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五十六章 九尊之强,老夫帮你!

我是至尊 第五十六章 九尊之强,老夫帮你!

  “公子,货到了。”老梅道。
  “嗯,拉去货仓。”云扬点点头。
  老梅笑了笑。
  方墨非已经出来了,现在,方墨非已经恢复了不少,虽然还是不能动手,但,帮着老梅打打下手,已经没问题了。
  照这个速度,完全恢复,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方墨非对这样的进度非常满意。
  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伤势,自己可是最少要躺一年以上的,而且修为还会受损。而现在在这里,能够缩短到一个多月不说,而且本源之力,已经补了回来。
  云扬想了想,还是先去了密室。
  李长秋还是被捆着在里面,见到云扬进来,目光闪动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是,他没有破口大骂,已经代表着……他其实对云扬这个人印象并不坏。
  主要是云扬之前的那一番忽悠,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李老,很抱歉,不能解开你身上的禁制。”云扬进来之后,倒了杯水,给李长秋喂下去,随即歉然说道。
  “嘿嘿……谅你也不敢。”李长秋嘿嘿一笑,道:“不过,老夫也没有什么能够活着出去的想法,你到时候,若是能给老夫一个痛快,就不错了。”
  云扬苦笑一声,道:“上面还没有来消息,李老还要等一等。”
  李长秋叹了口气,道:“我晓得。”他看着云扬,欲言又止。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现在,已经对天狼庄展开行动,据说……天狼庄已经被连根拔起。”
  “好!”李长秋精神振奋,大喝一声好,道:“那楚天狼呢?”
  云扬微笑:“李老的心愿可以达成了。楚天狼已经被生擒,目前,正往这边送过来。等到我先审讯完毕,李老就能见到这位天狼庄庄主了。”
  李长秋哈哈大笑,充满了快意:“楚天狼居然敢出卖我,想必他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一天吧。他固然将老夫害了,但他一生的心血,他的性命,也等于是葬送在老夫手里!哈哈哈哈……报应不爽啊!报应不爽!”
  云扬笑了笑,道:“不过,我会向上级报告,李老的配合,恳请上面,能够放李老一条活路。”
  他真诚的说道:“不过能不能做到,就不敢保证。小子还是非常希望,李老这样的人,能够活下来的。”
  李长秋玩味的看着云扬:“你就不怕我活下来会报复你?”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异常坦诚的说道:“怕,但却又惺惺相惜……呵呵……”
  李长秋长长叹了口气,声音低沉:“我是活不下来的……就算你们森罗庭不杀我,四季楼也会将我灭口的……老夫……已经是死定了的人。”
  云扬也跟着叹了口气,同情的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么?隐姓埋名不行吗?”
  李长秋沉默半晌,默然道:“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四季楼的追杀!没有人!”
  云扬顿时有些沉默。
  四季楼,果真就这么强大而神秘吗?
  他强颜笑了笑,道:“起码,现在我们还能说说话。对了,李老,有件事情,我也很不解,还希望李老能为我解解惑。”
  李长秋道:“有什么事情?”显然,云扬对自己的优待,让李长秋心中有些坚冰融化。配合度,已经是越来越高了。
  云扬道:“据我所知,当初天玄崖伏击九尊,就是四季楼的手笔,而且,事情也是从天唐城开始。对这件事情,我是非常迷惑的……”
  李长秋沉默着,没说话。
  云扬没有理他,似乎在自言自语,道:“按道理来说,九尊虽然强大,但,也不过是一个国家的几个大将级别的人物,虽然能够万马千军中斩将夺旗,决定胜负,但,他们的修为,若是放到江湖上,也未必见得多么高明,多么出类拔萃。”
  李长秋沉默了一下,道:“这你就错了,你不知道九尊的可怕之处。”
  云扬道:“哦?”
  李长秋道:“九尊实力,的确并不算高。若是只是以玄气来论,每个人也不过是中流水准;就连九尊的老大,当时也不过是玄气五重山。根本不堪一击。”
  “说得对啊,玄气五重山虽然已经算高手,但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岂不是还是跟蝼蚁一样?”
  云扬大惑不解的说道。
  “但九尊,还有别的力量……那样的力量一旦成长起来,才是真正的威胁。”李长秋叹了口气:“九天阵,本就不是制造江湖高手的地方,九尊的真正厉害之处,也不是他们的力量有多么强!”
  “而是……分属于九尊自己个人的,那些奇怪的力量,奇怪的匪夷所思的能力,才是真正的可怕之处!”
