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七十章 挤兑、盯住、要挟!

我是至尊 第七十章 挤兑、盯住、要挟!

  京城纷乱。
  而实际上,天唐城这段时间一直很乱。
  计灵等各大家族的小姐们,在这段时间里不断的四处打听一个人的消息。分散出去的人手,不计其数。
  而春夏秋冬四大家族,所有人也都参与到这件事里面,帮忙寻找。到了后来,连东南西北四个家族的人也都参与了……
  自然,他们不仅在找计灵失踪的哥哥,还在寻找楚天狼;或者,带走楚天狼的人。
  而几位公子哥儿之间,也是明争暗斗;但却是很奇怪的,泾渭分明的分做了两个阵营。
  春夏秋冬,为一伙儿;东南西北,也是自己玩。
  虽然自己内部都斗得天翻地覆,但,两个团体之间,却是井水不犯河水。
  相反,敌意深重。
  哪怕是走在一起,也是互不理睬。哪怕某一伙中两人正在争吵,但,只要与……另一伙的某人有了冲突,立即一致枪口对外!
  现在西门家族人多势众——自从西门万代被刺杀,西门家族的人到了上百人!
  有十个人押送着灵柩回去之外,其他的人,都留在了天唐城。
  楚天狼所杀……这明显就是一个幌子,暂时脱罪的幌子!
  所以,真凶是谁,还需要慢慢查找。
  对于这件事,西门家族表现出一副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样子。
  西门家族在查找的过程中,曾经有人提出来:西门万代当时与人打赌输的东西……现在西门万代已经死了,那些东西,必须要拿回来。
  西门万里对此颇为异动。
  但刚要动作的时候,几个少女联袂而至,计灵这位新任大姐头带头而来。一顿冷嘲热讽。
  “西门家族,输不起啊。”
  “人死了居然就要去要赌债……而且还是赌输了的……”
  “干吗不去要你们西门家族三百年前老祖宗赌输了的?”
  “你们完全可以去要西门家族一千多年来所有死人的赌债的。”
  “那你们西门家族就发了!”
  “整个世界都是你们的!”
  “太不要脸了!”
  “太无耻了……”
  “那位姐妹要是嫁到你们西门家,可真有钱花了……祖宗赌输了的赌债等祖宗死了上门去要就是。”
  “真是太神往了,听得我都想嫁到西门家了……呸!”
  “这脸皮真是啧啧啧……”
  ……
  一群少女口齿伶俐,你一言我一语,将西门家族的人挤兑的几乎要上了吊……
  求爷爷告奶奶才将这帮小姑奶奶送走,至于去找云扬要赌债的事情,自然从此绝口不提!
  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啊。
  大家都是明眼人,岂能看不出,这帮小姐妹就是为了云扬而来?那是专门来为云扬出头的啊!
  真去要的话,这些少女恐怕就不是来挤兑几句就算了的……
  西门家族这一次来了两个长老带队,两个老头一肚子郁闷:“那西门万代到底惹了什么人了?跟谁赌博的?怎么会这样?”
  西门万里也是眼角直抽搐。
  还真没想到这位死鬼弟弟惹下了这么大麻烦……
  “那云扬乃是天唐城人……倒是没什么背景,他爹不过是天唐的天外云侯……”
  “那怎么会……这样子?”两位长老百思不得其解。
  “这云扬就是模样儿长得好看,别的一无是处。”有人说道。
  “这就对了嘛。”一位长老恍然大悟状,怒气冲冲:“长得好看岂能算一无是处?岂不知古有明训,姐儿爱俏……今天此事,岂能无因?”
  西门家族一众年轻一辈人人嘴角抽搐。
  看不出这位向来一脸正气凛然的三爷爷也是同道中人啊……他么的姐儿爱俏,乃是从青楼妓院中流传出来的这句话……可绝对不能适用于眼前这群少女身上啊……
  “三爷爷当年看来也是个风流人物啊……”
  其中一人嘿嘿一笑。
  “滚你奶奶的!”三爷爷一巴掌拍过来,将这家伙打了一个滚地葫芦……
  不过春夏秋冬四人行却是着实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所过之处,万众瞩目!
  只见三个一身绿色的公子哥儿,带着护卫保镖,顶着一个猪头,招摇过市。每人都是从头到脚一身绿,绿帽子上居然还插着一根碧绿的竹子!腰带鞋子……剑鞘刀鞘,都是绿的!
  冬天冷大公子喜笑颜开,一身白衣如雪,背负双手,与三个绿衣服同行,一时间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他的脸上虽然还有伤,但是,在赌赢了之后却已经被允许疗伤,现在只是有轻微痕迹而已。走到哪里,别人还来不及议论,冬天冷就开始指点江山。
  “卧槽!大家快来看啊,这里有三个奇装异服的人……”
  “哇哈哈哈……请问兄台,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呢?”
  冬天冷越是人多的时候,就越是这样不耻下问。
  其他三人人人都是气破了肚皮,肚子里早已经骂翻了冬天冷的祖宗八辈。
  这货怎么这么贱!
