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四十五章 谈谈心,做知己.
    

  云府,密室。
  云扬单独一人,对着被五花大绑的李长秋。
  老梅和方墨非都在外面。
  “老梅,公子很神秘啊。”方墨非有些纳闷的说道:“真是奇了,我原本就以为,这云府之中,就一个公子,一个管家,一眼看到底。但进来之后,怎么发现,越来越是摸不清楚深浅了呢?”
  老梅嘿嘿一笑,斜斜的看他一眼,淡淡道:“摸不清深浅?那就对了!老梅我在这院子里呆了三年多了,到现在,还没摸清深浅呢!你刚来,就想要摸清楚深浅?”
  不屑的笑一声。
  方墨非是真的震惊了,瞪大了眼睛:“以你的本事,三年,摸不清深浅?”
  老梅咧咧嘴,很是感觉脸上无光,恼羞成怒恶狠狠道:“你这么好奇干什么?还说我?就以你的智商,别说三年,在这府里面三辈子……你都挖不到咱家公子的底!”
  方墨非瞪了瞪眼睛,伤势未好,老子不和你说话!
  简直就是个炮仗!
  ……
  “小子,别白费心思了。”李长秋目光闪烁:“什么传承,老夫一概不知。”
  “你会交出来的。”云扬笑吟吟的上前,突然就是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交不交!交不交!交不交!”
  噗噗噗……
  李长秋咬着牙一声不吭,心中却是越来越放心。你想要传承?哼……那你就不敢弄死我!
  一直到……一股精纯的气息,突然封锁了他的全身经脉,封锁了他的丹田;才终于有些色变。
  这股气息的精纯程度,竟然是他生平首见!
  他既然有了这样的神功,为何还要万邪毒门的传承?
  正想到这里,一拳雷霆电闪一般照面而来。
  唔……
  咔嚓……
  他的上面四个大门牙被生生打落,鲜血长流。
  “士可杀不可辱!”李长秋怨毒的看着云扬:“如此折辱一位强者,小子,你还有没有半点风度!”
  他的牙齿被打掉,说话声音很是怪异。
  “强者!?”云扬收了手,淡淡一笑,揪出一块雪白的毛巾,开始擦拭自己拳头上的血迹,慢条斯理的说道:“李长秋,记住你的身份,你在我这里,就是一个阶下囚!”
  李长秋狠狠的道:“老夫记住你了!”
  云扬微微一笑:“你现在,浑身经脉受我所制,想要自断经脉,自断心脉,是做不到的了。丹田被我封锁,想要自毁丹田,也是做不到的了;行动受我所制,想要撞死吊死,是不可能的了;牙齿被我打掉,想要嚼舌自尽,也是做不到的了。”
  他说话很慢,但,李长秋听着听着,却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起来:“你……你是什么意思?”
  “不为什么,我不想让你死而已。”
  云扬露齿一笑:“因为接下来,你会非常想死!”
  李长秋桀桀一笑,含糊不清的说道:“纵然我死了,你也休想要得到那万邪毒门的传承!”
  云扬怪异的一笑:“你到现在还认为,我抓你来,是为了那什么所谓的万邪毒门的传承?”
  李长秋霍然抬头:“你不是?”
  “不是!”
  云扬的脸色变得冰寒,勉强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冷冷的,残酷的笑:“我只是想要问你几个问题而已?”
  李长秋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你要问什么?”
  “你是几月初几?”云扬一字字问道。
  李长秋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
  “你是几月初几?”只是很普通的六个字。
  但是组合起来的威力,尤其是落在李长秋耳朵里面之后的威力,却是如同一道闪电,从高空劈落下来,直接就劈入了他的心灵最深处。
  这一刻,他甚至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多少年了,没有被人这么当面挖出自己的老底,这是自己最深层次的隐私!
