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是至尊 第四十章 消息、驯狮、去战吧
    

    “四季楼,是江湖中一个最神秘的组织。但是,不全属于江湖。”冬天冷道:“四季楼的根,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不管是江湖,还是各国朝堂,甚至是名门大派,或者是八大家族的中坚,甚至是……隐世家族的高手,都说不定会有四季楼的力量存在!”
  
      只是这开头一段话,就让云扬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四季楼从来不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行事低调,到了极点!所以,知道有四季楼这样的组织存在的人,在这世上也是极少的一部分。”
  
      “这个组织,与其说是一个帮派,倒不如说是一个宗教。”冬天冷压低了声音:“我们春夏秋冬四大家族,我感觉,每一个家族之中,都必然会有四季楼的存在!”
  
      “只因为,我们的家族名字,正是一年四季。”冬天冷道。
  
      云扬咧咧嘴:“这么神秘?前几天听人说起来,我还以为人尽皆知呢。”
  
      “人尽皆知?”冬天冷哼了哼,道:“这可是四季楼!天玄大陆千古以来,最最神秘的帮派。当年传说凌霄醉与四季楼怒怼,双方整整干了一百多年,凌霄醉也没有挖出来四季楼的根底,反而就是这么不疼不痒的就算了……”
  
      “而四季楼也不想招惹凌霄醉这样的绝世高手,既然凌霄醉肯偃旗息鼓,四季楼也不会凑上去多添伤亡,毕竟,论个人武力,谁也不是凌霄醉的对手。”
  
      冬天冷叹了口气:“四季楼……太庞大!”
  
      云扬皱皱眉道:“那你知道,四季楼的楼主是谁么?”
  
      “年先生啊!”冬天冷脱口而出:“这一点,所有知道四季楼的人都知道。”
  
      “年先生是谁?”云扬紧跟着问道。
  
      “这个……整个天玄大陆,除了年先生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为你回答这个问题。”冬天冷苦笑。
  
      “还有呢?”
  
      “没了。”
  
      “你就知道这一点点?”云扬睁大了眼睛:“居然还好像是绝世秘密一般不说?这一点,谁不知道?”
  
      冬天冷叫起撞天屈:“老大!我说的已经是绝世秘辛了啊!四季楼有规定,但凡有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么,就是死路一条!敌人不杀你,四季楼自己也会杀你!”
  
      “江湖中前前后后暴露出来的四季楼的人很少,基本都是几月初几这样的角色,但,无一例外,已经全部死亡!连尸体,都已经被人翻来覆去的查看了千百遍!”
  
      “各国君主,谁不想铲除四季楼?”冬天冷郁闷:“但谁能找得到他们?”
  
      “还有别的吗?”云扬不感兴趣的问道。
  
      “没有了……呃,还有一点。也是世间传说四季楼,唯一能够找到的一点线索。”冬天冷道:“传说……曾经有人,找到了天问;要买四季楼的消息。”
  
      “天问?”
  
      “对,天问。”
  
      “怎么说?”
  
      “天问开出了十万玄晶的价钱,还有,七大奇花,三大毒草,五行灵水。”冬天冷道:“这就是,知道四季楼的消息的代价。”
  
      云扬抽了抽嘴角。
  
      这简直是……漫天要价了。
  
      只是开始的十万玄晶,就已经是一个让一位巅峰武者听了之后就会绝望的数目,更何况,还有七大奇花,三大毒草,五行灵水!
  
      每一件,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每一个,都是价值连城,无法估计!
  
      “但,这世上所有高端武者都知道,天问只要开出了价格,那么,他就一定知道这件事的所有底细!”冬天冷道。
  
      “只是这价格,没有人能够付得起!”
  
      云扬深深舒了一口气。
  
      “但近五十年,天问也几乎消失了。”
  
      “天问,号称无所不知。就连苍天,若是有不知道的事情,只需要问他,就能得到答案!”云扬喃喃说道:“天问,才是世间第一神秘组织啊。”
  
      “天问,只是一个人。”
  
      冬天冷道:“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
  
      云扬有一种匪夷所思的荒谬感觉。
  
      “现在,我所知道的,已经全说完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四季楼既然如此低调,从不扬名立万,那么,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云扬问道:“或者说,他们究竟是要干什么?”
  
      “这一点,真不知道。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那位神秘的年先生之外,也没有人能够给你答案。但是大家都清楚,四季楼必然是有目的的。而且这个目的极为可怕。现在就是……等待。等待他们真正暴露出来才能知道。”
  
      “等待……”云扬哼了一声,非常不爽。
  
      冬天冷刹那间恢复了阿谀奉承的神色:“老大……老大……帮我赢啊……”
  
      “既然你已经告诉了我……”云扬哼了哼:“虽然全是无用的消息,但我却不会白白地听了……算你小子捡了便宜,哼哼。”
  
      “嘿嘿……是,是,老大宽宏大量,胸怀如大海,智慧比天高……”冬天冷嘿嘿笑道:“那……我们如何阴死他们?”
  
      “阴死他们?很容易啊!”云扬道:“让你的双头天狮去战斗,就赢了。”
  
      冬天冷一下子垮了脸。
  
      不是已经战斗过了?接着去战斗,那不是找虐么?
  
      “将你的双头天狮叫过来,我帮你训练一下。”云扬微笑道:“玄兽,并非只有天赋的厮杀本能,它们,其实也需要学习的……”
  
      冬天冷怔怔的看着云扬,脑袋里有些迷糊。
  
      他……要收双头天狮做徒弟?
  
