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五十七章 严刑拷问!

我是至尊 第五十七章 严刑拷问!

  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楚天狼霍然抬头,眼神突然变得如同鹰隼一般锐利:“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扬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缓缓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第一,我不是皇帝陛下的人。第二,我不是太子殿下的人,第三,我不是四季楼的人。”
  眼中的惶恐之色越来越重,楚天狼敏感的知道,自己貌似是落入了一个陷阱。
  一个恶毒的陷阱!
  原本以为能够从四大家族的手中逃脱,就已经安全了。但现在看来,却似乎是落到了更加恶劣的地步。
  最起码,那四大家族自己还知道是什么人,知道根底。但眼前这个少年,自己却是根本不知道来历。
  “你的家人都已经死绝了。”云扬缓慢的声音,一字字清晰地说道:“所以,我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就只能从你身上下手,而不能要挟于你。”
  他眼睛秋水寒潭一般的看着楚天狼:“所以,我希望你做好准备。”
  楚天狼嘿嘿一笑,厉声道:“你且试试,能不能从楚某口中知道些什么有用的!”
  云扬笑吟吟的说道:“当然,当然;其实我也不希望,刚打个耳光子,你就将一切的什么全都说了……那样,没有乐趣,也没有半点学以致用的成就感。”
  楚天狼冷笑:“楚某别的没有,这一身硬骨头,还是有的。”
  “我正要知道,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云扬柔声道:“难道你现在,就没感觉自己浑身发软么?”
  楚天狼一愣,随即运功感觉了一下自己身上,却顿时骇然发现,自己一身玄功,此刻已经不知去向。
  丹田中空空荡荡。
  而且,自己的浑身肌肉,似乎也松弛了下来,连骨头都有些酥软,酸涩的那种情况,甚至,连牙都软了!
  伴随而来的,还有头脑中一阵一阵的晕眩感。
  楚天狼大吃一惊,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骇然抬头:“神仙恨?!”
  云扬打了个响指:“不愧是天狼庄主,连神仙恨都知道,佩服佩服。”
  楚天狼脸上露出来绝望的神色。
  云扬搬了一把凳子,坐在他面前,道:“距离神仙恨完全发作,距离你可以让我随心所欲的摆布,大约还有一盏茶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楚天狼紧紧的闭住嘴巴,心中恨意滔天,他甚至连眼睛也闭上了。
  不愿意看到云扬,不愿意听到他的声音!
  神仙恨啊。
  传闻这是一种极致恶毒的散功药;一般的散功药在药效过了之后,还可以恢复修为。或者说有解药,也能解救。
  但中了神仙恨之后却是绝无可能!
  浑身修为,在神仙恨入体的那一刻,就已经化为乌有。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中了这种神仙恨,也会成为一个任人摆布的凡人!
  这便是神仙恨这个名字的由来。
  自己已经毁了!楚天狼心中很清楚。
  哪怕是活着出去,也完了。
  “我本不想对付你。天狼庄主。”云阳却不管他看不看,也不管他听不听,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毕竟,你楚天狼也算是有名有姓,虽说是作恶多端,罄竹难书,但,这些也轮不到我来管……”
  楚天狼几乎想要连自己的耳朵也堵住,不想听到这个可恶的声音。但云扬的声音却如同魔音穿脑,钻进耳朵里来。
  听到这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问一句:你他么的不想对付我;也不想管老子的事,那今天这个算个球蛋?!
  只听云扬说道:“不过我听一个人说过你之后,就立即决定,我要搞掉你!”
  楚天狼终于忍不住,道:“谁?”
  云扬和蔼可亲的微笑:“正月十九!”
  这货,果然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将李长秋卖了。
  “正月十九!”楚天狼几乎想要咬牙,但,牙齿也已经酸软;装着毫不在意的道:“什么正月十九?跟我有什么关系?”
  云扬笑了笑:“你说呢?正月二十一?嗯?!”
  楚天狼浑身都软了下来。
  对方连正月二十一这个日子都能够说得出来,那么,对自己还有什么是不了解的?
  “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你到底是谁?!”楚天狼几乎疯狂。
  什么时候居然有一个这样可怕的敌人?
  哪里来的?
  自己的身份何等绝密。他怎么会知道?
  “我是谁……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云扬温柔道:“不过,你要听话才是。”
  楚天狼恶狠狠地看着他,张开嘴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喷出来。
  云扬一偏头,一口唾沫擦着耳朵飞过去,下一刻他已经伸手,微笑道:“你竟然敢对我吐唾沫……一口唾沫的代价,你知道是什么么?”
