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八十五章 无声的威胁!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我是至尊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在云扬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在用九尊的身份平息战乱的时候,云扬心中想的,只是自己的责任,兄弟们的责任。
  保护这个国家,保护自己的国家的民众,不受战乱之苦。
  但,一直到看到了云醉月的请柬,云扬才终于后悔了。
  自己这么做,无疑是表明了一个事实:火尊,并没有死!
  这等于是自己亲手给了云醉月一个永远都没有办法实现的梦!给她一个永远处在缥缈绝望之中的希望!
  这对于云醉月来说,乃是无比残忍的一件事!
  甚至,比火尊的牺牲更加残忍!
  本来,或许云醉月本来还有熄灭这份心思,淡忘这份情感,重新开始的可能。但是这件事之后……
  却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因为,在云醉月心中,或者,在整个玉唐国民众心中,火尊,没有死!
  既然没有死,云醉月怎么可能淡忘?怎么可能重新开始?她只会越来越焦急的等待,越来越深情的守候……
  此刻,看到云醉月的表现,云扬彻底的认识到这一点。
  她,已经欢喜的疯了!
  “小弟!”云醉月两眼闪光:“他在哪?他在哪?告诉我!求求你!”
  云扬无力的看着她。
  “求你告诉我吧!”云醉月焦急道:“他都已经出来战斗了……他,已经不再隐瞒……你还不告诉我吗?”
  云扬无力的看着她,只能机械的说道:“我不知道……”
  云醉月失望的退后两步,眼睛看着云扬,热切的眼神,逐渐的变的冷静下来。就像是一束正在燃烧的火焰,慢慢的缩小火苗,一直到冷却。
  “你到底……是不是火的兄弟?”云醉月冷锐的眼神看着云扬:“听到他们还活着的消息,听到他们还在战斗的消息,竟然一点也不激动?”
  云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月姐,我问你一句话,成不成?”云扬道。
  “什么话?”云醉月眼中依然有警惕。
  “你说……一个人是带着梦想活着好?永远活在梦里好?还是……”云扬还没说完,就被云醉月打断,她冷冷说道:“这个问题简直可笑,一个人,若是连梦都没有活着又有什么劲儿?尤其是一个女人若是连梦都没有,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个女人若是连梦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云扬喃喃的在心中重复了一句。
  终于轻轻叹了口气,道:“月姐,你说得对,我听到他们在战斗的消息,我一点都不高兴,甚至是很不高兴。”
  云醉月脸色一变,冷冷的眼睛看着他:“什么意思?”
  云扬轻叹:“月姐你或者不会知道……这次战斗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云醉月神色一紧:“怎么?”
  顿时紧张起来。
  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云扬心中下定决心,就不再犹豫,道:“他们受伤之后,整整一年……任何消息都没有,说是苟延残喘,或者有些过分,但,油尽灯枯……却并不夸张。”
  “如今,国家危难,他们必须出手……在这一战之中,需要付出的……并不仅仅是生命的潜力而已……”
  云醉月脸色大变。
  “尤其是……老大们本来已经成功的以死亡躲过了这整个天下的注意,但这一战,却又立即成为众矢之的……”
  云扬看着云醉月,道:“我为什么要高兴?”
  云醉月顿时心乱如麻,走来走去,手忙脚乱,惶恐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他们现在,委实是……比之前更加危险……”
  云扬心中抽痛,道:“现在……才真正是非常时期。我现在躲在家里,一般情况下都不出门的……”
  云醉月歉然道:“小弟,对不住……哎,你月姐就这样,女人……咳,喜欢疑神疑鬼的……”
  “没啥。”云扬心中一痛,道:“月姐不必自责,委实是小弟现在忧心如焚,却又鞭长莫及,不知道情况如何……”
  云醉月长长叹息,眼睛看着窗外,轻轻道:“只要你能够活的好好的……只要你能够活的好好的……我……愿意生生世世……承受一切苦难……”
  声音虔诚,似乎在向着苍天祷告。
  云扬心中一酸。
  这痴情的女子……
  心中越来越是纠结。
  到底如何来了结这无尽痴心?
