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八十一章 绝境风来
    

  铁铮转头看去。
  只见那边浓烟滚滚,冲天而起,厮杀声,隔着几十里,都似乎清晰可闻。
  竟然是大规模交战的样子。
  铁铮只感觉自己的心怦怦的跳起来,嘴唇都有些干涩:“发号令,打旗语!问问,是怎么回事?”
  但,没等这边有动作,那边已经有九股浓烟冲天而起。
  完全烟雾,没有火光!
  “我们的人!”铁铮只感觉自己心脏都几乎要跳出来:“这一支援兵,是哪里来的?”
  东玄寒山河那边也发现了西南方的骚乱,一声号令,一万骑兵直接利箭一般冲了过去。
  “杀过去!”
  铁铮当机立断!
  这已经是唯一的机会,也是唯一的生路!
  “去那边汇合,去天玄崖!”
  现在,就算那边有援兵,但是败局也已经注定,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在天玄崖那边,再利用地利山势,重新筑一道防线,能顶多久,就顶多久!
  大战在这一瞬间毫无征兆的全面爆发!
  铁铮亲自出马,率领全军往西南方向内缩突围。
  这一点,在事先寒山河没有想到,而铁铮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会向着这边进攻!
  两边都有些出乎预料之外。
  这一战的惨烈,更加的出乎了想象。
  “玉唐铁骑!”
  铁铮一声嘶吼,一马当先!
  铁铮始终握在手中没有动过的三万铁骑,集体出动!化作了一柄巨锤,直接砸过去。
  而东玄的五万黑骑同时动作!
  在玉唐军队后面截断退路的三万黑骑兵,甚至还慢了一拍反应过来,随即才开始冲杀。事先,任何人都没有想到,从最不可能的地方,居然出现了纰漏。
  ……
  玉唐合共二十万大军,集体突围。东玄则是集中优势兵力,拼命阻拦!
  寒山河稳居中军,调兵遣将,不断地发出指令;而铁铮这边红了眼睛的向着这边,一个方向不变的杀过来!
  双方目标,都极为明确。
  这二十万大军若是战力无损的撤回天玄崖之西,那么,玉唐帝国的元气还能保留;还能一战。但若是能够将这二十万大军留在这里,玉唐帝国必然会元气大伤!
  寒山河辛苦布局这么久,怎么可能让铁铮逃回去?
  铁铮一马当先,挡者披靡,两丈五的长枪化作了爆裂空气的无数虚影,扑哧扑哧……
  所过之处,绝无一合之将!
  胯下马已经形成了一股旋风,率领三万铁骑,势如破竹的往那边冲!完全是拼命的架势!
  而那边,不知道是什么队伍,也在拼命的往这边冲,接应铁铮的突围。那边的拼命,比这边,有过之而无不及!
  玉唐大军疯狂的冲锋,直接让整个战局在一瞬间就到了白热化的境地!
  铁铮疯狂冲锋:“杀过去!给我杀过去!”
  这是唯一的机会!
  “这一支军队,是从哪里来的?”寒山河清癯的脸上,也满是疑惑。玉唐帝国的兵马调动,自己全都了如指掌。
  已经绝对没有任何援兵支援铁铮了,怎么会突然间冒出来这样一支军队?
  铁铮一路冲过,数十里血路,终于接近前方战场,但,他在看到前方战场的那一刻,突然间心中猛地一震!
  眼圈一红,热泪滚滚而下!
  “杀过去!”
  “和兄弟们汇合!”
  对面,全是一帮身穿旧军装,旧铠甲的残兵!不管是正负责指挥的军官还是士兵,不是瞎了一只眼睛,就是断了一条手臂。
  他们整齐的呼喊着,狰狞的战斗着,冲锋着……
  “玉唐不败!”
  “玉唐无敌!”
  “我为玉唐人,当死战报国!”
  “将铁大帅救出来!”
  “兄弟们,拼命的时候到了……”
  一个个残兵疯了一般的冲上来,他们根本不闪避,就是以命换命!你砍我一刀,我也砍你一刀!
  我已残疾,斗不过你。所能做的,只有拼命!
