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我是至尊>我是至尊 第三十四章 惊吓、报恩、刺杀!

我是至尊 第三十四章 惊吓、报恩、刺杀!

  当天上午,兵部侍郎谢武元还在家里等着老丈人给讨要的公道,心中算计着若是将云扬抓起来,自己该怎样去落井下石的时候……
  整个府邸就被包围了。
  一声令下,全家人锒铛入狱。除了夫人有刘太师力保,被带回太师府之外,其他人,全部都被五花大绑的带走,直接压入天牢;当场宣判,三天后,开刀问斩!
  这件事情,让所有等着看热闹的人都是瞠目结舌!
  不是……不是应该那打人的被抓么?怎么反而是挨打的被抓了?
  这件事情,迅速的在天唐城官宦家族之中形成了一道暗流:那位天外云侯的公子……看来是不能惹啊……
  太口怕了。
  此刻,计灵正在天唐城最豪华的客栈天字一号房中,狠狠跺脚:“怎么不将这混蛋抓起来!”
  在房中,还有几个少女,一个个慵懒的坐着,有的更懒洋洋地趴在计灵床上,白玉一般的小脚百无聊赖的起来落下……敲打的床铺噗噗的响。
  这帮世家小姐;一个个在外面看起来风华绝代,但在自己的闺蜜面前,那也真是毫无形象的。
  “哟,妹妹啥事儿这么生气?混蛋?”一个少女挑着嗓子故作诧异:“计妹妹啥时候认识了一个混蛋呀?我们咋不知道?”
  计灵哼了一声,道:“你们知道?你们若是见到他,不被他气得吃不下饭,就算你们见到了一个假的!”
  “哟,还有这等人……那我们姐妹们可要见识见识。”那少女笑得花枝乱颤:“这么有趣的人儿……”
  计灵嘟着嘴哼了一声,使劲儿的翻白眼:有趣?等他气死你们,你们就知道什么叫有趣了!
  下一刻,五六个少女一起扑上来。
  “叫啥名字?”
  “多高?”
  “帅不帅?”
  “俊不俊?”
  “胖不胖?”
  “身材怎么样?”
  “家世咋样?”
  更有一个少女一脸的花痴:“哇,我突然感觉……我要遇到我的王子了……”
  计灵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你们这帮家伙没救了……”
  “快说啊,我们去看看呀。”
  “对啊,说不定,能找到如意郎君呢。”
  “这小蹄子不说,大家弄她!”
  “上!”
  “饶命啊……”
  顿时群魔乱舞。
  ……
  云扬刚出房门,就看到老梅和方墨非在门前站着。
  “哦?”云扬诧异一下。
  这是咋回事?
  老梅在这里站着也就罢了。方墨非现在站着都艰难,怎么也在这里跟棍子似得?
  “公子,门外有一个人叫陈三。从昨晚上开始,就一直在咱们门口旁边坐着……”老梅道:“到现在还没有走。”
  云扬点点头:“知道了。”
  方墨非道:“公子,这个……不知道该怎么说,昨晚上我修炼的时候,隐隐感觉,咱们府中曾经进来了很多很多人……”
  “全是高手。”方墨非一脸凝重:“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这个,公子不可不防。”
  天可怜见,方墨非昨晚上被狠狠地吓了一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修炼速度奇快,而且神识能量已经恢复了;方墨非正在欣喜,散发神识查看四周,结果可了不得了。
  浑身汗毛倒竖。
  只感觉这个云府不断地有陌生人来来往往,高来高去,这个走了那个又来了,有时候三五成群的来……
  而且,方墨非能够感觉出来,来的人之中,大多数都是五六山的高手,甚至有些,比自己还要高,而且这种高手,绝对不少。
  下半夜,这种人少说也是来来回回了五六十次,若是一次就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么,最少也是五六十个高手!
  这他么的是在赶集么?
  方墨非吓出一身汗。本以为在云公子府中能够太平安全一些,哪想到这种阵势?简直是比在江湖上闯荡龙潭虎穴还要提心吊胆。
  云扬轻轻淡淡的笑了笑:“没事,让他们来就行。尽管来,我们这里就是康庄大路。”
  他的脸上笑容,有一种莫名的意味。
  方墨非眨眨眼睛,浑然不解。
  很想问一句:自己家里面都被别人当成了集市了,恨不得在这里摆个摊就开始做买卖,你笑什么?
  四团小绒球跟在云扬的脚后跟后面,翻翻滚滚的从房中出来,在地上闹成一团。
  方墨非松了口气。
  忍不住也想笑起来。
  那些人定然是来寻找那什么传说中的九品玄兽幼崽的;但,这幼崽就放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却看不到,兀自来来去去如赶集一般的找,岂不好笑?