      我我我……我怎么有些迷惑?
  
      云扬就在冬天冷面前开始了教授。
  
      将双头天狮叫过来,开始打了一套拳,让双头天狮开始学习自己打拳。
  
      冬天冷一张脸不断的抽搐,在旁边看的两位护卫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就是这位大爷说得帮忙?
  
      双头天狮显然也是懵了,如果会说话的话,肯定就结巴了:打打打……打拳?你让我一头狮子……学着人类打拳?
  
      虽然我是八品玄兽,虽然我很聪明,但是我……
  
      “笨蛋!”云扬毫不留情的呵斥:“要这样攥拳头才对。”
  
      说着示范。
  
      双头天狮:……
  
      这狮子蹄子能跟人手一样么?怎么攥拳头?
  
      “这样!”云扬走过去,抓住双头天狮的左前蹄,用手掰开,然后给它合拢:“明白么?”
  
      冬天冷和护卫集体崩溃。
  
      双头天狮却是四只眼睛猛地一亮,充满了兴奋的扬天长嚎:“嘶嗷……”
  
      在这一刻,一股精纯到了无法想象的生命源力注入了双头天狮的身体,效果明显到了……双头天狮立即就感觉,自己的这只前腿,一下子变得强壮,充满了用不完的力量和无尽的潜力!
  
      若是这样的力量能够多一些的话,自己甚至能进阶!
  
      “叫什么!”云扬一巴掌打在双头天狮的脑袋上,一股力量,再次进去。
  
      双头天狮兴奋的小狗一样摇起尾巴来:“嘶嗷……嘶嗷……嘶嗷……”
  
      叫唤起来没完。
  
      “还叫!”
  
      云扬一巴掌,又一巴掌,再一巴掌……
  
      越是挨揍,双头天狮越是兴奋,越是心花怒放,越是……
  
      “现在出右拳!这样!”
  
      “不对!这个蠢货,这样子!”
  
      又是一股……
  
      “现在是训练腿法,前踢,前蹬,侧踢,侧踹,后踢……哎呀统统不对……”
  
      “真蠢!”
  
      “我来矫正……”
  
      “嘶嗷……嘶嗷嘶嗷……”
  
      冬天冷和两个护卫看得下巴都要掉了下来。
  
      这尼玛……生平首见啊。
  
      一个双头狮子,突然人立而起,左前蹄轰的一声打出一……拳?
  
      人立而起,跃在半空,一个盘旋,一只右腿凶猛的一个侧……踹?……
  
      “哦……我已经疯了……”冬天冷一只手捂住脸,低下头,完全无语了。
  
      这家伙,居然貌似是成功了?但是……双头天狮这是咋地了?这么听他的话?被他一巴掌一巴掌揍得摇头晃脑的,一个踉跄一个踉跄,却还是拼命地往他身前凑……
  
      “难道我贱……我养的狮子也跟着贱了……?”冬天冷感觉除了这个解释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可能了……
  
      你他么分明是一头狮子,双头天狮,天生通晓阴阳水火之力,你的天赋本能呢?
  
      实在不行,你他么还会咬人吧?两个嘴巴干嘛用了?
  
      居然真的打起拳来……
  
      方墨非与老梅也在看,看得满肚子都抽筋了。
  
      现在的方墨非,表现的洵洵儒雅,完全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书生,弱不禁风;而实际上他的修为也远远没有恢复。
  
      冬天冷三人只是看了一眼就转了目光。
  
      反倒是两位冬家的护卫,对老梅疑疑惑惑的打量,隐隐感觉到老梅身上传来的那种强烈的威胁。
  
      “这位云公子,身边居然有一个这样的管家……”两个护卫心中都在想: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啊。
  
      在众目睽睽之下,云扬完成了对双头天狮的改造;然后,就开始了。
  
      “跳起来转个圈!”
  
      “两条后腿走路!”
  
      “两个前腿抱个球,后腿直立走路!”
  
      “去,把我扔的皮球捡回来。”
  
      “来,看到我的手了么?从我手上跳过去。”
  
      “一个呼吸,跑到大门再跑回来……”
  
      ……
  
      冬天冷已经完全的木然了。
  
      尼玛你这是驯狮子还是在驯狗?
  
      冬天冷公子实在是忍受不住,一步站出来:“老大你……”
  
      “好了!”
  
      云扬一拍手,叫住了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双头天狮:“去下战书吧,今天晚上,让双头天狮迎战银尾犼!保证你赢!”
  
      “嘎!?”
  
      冬天冷眼珠子几乎凸了出来。
  
      你就这么教我的狮子打了一趟拳,又让它跟狗一样跑来跑去一段时间,就……就能参战了?
  
      “这……还不行吧?”冬天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感受着被揍的疼痛还没有消除,苦着脸道:“今晚上再打……恐怕我……我真的半年恢复不过来……”
  
      “今晚再去打。你有没有信心?”云扬问双头天狮。
  
      “嘶嗷!”双头天狮斗志昂扬,狂吼一声!
  
      “去,告诉你家公子,你必胜!”云扬手一指。
  
      双头天狮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冬天冷面前,抬起两个大头:“汪!”
  
      尾巴一阵狂摇!
  
      冬天冷欲哭无泪的在风中凌乱了:“你你你……你居然真的将我的双头天狮给我驯成了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