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八十六章 一场闹剧?
    

  当天晚上。
  秋剑寒老元帅正在府中看着军报,现在暂时太平,玉唐国终于有一段太平日子,休养生息。
  老元帅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甚至还有心情,吩咐做了几个小菜,自己自斟自饮一番。
  只是……
  刚刚端起酒杯,带着笑容还没有喝下去,就听到空中突然间一声长啸震空响起,一个厉烈的声音喝道:“欺人太甚!”
  一道白光,从天空中猛然射了下来。
  半空中一声响,随即就无影无踪。
  元帅府所有人,甚至都来不及跑出来,来人已经彻底消失!
  一团火光,突然从一间偏房烧了起来,刹那间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救火啊!”
  “走水了……”
  府中一片纷乱。
  瞬息之间,上百的护卫第一时间拦在了大厅之前,房顶上,也是刷刷的站满了军中高手。只是眨眼时间,已经将秋老元帅周围数百丈,保护的固若金汤!
  “都退下!”
  老元帅魁梧的身子站在大厅门口,身子在微微颤抖。眼睛有些奇异的看着突然间失火的厢房,嘴唇微微颤抖。
  在他的手中,抓着一把刀!
  刀身,有血迹!
  “发生了什么事?”
  府中所有人都在一脸警惕。
  老夫人也罕见的现身了。
  “没事!”
  秋剑寒神色缓和:“不过是一封密信,需要老夫紧急处理。”
  说着,谁也不理,直接一扭头去了书房。
  脚下生风,速度很快。
  老元帅很激动。
  因为……
  这一封信上,有一个九星拱卫的标志。九天令!
  而且上面有几个字:“秋老元帅亲启!”
  这几个字什么意思,秋老元帅很明白。
  那是不希望有任何人看到。
  所以他立即就去了书房,将自己封锁在书房之中。
  这是一个红色包裹。就像是火焰一样。
  秋老元帅喘了口气,颤抖着拆开,不出所料,里面,是一封信。拆开信封,里面只有薄薄的一页纸。
  只看了第一句话,秋剑寒就是脸色一变。
  第一句话很不客气。
  “军部为何欺辱于我?!”
  老元帅顿时感觉到,这句话之中蕴含的冲天杀意!
  那是一股澎湃的怒火。
  他几乎是屏住呼吸,看了下去,越看,越是两眼瞪大,突然间大叫一声:“气煞老夫!”
  怒目圆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坚固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青云坊醉月,乃是火尊情之属;军部刀剑双壁府中出人劝其嫁人,是何用意?丁老夫人亲自出马,却又是将我火尊大人置于何地?老元帅若是有兴趣,不如去给陛下的皇后另寻个人家如何?何必来羞辱我九尊家眷?!”
  “镇国将军府做媒,元帅府作保,太子府说和,万宝楼撮合;此等羞辱,九天令下,誓死不受!此份公道,以命讨还!”
  “欺人太甚!岂有此理!”
  这封信措辞之激烈,里面蕴含怨气之深重,简直骇人听闻!
  甚至连“老元帅若是有兴趣,不如去给陛下的皇后另寻个人家如何?何必来羞辱我九尊家眷?!”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显然对方的恼怒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还没看完这封信,老元帅已经气得几乎吐血。
  不是气对方口气恶劣,而是气自己府上居然会出现这等事情,简直是贻羞万年!
  秋剑寒只感觉一张老脸火辣辣的!
  哪怕被狂揍一顿打个半死,也还不如这种感觉难受。自己最恨的就是欺负功臣家眷这等事,没想到今天,却是有自己家里做了出来!?
  想到九天令居然以厢房被烧这等极端方式来通知自己,想必那边已经是怒到了极处!
  再想起这一次大战,火尊明显曾经出手!
  那么,自己的厢房是谁烧的?那还用说吗?
  甚至,老元帅都觉得对方是手下留情了:老子刚为你们打完仗,你就逼着老子的女人嫁给别人?这算什么混账事情!
  ……
  老夫人正在忧心忡忡,府上突然被烧,虽然火势不大,只是烧了一间厢房,但其中蕴含之意,却是让人不寒而栗。一股极度的凶险感觉,萦绕心头。
  这天下间,有谁敢直接在元帅府放火?
  正在担忧,就听到房外侍女一声惊呼,随即一声怒吼:“滚开!”啪的一声巴掌声音,随即就看到丈夫怒火万丈的直接冲了进来。
  一声怒喝:“你做的什么好事!”
  老夫人一阵错愕,随即大怒:“怎么?你发疯了不成?”
  秋剑寒怒不可遏,压低了声音:“放屁!是你疯了!你做的好事,不仁不义,无耻龌龊,还有脸来说老夫?!”
  老夫人顿时几乎傻了。
  老元帅一直觉得自己戎马一生,冷落娇妻,所以对老夫人这一生都是千依百顺,什么时候发过这么大的火气?
  如今这是怎么了?居然骂的这么难听!
