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十九章 霸体觉醒

牧神记 第十九章 霸体觉醒

    “下游百里的绿洲?”

    秦牧回到残老村,天色降晚,少年将竹筏上的宝物搬下来,送回村里,村民们不免诧异,围上前来询问。

    秦牧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番,瞎子脸色微变,失声道:“绿洲的庙里镇压的是一头领主级的异兽,是个妖精,善于变化,很是厉害,叫做吴女。你跑到那个庙里了?你竟然将她的宝贝儿都抢了过来?”

    司婆婆也失声道:“就是那个吴女?我有一次经过那个破庙,见她吃人太多,还将她打了一顿。结果她躲在那尊佛像后面,我见那佛像诡异,想要降我,于是没有将她打死。那个佛像很古怪……”

    “我也见过她,很是厉害,是个大妖,比得上七星境界的强者。”

    瘸子道:“牧儿,你是如何偷了吴女的东西从她手里逃脱的?”

    秦牧见无法隐瞒,将自己从峡谷遗迹中学来的魔语一事告诉众人,又将自己引动神魔佛三种声音炼吴女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

    一众村民听得瞠目结舌,过了良久马爷吐出一口浊气,道:“年轻有为,年轻有为。”

    瘸子、聋子等人也纷纷点头,竖起大拇指称赞不已。

    吴女这头大妖拥有七星境界强者的实力,竟然被秦牧勒索抢劫,当真是年轻有为,没有辜负他们的教导,让他们与有荣焉!

    哑巴拿起几件兵器,比划了一下,摇了摇头,“啊啊”的比划着手势,意思是说这些灵兵的质量不太好,没什么用。

    “等到明儿,我带去镶龙城,将这些灵兵卖掉,顺便买些油盐酱醋,再买些布匹美酒。”

    司婆婆笑道:“我那几头牲口也应该卖掉了。”

    秦牧精神大振,去镶龙城?

    他自小在残老村长大,最近才被允许外出,只听说过镶龙城,还从未去过那里!

    “不能带你去,你年纪还小。”司婆婆摇头道。

    秦牧心中失望,迟疑一下,鼓足勇气,道:“婆婆,马爷爷,还有一件事。”

    “我的霸体,觉醒了。”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片刻,马爷、瘸子、瞎子和司婆婆等人纷纷欢呼,哑巴也啊啊说个不停,只有聋子没有看到秦牧说什么,不知这些老家伙为何突然发疯,直到看到秦牧重说了一遍,他这才明白秦牧在说什么,不由哈哈大笑!

    瞎子咋咋呼呼的叫道:“村长,药师!你们快来!霸体觉醒了!”

    屠夫激动万分,仰天长啸:“村长,药师,霸体终于觉醒了!”

    秦牧回村时,村长正在屋子前,药师坐在一旁,烧了一壶茶,为村长斟茶,只是村长没有手,所以药师端起茶杯送到他的嘴边。

    两人经常这样喝茶,闲情雅致,很是惬意。

    村长这杯茶刚刚喝到一半便听到瞎子和马爷的叫嚷声,那茶水顿时从鼻子眼睛和嘴巴里喷出,下眼皮的小孔滋滋喷出两道细细的水柱,射起老高。

    啪。

    药师手中的茶杯也被捏碎,茶水溅了村长满脸,两人瞪大眼睛,错愕的对方,嘴巴不自觉张开,难以合上。

    药师醒悟过来,吃吃道:“霸、霸体……觉醒了?”

    村长也是一脸的茫然,显然还未回过神来。

    瘸子一瘸一拐走来,重重点头,笑道:“没错,霸体觉醒了!刚才我检查了一下,他的元气比早上雄浑了三倍之多,更加精纯,而且他的眉心,灵胎苏醒,散发出一股奇异波动,显然是与意识融合了!这正是灵胎觉醒的征兆!”

    秦牧走了过来,只见药师的嘴巴张得更大,像是塞进了两个大鸭蛋,而村长的下眼皮还在往外滋水,心道:“村长爷爷和药师爷爷果然很惊喜,只是未免有些太惊喜了吧?”

    药师合上嘴巴,急忙问道:“牧儿,你的霸体真的觉醒了?”

    秦牧点了点头,道:“我一不留神就觉醒了。”

    药师险些被憋死,吃吃道:“一不留神就觉醒……”

    村长终于回过神来,呵呵笑道:“牧儿是霸体,这是真真切切确信无疑的,我的见识是何其渊博,自然是不会看错的,觉醒是理所当然的事……咳咳咳!”

    药师面色无比古怪,急忙也咳嗽几声掩饰过去,笑道:“霸体觉醒,这是大好事!不过牧儿,你刚刚觉醒霸体,不许骄傲,你的修行之路才刚刚起步,明白吗?”

