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四十三章 痴心,下毒,动手!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我是至尊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红尘世界,英雄无数;但我眼中,一个也看不到!深闺无梦,只因为我的情,已经尽数归属于一个人;心中所有的空间,都已经被这团火燎原燃烧!
  这是云醉月写的一首诗。但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云扬的口中听到。这本不应该发生的!
  听着云醉月的问话,云扬悠悠的叹息一声,道:“我真不能告诉你,我是谁。”
  云醉月如同失去了魂魄一般,缓缓的松开云扬的衣襟,缓缓退后几步,失魂落魄的坐下去,两只眼睛,都失去了神采。
  “你不能告诉我你是谁。”云醉月将一只手放在桌上,咬着牙,竭力控制着自己身躯的颤抖,道:“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派你来的那个人,告诉你这首诗的那个人,在哪里?”
  “你知道的,我更加不能告诉你。”云扬闭上眼睛。只感觉心中一阵刀割一般的疼痛。我说了,你会死。
  “他叫什么名字,你总该知道吧!”云醉月狠狠的看着他。
  “我不知道。”
  “他在天唐城吗?”
  “……不知。”
  云醉月终于爆发:“那你总要告诉我,他现在,是死是活?”
  云扬紧紧的咬住了牙,良久,艰难的说道:“他让我告诉你,忘了他。”
  “忘了他!”
  云醉月惨笑起来:“他就是一个王八蛋!窝囊废!昧良心!没担当!一个废物!”
  云扬闭着眼睛,长长吸气。
  云醉月还在不断地,恶毒的骂下去。
  “啪!”
  云扬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低沉的喝道:“够了!”
  一股滔天气势,蓦然爆发!
  云醉月的声音,戛然而止。稍倾,突然神经质一般的笑了起来:“你们就是这幅德行!哈哈哈……除了欺负自己的女人有本事,其他的,全是不敢见人!”
  云扬胸口剧烈起伏,良久,好几种说辞在心中转了许久,道:“……他在哪里,你应该知道的。”
  云醉月疯狂的冲着云阳怒吼一声:“我不信!”
  云扬正要说话,云醉月已经连续不断的冲着他喊起来:“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她两眼通红的看着云扬:“你说什么,我都不信。”她似乎是在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着天地祈祷一般,喃喃的,却是一字字的说道:“他是绝对不会死的!”
  云扬沉默了下来。
  良久,不忍心说话。
  云醉月突然凑过来,哀求的问道:“他没有死……对不对?是不是?没有死,对吧!对吧?”
  云扬看着她充满了哀求的眼神,心中一阵酸涩,一阵心软,转过头,轻声道:“是,在我看来,他没有死。”
  他永远活在我心里。
  云醉月听了他这句话,似乎浑身一下子僵硬了。
  许久许久之后,才突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即猛然间放声大哭。似乎心中所有的担心,都在云扬这句话之中,猛然放下了。
  她哭得哀怨至极。
  云扬木然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只感觉胸膛中,一阵阵的绞痛。
  “他……他现在怎么样?”云醉月抽噎着问道:“还……还好不?”
  “不可能好的……”既然已经说出了谎言,就必须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弥补:“重伤……太重了……而且,很危险……他现在,也不可能回来……”
  “我明白的!”云醉月使劲的点头:“我等他!多久,我都等!拜托你,给他传消息回去。”
  “不可能的!”云扬痛苦地摇头:“我传不回去……”
  “哦,我明白,我明白。”云醉月急急的说道:“是的,既然出来了,就不能再传消息,敌人实在是太可怕……对,不传消息回去最好,最安全。”
  云扬看着这个痴心的女子,只感觉心如刀绞。
  “你刚才说,逃犯?”良久之后,云醉月终于擦去了眼泪,眼睛已经完全红肿了,却已经恢复了一些平常的气度:“什么逃犯?”
  “是……有可能……”云扬以目光示意。
  云醉月的目光一下子危险起来:“有可能与他的事情有关?”
  云扬默然点头。
  “我帮你!”云醉月目光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如同一头幽冷的黑夜里嗜血的猛兽。
  云扬深深吐气。
  “平常,我可以去找你聊聊?”云醉月期待的看着云扬。
  “不行!”云扬坚决道;“太危险了。”
  “我明白的……”云醉月委屈的低下头,却是很善解人意的说道:“他自从被选进去,我就知道,因为他去参选的时候,是我陪他去的……但这么多年来,这个秘密,始终在我心里。”
  “你放心。”
  云醉月认真的说道。
  云扬心中又是一痛。
  五哥。
  你走的了无牵挂,但,这位痴心的女子,却又该怎么办?我纵然有通天手段,却又如何弥补这个痴情的女子,心中那无限的伤痕?
  ……
  李长秋神色安然,坐在青云坊这个房间里;这是青云坊当红姑娘青山雪的房间;甚为宽敞。
  李长秋乃是这里的常客,他脸色红润,安然坐着,面前一盘檀香,袅袅升起;一壶清茗,微微茶香,三丈远的榻上,一片轻纱笼罩,缕缕琴音,从轻纱后面传出来。
  透过轻纱,可以看到一位身材窈窕,长发如瀑,身穿如雪白衣的冰清玉洁的女子,纤细的小手,在琴弦上拨动……
  风雅至极。
  门口脚步声响起,一团红影翩然而进;人还未进来,笑声已经传了进来:“李先生,我这妹妹琴弹得如何?”