  一个老兵哈哈大笑着冲上来,迎面两个东玄士兵挥刀劈落;这老兵不闪不避,瞪大了眼睛,狂吼一声:“爷们不是来打仗的!爷们就是来拼命地!”
  以自己的脖子胸膛迎上两把刀,手中刀也狂猛的劈落!
  血光冲天而起,三个脑袋,一起掉落!
  另一个瞎了一只眼的残兵直接从高处迎着刀枪锐锋跳下来,扑上去,身子噗噗的被贯穿,但他的刀也疯狂的劈掉了一个东玄士兵的脑袋!
  “铁大帅,这边!”
  残军们一边冲锋,一边拼命,一边嘶吼!
  “我们的命已经不值钱了!在后方也就是等死……”一个残军将领大叫一声:“铁大帅!玉唐国,不能没有你!”
  “我等在九尊大人的天玄崖前战死,无悔无憾!”
  “我等追随九大人们而去,无悔!”
  铁铮血泪横流:“杀过去!杀过去!莫要让兄弟们白死!”
  他疯狂地大叫,就在这山谷之前,突然从马背上一跃而下,魁梧的身体疯虎一般冲向了敌阵,长枪雨点一般撒出去,一片圆弧,充满了寒光点点,百名东玄士兵,被他一枪挑杀!
  缺口,已经打开!
  “冲过去!”
  “我来断后!”
  玉唐铁骑,轰隆隆的从这个缺口一涌而出。
  铁铮已经疯狂!
  在看到这些残军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这帮老兄弟,是在用自己的命来为大军开路!
  他们没有统一的指挥,人数上虽然不少;但,缺乏统筹安排。只能用这样野蛮而残酷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战斗价值!
  “我铁铮,怎能用自己老兄弟的命来换自己的命!我与你们一起,打开这个缺口!”铁铮一声狂吼。
  两丈五的大枪抡起来,方圆十丈,水泼不进!
  主帅亲自断后,玉唐兵马知道机不可失,顺着这条路,急速的奔驰而入!而每一位带兵将领,在看到自己军队冲过去之后,无一例外的立即返回,陪同铁铮,为大军断后!
  “我为将!当为我兄弟断后效死!”
  “我为将,不能只用兄弟们的性命来积累功勋!”
  “我为将!”
  跟在铁铮身边的玉唐将领越来越多,人人脸色凛然,杀法疯狂。如同一道铜墙铁壁,挡住了东玄军队的追杀!
  敌阵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黑骑!冲过去,碾死他们!”
  四周正在厮杀的敌人突然间刷的一声分向两边撒开,后面,无数的彪悍黑骑,似乎是从黑暗中突出来的恶魔,以大山压顶之势,狂猛的压过来!
  铁铮眼中露出一丝决然。
  “大帅!”
  数百残兵疯狂的迎着黑骑冲了上去:“快走!”
  “全体放箭!”
  对面一声令下,突然间整个天空都黑了。
  数十万利箭,在这一刻完全的遮蔽了天空。
  “走啊!~~~~”山谷内的残兵同时拼命的冲出来,冲向黑骑,冲向那遮蔽了天空的利箭:“铁铮!你不走,兄弟们死不瞑目!”
  椎心泣血的嘶吼声响起。
  铁铮浑身已经被鲜血完全染红,他绝望的狂吼一声,两个偏将拼命地拉着他:“大帅!快走……”
  “越过天玄崖,我们还有机会……”
  铁铮眼眶已经瞪得撕裂,鲜血汨汨流出,眼泪也混合着鲜血,终于撕裂一般的大吼一声:“走!”
  “走!”
  这凄厉的怒吼,如同野兽荒野受伤的咆哮。
  “寒山河!”
  铁铮的声音响彻大地:“我铁铮若不死,必杀你!必杀你!啊啊啊~~~~”
  大军已经撤入山谷。
  但是寒山河的东玄军队,几乎是拼了命一般,疯狂追了上来,几乎就咬着玉唐大军的尾巴。
  “黑骑!哪怕是跑死的一个不剩,也不能追丢铁铮的大军!”
  这是寒山河的死命令。
  这位一代军神,一颗心的冷酷,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他对敌人狠,但对自己的士兵,也是毫不手软!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追着铁铮的溃军,一路追杀过去,玉唐的武力,必然会全面崩溃!哪怕此战之后,世界上还有玉唐国,但玉唐国天险全失,国土沦陷一小半,也必然会退出五大帝国之列!