    秦牧点头称是。

    村长笑道:“药师说的很对,霸体之路艰辛异常,万万不能有所懈怠。药师,我有些累了,先送我回屋。”

    药师会意,送他回屋。

    屋子里,两个老头面面相觑,过了半晌,药师努力压低嗓音:“村长,牧儿真是霸体吗?”

    “自然不是!”村长断然道。

    “那他是如何觉醒……”

    “我哪里知道?”

    两个老头又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秦牧的现象,过了良久,药师试探道:“凡体可以打开灵胎壁吗?”

    “凡体破壁?我从未听说过,牧儿是头一个。”

    村长突然笑了:“药师,说不定牧儿真的会成为霸体,走出一条不凡的道路。当初我们的目的不就是这样吗?”

    药师也笑了:“凡体即霸体。牧儿已经让凡体觉醒,他的霸体之路,即将开始,我仿佛已经看到他一拳打死一条龙了!”

    村长点头,笑道:“正是如此。说不定,他能够凭借这股精神,这股意志,比我们走得更远。”

    两个老狐狸会心一笑,又走出房间。

    村长咳嗽一声,唤来秦牧,询问他是如何觉醒灵胎,秦牧将自己借助神音魔音和佛音争斗的瞬间,元气冲垮灵胎壁破壁成功的事情说了一遍。

    村长目光呆滞,喃喃道:“还有这种操作?”

    他不禁感慨,秦牧的机缘只怕其他人无法重演,神音魔音佛音三者争锋,机缘巧合,再加上秦牧着实大胆,竟然敢主动学习魔语魔音与神音抗衡!

    这举动实在是胆大包天,不知死字怎么写!

    就算有人能够有这个机缘,只怕也不能突破灵胎壁,而是被魔音神音和佛音中蕴藏的威能害死!

    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那是神魔的力量,岂是凡人所能觊觎?凡人觊觎神魔的力量,只有死路一条!

    而秦牧偏偏却成功了,成功得莫名其妙,让他多少有些疑惑。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秦牧也险些被神音魔音之间的争斗害死,幸好有胸口的玉佩护住了他的性命,这才没有死亡。

    村长细细探查一番秦牧的修为进境,又露出惊容,随即掩盖过去,勉励道:“牧儿,好好修行,不要辜负了我们的期望。你现在觉醒了霸体,便是武者,不是小孩子了。”

    秦牧重重点头。

    这时天色已经黑了,村里燃起篝火,马爷等人烧烤擒来的异兽为秦牧庆祝,司婆婆踮着小脚跑来将秦牧拉了回去,道:“村长,药师,你们也过来,一起吃吃喝喝!”

    “你们先过去,我和药师马上到。”

    村长目送司婆婆和秦牧走远,低声道:“药师,牧儿的元气浑厚,在灵胎境界上,几乎是我见过的修为最深的武者。”

    药师看着正在篝火边欢闹的众人,低声道:“有多深厚?”

    “我灵胎境界时的修为,与他差不多,可能还要有所不如。”

    村长淡然道:“我说的是我灵胎境界巅峰时期的修为,而他刚刚进入灵胎境界,还会继续成长。”

    药师身躯巨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失声道:“与你灵胎境界时并驾齐驱?你是何等存在?他怎么可能……”

    “但是他偏偏做到了。”

    ————看到有些书友在谈论萨摩耶,当成了宠物狗,宅猪这里简要介绍一下,宅猪借用的是梵文,萨摩耶是两个词,萨是产生创造的意思,摩耶是幻境世界,引申义是自在天。

    萨摩耶连在一起意思就是创造自在天。那句魔语中奇可多是宅猪创造词,意思是魔神伟岸的力量,整句话连在一起的意思是,魔神伟力创造自在天,终极智慧开辟自在天,终极智慧的魔神用伟力开辟自在天。用在峡谷遗迹的争斗中,黑暗中的东西是打算在遗迹中开辟出能够让魔神进入的自在天领地,吞并遗迹。

    在古庙中,为何佛像一听这句话就炸呢?

    因为佛祖的母亲叫摩诃摩耶,摩诃是大的意思,摩诃摩耶意思是大自在天。魔语中说终极智慧的魔神用伟力创造自在天,也就是说魔神创造了佛母,这才生出了佛,这是辱佛,所以佛像一点就炸。

    宅猪不懂梵文,只是拼凑,也不知道对不对,懂梵文的不要见笑。

    至于神语中的天、时、怼、兮、威、灵、怒,是出自楚辞,相当血腥的一句话,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意思是天地昏暗,威严的天神发怒,所有生灵都被灭绝,尸体堆满原野。

    宅猪写神语魔语和佛语时不是胡写乱写,也不是用脸滚键盘,其实里面还是有些学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