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牧神记 第三章 神通
    

    药师有了自己的想法,道:“给他喝灵血,多多的喝,死命的喝!灵血每次都能多少提升一点他的体质,喝得多了,虽然激发不了灵体,但那身体素质一定比什么灵体都厉害!”

    “一拳打死一条龙。”

    村长笑道:“一定能够吓死大墟外面的那些王八蛋。”

    两人相视一笑,药师走出房间,掩上房门。

    第二天,村民们又弄来几只铁骨虎、青蛟蛇、雷鸟和金龟,这些老头子老太太有了目标,干劲十足,不过惹得药师发怒了:“让他一次喝太多灵血,会把他撑死的!”

    拖来两只雷鸟的哑巴铁匠咧嘴,嘿嘿笑了,嘴巴里没有舌头。

    “牧儿能撑得住!”司婆婆对秦牧信心满满。

    药师瞪了他们一眼,不再说话,取出虫卵继续炼血,不过还是出了事。这次的四灵血有些多,秦牧喝了之后身体像是充气般膨胀起来,让老头老太太们都紧张万分,生怕他会嘭的一声爆炸。

    药师取出几根中空的银针,插在秦牧背上和天灵盖上,只见这些银针的针孔滋滋的向外喷着红的蓝的紫的气流。

    过了片刻,银针不再喷气,药师将针取下,又瞪老头老太太们一眼:“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你们想一口将他喂成大胖子,只会将他撑死!现在他还有些撑得慌,你们都有得忙了,待会屠夫和他练练刀,马爷和他练练拳,瘸子,你陪他练腿,帮助他消化。”

    “牧儿,来练刀了!”

    屠夫双手撑地,竟然跳了起来,落在一根独木桩上,他没有下半身,上半身立在独木桩上,与秦牧差不多高。

    屠夫双手握住两把杀猪刀,与普通的杀猪刀不同,普通的杀猪刀长不及尺,圆木柄,刀刃是圆弧,像是月亮被切掉四分之三。

    而屠夫手中的杀猪刀与普通杀猪刀模样仿佛,但是却要大几号,刀长三尺两寸,刀背厚,刀刃薄,磨得铮亮,两口刀拼在一起像是两扇拱形门,大得吓人。

    而秦牧手中的杀猪刀也是同样大小,不过只有一口刀,沉得很,一口刀二十来斤。少年寻常时期只能拎得起一口刀,而自从服用了四灵血力气比从前大了许多,单手拎起杀猪刀却也不觉得沉重。

    “屠爷爷,小心了!”

    秦牧单手持刀,向独木桩上的屠夫冲去。屠夫哈哈大笑,虽然只有半个身子却依旧显得豪气干云。

    夜战连城风雨!

    秦牧单刀上下翻飞,脚步移动,从向屠夫砍去,刀光越来越快,风声呼啸,连成一片。

    “慢了,慢了,你太慢了!”

    屠夫大呼小叫,双刀翻飞如雨,叮叮当当的暴击声如暴雨打梨花,厉声道:“快!再快!你的杀猪刀还可以更快!夜战连城风雨这一招,就是要快,杀猪刀要快得像是黑夜中的风雨一样,洒遍全城!给我再快一些!”

    刀光更快,如同三条银龙围绕独木桩上下穿梭游弋,风声越来越大,嗤嗤的刀气混在风声之中,落地时只见地面突然间便多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那是刀痕。

    “很好,就是要这样快!你的刀越快,刀气就会越强。不过你还不够快,要快到让自己的刀意如烈火,燃烧,再燃烧!”

    屠夫如疯似狂,双手操刀舞,让秦牧眼花缭乱,叫道:“燃烧!燃烧!让你的刀燃烧,让你的气燃烧,让你精神燃烧!燃烧之后,就是神通!”