  李长秋微笑道:“天籁之音。”
  云醉月咯咯笑着走了进来,纤细的腰肢,让人担心随时都会断掉,娇笑道:“李先生可是好大面子呢……雪儿这个房间,可是一般情况下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就算是我这个姐姐,有时候,也不让进呢……”
  “是么……呵呵……”李长秋洒然一笑。
  “月姐你……人家什么时候不让你进了……”帘幕后,传出一个又急又羞的声音。
  “雪儿还不好意思了……”云醉月道:“李先生,后厨刚刚做了几个小菜,我带来给先生尝一尝。”
  “那,李某可是有口福了。”李长秋微笑着,突然一怔:“醉月姑娘眼睛怎么有些红肿?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么?”
  云醉月笑容一敛,叹口气说道:“是有事情,哎,一个姐妹家里来信,母亲突然病逝……哎,我陪着哭了一会……她还有自己的母亲,我云醉月,却连自己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说着说着,又是泫然欲泣。
  李长秋叹息一声,道:“生老病死,悲欢离合,让人总是无奈;醉月姑娘节哀顺变。”
  云醉月强颜一笑,道:“总是心中惆怅无法开解……哎!看我,说这些扫兴的干嘛,来,李先生,尝尝我青云坊的手艺如何。”
  手一挥,一个丫鬟端着一个精致的菜盘进来,里面有玲珑小巧的四个小菜碟。一个小巧的酒壶。
  当真是小菜。
  每一个菜碟里面,看这样子,最多也就是两口。
  那个酒壶,最多也就是一杯酒。
  里面的雪儿掩嘴娇笑:“月姐今天可是大方了呢;这等小菜,连我都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够得上吃了。”
  云醉月怒道:“你这个小蹄子,那一次不是你吃的最多?也不怕发胖!”
  里面雪儿娇嗔不依起来,李长秋不由也是为之笑起来,道:“贵姐妹感情可真好。”
  云醉月叹道:“大家都是无依无靠之人,只能彼此之间好一些了……”
  李长秋呵呵一笑,拿起筷子,道:“这小菜当真不错,让我一看就是食欲大开,可惜量太少啊。”
  云醉月笑道:“量多了……就不是小菜了,李先生你说呢?”
  “有道理!有道理!”李长秋呵呵大笑,吃了一口。运功一查,并无异样;笑眯眯的说道:“月姑娘说的,总是有道理的。”
  运筷如风,每一碟小菜都吃了一口;运功查看,还是无事,顿时宽心大放;刹那间一口酒一口菜,吃得干干净净,笑道:“这手艺……就算是进皇宫,也是足够了……月姑娘,这一点点,吃也吃不饱,反而越发饥饿了……这点分量也太残忍了些。纯碎是勾人啊。”
  云醉月妩媚笑道:“正是要勾人呢,勾着李先生多来几次……”
  “哈哈!妙极!”李长秋哈哈大笑,心情舒畅。
  “李先生慢慢玩,醉月先出去了。”云醉月笑了笑:“奴家在这里,可是打搅了李先生的雅兴……”
  李长秋哈哈大笑,急忙挽留,但云醉月已经娇笑着走了出去。
  琴音袅袅,檀香阵阵,李长秋心中慢慢的也放松了戒备,这青云坊,果然是最安全的地方,此言不虚。
  想到这里,抓起原本的酒壶,又喝了两杯酒,叹道:“痛快。”
  “痛快?”
  一个声音讥诮的说道:“不知道先生,还想不想要更加痛快一些?”
  “谁?”李长秋霍然站起,转头看去。
  只见门外,一道紫衣身影若隐若现。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让李长秋竟然感觉到了一阵阴森森的味道。
  李长秋冷哼一声说道;“想要在李某面前装神弄鬼,你的道行还差了些!”
  说完这句话,他就要动手。
  那紫衣人影却站着不动,轻声道:“李长秋,不错,一个小小的铁匠,居然能够有钱来到青云坊,而且一个月来三四次……现在打铁果然那么赚钱么?”
  李长秋哼了一声,暗暗提聚修为,道:“赚不赚钱,你不用操心。你现在最应该担心的……却是你自己的小……”
  话还没说完,突然间面色惨变!
  因为,他刚刚提聚起来的如同潮水怒啸一般的玄气,居然在这一刻,哗的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长秋急忙再次提聚,但这一次,依然能够提出丹田,却消散得更快!
  外面的紫衣身影淡淡的说道:“李长秋,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没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你是不会将毒排出体外的!就算是玄气七重天以上的高手,也要最少三个呼吸,更何况你还不到七重天!”
  七重天?
  李长秋心中一喜。
  我向来对外表现的是六重天,藏拙果然有用!
  不到七重天?哼,等过了三个呼吸,我就要你好看。
  李长秋猛的一扬手,两手一拍!
  “砰!”
  一声爆响,一团浓浓的烟雾突然间爆散而出。
  顿时,整个房间浓烟滚滚,伸手不见五指。而且这烟雾,居然被风吹不散一般,始终笼罩在这一块。
  …………
  最近有个想法,想要做些东西出来,专属于咱们风家的东西,但是又想不起做什么好,所以,大家要是有兴趣,可以到我的公众微信咱们商量下。打开微信公众搜索风凌天下就找到我了。欢迎大家啊。
  恩,今天是海魂衣盟主的生日,让我们祝福海盟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