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二十七章 灵胎功法

牧神记 第二十七章 灵胎功法

    呼——

    残老村外的树林中,秦牧一掌拍出,只见元气自他手臂中涌出,如同火龙缠臂,面前的空气顿时变得极度燥热,空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

    他脚步移动,手掌连拍,空气越来越燥热,有如黄沙大漠,十日高悬,灼热无比!

    他用的是马爷的拳法,雷音八式第四式,夸父追日风雷急。

    突然,秦牧步法变幻,招式也随之变换,一招一式如同江水滔滔奔流入海,他的元气竟然从火属性直接转成水属性,手臂上有水气组成的水龙缠绕,连招之间涛声澎湃,似乎有大水环绕他流动。

    他的招法再次一变,双手虚握,水汽如枪,如同长龙,翻江倒海。

    这几日,他一直在村子里磨砺自己的以气御剑,专心磨砺元气,只是他还是需要先观火,才能让自己的元气拥有火属性,然后方能施展以气御剑。

    随着他一次次磨砺,观火的时间越来越短,而现在他已经无需去看火炉,只要内心中想着炉中火焰,他的元气便自动变得灼热。

    不过,屠夫的杀猪刀法是战技派,秦牧拥杀猪刀法来磨砺以气御剑,成效一直不大。

    倒是他修炼马爷的雷音八式和瞎子的枪法,收获颇多,进步神速。

    而今他施展雷音八式的第四式,夸父逐日风雷急,如同巨人奔行,掌心一震,空气爆裂,炸开,这是元气的威力!

    当然,火属性的朱雀元气并不能完美的将马爷的雷音八式威能发挥出来,最适合雷音八式的元气是青龙元气。

    倒是水属性的玄武元气,可以将瞎子的枪法发挥得淋漓尽致。

    过了良久,秦牧停下,服下两枚固元丹,补充急剧消耗的元气,细细思索自己元气运用上的不足。

    他原本只能服下一枚固元丹,便会被撑得发狂,而自从他的灵胎睡着苏醒之后,服下两枚固元丹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撑得慌。

    “固元丹这种东西,魔猿可以吃吗?应该不行,药师爷爷说固元丹内有四种属性,对不是霸体的人来说就是毒药。不如改日,我给魔猿炼一缸固元丹。”

    秦牧想起这个陪自己打架的大个子,心中微动,他这几日没有去找魔猿,也不知道这头异兽将“霸体三丹功”练得如何了。

    他纵身而起,步履如飞,向魔猿领地而去。他毕竟是少年,村庄里都是长辈没有朋友,与魔猿算是不打不相识,几日不见心中倒挺挂念。

    没过多久,秦牧来到魔猿所居的山谷外,突然山林中一个小山般的身影冉冉升起,正是那头魔猿。

    几日不见,魔猿变得更加雄壮,见到秦牧之后欣喜异常,锤了锤胸脯,示意秦牧跳到自己肩膀上来。

    秦牧纵身跃到它的肩头,魔猿纵跳如飞,带着他进入山谷,向谷内跑去。

    秦牧还是头一次进入魔猿的老巢,只见山谷中野鹿、野马到处都是,还有些獐子,以及傻乎乎的狍子,腹地有一处古老的遗迹,残垣断壁,破败不堪。

    那魔猿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已经坍塌了一半的宫殿,宫殿前有一个破败的半兽半人的石像,秦牧开启神霄天眼,心头微震。

    这个石像与残老村的石像一样,落入神霄天眼中,石像中的神韵仿佛一尊顶天立地的兽神,狰狞凶恶,气焰滔天!

    想来魔猿每天晚上就是靠这个石像抵御黑暗侵袭,保全性命。

    “这种神韵非凡,难道也是神为神雕刻的像?”

    秦牧从魔猿肩头跳下,一只傻乎乎的狍子凑到跟前,嗅了嗅他的衣角,当成食物嚼了两口。

    魔猿将这只狍子捏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一边,然后挥了挥手,示意秦牧跟上自己。

    它是这片山谷的统治者,也是这片山谷的保护者,守护着这些动物,只对入侵者很凶。

    秦牧跟随着它走入这座破破烂烂的宫殿,随即皱眉,这里到处都是野兽留下的气味,应该是山谷中的野兽每当到了夜晚也会进入宫殿中躲避黑暗。

    “小不点儿,看!”魔猿指着一面墙壁道。

    秦牧抬头看去,宫殿的墙壁上有一些残破的壁画,壁画斑驳,有些地方已经脱落,还有些地方失去了颜色,只剩下寥寥几幅壁画还算完整。

    这些壁画,画的是人在修炼时的图案,有一些体内的箭头代表着元气的走势。

    秦牧看了几眼,突然心头一跳,他看到了“霸体三丹功”的元气导引路径!