  从此沦为任人鱼肉的弱小势力!
  寒山河已经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绝对不给铁铮重新整军的机会!
  “暗影全员出动,截杀铁铮!”
  ……
  无数的残军,自发的让开一条路,让兄弟兵马进入,他们自己却是不动!
  “残躯无大用,以命为大军断后!”
  无数的残军,用自己的生命,发起自发性冲锋,面对着漫山遍野铺天盖地而来的敌军,疯狂冲上去。
  哪怕是只能延迟对方一步的时间,也要冲!
  “当年阵亡的兄弟们!”有人凄厉的呼喝:“我来了!”
  “兄弟们都来了!”一个大汉狂喝着,仅剩的独臂拼命的挥舞钢刀,魁梧的身体,铁塔一般往前冲:“兄弟们的家眷,以后我杜黑子不能再尽力了;但见到你们,老子高兴,也无愧!”
  “哈哈哈……”上百残兵一起大笑,举起钢刀冲进了敌阵。
  “无愧国!无愧家!无愧于兄弟!”
  另一边是个断崖,崖上,八百残军将收集的石头全砸了下去,依然不能阻止东玄大军,突然间一声号令。
  “一人一刀,以命相阻!”
  八百残军五十人一组,红着眼睛举着刀从三十丈高的悬崖上直接跳了下来。
  只是这高度,也已经有死无生。他们将自己的身体当做了滚木礌石,带着刀的滚木礌石!
  我能砍死一个,就算我赚!
  我能砸死一个,也算我赚!
  不能砍死不能砸死,我他么落下来也当成阻挡你们前进的石头!
  ……
  铁铮血泪横流,几次想要大呼一声,战死在此地算了。但是他却连整军的机会都没有。
  一直被衔尾追杀,铁铮数次想要重新整军,但,都来不及。黑骑就在身后不到百丈!这样的距离,若是停下来整军,对方一个冲锋就能将自己等人完全毁灭!
  只能跑!
  跑出安全距离!但这安全距离,敌人却又怎么会给!
  两侧森林茂密,脚下杂草丛生,几乎没到了人的腰!
  西北风呜呜的刮着,几乎是刮着人在跑。
  天玄崖!
  天玄崖到了!
  铁铮扬天惨呼:“天玄崖!九尊就在这里牺牲,难道,我铁铮也要在这里战死!我铁铮战死又何妨,只恨……只恨我玉唐数亿生灵即将涂炭在东玄黑骑之下……我铁铮,死不瞑目啊!”
  “九尊!若是你们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救我玉唐!救我玉唐!”
  铁铮绝望的呼喝,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拐角处,无数黑骑的影子,已经狂猛的闪现。
  暗影中,四五十道幽灵一般的身影出现,无声无息,刀剑寒芒向着铁铮围成了一个闪亮的大圈子。
  “暗影!”铁铮已经精疲力竭,突然放声狂笑:“东玄暗影,老子闻名已久!来吧!”
  他狂吼着,大踏步的迎上去;暗影中那些人一声不吭,四面八方落下。
  铁铮一声大吼,长剑迅速反攻;但他毕竟是战将,面对这样的江湖高手,明显不敌,只是瞬息之间,身上已经多了横七竖八的伤口。
  “大帅!”
  十几个亲卫纵身而起,在空中,用自己的身体迎上刀光剑影,为铁铮挡住突如其来的攻击。鲜血纷飞;温热的血滴落在铁铮脸上,铁铮大吼一声,睚眦欲裂,心痛得几乎停止呼吸。
  又是数十亲兵拼了命的冲上去,暗夜中,响起粗豪大笑声:“大帅!喜酒莫忘了我一杯!”