  也不知道冬家的长辈们,是怎么生得出来这么贱的一个东西的!简直是贱到了无以复加了……
  不过心里骂归骂,嘴上却不能说出来。而且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将冬天冷看得死死的!
  无论如何,也不让这厮单独行动!
  哪怕是上茅厕,也必须有个人陪着他。
  “我们知道这小子肯定要去找帮助他的人!赢了么……哼!”
  “就是要钉死他!”
  “绝对不能让他单独活动!”
  “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人找出来!”
  “要不然,这些年我们必然会一直输下去!”
  “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找出来,我们就能赢了。最起码跟别人去赌,我就能赢了。”
  ……
  冬天冷一筹莫展。
  不准泄露消息,可是云扬三令五申的要求,冬天冷哪里敢不遵守?
  老大以后不帮我了咋办?
  这几天急的冬天冷几乎犯了痔疮,但,在三个公子的严防死守之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溜出去!
  就连深夜之中,他起床出门,也会立即有一个人跟上。
  “你干嘛!”
  “我没事,就看看。”
  “看完了没?”
  “没看完!”
  “他么的我要去茅厕你也跟着我?半夜撒泡尿都不行?”
  “行啊,谁说不行的?太巧了,正好我也要去,一起?”
  “一起你妹妹!”
  冬天冷郁闷的发狂。
  但三大公子也是乐此不疲。
  钉得更加的紧了。
  “这货虽然贱,但是没啥耐性,咱们再盯他几天,基本就差不多了。”
  “对!加把劲儿!”
  “关键时候,可千万不能松懈!”
  这几伙人各忙各的,都没有去找云扬的,云扬自然也乐得清闲。对于他来说,你们这些家伙,一个都不来,那才叫轻松!
  至于冬天冷的赌获是否分成……云扬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而此刻,云扬正与秦公子联袂而行,向着秦家的玉庄走去。
  秦家的玉器,在整个天唐城还有周边地区,乃是首屈一指。而云扬更加知道……就算是皇宫内院,皇族子弟用的玉,大多数,也都出自这里。
  而云扬今天的借口就是:“秦少,上一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嗯,现在我需要从你的玉庄,采购一批高质量的玉石。嗯,是一大批哦。”
  “……”
  “怎么?不行?”云扬的眼神危险起来。
  “这个,……倒不是不行……”秦少吞吞吐吐:“只因为……你也知道,我家的玉庄,乃是专供皇家……你若是要的少,倒也无妨,但是一大批……这个……”
  “原来这样,你走吧。”
  “别介啊云少……”
  “嗯,你走吧,我不买你家的了。从此以后,咱们恩断义绝。”
  秦公子顿时吓尿了。
  “云少,云少,你听我说。”
  “没什么可说的,跟你这种说了话当放屁的人,还说什么?”
  “云少,云少……”
  “放心,我也不会太整治你们。你们上一次与宝藏阁交易,那么多美玉输送出去的事情,而且是截留了皇家的特级美玉,谋取私利;而且用一品玉石,以次充好,代替特级玉石呈给皇家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们说出去的……你放心吧。”
  “云少!”秦公子魂飞魄散,扑通一声就跪在云扬面前:“云少,你的要求,我一定做到,用多少玉石,你说!没问题的,我们玉庄没问题的!”
  “不用了,我也就这么一说,其实我用那么多玉干什么?我家一共两三个人,用不着。你走吧……”
  “云少,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你没错啊,你忠于皇室,忠心耿耿,值得称赞,是我错了,我不该强人所难……你走吧。”
  砰砰砰,秦少不断磕头:“云少,云少……高抬贵手,就将我当个屁,放了吧……那样真会死人的啊……”
  “那可怎生是好……你们是皇家专用啊……”
  “不不不,云少,只要你一句话,这件事,我可以全盘做主!”
  “你真能做主?”
  “真!十足真金的真!”
  “不骗我?”
  “哪儿敢啊……”
  “还是不想去……说心里话,你刚才的拒绝,已经将我想要去的兴趣,完全的打消了……现在是实在是提不起精神……”
  “别啊……我们不收你的钱……”
  “那……多不好!”
  “好,好,好的很啊。好得很!只要云少肯大驾光临,玉庄蓬荜生辉啊……云少,请,咱们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现在我还有点事儿……”
  “哎呀,云少,请务必赏光……你若是不去,我对整个家族列祖列宗也不好交代……”
  “好吧,为了让你对你的祖宗有交代……”
  云扬一派和气的往前走,前面就是玉庄了。
  刚刚走过去,就看到对面有两顶轿子停了下来;那是皇宫大内的……前来取玉石了。
  秦少顿时脸色惨白。
  要不要这么巧?
  还没想明白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另一边居然也来了几匹马,太子府的人也到了。
  得得得……
  快马疾驰,另外几个皇子的人也到了……
  秦少彻底的傻了眼。
  这是要出人命啊!秦少心里绝望地想,忍不住的就叫出声来:“这绝逼是要出人命啊……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