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六十六章 莫道江湖远,谁言红尘遥!

我是至尊 第六十六章 莫道江湖远,谁言红尘遥!

  霹雳闪电一般的一剑,让赵炳龙完全呆滞!
  当那两片还散发着温热血液的身体从中间分开来,赵炳龙眼睁睁的看着五脏六腑落了一地,只感觉两条腿一阵发软,想跑,竟然跑不动。
  另一边,那道黑衣身影轻灵的游走,手中一把刀神出鬼没,不过片刻之间,已经有二十多人丧命刀下。
  他也不见得多么用力,但身法却是奇怪到了极点,分明在眼前,却是好像完全就是有形无质,唯有他的刀,在暗夜中不断地闪亮,每一次闪亮,必然飚现一道血光!
  他一直静悄悄的杀人,但,速度却绝不比那青衣人影慢多少。
  每一刀出,都是一条命,被优雅而从容的带走!
  赵炳龙心胆俱裂,拼命地站了起来,就往后宅跑去。
  但,青衣人嘿嘿一笑:“还想跑?”
  一道寒光闪过。
  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从赵炳龙大腿上直接穿过,将他的身体,狠狠地钉在了地上!
  轰!
  剑身上带来的强烈的玄气在刹那间爆开,让赵炳龙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完全麻痹!
  他浑身颤抖着,却是一动也不能动,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亲卫,护卫,自己高薪聘请来的高手,甚至……组合里给自己派来的副手……
  一个个被砍瓜切菜一般斩杀!
  只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整个前院,已经看不到一个活人。
  青衣人影一声长啸,剑光长龙一般飞起,带着划破宇宙一般的灿烂,直接飞进了赵炳龙内院!
  “奉命,赵炳龙一家,鸡犬不留!”
  后院,传来了惨叫声。
  而那黑衣人拎着刀,已经到了赵炳龙身前,不等他说话,干脆利落的一刀柄将他击晕;随手抖出一个包裹,将赵炳龙的身体装了进去。
  随即,就开始了大肆搜刮。
  他似乎对赵家非常熟悉,赵炳龙的藏宝密室,被他直接一刀就将厚厚的铁墙劈开,跳了进去,不过是片刻时间,就拎着一个大包裹走了出来。
  书房中,也被光顾。
  而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青衣人就在后院大开杀戒。
  片刻之后,黑衣人旋身而出,青衣人也是一身杀气的回来,一手拎起装着赵炳龙的大布袋。
  “没有多杀吧?”
  “没有,只是杀了赵炳龙的家人。”
  “恩,他那帮小妾,也有很多是被逼的,放了吧。”
  “公子,那些小妾都没有杀,不过,赵炳龙的老婆儿子,还有那些心腹侍女,侍卫,一个也没有留!”
  “好!我们走!”
  青衣人点点头。
  那黑衣人自然便是云扬,眼珠转了转:“这么大的事情,没人背锅不好呀……”
  方墨非错愕的抬头看着自己的公子。
  只见云扬突然拿了一块布,沾满了鲜血,在墙壁上写到:莫道江湖远,谁言红尘遥;胆敢犯虎威,一剑血滔滔!
  居然是铁画银钩,气势非凡!
  写完,与方墨非直接纵身而去。
  四面八方警报声不绝的响起,有无数的军马调动的声音传来,铁蹄隐隐,已经到了左近。帝都的军队,训练有素,来得飞快。
  火焰升腾而起。
  等官兵衙门等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片地狱一般的惨状!
  整个赵府前院,没有任何一个活口!
  赵炳龙失踪。
  后院,赵炳龙的直系家眷,鸡犬不留,贴身侍卫侍女,更是死了一地,只有三十多个女子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这些,都是赵炳龙的小妾……
  “立刻封锁现场!”
  有人一声大叫。
  “查点伤亡,调查凶手;问好口供,抄送各部!”
  “这里有一首诗……这个这个……”有人惊叫。
  “诗?我看看……嘶……”
  “看这口气……莫道江湖远,谁言红尘遥……难道这是……凌霄醉干的?”
  “嘶……”
  面面相觑。
  ……
  在赵府兵荒马乱的时候,云扬已经与方墨非回到了云府。
  老梅看到云扬回来,看着云扬的眼神,甚至有一些幽怨。之前办什么事都是拉着我出去的,现在方墨非来了……就变成方墨非了……
  公子,您这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啊。
  云扬看着老梅的眼神,没来由的居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脸上肌肉有些抽搐的说道:“下次,下次……”
  老梅依然很幽怨。
  云扬挠挠头,实在是有些浑身恶寒的感觉,转了话题问道:“那个,云侯不在家?”