  他觉得,公子肯定也在笑这个。
  所以方墨非也给了云扬一个心领神会的笑。
  但云扬并不是在笑这个,方墨非想错了。
  ……
  一大早晨。
  云扬收到了五张拜帖;一张请柬。
  东西南北四大公子都想要再来与云扬聊聊,增进感情。尤其是吃了老鼻子亏的西门万代表现的尤其积极。
  而另外一张拜帖却是充满了脂粉味,粉红色的,字迹娟秀:“久闻云公子大名,我等姐妹仰慕已久,……恩,想要来拜访一下……”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云扬对这张拜帖极为诧异。
  哪来的?
  看这样子,怎么似乎是……青楼的一帮姐妹们要过来?过来干嘛?云扬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自己长得这么帅实在是有罪……
  另外一张请柬则是很直白。而且,云扬看到这张请柬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
  元帅府的请柬。
  秋剑寒老元帅请云扬晚上过府一见,略备薄酒……
  云扬叹了口气。
  “这些要来拜访的人呢?”云扬道:“请进来吧。”
  老梅神色精彩:“都没来……”
  “……”云扬一阵无语。拜帖拜帖,什么意思?你手持拜帖递进大门,然后你站在门外等待,主人允许后,便进去。
  这叫拜帖。
  也就是说,拜帖既然已经到了主人手里,那么客人就必定在大门外了。
  但现在……拜帖已经到手,客人没来!
  “这帮家伙不懂人情世故?”云扬感觉这个猜测有些不大靠谱……
  都是大家族的精英,岂能不懂?但,为何下了拜帖人却不来?
  但云扬随即就将此事扔在一边:你爱来不来。
  转身出了府门,果然看到那陈三就在一侧笔直的坐着,脸上颇有风霜之色,显然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夜。
  “陈三,你回去吧。”云扬温声道:“没事了。”
  陈三倔强道:“公子对小人有天高地厚之恩,又为了小人惹了天大的麻烦,小人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小人便在此等候,若是有官府来寻公子麻烦,小人自然知晓该怎样做。”
  云扬道:“事情已经解决了,那谢武元一家,已经全都打进天牢,难道你尚不知道?”
  “当真?”陈三顿时猛地站了起来,两眼放光;“那王八蛋恶贯满盈,坏事做绝,想不到也有今日。”
  云扬微笑。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小人便回家去了。老是在这里守着,公子脸上也不好看。”陈三道:“但,公子大恩,天高地厚,日后但有差遣,小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说着,趴下来磕了两个头就走。
  云扬追上两步,一锭黄金塞在他手中,道:“回家好好过日子……哎。”想要多说两句,却是有些无法开口。
  曾经浴血沙场的军中男儿,如今残疾之后,为了生计艰难挣扎,受尽屈辱;但心中,却也自有一份恩义坚持。
  陈三推辞不得,只好受了,心中激动,不由眼中泪光盈盈,几乎哽咽,道:“多谢公子……公子侠肝义胆,陈三感激不尽……哎,当年,九尊大人威震天下,举国谁敢对残军不敬……只可惜苍天无眼,不佑善人,自从九尊大人离去,小人们……”
  洒下两滴热泪:“多谢公子。”
  看着陈三的背影,云扬只感觉心中一片激流。当年九尊威震天下,举国谁敢对残军不敬?
  “在的,还在的,一直都在的。”云扬心中默默地说道。
  回到院子里,心情还在郁郁。
  “老元帅请柬……”云扬皱眉:“不可能是怀疑我的身份,那么……是为了什么?为了昨日打了谢武元?”
  “谢武元这件事,动用了九天之令;看来,老元帅是想要将我当做突破口?”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
  不管如何,这一趟是要去的。
  云扬身子往里缓缓的走,一边皱着眉头想事情;突然心头猛地悚然,心念一动,猛地扑倒在地。
  夺夺夺的声音响起,三枚小巧的飞刀如同三道闪电,深深插进了云扬身前的几颗花树。然后,那嗖嗖的破空声音才响起。
  而云扬身子扑倒之后,已经在同一时间里横移,鬼魅一般一闪,就已经到了一棵树后,身子扭了扭,就似乎从空气之中消失了一般。
  同一时间里,老梅怒吼一声,身子在空中闪出几道残影,已经冲了出去。
  有人刺杀!
  对面房顶上。
  一个青衣蒙面人惊愕的看着云府大门之内,满眼的匪夷所思。
  以他玄功攀至五重山的修为,暗器暗杀一个不满一重山的小蝼蚁,居然失手了!而且是稀里糊涂,不知道为何会失手!
  他只知道,在自己即将出手的那一刻,目标就突然趴下;实际上,当飞刀出手之时,原本的目标所在地已经空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青衣蒙面人几乎要怒骂出口:老子干了这么多年杀手,就没见过这等奇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