  “这个……我可是不明白了。”
  云扬挠挠头。
  “从九尊参加的战斗来看,目前九尊能够展示的力量就只在于,为敌人增加骚乱。让敌人军不成军,阵不成阵。只要九尊出手,比如说土尊的厚土之力,可以让敌军脚下的土地突然间变形,或者塌陷,或者高起来,甚至翻覆;这在江湖决斗中,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在两军对垒的时候,却足以致命!”
  李长秋解释道。
  “这个……倒是不错。”云扬道。
  “还有,火尊和水尊,其实是一样的道理。若是军营中突然起火?或者粮道被劫,瞬间烧光?或者突然间大水出现,冲击军阵,让敌阵泥足深陷……”
  “其他的几位,都是一样。而风尊,可以与任何一位配合,比如说,火尊放火,但风势不对,风尊却可以改变,将风逆向吹拂……作用多大?”
  “而雷尊,那闪电雷火之力;用于战阵?呵呵……”
  “这就是战阵之上,九尊的可怕。所以说,九尊能够决定数十万大军的存亡胜负。但,若是江湖上单打独斗,他们未必能够有这么大的名头,明白了吧?”
  “而九尊最强大的地方,乃是在于他们的神秘!没有任何人知道九尊的真正身份,真实面目。甚至他们彼此之间都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
  “若是九尊真的成长起来,连玄气修为也都更加的高明一些……你想想,这整个天下,还有哪一国家的军队,会是玉唐帝国的对手?”
  云扬道:“但这,也绝不是四季楼要对付九尊的理由吧?九尊再强,对四季楼也没有什么威胁啊。”
  李长秋沉吟说道:“具体为了什么,却是我也是真正不知道的了。不过,既然做出来这等事,那就必然是有原因的。”
  云扬心中有些失望。
  李长秋这边,也是一问三不知。那么,需要到什么级别,才能有资格知道这个秘密?
  “但当时对付九尊,李老这边,却是其中关键一环啊。”云扬开始诈。
  “关键一环……未必!”李长秋嘿嘿一笑:“对付九尊,我们也只是提供了一些情报而已,而且,绝对不是什么核心的情报……”
  “情报?”云扬哈哈一笑,道:“想要知道九尊的情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长秋冷哼:“这是楚天狼在负责,鬼知道他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所以这个王八蛋,才一直不服老夫……哼,这个生儿子没皮炎眼的混账!”
  楚天狼负责?
  云扬眯了眯眼睛,微笑道:“我会让楚天狼说出来的。”
  李长秋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道:“你若是问不出来,来告诉老夫,老夫可以教你几招审讯人的法子,哪怕他是铁打的金刚,用老夫所说的手段,也是你想知道什么,他就能告诉你什么!”
  云扬微笑:“到时候,一定来向李老讨教。”
  李长秋大笑。
  似乎看到了云扬用自己的方法,来折磨楚天狼的情景。
  ……
  另一处密室。
  楚天狼悠悠醒来。
  睁眼看去,第一印象是:自己已经安全了。
  但是……
  自己身上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把我捆住了?这一条条的玄兽筋捆的结结实实的,而且还捆在一根这么粗的柱子……浑身的修为也被禁制了。
  这是要闹那样?
  这不是自己人么?将我救了出来,分明是自己人啊……
  楚天狼心中一片迷惘,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人嘛?”楚天狼放声叫道。
  声音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难听,嗓子似乎撕裂了一般。
  连叫了两声,外面才响起来脚步声,随即,一个紫衣少年,风神如玉,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昏暗的油灯下,这位紫衣少年的面貌,也让楚天狼有一种‘翩翩美少年’这样的感觉。
  但随即就是大怒:“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
  云扬怪异的笑了笑:“我是谁?楚天狼,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说话的态度吗?若不是我,你现在早已经落在西门家族手中了,你现在居然上来就是质问我?”
  楚天狼一阵迷惑:“你救了我?”
  “废话!”云扬哼了一声:“你失忆了?想不起来?”
  楚天狼怒道:“你既然救了我,为何要把我捆起来?”
  “我不捆你,如何给你治伤?”云扬怒道:“你他么就像个活的一扬,扭来扭去,力大无穷,我不捆起来,封住你的修为,难道等你自己把自己折磨死么?”
  楚天狼顿时有些讪讪。
  相比自己昏迷之中挣扎得厉害?再一看自己身上的伤口,的确是被包扎了起来,不由得歉然道:“原来如此。抱歉了,那么,闲杂能不能将我松开?我的手脚被捆的难受。”
  “难受?更难受的时候……马上就开始了呢。”云扬笑吟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