    魔猿一定是修炼“霸体三丹功”之后,觉得与壁画上的图案有些相像,所以引他来到这里!

    不过秦牧还是很快发现不对的地方,壁画上第一幅图的确是霸体三丹功的导引图,而第二幅图则有所不同,虽然依旧是按照霸体三丹功的路径,但是要复杂了一些。

    第二幅图的元气导引路径,进入了眉心的灵胎神藏!

    元气进入灵胎神藏后引出第三幅图,这第三幅图却是元气在灵胎神藏中的导引路径,元气并非是直接被灵胎呼吸吐纳,而是在灵胎的脚下结成奇妙的元气阵纹。

    这种阵纹极为复杂,比瞎子传授给他的神霄天天罡阵纹有过之而无不及,秦牧细细打量,潜心记忆,一边以自己的元气模拟,在灵胎脚下用元气结成阵纹。

    待到他将灵胎阵纹结成,不由身躯微震,顿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联系将他和灵胎连接在一起!

    他呼吸,灵胎也随之呼吸,他做出动作,灵胎也随之做出同样的动作,他催动霸体三丹功,灵胎也催动霸体三丹功!

    秦牧呆了呆,随即大喜:“这样的话,岂不是相当于两个我一起修炼?”

    不过他立刻发现灵胎催动霸体三丹功并不能让他的元气修为增加,而是碾磨元气。

    他的元气在灵胎脚下的阵纹中游走,吸收金海中的金光,再进入灵胎体内,被灵胎呼出,元气融合金光之后变得更为坚韧纯粹。

    从前,他的灵胎也若有若无的吸收金光,但是没有第三幅图中记载的阵纹来的快捷。

    “难道这是霸体三丹功的灵胎境界的功法?”

    秦牧心中怦怦乱跳,村长说,他也不知道霸体的后续功法,没想到在这里会得到灵胎境界的霸体功法!

    他看向第四幅图,微微皱眉,第四幅图已经脱落了,只有一半,记载的应该是五行境界的功法。

    这幅图上有些动物的抓痕,应该是被生活在这里的动物给毁去的。

    第五幅图也很残缺,第六幅图干脆脱落了大半,后面的几幅图更是破破烂烂,难以辨识。

    “这座宫殿已经破败到这种程度,不知道上面的壁画还能保持多久。”

    秦牧叹了口气,壁画能够有几幅图流传到现在已经极不容易了,他将第二幅和第三幅图完全记下,又默默回忆几遍,这才放下心来。

    即便宫殿里的壁画被完全毁掉,也会在他这里流传下去,教给下一个“霸体”!

    宫殿墙壁上的壁画完整的所剩不多,除了“霸体三丹功”之外,还有一张壁画较为完整。

    那是一幅地图,秦牧细细打量,找到了涌江所在的位置,不由心中微动:“难道这是大墟的地图?”

    他沿着涌江一点一点的寻找,从江水流势河道转弯的走势,终于寻找到残老村的位置。

    “咦?这里为何画了一条龙?”

    秦牧目光落在残老村上游百十里地的地图上,那里涌江的地图上竟然画了一条龙的形状,令人不解。

    “涌江龙王!”

    秦牧心头微震,这条龙的旁边写着涌江龙王四字,不知是什么意思。

    这幅图上不仅仅有这一处奇怪的地方,还有其他地方也很奇怪,距离残老村以东三十里地,画了一口井,井边也写了四个字:天井龙王。

    还有一处地方也是一口井,写着海眼龙王四字。

    他还看到大墟地图中更加遥远的地方还有一艘船,船上画着一颗太阳,旁边写着太阳船三字。就在太阳船不远处,还有一个地方名叫太阳井,而距离太阳船很远的地方还有一艘月亮船,船边画着一轮月亮。月亮船旁边,也有一个叫做月亮井的奇怪地方。

    秦牧目光搜寻,没有在地图上找到江心镇压吴女的古庙,也没有在地图上找到下游千里处的镶龙城。

    “这幅地图,难道是大墟灾变之前的地图?”

    秦牧搜寻片刻,心头一跳,他找到了自己躲避黑暗而发现的那个峡谷遗迹,不过地图上标的并非是遗迹,而是叫做神女关!

    “果然是大墟灾变之前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