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牧神记>牧神记 第八章 婆婆的皮囊

牧神记 第八章 婆婆的皮囊

    “婆婆曾经说过,如果在大墟中迷了路,无法在天黑前返回村子的话,那也不要慌。”

    秦牧定了定神,心道:“大墟中有很多遗迹,那些遗迹多有神异之处,往遗迹里躲说不定还能活命。遗迹能否救命,要看两点。一,是否有与村子里的石像类似的石像,二,遗迹中是否有大量的异兽。这些异兽通灵,知道哪里可以躲避黑暗……”

    大墟中的遗迹不少,刚才奔逃途中秦牧便看到一些城郭和村落的遗址,残垣断壁,很是古老,只是无暇停下查看是否有石像。

    夕阳已经有一半没在山下,突然,天地间一片寂静,寂静得令人发狂。

    接着呼啦啦的声音传来,秦牧抬头,只见半空中一只只大鸟呼啸而过,黑压压遮住天空。然后大地震动,树林倒伏,一只只异兽不知从何处钻出,撒腿狂奔。

    秦牧甚至看到一片湖泊之中水声响起,几条数丈长短的赤红大鱼竟然跳出水面,以鳍为腿,在地面上狂奔!

    秦牧有些迷茫,在地上飞奔的鱼,这还是鱼吗?

    “这些异兽都是跑向同一个方向,那里一定可以躲避黑暗!”

    他精神大振,跟着这些异兽一起往前冲。

    天色越来越昏暗,远处黑暗如同潮水般侵袭而来,那黑暗不同与黑夜,而像是大洪水一样,漫过了山峰,漫过了谷地,漫过了荒野,将一切淹没。即便秦牧不是第一次看到黑暗侵袭,但还是觉得无比震撼。

    黑暗来势汹汹,而兽群还在迎着黑暗狂奔,秦牧迟疑一下,兽群奔跑的方向就是黑暗来的方向,前方是否真的有安全之地可以躲避黑暗侵袭?

    万一没有,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管了,黑暗来势太快,我就算调头也是来不及了,根本跑不过黑暗,现在只有跟着兽群一起跑了!”

    他咬紧牙关,疯狂向前冲去。

    残老村外江下十多里地,司婆婆与漓江五老中之战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原本只有漓江四老围攻司婆婆,但是久攻不下,站在山崖上观战的五老之首的齐雁冰立刻加入战局,五老围攻,结下五行炼魔阵。

    不料司婆婆在四老围攻之下只是勉强支撑,但齐雁冰入场,司婆婆反而实力暴涨,五老的五行炼魔阵甚至不能困住这个老太婆。

    五老又惊又怒,这才知道这个老太婆是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故意示弱,引诱齐雁冰入局,免得被他逃脱。

    司婆婆踮着小脚,鬼魅般闪烁来去,篮子里的银针和丝线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瞬息间将漓江五老刺得遍体鳞伤,一道道丝线将这五位老者穿了起来,定住魂魄肉身,无法动弹。

    这小老太婆满脸堆笑,提着剪刀上前:“婆婆我好久不曾炼过人皮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生疏……”

    她来到齐雁冰面前,突然齐雁冰张口,口中一个银丸飞出,迎面向司婆婆打去。

    那银丸遇风便长,唰的一声从银丸中迸发出万千道剑气,铮铮向外膨胀,刹那间化作一个方圆百十长由纯粹剑光组成的球体!

    司婆婆所料不及,急忙后退,身躯突然软了下来,像是蚯蚓般在空中上下游动,躲避一道道剑光,同时手中的剪刀离手飞出,如同两条银蛟龙咔嚓咔嚓剪下,将一道道剑光剪断。

    她毕竟措手不及,还是被一道剑光刺中,那道剑光是从她背后而来,她是驼背,后背有视线不及之处,这道剑光正是刺在她的驼背上。

    漫天剑光消失,断剑叮叮当当从空中落下,插满方圆数亩的地面。

    而那银丸也啪嗒一声落地,不再动弹。

    司婆婆也落在地上,伸手从背后抽出那口剑,微微皱眉。

    “还是被你躲过去了……”

    五老之首的齐雁冰目光露出绝望,声音沙哑:“我在这么近的距离用剑丸暗算你,剑丸中藏有六千八百四十二口剑,却还是被你躲过去,你一定不是魔道中的籍籍无名之辈!魔道中没有你这幅模样的老太婆,你到底是谁?”

