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九十八章 原来是他!

我是至尊 第九十八章 原来是他!

  “看看水月寒的住处!”太子爷鼻子都气歪了。
  “太子,水月寒的住宿没有人,里面所有东西,都没有动过的痕迹,人应该没回来过。”
  “四处去找,务必要找到人!”
  “是!”
  “去万宝楼看看傅关山回去没有!”
  “是!”
  而此刻,万宝楼那边也同样陷入了满眼凌乱的氛围中。
  公然越狱之举岂同小可,刑部方面的人手第一时间便控制了万宝楼,所有人都在接受盘问。
  刑部不敢招惹三大家族的人和太子府是一回事,但,你区区一个万宝楼,江湖帮派的组织;居然也敢越狱?
  在其他人都惹不起的情况下,不拿是你开刀,拿谁开刀?
  要是真个全无动作,刑部威严何在?
  一声令下,万宝楼被查封,所有人员,都被拘捕,全部关入了刑部大牢!
  这所有的一切,全是在一个早晨发生。
  ……
  “噗!咳咳咳咳咳……”
  秋剑寒老元帅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正是黎明,原本正端着一碗白水喝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即可就喷了出来,不仅如此,还狠狠的呛了一下,一时间呛得天昏地暗,咳嗽得日月无光。
  “咳咳咳咳……”
  “咳咳咳……”
  “咳咳……唔吼吼……咳咳……”
  元帅府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元帅。
  这是咋了?
  没见过早晨就咳嗽得这么厉害的时候啊……
  前来禀报此事的王先生更是一脸懵逼。
  刑部的事情确实不小,但是……也不至于让你老这么失态吧?
  “咳咳咳……”老元帅终于停止了咳嗽,憋的已经满脸通红;我就知道,那帮小子没安好心!
  水月寒自己越狱?打死老子都不信!
  肯定是被秘密搞走了……就知道那帮家伙定然有打算,不过这也玩的太高端,利用国家机器给你们做打手?
  “嗯,知道了……”老元帅道貌岸然的说道:“不过就是几个江湖中人恃强越狱,顶多就是有一太子府中之人涉案,值当什么?就这么点小事儿,竟也专门来和我说,至于么……”
  王先生嘴角抽了抽。
  这么点小事儿?不至于吗?
  你刚才咳得都快过去了还以为我看不出来。嘴上却是道:“是,这事情的确放不到台面。不过此事情到底是牵扯到太子府和万宝楼,些许动荡难免,还是应该慎重一点。”
  “嗯,这是一个问题!”
  秋老元帅摸着胡子,道:“告诉刑部一下,差不多就将人放了吧……无谓的株连,也不是什么好事。万宝楼始终也是天玄大陆江湖十大组织之一……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留的。那傅关山一人做下的事情其他人也未必知情不是!”
  王先生连声应是,退了下去。心中却想:“老秋这是……有古怪啊……他啥时候在乎过江湖人物的面子了……”
  刑部在混乱!
  太子府在凌乱!
  整个天唐城一片纷乱。
  三大公子那边也是满目乱腾腾。
  甚至云扬这边,也同样的一团乱麻。
  傅关山是抓回来了,但抓回来之后,云扬发现,这……不对啊。
  因为,云扬还只是稍施手段,这位傅大掌柜就已经死去活来,几乎连祖宗八辈都交代了出来。
  “你……修为是怎么回事??”
  云扬有些懵,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修炼到了五重山……”傅关山欲哭无泪:“就被废了……”
  云扬抽搐了一下:“可是在青云坊分明见你曾经动手……”
  “那是回梦丹的力量……”傅关山疼的浑身都在抖:“需要和人动手的时候,吃一颗回梦丹,曾经的修为,就会暂时回来……只是,只能保半个时辰……时限过后,身体稍有虚弱,却无大碍……”
  回梦丹……
  云扬听说过这种丹药。据说当年一位丹道大师误解了一个人,追杀千里将人修为废掉;但事后却发现,自己乃是冤枉了好人。
  百般悔恨之下,天涯海角寻找灵药,最终,炼制了这回梦丹出来。但这种丹药,只适合修为在玄气七重山之下的人服用。
  超过七重山的高手修为被废,纵然服用回梦丹,也只能发挥出七重山的力量。这是极限。
  在天玄大陆,回梦丹有另外一个响亮的名称:后悔药!
  云扬仰脸向天,一阵无语。
  早知道你是不断地吃后悔药,我还用什么神仙恨?
  可惜了我的神仙恨啊,为了对付一个渣渣动用珍贵的神仙恨,我这也算是开创了此物针对面的下限先河了!
  “你为何去青云坊?”
  “我……我喜欢醉月姑娘啊……”
  “我要听的是实话!”
  “这就是实话啊,我是真的喜欢云姑娘啊!”
  云扬无语。
  “你喜欢还给别人做媒?”