  说出这句话的人,下一刻,已经将自己的刀送入了敌人胸口,而他的脑袋,也在一道寒光之后,高高飞起。
  暗夜中,只听到呼呼呼的刀剑呼啸,与噗噗不断地喷血的声音;铁铮身子一晃,坐倒在地。身边,一个护卫艰难呼吸着,腰腹之间有一道吓人的伤口,肠子都几乎冒了出来,鲜血咕嘟咕嘟。
  “兄弟……”铁铮艰难的撕下一条衣襟,要为他包扎伤口。
  “大帅!”地上伤兵突然大吼一声,拼命的一跃而起,将铁铮推到一边,一把刀,闪电般落下,直接切入了他的肚腹。
  铁铮狂吼一声,疯狂一剑将暗中刺客从头劈到脚,转身看去:“兄弟……”
  “大帅……”伤兵微笑着:“喜酒莫忘赐一杯……本想以无上战功,为大帅贺喜,很抱歉……”头一歪,没有了呼吸。
  “有!有!兄弟!你们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铁铮热泪盈眶,声音哽咽:“兄弟,我的兄弟啊……”
  无数的亲卫冲上来,在黑沉沉的暗夜中,与敌人搏杀。金刃劈空之声,不绝于耳。
  谷外,轰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黑骑,已经到了!
  正在后撤的玉唐铁骑,突然间整齐勒马,人人脸上全是一片悲壮!
  “大帅!我们拼了!”
  数万人同时呼喊,两眼血红!
  “拼了?”铁铮艰难的站起来,魁梧的身体,从上到下都是淋漓血迹。他喃喃的说了一句,突然一声狂吼:“拼了!我铁铮,今生对不住兄弟们,让我们一起战死,地下,我们统兵再战!”
  “是兄弟们对不住大帅!”一名副将声音哽咽:“本想以无上战功,为大帅贺喜!只可惜……兄弟们对不住了!最对不住的是嫂子……”
  嫂子。
  铁铮目光一凝。那个倚门而望的娇弱身影,似乎突然到了眼前。
  “战场凶险,多多保重。”
  “是,倩儿,等我回来,就娶你为妻!我要让三军上下,举国民众,都来庆贺我们的胜利,都来庆贺我们的婚礼!”
  “我等你……”
  铁铮仰天惨笑。
  自己少年入伍,军旅倥偬,一直到了今年三十九岁的壮年,才终于有了家室之念。想不到……终究还是一场空。
  敌人的马蹄声在耳边震响,呼喝声几乎已经震耳欲聋:“休走了铁铮!”
  “杀!”
  那温柔的容颜,逐渐从铁铮眼中远去,化作了远方摇曳的风景:“我死后,你再找个好婆家……不过,记住莫要再找军中人!”
  他转过身,面容已经变得冷冽坚硬,长枪拄着地,便如一座顶天立地的巍巍高山,大喝一声:“拼了!”
  “拼了!”
  三军将士齐声呼啸,刹那间,血灌瞳仁。
  “准备捞本啦!兄弟们做好准备!”
  铁铮大笑一声,豪迈依旧。眼中,那柔媚的身影,终究化作了烟云消散,剩下的,却是铁血杀伐,慷慨赴死!
  五十丈外,一队东玄黑骑已经出现,刀枪寒芒,在黑夜中闪着冷冷的光辉。
  “全体都有!”
  铁铮一声厉喝,声震长空!
  “在!”
  数万大军,整齐的一声呼喝。
  铁铮正要下令,长枪斜指前方,一声死战就要出口,却突然停住,整个身子,都僵直了起来!
  因为……
  便在此时。
  突然间一阵风从天玄崖上吹下来!
  呼呼呼……
  原本肆虐的西北风,竟然在突然间转变了风向!
  逆向吹了过来!
  风声呼啸,越来越大!
  呜呜……凄厉的风声,刹那间变成了魔鬼的呼啸!
  整个山林的树木,也整齐的弯腰,向着黑骑迎面刮了过去!天玄崖得天独厚的地势,此刻,竟然形成了一个致命杀局!
  对东玄的致命杀局!
  铁铮心中一跳,所有玉唐军人都是心中一跳!
  这情景……如此熟悉……
  难道……
  难道……
  …………
  <再分章也没意思,索性今天爆发一回;搞个五千字大章节两更合一吧。今天真写的精疲力尽啊,为了表彰我,大家加一下我的微信公众号啊;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风凌天下,点个关注,就好了。哎,从来没有任何一天增加关注数上三百呢……大家给个面子捧捧场吧,被人鄙视死了……发在作者的话又会被删了,所以就发在这里,大家见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