    呼——

    他的刀切过,刀与空气摩擦,竟然呼的燃烧起来,两口刀如同两条火龙穿梭来去,声势越来越惊人。

    火龙向秦牧直扑而来,秦牧当无可挡,突然两条火龙冲天而起,撕裂残老村上空的黑夜,惊人无比。

    秦牧呆了呆,屠夫的刀实在太可怕了。

    村落上空,黑暗涌来,将火龙和刀光刀气统统吞噬。

    那黑暗如有生命,似乎对屠夫举刀切向黑暗很是生气,无比压抑的黑向村落压来,如同要将村落吞噬一般。

    不过村子四角的石像光芒突然变得明亮了一些,将黑暗逼退。

    “贼老天!”

    屠夫双手持刀,矗在独木桩上,仰天大叫,有些疯癫:“老子早晚要劈开这黑,早晚要杀回去!老子被砍断的是腰,丢掉的是双腿,但不是脑袋!老子要杀……”

    “屠爷爷又疯了。不过屠爷爷的刀实在太快了,把刀法炼成了神通,我什么时候才能练得像他一样快?”

    秦牧敬佩的看向发疯的屠夫,将杀猪刀放下,去找独臂马爷。

    “屠夫的刀,要切出火焰才是神通,而我的拳,则是要打出雷音才是神通!”

    马爷一脸严肃,独臂握拳,骨骼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爆响,淡然道:“牧儿,你何时可以做到将雷电握在手中,你的拳便算是小有成就了。屠夫的刀很快,而我的拳则是突破声音的局限,突破空气的束缚,爆发出无以伦比的力量!一只手也可以练拳,一只手也是一千只手,一手也可以发出雷音雷霆!”

    轰隆——

    一声闷雷传来,那是马爷轰出的拳头,如同雷声炸响。

    轰轰轰!

    一连串的雷音传来,秦牧肉眼难以捕捉马爷出拳的速度,拳头的残影竟然让他看到独臂马爷不再是独臂,而是长了千百条手臂。

    马爷的拳头越来越快,那千百条手臂竟然掌心中握着雷电,嗞滋啦啦的电光,每一击都是雷声滚滚,电光四溅!

    “这就是雷音八式中的千手佛陀!只要你的拳比声音还快,便可以掌控雷霆,一拳一掌,都可以摧毁对方的魂魄和身躯,让他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马爷收拳,沉声道:“用我教你的雷音八式攻击我,打出雷音,手握雷电,掌控雷霆!”

    秦牧定了定神,今天马爷和屠爷爷传授给他的本事与从前相比都有所不同,从前他们都是教他练习刀法和拳法,而这一次竟然都提到了一个词。

    神通!

    这个词有些陌生,他是第一次听到。

    秦牧施展出雷音八式,向马爷攻去,马爷尽管是独臂,但是秦牧任何攻击都被他信手挡下,毫不费力。

    与屠夫不同,屠夫虽然看似癫狂,但是每次与秦牧对刀都很有分寸,从未伤到过他,但是马爷出手毫不留情,只要秦牧的招式有破绽便是一拳打过来,虽然拳头不重,但很快秦牧便被打得鼻青脸肿。

    直到秦牧打不下去,马爷这才让他歇息。

    “腿是风,是大地,是力量之根。”

    瘸子拄着拐杖,他只剩下一条腿,但是教秦牧腿功的却是他,从前秦牧认为村里最正常的便是瘸子爷爷了,总是憨厚的笑,给人一种极为可靠的感觉。

    不过自从瘸子江边憨厚的笑着捅死那个从牛皮里爬出的女人后,秦牧便有些不那么敢肯定了。

    瘸子的笑,是笑里藏刀的笑,谁也不知道他的笑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笑着对秦牧说:“牧儿,屠夫夸他的刀,马爷夸他的拳,而真正的神通是腿。砍不死对方,打不过对方,怎么办?当然要跑了,命才是最重要的!生活不仅仅有诗和远方,还有苟且啊!所以活着才是胜利!只要你跑得够快,你便可以在墙面上飞奔,在水面上飞奔,甚至可以在天空中飞奔!跑得足够快,一切都是平地,火焰和空气,都是平地!什么时候你跑到声音也在你耳朵后面追不上你,那么你便算是初步修成腿法的神通了。牧儿,来,上铁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