    他突然注意到司婆婆的后背,只见驼峰被剑刺穿的地方出现一个伤口,但是却没有任何血液流出,反而有光线射进去,里面显然是空的。

    齐雁冰不由毛骨悚然:“这不是你真正的样子,你披着别人的皮……”

    “你伤了我的皮囊。”

    司婆婆皱眉,发出的声音却不是平日里苍老的女声,反而很是悦耳,仅听这声音一定会以为她是个美丽的妇人,风华正茂,浑然不似而今半只脚踏入棺材的样子。

    司婆婆按了按自己的喉咙,叹了口气,嘀咕道:“漏气了……”

    她从篮子里取出丝线将背上的剑伤缝合,试了试嗓子,声音又恢复如常。

    突然,齐雁冰如同见了鬼一般,脸色剧变,失声道:“我听过你的嗓音,我知道你是谁了!天魔教的教主夫……”

    司婆婆脸色微变,手指放在贯穿五人的丝线上,漓江五老顿时被丝线切得粉碎,血肉散落一地!

    说来也怪,那丝线竟然没有沾到任何血迹,反而像是活的一般自动缠绕,缩成一个线团回到篮子里。

    司婆婆哼了一声,咯咯笑道:“死瘸子,你来了多久了?”

    在她身后不远处,瘸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来,满脸堆笑道:“刚来,刚来。姐,我啥都没看到,也没听到。”

    司婆婆瞥他一眼,笑眯眯道:“看到无所谓,只要没有听到就好。咱们回村吧。”

    瘸子迟疑一下,道:“天魔教主厉天行一辈子英明神武,却做了一件蠢事,晚年的时候看上了当时最美丽的魔女,于是废了原来的教主夫人,要娶她为新的教主夫人,魔教哗然。就在成亲洞房花烛的那天夜里,那位新教主夫人暗害厉天行,坏了他几百年的道行,夺走了魔教的镇教魔典。魔教长老,祖师,纷纷出关追杀,结果还是被她逃了,至今不知所踪……”

    “还有这种事?”

    司婆婆吃吃笑道:“老太婆早年时听说,有个人将自己的双腿炼到了神的层次,他的两条腿被誉为神腿。其人速度天下无双,只是不学好,学了偷,喜欢偷东西,因此被称作天下第一神偷。他虽然还没有成神,但是名号却已经带了个神字,因此遭神妒忌。他去延康国盗取帝碟时,从未失手的天下第一神偷却被国师发现了,斩掉了他一条神腿。但他也逃出国师追杀,带着帝碟消失无踪。延康国师被誉为神下第一人,却没能留下神偷,他应该还留着神偷那条神腿,等待着物归原主罢?”

    瘸子脸上的笑容更浓,陪笑道:“婆婆,咱们都是一个村的废人,曾经说过各自都有各自的小秘密,不问彼此对方的来历。从现在起,我就是个哑巴、聋子,守口如瓶。”

    司婆婆哼了一声,提着篮子向村子走去,道:“是牧儿通知你,让你来接应我的?”

    瘸子摇头:“你与这五个老家伙交手的声音太大,波动太强,我们在村里都感觉到了,于是村长让我前来看看你是否需要帮手。”

    司婆婆脸色微变,急忙道:“牧儿是否回到村子里了?”

    “我来时没有见到他。”

    “糟了!”

    两人急忙返回残老村,还未来到村子便见太阳落山,黑暗从地平线上升起,铺满了地平线,潮水般涌动,越涨越高,沿途吞噬一切,向这边袭来!

    司婆婆回到村子,飞速在村里搜了一遍,不由脸色苍白:“牧儿没有回来?”

    黑暗将残老村完全吞没。

    “婆婆不必着急。”

    村长被瘸子和药师抬了过来,劝住正要背石像去外面寻找秦牧的司婆婆,道:“该教他的,我们已经教给他了,他只要学会了,应该可以在大墟活下来。你现在出去也没有用处了,天已经黑了。”

    司婆婆颓然,也知道村长的话没错。黑暗淹没大墟,倘若秦牧还活着那么便可以活过黑夜,无需她去救,倘若已经死了,她带着石像去寻找秦牧也没有任何用处。

    “他还有那块玉佩可以保护他……”

    虽然这么想,但司婆婆却知道秦牧胸前的那块玉佩只是用来保护婴儿的,能够保护的范围有限。秦牧已经长大了,玉佩的光只能护住他的胸口。

    “牧儿,你一定要聪明啊……”司婆婆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