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八十九章 来龙去脉

我是至尊 第八十九章 来龙去脉

  “到底咋回事儿?”云扬一脸八卦:“我记得……云醉月不是青云坊的大姐么?怎么……”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冬天冷得意洋洋,居然有一种想要拿乔的架势:“这其中,有秘密!有蹊跷!”
  他斜着眼看着云扬,拿出一副:想听么?想听就来求我啊……
  最喜欢话说一半来招惹人了哈哈。
  “好困。”云扬刹那间一脸倦意:“突然想睡觉……”
  “……”
  冬天冷瞠目结舌。
  大哥,您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走吧……”云扬往椅子上懒洋洋的一躺,眼睛就闭上了:“记得明天还有事儿……”
  “我不走!”冬天冷欲哭无泪。老大您气量也太小了吧,这么一点事儿,您就生气了:“我说给您听啊老大,可好玩了……”
  “不听。”云扬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困得很……你走吧,以后也别来了,我不认识你……”
  “老大!”
  冬天冷一脸悲催就跪下了:“求求你,听我给你说说这个八卦吧……”
  他一脸悔恨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冬天冷,你咋就改不了这个犯贱的毛病呢……”
  云扬懒洋洋的抬起眼皮:“不让我求你了?”
  “我对天发誓!”冬天冷庄严的宣誓:“以后再也不让老大求我了!如有一次,让我直接成贱神!”
  “嗯,那你说说吧。”云扬叹口气。
  “这事情很离奇,哈哈哈哈……”冬天冷居然瞬间就将情绪调整了回去,一下自己就乐的眉花眼笑:“说起来这事儿还是因为我……哇哈哈哈,笑死我了!”
  云扬一脸无语的看着他。
  “哈啊哈哈……当时是我赢了,老子一高兴,请客,请这三个王八蛋去青云坊喝酒!”冬天冷兴致勃勃:“到了那里,发现,的确不错的地方,妹子漂亮,场子好!优雅,最适合我这等翩翩公子……”
  “刚要了小菜,要了酒,看歌舞……突然间有人就开始叫唤……像个公鸭子一样的嗓子……”冬天冷摆了摆脖子:“当时我一听到这嗓子,就想起了传说中的太监,就想扒了他裤子看看……”
  云扬叹了口气。
  这还有法听么?
  “你说,有人叫唤?公鸭嗓子,叫唤的啥?这公鸭嗓子,可确定?”云扬将‘公鸭嗓子’这个特点记下来。
  “绝对确定,这货叫:丫,这不是秋公子么?”冬天冷继续诉说:“原来是找秋云山的……”
  云扬看起来懒散,但整个人的所有心神,却顿时集中了起来。
  知道这个针对青云坊和云醉月的阴谋,就从这一嗓子开始了。
  “这家伙夹着腿走过来,老子就闻到一股骚气……应该是宫中太监。”冬天冷皱了皱鼻子:“在他身边,还有个中年人,人高马大的,跟秋云山也认识,秋云山叫那家伙……什么,米掌柜……他么的,还有姓米的……啧啧……”
  “显然他们很熟;他们就单开了一桌,在我们旁边。然后我就听到那边开始斗酒,斗了会子酒,那姓米的就开始叹气,说追了这云醉月好几年,都没成功;相思之苦啥的……”
  冬天冷道:“我在一边听着,都觉得……有这么难么?然后,秋云山就很鄙视人家,说,他要是看上个妞,最多也就半月……”
  “那人就说,别吹牛……这云醉月,你别说半月,你半年追上了,我宁可在天唐城脱光了从城东跑到城西……”
  云扬听到这里,叹了口气。
  这是针对这些世家子弟,而且不算是世家精英子弟的二世祖们的脾气,量身定做的一个陷阱!
  不得不说,虽然很粗糙,但是绝对很有效。
  对这些二世祖来说,最大的乐趣就是赌博玩女人……用这个打赌,岂不是正中下怀。
  果然,听见冬天冷继续说道:“当时就看到秋云山眼睛一亮,说道:此话当真!?显然动心了……别说他,我们也动心了……他么的,追个女人,然后还能看别人果奔一圈天唐城……这他么简直不要太刺激……”
  “然后那人就说:秋少,不过这不是闹着玩,劝你别惹那女人,你这样子恐怕绝对没戏。”
  “秋云山当场就说:我要是追不上,你说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然后居然逼着人家击掌为誓……”
  云扬无语的叹气。
  这些二世祖是坏人吗?很明显,他们不是。但是,他们从小的环境养成的脾气,却太容易落入别人的陷阱,成为别人手中的刀枪!
