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六十二章:一日夫妻百日恩

大文豪 第六十二章:一日夫妻百日恩

    陈凯之回到了家时,已是子夜,圆月高悬,柔和的月光洒落在这小小的庭院里,这里虽无玄武湖的丝竹之乐,也无那万千灯火的灿烂,却给陈凯之一种安心宁静的感觉,叩了门,里头窸窸窣窣了一阵,门开了,陈无极衣衫整齐,眼里带着几分笑意。

    “还没有睡?”陈凯之提着他的荷叶包,放在桌上,手臂有些酸麻。

    陈无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些菜肴,陈凯之听到吞口水的声音。

    “我……等大哥回来。”陈无极道。

    “正好,肚子饿了没有,吃吧。”陈凯之吩咐一句,让陈无极取了碗碟来,将菜肴统统倒入碗碟,说起来,自己现在也是滴水未进,饿了。

    陈无极问道:“大哥,这哪里来的?”

    陈凯之心痛起来,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花了我一百文买来的。”

    现在想到那一百文轿子钱,陈凯之依旧觉得自己的心在隐隐作痛,不能糟蹋了啊,赶紧吃了。

    陈无极嘻嘻一笑:“那我吃了?”

    “吃吃吃。不吃明日要坏了。”

    二人大快朵颐,吃相是没有的,没这个讲究,等到菜肴下肚,陈凯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打了个饱嗝,忍不住感慨,有肉吃的感觉真好啊,这样下去可不成,嘴巴要养刁了,将来那粗茶淡饭,还怎么吃的下?

    心里这样一想,便开始反省起来,三省吾身啊,圣人说过的话,不反省也不成,因为穷。

    陈无极已打起了哈欠,显然是想睡了,陈凯之道:“你且去睡,这里我来收拾。”

    “我来。”陈无极很殷勤,道:“陈大哥是读书人,是秀才老爷,我读书的时候,看到书里有一句话,叫君子远包厨,噢,陈大哥,你什么时候去向荀小姐提亲呀?”

    这小子挺八卦的,陈凯之平淡如水:“我再想想,婚姻是大事。你急什么?”

    一夜无话,次日将将起来,府学还有一些日子开学,陈凯之索性在家里读书,顺便教授陈无极功课,到了正午,陈凯之出去买了几个蒸饼回来,却发现自家门前,又停了一个小轿。

    这是荀家的轿子,陈凯之是认得的,荀小姐来了?

    这荀小姐,是丝毫不给自己一丁点考虑的空间啊。

    笑着摇摇头,走进去,便见荀小姐提着食盒,在和陈无极说笑。

    陈无极笑的很灿烂,显然是被收买了。

    陈凯之咳嗽两声,背着手,想到当初自己曾和陈无极许诺过,要批评荀小姐的话,便道:“荀小姐来了,你好。”

    荀小姐白皙的面上,不禁又升腾起了些许殷红,她不敢直视陈凯之,道:“无极总说你们吃的不好,我想了想,带了一些饭菜来,你们是男子,经不得饿的。”

    陈无极立即道:”是啊,是啊,我经不得饿,现在就饿了,荀姐姐待陈大哥真好。”

    陈凯之拉下面皮来,佯装正人君子的样子训斥道:“君子不吃嗟来之食,这些话,我没教过你吗?一点礼数都没有,我平日是怎样教你的。”

    陈无极吓得咋舌,忙是缩了缩舌头,噤声了。

    荀小姐则是嫣然笑着,揭开食盒,取出一牒红烧鲈鱼,一叠肉片竹笋,还有一小碗肉羹,抚了抚额前的乱发,虎着脸,使翘起的尖鼻更显俏皮:“这饭菜你吃不吃?”

    陈凯之沉默了,看着手里提着的几张干硬蒸饼,再看看这一桌饭菜,深吸一口气:“吃,吃啊,谁说不吃。”

    坐下,不客气的举起筷子,装逼嘛,浅尝即止就可以;何况读书读的多,是该补充一下大脑营养才是。陈无极也忙不迭的坐下,小心翼翼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动了筷子,他方才长舒一口气,开始动口。

    荀小姐只欠身坐在一边。

    陈凯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道:“无极,给荀小姐添一副碗筷。”

    陈无极忙是应好,一面要起身,荀小姐忙道:“不,我不吃了,我心里有心事,吃不下。”

    陈凯之见荀小姐那秀眉微蹙的样子,心里说,你逗我,你说你有心事,茶饭不思,然后算准了我会问你有什么心事呀,然后你就说,表哥要提亲了,再然后,我就被架在了道德的耻辱柱上,我若是不去提亲,从此就成了混账王八蛋。

    心思太深了,哎……这饭吃不下啊。

    见陈凯之不语,荀小姐眼里水汪汪的,更显心事重重,幽幽道:“你也不问问我,有什么心事?”

    陈凯之心里叹口气,一脸灰头土脸的道:“呃,敢问荀小姐有什么心事?”

    荀小姐方才手撑着下颌,露出思想者状,一脸委屈的道:“表哥提亲之后,家母很看重这门亲事,我虽是再三不肯,可家母放了话,说是表哥知根知底,家世也过的去,品学兼优,我年纪大了,怎能不嫁,再过几日,怕就要应下来了……我……我不想嫁表哥,陈公子……我……”

    哎,我就知道。

    陈凯之咽下了口里的饭,狠狠瞪了一眼趁着自己没有动筷子的时候,拼命舞动筷子的陈无极。

    陈无极吓了一跳,忙是放下筷子,正襟危坐,大气不敢出。

    陈凯之才道:“原来如此啊,就这几日吗?”

    荀小姐叹口气,道:“是呢,至多七八日。”

    陈凯之只好道:“这饭菜,也吃了,我还是挑明着来说,你想叫我去提亲吧。”

    荀小姐本想说什么来着,可瞥眼看了一眼无极在身边,欲言又止,最终只是颌首点头。

    陈凯之想了想:“我得去和恩师商量商量,我在这世上,也没亲人,师者如父,得经长辈才好。”

    陈无极道:“我便是他的兄弟,其实……我是愿意的。我一万个答应。”

    陈凯之瞪他一眼:“吃你的饭。”

    陈无极如蒙大赦,立即垂头,又开始舞动筷子。

    陈凯之显得很忧伤,他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其实并不愿结婚的,尤其是这样草草的结婚,可现在看到这一桌饭菜,真应了那句老话,吃人嘴软啊。

    再想想张家父子那虚伪的嘴脸,荀小姐若是嫁过去肯定会受委屈的,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嫁给张如玉那种渣渣,陈凯之委实觉得可惜了。

    于是心一横。

    大丈夫说娶就娶,扭捏个毛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