  “没在,不知道去了哪里。”老梅焉头搭脑。
  “哦……”
  云扬落荒而走。
  直接抓着赵炳龙进了密室。
  方墨非已经换了衣服出来,一脸酷酷的站在老梅面前。
  “很过瘾吧?”老梅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问道。
  “过瘾!”方墨非点点头:“京城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悍然动手……”
  老梅已经翻着白眼走了:“还光天化日……我看你是爽迷糊了……现在都他么二更天了……”
  ……
  云阳进入密室,将赵炳龙噗的一声扔在地上,根本不理睬他,转身就出去了。
  今天杀人太多,足足杀了有四十九人,再加上当初击杀西门万代与他的侍卫,这段时间里所收取的不平之气,的确是已经不少了。
  心神晋入神识一看,不由得诧异了一下。绿绿还是老样子,只是看起来粗壮了许多,长大了一些,但,第二片叶子,依然是……
  咦。
  第二片叶子,貌似也长大了一些;但,却远远没有到舒展成一片大莲叶的地步。
  上一次,只是杀了十二个人就出现了第一片叶子;而且是十个人就足够了;这么算的话,上一次余下两个,这段时间里杀了足足五十一个,加起来五十三人了。
  怎么第二片叶子还没有成型?
  这有些不对劲儿啊。
  绿绿藤蔓挥舞,很是鄙视的在空中比划了半天:要是每片叶子只需要杀十个人就能成型,那你岂不是只需要杀一百个恶人就能成宇宙至尊了?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云扬哑然。
  本想再得到一片叶子做宝贝的,现在看来,没戏了。不知道第二个宝贝啥时候得到……
  绿绿藤蔓又是一阵疯狂的挥舞,鄙视之极。
  那样的宝贝得一个就已经足够逆天了,你居然还想要每片叶子都得一个,想啥呢……想多了吧。
  那可是先天级别的宝物……
  云扬有些郁闷,临走,恶狠狠地警告:“再这样鄙视的跟我说话,我就啥也不让你吃了。”
  绿绿顿时屈服,挥舞着藤蔓缠绕云扬的腿,一阵拍马屁,便如一个小女孩在撒娇,温软娇憨可爱……
  云扬刹那间又被萌了一下。
  ……
  没有晋级,那么就来收拾一下赵炳龙吧。
  云扬出现在密室,将昏迷中的赵炳龙直接吊了起来,大字型吊在空中。看着昏迷之中的赵炳龙,云扬眼睛里全是冷意。
  敌国,或者是四季楼对付九尊,云扬都不会意外。
  他只会报复,而不会生气。
  但,这赵炳龙身为玉唐将领,为什么也要陷害九尊?
  对于这种人,云扬尤其不能饶恕!
  赵炳龙终于被一盆凉水泼醒,刚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云扬平静中带着无限肃杀的脸。那冷冷的眸子,让赵炳龙有一种感觉:这双眸子,可以直接通往阴曹地府!
  “赵将军,我们又见面了。”云扬淡淡的,没有丝毫笑意的笑了笑:“还真是有缘呢。你心中,巴不得早早就干掉我,而我心中,也早就想与赵将军,如现在这般好好的聊一聊呢。”
  赵炳龙狞笑一声,道:“小子,你休要嚣张,本将军乃是玉唐重将,你敢如此对我,天威震怒,王法不容!”
  “王法不容?”
  云扬冷笑一声,突然眼神锐利的看过去,一字字道:“那你泄露九尊的消息,阴谋陷害九尊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王法不容?”
  赵炳龙突然间猛地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扬,如同见鬼一般的叫一声,声音嘶哑,难听至极:“你……你是谁!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云扬脸上露出来阴郁到了几乎要哭一般的难受表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赵炳龙,你的报应到了!”
  他死死的看着赵炳龙:“谁能想得到,身为玉唐帝国位高权重的戍边重将,居然会是四季楼的正月二十!好的很啊,好得很!”
  赵炳龙浑身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瘪了下来,凶戾的眼神,瞬间就萎靡了下去。
  ……
  不过半个时辰。
  云扬一身鲜血的走出了密室,在见到赵炳龙之后,就对于能不能从赵炳龙身上得到更多的线索失去了信心。
  贪婪,好色,粗暴,无谋,而且修为不高。
  若是自己乃是四季楼的主事人,也绝不会让这样的蠢货知道太多消息的。
  虽然身为将军,但,这些年却早已经不再身先士卒,浴血厮杀。骨子里的那一点点勇气,也早已经被锦衣玉食、钱权美色腐蚀的干干净净!
  果然,在云扬稍使手段之后,赵炳龙的防线就告全盘崩溃!
  对所有事情,都供认不讳;其中细节,也交代的清清楚楚。但对于四季楼其他人,除了招认出一个楚天狼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楚天狼?”
  “两年半前……因为九尊的消息需要不断传递,才知道了楚天狼也是组合的人。”
  “之后呢?”
  “之后没有任务……”
  “那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四季楼?谁介绍你?谁找到你?”
  “三年前……是一个蒙面人,但,只出现那一次,就没再出现。”
  “什么特点?”
  “黑衣蒙的严严实实,根本啥也看不到……”
  “你的使命?”
  “打听九尊的消息……仅此一样。”
  “九尊的消息怎么会这么好打听?是谁告诉你的?”
  “不知道……总之,需要我传递消息的时候,桌上就会出现一封信……”
  “信呢?”
  “听吩咐,全烧了……”
  云扬问到这里的时候,就想要将这个猪脑袋一巴掌拍死!
  你是一个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