发力,脚步四周地面轰的沉降,他所有力量爆发,手推刀背,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刀柄,推刀!

    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传来,这株大树连同树中大蛇,被拦腰斩断!

    秦牧稳住步子,杀猪刀横在身前,刀上血流不断,他背上的肌肉一根根绷了起来,犹自在不断跳动。

    而在他身后,那株参天大树斜斜倒下。

    轰隆——

    大树倒在院子中,尘埃四起,突然倒下的大树活了过来!

    那条大蛇被他拦腰斩断,竟还没死,半截蛇身扭动,只听嘣嘣嘣的爆响不绝,藏在树身中的蛇躯将大树撑得四分五裂,树皮木块咄咄乱飞,甚至插入墙壁之中!

    被它弹飞的树皮和木块比长矛还要可怕,破空声尖锐,蕴藏着极大的力道!

    夜战连城风雨!

    秦牧手中杀猪刀翻飞,刀光闪烁,先前他那一刀斩出了刀气,招大力沉,将全身力量聚于一刀之中,而现在他的刀法则变得异常快!

    屠夫的刀法只有一个要诀,那就是快,再快,更快!

    当当当当——

    暴击声如雨,数不清的树皮木块撞击在秦牧的杀猪刀上,将他手臂撞得酸麻。

    这条大蛇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只是大蛇的注意力原本放在房间里待产的妇人身上,准备趁婴儿出生的一瞬吸收那婴儿魂魄精气。

    婴儿出生时脐带连接母体紫河车胎盘,一身精气属于先天,出生之后先天变成后天。而尚未出生时,精气不曾圆满,所以大蛇选择在婴儿出生的一瞬夺取。

    它不知是怎么混入这个村庄,躲在树身中修炼,瞒过了这个小村子的所有人。它躲在树中的这些年都不曾被发现,吃了几个婴儿的魂魄之后修为大增,这次本以为也会顺利夺取婴儿精气魂魄,却没有注意到秦牧,被秦牧一刀得手。

    但是,秦牧尽管将它拦腰斩断,它也一时片刻死不了。

    此刻大蛇陷入暴怒之中,自知自己身躯已断,难以存活下来,当即崩开了树身张开血盆大口向秦牧咬下!

    狂风扑面,吹得秦牧脸皮剧烈抖动,眼睛都难以张开。

    秦牧不假思索,手中的刀如同狂风暴雨般向前劈去,接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袭来,少年闷哼一声,身形狠狠向后撞去,哗啦一声,院子的墙壁被撞出一个人形大洞!

    秦牧还未站稳,便见那院子的两扇大门纸片一般飞了起来,大蛇撞飞门户,腥风扑面,气势汹汹向他直扑而来,那血盆大口和獠牙让秦牧心中发憷,不敢与大蛇正面抗衡,忍不住想要求助瞎子。

    而大蛇后面,瞎子则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对这幅场面不闻不问。

    秦牧心中微动:“难道瞎爷爷觉得我能对付得了这条大蛇?既然他觉得我能对付,那么我便能对付!神霄天眼,开!”

    他的元气顿时勃勃运转,冲入双眼之中,结成重重瑰丽的元气阵纹,在双眸中形成一道复杂的瞳纹。

    神霄天眼开启,他顿时感觉到眼前的世界仿佛被重新架构了一般,昏暗的村庄,错落的房屋,扑来的大蛇,一切变得倍加真实,那条大蛇的每一个举动,他都可以轻易捕捉。

    秦牧错步,险之又险的避开大蛇扑击,手中的杀猪刀切在擦身而过的蛇头的眼睛上。

    他纵身而起,又在毫厘之间躲过大蛇扫过来的身躯。

    这条大蛇的一举一动落在他的眼中,都变得清晰无比,从蛇皮下的肌肉走向,发力的角度,他可以清晰的知道大蛇的下一个动作,从而加以躲避。

    这一切仿佛都是自然而然,无需揣测。

    九重天开眼法的第一重,神霄天眼,不仅仅可以看破表象,同样也大大的提升了他的感知!

    那条大蛇被他这一刀将左眼眼瞳切开,痛得嘶嘶怪叫,立刻向刚刚落地的秦牧扑去,随即另一只眼睛也突然一黑,被秦牧将右眼一刀切开。

    那条大蛇突然安静下来,一动不动,秦牧也安静下来,一动不动,一人一蛇相距不过丈余。

    村子的道路两旁,此刻已经有不少村民出屋观看,呆呆的看着这个年纪十一二岁的少年与大蛇战斗的场景。

    天色已晚,不大的村庄,十几户人家,油灯昏暗的光芒从窗棂传来,照不清道路。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突然,一个小女孩被吓得哇的哭出声来,那条大蛇猛然移动,向那小女孩疯狂游去,张开血盆大口直扑而下,咬向已经吓得呆滞的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