  用他们的脾气,去达到某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一个家族,尤其是一个千年传承的家族,是一定会有天才纵横的精英的,也一定会有默默踏实付出的中坚的;但,也肯定会有类似于秋云山冬天冷这等纨绔子弟。
  这不是没有教育好,而是大家族发展的必须。
  这些家伙闯了祸,惹到不该惹的人,只要事件不严重,道个歉,惩罚一顿,也就是了。实在太严重,直接扔出去让人杀了,也不心疼。
  但,有些时候,精英子弟不方便出面惹事儿的,却可以用这些纨绔来惹起由头,亮亮肌肉,获取一些别的……利益。
  这也是必不可少。
  说到底就是该讲理的时候我们讲理,该不讲理的时候我们就不讲理……这是一种生存之道,(这里不多解释;水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打赌,秋云山要在一个月内拿下云醉月,那姓米的劝说,最终成了三个月的赌约……我们三个人作证,赌局成立,我们三个还每人压了五百玄石的注……”
  冬天冷一脸幸灾乐祸。
  云扬也是无语:这等事情,你们还押注……
  “然后秋云山就开始行动。但那云醉月果然是油盐不进……又说好了不能用强,这家伙就像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冬天冷嘿嘿一笑,道:“过了几天在青云坊见面,一无所获不说,而且云醉月现在根本不会见他!连让人捎话也不行……秋云山一筹莫展,那姓米的说:这样的女子,也实在值得好好爱护。”
  “哪怕娶回家也行啊,这样的冰清玉洁自重自爱的女子,找个人说媒娶回家也行……”冬天冷道:“这姓米的就开始想找谁说媒,这个时候却提醒了秋云山,于是这货就开始四处找关系,想要纳云醉月为妾……然后,找到的人居然还不少……”
  “我从来没发现,这秋云山底蕴很深厚哇,居然找到了那么多重量级人物……尤其是他婶婶,他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秋云山的叔叔居然是秋剑寒元帅呢……”
  冬天冷脸上也有惊叹:“秋家布局可够深啊……”
  云扬就这么听着,已经将后续的事情,完全推测了出来。
  说到这里,基本已经不用再说下去了。
  对方乃是早就研究透了秋云山,找准了秋云山。一步一步步步为营,将秋云山先引入陷阱;让这家伙骑虎难下,然后,再推动各方面关系,施加影响……
  从上到下,全方位的向着青云坊施压。
  然后,在重压之下,青云坊必然就像是一块蘸满了水的毛巾,压的越狠,里面的水,压出来的就越多……
  而且终有一天,会将这些水全部挤干净。
  这就是他们的终极目的!
  现在秋云山虽然功败垂成,所有压力都消失了;但实际看上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
  最起码,他们已经将他们真正的目标,也就是自己,成功的拉到了这件事情里面,而且脱身不得!
  只要他们持续的对青云坊施手段,那么自己就脱不了身;既然脱不了身,那么迟早有一天,以这个组织的强大和严密,会将自己揪出来!
  这是必然的一个结果!
  因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五哥的心上人被人欺负。虽然对方现在根本不知道这一点……
  但这个脉络,却是极清。
  从冬天冷的讲述里面,云扬又记住了两个人。
  一个公鸭嗓子,走路夹着腿,可能是个太监;一个姓米的,被称作米掌柜。
  这两个人必然是这计划之中的重要一员。
  而太子府幕僚水月寒,还有那万宝楼的傅元山掌柜……现在云扬的目标,最少,已经是四个人!
  这公鸭嗓子与姓米的长相,此刻问冬天冷固然可以问出来,但是……却太刻意了。
  云扬眼珠一转,顿时怫然不悦:“不用再说了,我算是听明白了,冬天冷,你一口一个老大老二的……又喝酒又玩耍的,请别人去青云坊,居然不请我?!”
  冬天冷正说的口沫四溅兴致勃勃,突然间就看到云扬扳起了脸。
  顿时一愣:“老大你也要去?”
  云扬翻翻白眼:“我不去!别人又不请我,我去干啥?”
  “我请!请请请!绝对请!”冬天冷拍着胸脯:“咱们现在就去?”
  “晚了……”云扬懒洋洋说道:“先请了别人,然后还得我自己提出来才请我,丢不起这个人啊……你走吧。”
  这一次,冬天冷非常痛快的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都是小弟的错,老大,求求你,让我请你一顿吧。你要是不去,我就不起来!”
  云扬一头黑线:这货居然总结出来了对付我的经验了?
  …………
  脑细胞真累死了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