  李长秋镇定了一下,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云扬冷清的笑了笑,淡淡道:“李长秋,化名李铁匠;在天塘城隐居十三年;十三年里面,一向勤勉;打造的兵器,也都是精品;而且,有人曾经说过,只要李铁匠好好地干下去,或许总有一天会突破,在铸造兵器这个行业里面,达到大师水准。”
  “在近些年,李铁匠的名字也更加的响亮,而且,也有人能够以拿到李铁匠亲手打造的兵器为荣。”
  “作为一个奸细,或者说是暗桩,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可说是登峰造极啊。”
  “不过李铁匠脾气不好,而且,心情经常不好,所以,李铁匠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关门,就会失踪。”
  “而这位老实巴交,脾气暴躁,一身的土气,满脸沧桑皱纹的李铁匠只要失踪了,青云坊就会出现一位风度翩翩几乎无懈可击的李长秋,李大官人。”
  “李大官人很有钱,花钱如流水。每一次到青云坊,都最少花费数百两银子。”
  “然后这位李大官人就会突然消失,没有人知道,他是哪里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但就在同一时间里,李铁匠就会出现,而且心情恢复了平稳。继续勤勤恳恳的打铁,继续精益求精的铸剑。”
  “若是李铁匠不露马脚,或者说,一直能够将自己的不甘心控制的很好,不让人抓住把柄的话,任何人,都不会将风度翩翩的李大官人与老实巴交的李铁匠联系在一起。毕竟,这从表面看起来,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云扬慢条斯理地说着,眼睛冰雪一般盯着李长秋的眼睛。
  李长秋微笑道:“我完全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
  云扬并不理他,继续慢慢的说道:“若是你不主动去警告秋剑寒元帅,或者,终此一生都不会有人发现你;只是很可惜,这件事情,你毕竟是做了。”
  “相信你的上司知道这件事也会很诧异。一直很稳重的李铁匠,怎么会主动的去做这么疯狂的事情?毕竟,虽然看起来,依然不会有人能够抓到你,而且你也能够随时脱身;但,你做的这件事情,的确是毫无道理。”
  李长秋冷笑道:“你抓我,更加没有道理。”
  云扬淡淡笑了笑:“我也很奇怪,你为何会这样做。但我一直到刚才,终于想通了,你为何这样做。”
  李长秋不由自主的问道:“为何?”
  “这一切只是因为……四个字。”云扬微笑道:“这四个字,叫做闯荡江湖。”
  “闯荡江湖……”李长秋缓缓地念叨,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
  “因为你毕竟是一个高手;而且,你的身手,也已经达到了寻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而你,在来到天唐城之前,也必然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你有自己的地位,有自己的名声,有自己的虚荣,有自己的骄傲;那些,全都属于你自己;但你自从来到天唐城成了一个铁匠之后,你就失去了这些,你就没有了自己。”
  “你所有一切,都没了,从那时候开始,你只是一个铁匠;暗中的身份,则是一个日子。”云扬道:“但江湖无处不在。”
  “你的铁匠铺,与江湖人的交集也会很多。”
  “当你听到江湖上风云变幻,听到有无数的人的名字,或者你认识,或者你不认识,或者你认识的人还不如你,但现在都很风光,相反,你有足够的实力却不能表露,不能扬名立万,不能巩固自己……”
  “你看着江山代有才人出,你看着江河后浪推前浪;而属于你的名字,却渐渐的被人遗忘。”
  “所以你不甘心,你憋屈,你不服;这些小蝼蚁,凭什么?若是我还在,岂容他们嚣张?所以你就会脾气不好,就会暴躁,就会心情不好,就会关门,不愿意做这个铁匠了……”
  李长秋嗤的笑了一声,低声说道:“荒谬。”
  云扬不为所动,道:“你虽然在某一种心境受到触动的时候,不愿意做铁匠;不愿意被人忘记自己;但你自己却明白,被人遗忘,被人将你当做真正的铁匠,才是你的最大的目的。”
  “所以你不会走远,所以你才会去青云坊,不会去江湖中搏杀;在青云坊短暂的麻醉一下自己,让自己的心境得到平稳,然后压制下去这一份躁动,就会回去,接着做你的铁匠。”
  “但这样的积累,却是一个非常恶性的循环;你的脾气,会越来越暴躁,心情,会越来越不好。”
  “尤其是,当你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却不能说;就会更加心情不好,所以这一年来,你的铁匠铺开张的日子,越来越少,而你去青云坊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多。”
  李长秋脸色发白,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地看着云扬。
  “你这样的人,心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所以,当一件你觉得无法承受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就不顾一切的去做了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威胁秋元帅。”
  “因为,吴文渊的被抓,对你来说,兔死狐悲,危机感,太重;你害怕,这样的命运,会出现在你自己身上;因为,归根到底,你跟吴文渊是一样的人;所以,你忍不住了。”
  “但就是这一次你忍不住,让你到了我这里。”
  云扬冷淡的眯着眼睛,看着李长秋有些失神的眼眸,淡淡道:“任何事情,不管是好是坏;但只要发生,只要被人做出来,那么,就一定是有理由的,而且,一定有规律可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