  一只手,在楚天狼身上点了点,从脖颈,肩膀,一直点到了右手手臂,随即,两根手指就捏住了楚天狼的脉门。
  楚天狼惨然色变。
  魔鬼抽筋!
  这就是云扬现在所用的手法,错非见多识广的老江湖,根本不会使用。这是种让人谈之色变的刑罚。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到自己胳膊上一股青筋突然鼓了出来,然后开始在肌肉中翻卷,虬起,不断地翻卷变化。
  那种极致的痛苦,让楚天狼一仰头就要叫出声来。
  但云扬一伸手,一块破布就塞进了他嘴里,淡淡道:“别叫,我喜欢清静。”
  手臂上的大筋从胳膊开始旋转,到肩膀,到脖颈……骨头被自己的筋旋转的咔咔作响,肩膀似乎分成了两块,一块差点到了左肩膀那边去,一块却是高高鼓起,几乎与额头平齐;而手肘部位整个的翻了过来,肘尖竟然扭转到了前面。
  楚天狼的脸上黄豆般的汗珠滚滚而下,一张脸已经完全扭曲,两只眼睛几乎瞪出眼眶,全是血丝!
  他想叫,却叫不出声。脸上肌肉,已经全部痉挛扭曲。
  “舒服么?”云扬的声音幽幽的说道:“若是不舒服,我可以将你的左手和两条腿也加上……”
  楚天狼两条腿直蹬,两只眼睛痛苦万状的看着云扬。
  牙齿咯咯作响。
  “看得我不忍心……”云扬伸手一拍,楚天狼的筋顿时恢复原样,呼呼的大口喘气,口中呜呜做声。
  云扬将他口中的破布取了出来,放在一边,道:“楚天狼,还吐唾沫吗?”
  将脸凑上前,道:“来,再吐一口我看看。”
  楚天狼看着云扬这张俊秀的脸,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这就是一个恶魔!
  从他手上施展出这么残酷恶毒的手段,而他自己居然脸上表情,眼中神色都没有半点变化!
  看着这张脸凑上来,楚天狼非常想再吐一口唾沫,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有吐。
  “这就乖么。”云扬笑嘻嘻的说道,拍了拍楚天狼的脸,道:“下面认真听着我的问题哦,回答不回答的不要紧,若是听不清楚,就是四肢一起进行魔鬼抽筋啦。”
  楚天狼恨极的仰天咆哮一声。
  云扬不为所动,道:“当初,天玄崖事件,想必你记得很清楚。我问你,九尊的情报,你从何处得来?”
  楚天狼眼睛突然睁大,如见鬼魅的看着云扬。
  “听清楚了吗?”云扬和善的问道。
  “清楚。”楚天狼敏感的察觉到了云扬那平静眼底的疯狂,不由自主地回答。
  “嗯,说吧。”
  楚天狼急促的喘气,突然心一横:“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最好了。”云扬笑:“我就喜欢铁骨铮铮的汉子。”一伸手,破布已经又塞进了嘴里面,体贴得道:“待会很疼,小心别咬了舌头。看我多体贴呵呵……”
  两只手快速的飞舞,魔鬼抽筋,同时在四肢进行!
  楚天狼浑身剧烈颤抖起来……
  云扬一转身,平静地走了出去:“不着急,楚天狼,我担保你在我这里最少能活十年!我们还有十年的时间,可以慢慢耗。你要相信我,只要我不愿意,你就死不了的。”
  楚天狼的脸上露出极致的恐惧,想要开口,但那种锥心彻骨的痛苦已经潮水般而来。他眼睁睁的看着云扬走出去,眼中充满了哀求。
  云扬的身影已经打开门:“我这人心软,看不得别人受苦,所以我出去,眼不见为净,楚庄主好好地享受,就不用感谢我了。”
  想了想,突然退了几步,背着身子,一根手指准确的点在楚天狼太阳穴上,一股清凉透指而入:“差点忘了,这股力量,可以让你不会昏迷……”
  这才施施然走了出去。
  恶魔!
  恶魔!
  楚天狼心中在疯狂咒骂。
  但那潮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的痛苦,让他连呜咽之声都发不出来,只是在痛苦的挣扎,听着自己身上骨头在相互撞击……
  楚天狼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云扬才终于从门口进来,伸手在楚天狼身上拍了拍,解除他的痛苦,笑容可掬的道:“楚庄主,现在愿意回答了么?”
  楚天狼大口喘息,贪婪地呼吸空气,两眼已经死灰一般无神,只感觉浑身最后一点力量,也已经被无边的痛苦带走。
  云扬笑吟吟的道:“嗯?骨头还真硬,还不说,是吧?”
  “我说!”楚天狼嘴唇颤抖着:“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