  老夫人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发生了什么事?”心中非但没有恼火,反而惶恐起来。能让这个让了自己一辈子的丈夫对自己发这么大火,那么这件事显然已经是严重到了极处!
  秋剑寒眼中冒火,压低声音:“丢人现眼!我问你,你这几日是不是去做媒了?”
  老夫人一听,顿时明白,道:“这有什么?还不是你那侄儿,初到天唐,看上了那青云坊的云醉月,央求老身做主,欲要纳她为妾……他求上门来,你又不在;再说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秋剑寒气得浑身颤抖:“不算什么大事?夫人,天都要让你捅塌了!还有什么是大事?!你糊涂啊!”
  老夫人脸色一白:“怎么了?”
  秋剑寒呼呼喘气,努力的平复心情,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去做媒……就没打听过,人家有没有婚娶?有没有心上人?人家愿意不愿意?你就这么傻愣愣的去了?秋云山那小王八蛋喜欢!他喜欢怎么了?他喜欢你就去啊?他若是喜欢皇后娘娘你去不去?!简直混账之极!”
  老元帅一生气,口不择言,连这么混账的话,也说了出来。
  老夫人顿时惊到了:“难道……是……陛下的?……”
  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老元帅大怒道:“不是陛下的!”
  老夫人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丈夫怒声道:“比陛下的女人还可怕!夫人,你这真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的境地了……”
  老夫人呆若木鸡。
  比陛下的女人还可怕?这是什么人?!
  “这……这可怎么办?”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不许你再插手!否则我除了自尽……再也没有任何脸面活在这世上……”老元帅长声叹息,目光悲悯:“真真是丢死人了!”
  “秋云山再来府上,扣留!等老夫回来处置!我去冷老匹夫府上……这一次,两家的人可丢大了……”
  秋剑寒丢下一句话,直接跨马出门,火烧屁股一般向着冷刀吟的镇国将军府而去。
  老夫人跌坐在椅子上,老脸一片煞白。
  这件事情……从丈夫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严重到了什么地步。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无意中闯了这么大的祸,心头一片后悔。
  只是心中还有疑惑:到底牵扯到什么?居然会让丈夫如此怒不可遏?
  ……
  当天晚上。
  镇国将军府中,冷刀吟勃然大怒,竟然直接命令亲卫将自己女婿叫了过来,指着鼻子大骂一顿,居然亲自动手,将自己女婿周子正的双腿活活打断了。
  “再去乱嚼什么舌头根子,帮人说媒作嫁的,老夫活生生打杀了你!”
  “老夫真是瞎了眼将闺女嫁给你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丢人现眼啥也不会的东西!”
  冷老将军发怒,整个镇国将军府噤若寒蝉!
  “一个大男人跑去做媒婆,混账到了天边了!你怎么不给……”
  怎么不给后面的话被老家伙咽了下去,想必是很不雅。
  周子正双腿全断痛的死去活来,却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说起来,这位周子正倒不像是老元帅说的那么不堪,相反,还是一位颇有能力的将军;若不然,冷刀吟也不会同意嫁女儿。
  但此刻犯了错误,顿时就在老家伙口中狗屎不如了……
  ……
  秋剑寒二话不说,就去了太子府。跟冷刀吟可以实话实说,冷刀吟也绝对不会泄密;但太子府的人却不会。
  所以老元帅直接闯进去,硬邦邦扔下一句:“云醉月是老夫义女,她的婚事,老夫说了算,不劳太子殿下费心!”
  就直接扬长而去。
  太子殿下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老元帅劈头盖脸的训得脸色铁青。
  随即秋剑寒去了万宝楼:“再敢找老夫义女的麻烦,老夫就封了这个破楼子!”
  一句话,嘎嘣脆。
  再然后……
  秋剑寒回到府中的时候,那秋云山已经被老夫人招了来,正在低头挨训。老爷子二话不说,抄起一根碗口粗的棍子,劈头盖脸的就砸下去,破口大骂。
  “你算个毛线!你看上人家女子就去纠缠?你算个什么王八蛋你!你他么的除了给老子丢人,你从小到大还做过什么事情!老夫今天就打死了你免得给老秋家继续丢人!……还纳妾……纳你奶奶个腿……”
  老元帅已经气疯了。
  其他人见势不妙,急忙上前劝阻,劝着劝着,秋大公子已经是头破血流,一声惨叫,……
  等老夫人拼了命救下这个侄子,却已经是挨了八九棍,头破血流不说,差点将腰都砸断了;若不是这个侄儿还有些功夫在身,恐怕这毫不留情的几棍子就能直接打死了……
  这整件事情,就像是一个闹剧。
  听说了这些事情,云扬心中的怒气也消了。很显然,这些人家里,秋冷两位老人家,甚至包括太子,都是不知情的。
  既然老元帅发了一遍疯,连当事人秋云山都老实了,这件事,应该过去了才对。
  但云扬想不到的是……
  这件事,却哪里是这么简单……
  …………
  <看看有谁能猜出来其中的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