  五哥……
  云扬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打开了火尊的火字房,而五六七三个哥哥的遗书,都在自己的密室之中放着。
  先前为了全心练功,并不敢拆开。看来,自己今晚上回去,要好好看看……
  只是,每一次想起风尊的遗书,云扬就感觉心中刺痛一次。现在,一下子面对三个兄弟的遗书,云扬还真的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从心中由衷的不想拆开……
  因为,拆开一次,就好像能将自己的心,活活的撕裂一次……
  “月姐,上一次,那赵炳龙的事情,有没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云扬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毕竟,赵炳龙的罪行,随即就公布于众……”云醉月道:“只不过,现在多多少少有点小烦恼……”
  她迟疑了一下,随即嫣然笑道:“不过我能应付。”
  云扬皱眉道:“月姐既然说烦恼……不妨明白的说一下,难道,还拿小弟当外人?刚才月姐那句话……都让我伤心得很。”
  云扬一句话勾起来云醉月的愧疚,急忙赔笑道:“小弟别生气,就是几个世家子弟……”
  说到这里,突然住口。
  云扬脸色猛然变得酷厉:“东西南北?还是春夏秋冬?”
  云醉月强笑道:“没什么大事,小弟你忙你的正经事,月姐这边有护身符,谁敢动月姐?你说是吧?哈哈……”
  云扬心念一转,也笑道:“这倒是不错。倒是小弟失态了。”
  心中想到,看云醉月这神情,这事情,定然不会那么容易解决。而且,云醉月说“谁敢动月姐?”这五个字,就让云扬意识到,这一次,别人针对的不是青云坊别的女子,而是云醉月自己。
  或者,针对的是整个青云坊。
  这让云扬的心中,早已经杀意滔天!
  但他脸上半点不露,与云醉月说笑了几句,就提出了告辞。
  云醉月送他到门口,看他脸色正常,眼神温柔,一如往常的温文尔雅,似乎并没有将那件事放心上,心中也稍稍放心。
  只是责怪自己:没事说这个干什么?万一小弟要是因此而……岂不是我的罪过?云醉月啊云醉月,你都经历多少事情了,怎么还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呢?
  但愿云扬真的放下了,千万不要冲动……
  ……
  云扬告别了云醉月,面容和煦,轻松的往回走;拐过一条街道之后,一张脸才猛地沉了下来!
  谁敢打云醉月和青云坊的主意?
  找死!
  他哼了一声,伸手入怀,直接握住玉佩,就发出了九天令!
  青云坊本是云扬交代重点关注的地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自然早就记录在案;云扬命令刚刚发出不过一刻钟,事情原委,就已经到了他这里。
  十天前,春夏秋冬四大家族之中的秋家公子秋云山,与其他几人来到青云坊,结果见到云醉月之后,突然间不知道哪根筋发作,居然就这么迷了上来……
  连续十天每一天都到青云坊报到;花钱如流水,更曾经在青云坊外下跪,当众求亲;要纳云醉月为妾。
  云醉月不同意,这位秋公子也不灰心气馁;只是攻势更加猛烈……
  甚至,搬出来好多权贵,来为秋云山做说客。
  无礼的事情,倒是没有做,但天天这样纠缠,却是让人烦不胜烦!
  云扬眼中寒光四射。
  秋云山?让云醉月做他的妾室?!
  好大的胆子!
  心念一动,九天令再传:“做说客的都是什么权贵?”
  这次更快。
  消息刷的一下,就传了过来;甚至都没来得及思考。显然,那边知道这位老大的脾气,已经早早的将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
  “太子府幕僚水月寒?军部冷刀吟老元帅的女婿周子正?万宝楼的天唐大掌柜傅关山?还有……”
  看到最后一个名字,云扬都感觉到了一阵意外的震动:“秋剑寒老元帅家里的丁老夫人?!”
  “这都是什么混账事情!”云扬只感觉一阵憋闷,顿时心里居然有一种将整个天唐城都烧红了的极致愤怒!
  五哥尸骨未寒,他的心上人居然遭遇如此逼迫!
  军方两位大佬的家人居然都有介入!
  太子府的人居然也插手?还有一个万宝楼大掌柜,江湖上神秘势力之一的人。
  云扬怒火万丈!
  你若是诚心追求,许以正妻之位,就算月姐无意,只要你不是用什么卑鄙手段,我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不会怎么。
  毕竟五哥已经没了……难道还非要这样一位绝代红颜终生悲苦不成?
  但,现在这样子,却分明是以势压人!
  虽然这位秋公子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云扬很明白这其中的分量:搬出这些人来施压,我并不欺负你。但只要你自己想一想,你在天唐城得罪了这些人,你还怎么混?
  你不给这些人面子,你还想怎么样?后果会如何?青云坊会如何?你的姐妹会如何?
  这都是无声的威胁!
  在这样的威胁之下,普天之下能够扛得起的,也没几人!
  云扬眼中几乎喷出火来,这件事情,切切实实已经触及了他的底线,让他连老元帅也恨上了。
  你若是不知情,就给我摆平了。
  若是知情,休怪我闹一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