  “这不是受人所托啊,买卖人和气生财,秋公子无功而返,我自然要乘势而上……”
  问到这里,云扬真想一巴掌拍死眼前这货。
  但多亏他又多问了一句:“受人所托?秋云山拜托你?你这货够资格让秋家公子拜托么?”
  “不是秋云山啊。”傅关山痛的脸都抽着:“是米掌柜拜托我的,给秋公子出一把力气,我哪里惹得起米掌柜啊……”
  “虽然我也不愿意给别人做媒,但是……米掌柜答应我,等秋公子得手了,他再想办法让我也……”
  云扬脸上升起剧烈的杀气。强行按耐自己,道:“这米掌柜,到底是谁?”
  傅关山小心地看着云扬的脸色,道:“米掌柜……就是米空群!”
  “米空群!”
  云扬脸色一变。
  自己想遍了天唐城姓米的掌柜,却唯独漏了这个人!
  宫廷内柜!
  掌握了整个皇宫的采买,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大内总管!皇帝陛下的身边人!
  难怪别人都这么给面子;原来是他。
  端的位高权重!
  但云扬心中却在豁然的同时,却又更添一股深深的忧虑。
  “米掌柜!难怪叫他米掌柜,原来他的身份,乃是掌管内柜……”
  “从前天晚上刺杀我的吴公公……到这位米掌柜……这皇宫大内,到底已经被渗透了多少?”
  云扬皱着眉头。
  从吴文渊口中知道的正月初九和正月十一一直都没有查出来到底是谁;从楚天狼口中得知的一个太子幕僚,他所说的太子幕僚指的就是水月寒,还是另有他人?
  还有那个大将军,迄今为止也只能确定玉唐帝国五大将军中的铁铮一定不是而已;那么其他四人中,谁是?或者,地位更低一层?
  绝不可能更高了,因为军方再往上就只得两个人了。
  秋剑寒,冷刀吟。
  刀剑双壁,玉唐镇国之帅!
  这两人绝对绝对不可能是四季楼中人。
  而皇宫之中,现在知道的,最少两个人可疑,吴公公,米掌柜。那么,还有没有别人?
  自己这一次的动作乃是借助官府的力量直接将傅元山和水月寒清除,而对方接下来又会做什么呢?
  那位神秘的春寒尊主,掌握了那样邪恶的言灵血咒的……又会是谁?!
  如今这一局,表现看起来自己似乎已经将对方的布置全部破掉了。
  但究竟有没有真正破掉?他们还会不会对付青云坊呢?
  云扬陷入沉思,面容在幽暗的灯光下,折射出一股优雅而神秘的颜色。
  傅元山看着这张脸,蓦然生出一种这张脸似乎不属于人间,乃是属于……阴曹地府的诡异感觉!看着看着,竟然激灵灵的打起哆嗦来。
  “公子……公公……子……”傅元山颤抖着:“我知道的已经全说了,能不能,能不能放我回去……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云扬缓缓抬头,幽冷的目光毫无感情的望着傅关山脸上。
  傅关山越发害怕,道:“我我我……小人只是万宝楼的掌柜,分量有限得很……公子,公子……我姐夫,我姐夫是万宝楼这一块的管事……还请,请手下留情……以后,必有报答……”
  云扬静静地侧着头看着他。
  几缕发丝垂下来,在他的脸颊一侧漂着,黑暗中,竟然有一丝凄凉的忧郁感觉。
  刷!
  一道闪亮的刀光猛然出现。
  傅元山再也来不及多讨一声饶命,人头已经落地!
  端的干脆!
  云扬缓缓起身,走出门去,等他走出密室之后许久,身后的傅元山没有了头的尸体才缓缓地摔在地上。
  脑袋在地上滚了滚,仰面朝上。
  脸上残留的没有恐怖,只有无穷无尽、难以言喻的疑惑。
  他到死都想不明白,之前他不杀自己,自己说出来了自己的背景,更加说出来自己姐夫身份不俗,说出来自己的组合,说出来必有报答的时候……却突然就迎来了一刀!
  一刀两断!
  这是为什么?
  ……
  云扬回去了自己的卧室;这里面,现在,也变成了一个云扬流连忘返的地方。
  自己的卧室。
  但是现在在这里,却有太多!
  风火血雷云;除了风尊的遗书已经被自己毁掉;其他的,包括自己的,四个人的都在这里。
  还有兄弟们的功法。
  玄风珠,星火珠;云雾珠;血煞珠,天雷珠。
  看着这五颗充满了神秘力量的珠子,云扬静静地坐下来,先是斟满了一杯酒,微笑了起来:“哥哥们,你们知道么,我们的敌人真正是强大得难以想象呢;随着我一步步调查深入,发现……四季楼的庞大,竟是难以估料。这一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到过呢?”
  “在这个看似平静的人世间,或许我们从前都没有想到过,暗中隐匿的激流,竟是如此的惊心动魄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