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五十一章 少女情怀,熟悉感觉

我是至尊 第五十一章 少女情怀,熟悉感觉

  “就这么进来的!”计灵一偏头。
  “就这么进入了我的房间!悄无声息的等我回来……”云扬背着手,绕着计灵走来走去,口中啧啧有声:“计姑娘这偷香窃玉的本事,倒是不错啊……”
  “你说什么!”计灵恼羞成怒,小虎牙都露了出来,凶巴巴的说道:“你再说一句?”
  联想到云扬之前说“女色狼”的字眼,再听到偷香窃玉这几个字,顿时就想要揍他!
  云扬仰着头说道:“怎么,兴你做还不许我说?”
  “你!”计灵恼羞成怒之下,感觉口舌之上占不到便宜,终于爆发了。
  这小子反正打不过我!
  一个箭步冲上来,云扬刚要闪躲,但计灵动作奇快,已经将他的手扭到了身后,伸手一掰;就已经将云扬摁倒在地,膝盖一抬,正顶在云扬臀后,云扬腾云驾雾一般的飞出去,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痛呼出声,随即只感觉背后一沉,计灵已经一屁股坐在他背上,云扬之感觉一座山压了下来,刚刚挺起来一点点的腰又被噗的一声坐在地上,大声惨叫不已。
  “还说不说了?”计灵凶狠的问道。
  “我……我家,我咋不能说?”云扬气喘吁吁,奋力仰起头。
  “恩?”计灵一伸手,将云扬两只手反擒在背后,一用力,云扬顿时哀嚎起来:“痛痛痛……”
  “还说不说了?”
  “不说了!”
  “我能不能来?”
  “能!能!大姐,快放手……”
  “你还敢不敢对我使脸色?”
  “不敢了不敢了……哎哟……”
  “西门万代是不是你杀的?”
  “是,是我杀的……是我杀的行了吧……”云扬身子乱扭,想要翻身做主人,但,计灵现在的修为比云扬何止高出一筹?简直是十筹八筹,一屁股坐上,云扬就算想要动一动,也是千难万难。
  计灵坐在云扬身上,居高临下,一时间,居然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想到自己这几天在这货身上吃的气,顿时感觉扬眉吐气,颇有一种“胸中块垒一朝消除”的快意。
  趾高气扬说道:“让你这几天气我!告诉你,实力不够的时候,还是夹着尾巴比较好……”
  正说到这里。
  门口响起急匆匆脚步声。
  计灵一愣,还没来得及跳起来,房门就被老梅一下子推开了,焦急的声音立即传进来:“公子……这是怎地了?怎么听到这边有战斗……”
  随即声音一下子噎住了。
  计灵回头,云扬从地上艰难抬头。
  只见老梅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站在门口,两只眼睛如同要凸出来一般看着这边,大张着嘴巴,几乎能含住两个鸭蛋!
  计灵下意识的跳了起来,慌张道:“这个……”
  “呃……没事没事……”老梅一脸赔笑:“我啥也没看到……这个……你们继续继续……”
  “刚才我不是……我只是……我…”计灵越急,越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没啥,没啥,年轻人么……”老梅身子往后退:“玩玩游戏……也正常呵呵……”
  “你别走!”计灵焦急的跳起来:“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教训……对,想要教训教训他……所以才骑在……”
  说到这里,突然噎住。
  教训就骑在人家身上?这理由,计灵自己都感觉说不过去。
  “没啥没啥……”老梅也是一脸尴尬,深感自己不应该过来,口不择言:“其实,谁骑谁都是一样的……呃,我走了……”
  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一关门就跑:“你们继续……”
  “不是……”计灵冲过去打开门,焦急的说道:“不是你看到的那回事……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说……”
  但门口哪里还有老梅的影子!
  计灵张着小嘴,看着门外空荡荡的院子,只感觉自己一张脸着了火一般的滚烫起来。
  夜风吹来,计灵愣愣的站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羞窘到了极点的“呀”的一声,两手猛地捂住自己的脸,蹲了下去。
  这误会……可是跳进无尽之海也洗不清了……
  我的闺誉……我的名声……
  计灵蹲在地上,感觉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
  想着想着,竟然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你哭啥?”云扬急忙爬了起来,口中非常不解的说道:“挨揍的可是我……怎么你这揍人的反倒哭起来了?”
  计灵呜咽道:“要你管!”
  “我也不想管……”云扬这句话顿时又引起了一波巨怒,但兀自茫然不觉:“但这是我的房间,你在这里哭,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把你……”
  计灵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一把掐住云扬的脖子,面红耳赤的咬牙说道:“你敢说下去?”
  “呃……放手……喘不上气……”云扬翻着白眼。
  计灵终于放手,云扬捂住脖子“咳咳咳”的咳了好一会,翻着白眼说道:“差一点点……”
  计灵哼了一声。
  “话说你怎么深夜到我这里来了?”云扬警报解除,说话也正经了起来。不得不说,他刚才明显的感觉到,计灵乃是真的对自己起了怀疑之心。
  东拉西扯之后,云扬也能感觉到,现在,计灵已经不再怀疑是自己杀了西门万代。
  那么现在当然就到了谈事情的时候。
  “还不是因为你。”计灵哼了一声,口气更加的冷冰冰:“我是听说,西门万代派了人,要截杀你爹……所以一直注意着那边,没想到突然看到那边纷乱起来,过去一看,才知道西门万代死了……”
  “我闲着没事,西门世家万一迁怒的话,会找到你的麻烦。”计灵哼了哼,道:“顺路过来给你说一声,哪想到你竟然不在家……”
  云扬眸子里露出一丝暖色。
  他哪能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在关心自己?
  已经被自己伤了心,却还是关注着这边的消息。一有消息,依然是前来报讯;云扬顿时就明白了。
  这丫头一开始也不是在诈自己。只不过是感觉无话可说,特意这样子来一下,以作为开场白,以证明……我不是来给你报讯的!我是来查案的……
  这是一种微妙的少女情怀。
  “多谢!”云扬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态,轻轻吸了一口气,凝重的说道。
  突然正经起来,计灵反而感觉有些不大适应,愣了一下才道:“不客气。”
  “反正现在就是这么回事。西门万代的死,让西门家族这些人已经疯了。”
  计灵急匆匆道:“你要小心。”
  “我走了。”
  计灵低着头,此刻,完全不见了刚才骑在云扬身上狂揍的那种霸气。
  身后传来云扬悠悠的声音:“云扬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姑娘的恩德,日后若有机会,定当报答。”
  计灵哼了一声,道:“谁要你报答。”
  突然楞了一下,转身道:“不过,我倒真有件事情要找你帮忙。”
  云扬一阵愕然。
  我刚说完了报答,你就真的有事情要找我帮忙?硬着头皮道:“姑娘请说。”
  计灵咬了咬嘴唇,道:“我有一个哥哥,已经失踪了好多年……我们家人寻遍了天玄大陆,却找不到他的消息……听说,他前两年曾经在天唐城出现过……”
  云扬松了口气,道:“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计灵道:“我哥哥叫计凌风,今年二十五岁了吧,个头不是很高,很瘦,左脸上一笑就会有个酒窝,为人挺……挺……挺不着调的……但绝对是个好人,咳咳……”
  她详细的将自己的哥哥的情况说了一遍,居然还拿出来一张画像。
  云扬打开这张画像,只看了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只见,在一片白雪中,一个青衣男子负手而立,身材挺拔,目光坚毅的看着远方,身上一把剑,剑柄乃是一个龙头,浑身充满了一种灵动洒脱的味道,似乎,就在这漫天白雪中,只要他想,就能乘风而去。
  这个男子看起来很凝重,但是,他的潇洒,却似乎都是在骨子里。而绘画的人,却又造诣极高,将这种神韵,也画了出来。
  只是单纯以画论,这是一副不可多得的好画。
  只是,云扬越看画上的这个男子,就越是感觉眼熟。这男子的面貌,神采,身材,配饰,兵器,没有一件是他曾经见过的。
  但,他却莫名的感觉到熟悉,亲切!忍不住久久的凝视,皱眉沉思。
  计灵一看到云扬的表情,顿时就紧张起来:“你见过?你是不是见过这个人?”
  云扬的思绪被打岔,摇摇头,迷惑的说道:“这个人,我没有见过,但,为什么我感觉……感觉……”
  “你感觉什么?”计灵紧紧问道
  “我感觉……貌似很熟悉……”云扬皱着眉:“但是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而且,根本没有这张面孔的印象……”
  计灵目光一亮,道:“你再仔细想想……”
  云扬搜肠刮肚的想着;几乎从自己开始记事一直到现在所有见过的人全部都想了一遍,最后终于摇摇头,无奈的说道:“没有印象……奇怪了!”
  按道理说,能给我这种感觉的人,我没有任何道理会忘记才对!
  但为何想不起来?
  计灵咬着嘴唇,静静地看着他,良久,道:“若是你什么时候想起来,或者说遇到这个人,请你一定要告诉我。这是我哥哥!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云扬急忙答应。
  计灵心事重重的告辞,也没忘记了将画卷了起来带走。
  看着计灵的身影,云扬依然在想这张画,这张画上的人,很熟悉啊……
  他的心神,本不应该被任何事情搅乱,但,在他看到这张画的时候,分明感觉自己的心很乱。
  以致于,让云扬忽略了一件事:计灵本是大家族的人,但,为什么说……她哥哥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