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五十章:放榜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吾才师叔吃过了茶,似是清醒了一些,看着陈凯之,迷茫地道:“凯之?你怎会在这里?”

    陈凯之只好解释一通。

    吾才师叔却是捋须,并不见羞愧,反而淡淡道:“噢,倒是难为了你,师叔呢,今儿正好和朋友在这附近吃酒,怕是吃醉了。”打量着陈凯之,风淡云轻的样子道:“这府试就要放榜了,你可有把握吗?”

    “这……可说不好。”陈凯之悻悻然道。

    吾才师叔微笑道:“没有把握,其实不打紧的,你要知道,朝廷最着紧的是会试和乡试,唯独这府试,就没这么多规矩了,凯之啊,我的兄长是个古板的人,只怕没有给你交代一些府试的路数吧,须知这做人做事呢,却不能学我那兄长,他名为大儒,可又有什么用?”

    陈凯之听了他的话,极为反感,却懒得和他争,只敷衍了他几句。

    吾才师叔又呷了口茶,接着皱眉,显是嫌这茶有些劣质,便将茶盏放下:“其实我在府学里有几个朋友,这一次凯之没有把握,这不打紧,我去和朋友们打一个招呼,总会让你中榜的,哎,谁让你是我的师侄呢,这是应有之义。”

    陈凯之心里说,现在府学里的圈中的试卷都已经呈上提学那里去了,还府学里认识朋友呢。

    见陈凯之不为所动,吾才师叔却是不满地挑挑眉,又苦口婆心地道:“这是为了你好啊,若是不中,又要等上两年,两年之后又两年,人生有几个两年呢?放心,事关凯之前途,师叔一定会出力的,不过……凯之啊,这走关系,没钱可不成,花费不小,当然,这个银子,师叔出了,不就是百八十两银子吗?为了凯之的功名,有什么舍不得的?不过……师叔近来手头有些紧,你别怕,不是叫你拿百八十两银子,只拿十两银子我,其他的,师叔为你筹措,而今人心坏了呀,想要办事,没钱是寸步难行的。”

    陈凯之就差翻白眼了,师叔,我像个笨蛋吗?

    好吧,陈凯之不得不承认,自己长得很年轻,又喜欢装出人畜无害的模样,被人误以为是个容易上当受骗的傻小子,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这套路也太低级了吧,就算上辈子自己忽悠黑叔叔,都不屑用呢。

    陈凯之不愿戳破他,毕竟是恩师的兄弟,恩师对自己其实还好,总不好直接打师叔的脸,陈凯之便一副木讷的样子,默不作声。

    吾才师叔见他这个模样,还以为自己只差临门一脚了,便道:“好了,凯之,功名这样的事,可不是轻易用钱能买来的,你不要磨蹭了,要来不及了。”

    陈凯之道:“可是师叔,若是到时不中呢?”

    吾才师叔瞪大眼睛:“我的关系硬得很,怎么会不中?好吧,即便不中,我退你一半银子就是。”

    给你十两银子,中了,你便全拿;不中,你得一半,这真是一本万利啊。

    吾才师叔不断催促,陈凯之终于不耐烦地深吸一口气道:“多谢师叔的好心,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

    陈凯之很认真的样子,从薄唇白齿里了吐出两个字:“我穷。”

    吾才师叔愣了,久久不语,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是啊,他穷,什么解数都没用了。

    他显得很不愉快,便起身道:“噢,那师叔走了,你错过了这个机会,到时可别相怪。”

    他正待要走,目光却落在了案牍上的几本书上,接着冷冷一笑,怒道:“凯之,你看这样的书?”

    手里一指,却是周差役送的《娇妻如云》《庶子风流》。

    陈凯之有点懵了,这几日忙,来不及收拾起来,恩师倒是让自己烧了,可是陈凯之还是有些舍不得啊,这时代的书都挺贵的,印刷成本高啊,那去买了,还能换回点吃饭的钱呢。

    吾才师叔却是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又是摇头,又是失望:“真真岂有此理,你这样也能中试,那就见鬼了。身为读书人,那四书五经不看,却看这等荒YIN的书,师叔好气啊,你……你面壁反省吧,哼,这些书,师叔没收了。”

    说罢,直接将几本书一卷,怒气冲冲地扬长而去。

    没……没收了……

    陈凯之来不及送这吾才师叔,他突然发现自己智商不太够用了,这个师叔……怎么看着都有点……

    这真是太不客气了吧!

    到了第二天一早,陈凯之去方先生那儿读书的时候,等学得差不多了,方先生正待要问陈凯之琴曲的事,才见吾才师叔打着哈欠进来。

    方先生皱眉道:“吾才,日头上了三竿,怎么才起来?”

    吾才师叔看了陈凯之一眼,道:“兄长,我昨夜读书到了天亮,清早只打了个盹儿。”

    方先生便露出几分心疼的样子:“读书固然要紧,身子也要兼顾。”

    “是。”吾才师叔点点头。

    陈凯之懒得去戳破吾才师叔的事,便起身要告辞。

    吾才师叔却是笑吟吟地道:“凯之啊,我清早听说,你府试的时候,考着居然没了墨水,是吗?不要泄气,吾辈读书人,学圣人的道理才是最紧要的,功名只是锦上添花,考不中就考不中吧。后日就要放榜了,到时师叔带你去看榜。”

    陈凯之看了一眼方先生,心里也是有些期待张学正他们怎么处理自己这件事,无论如何也得给自己一个交待吧!

    他正想着,却见方先生板着脸道:“这榜有什么看的,不看也罢。”

    陈凯之自然猜得出,恩师这是是怕他触景伤情。

    吾才师叔却是摇头道:“话不可这样说,看了榜,见了别人高中,才可激励自己嘛,这是盛事,不可错过。”

    陈凯之心里想,我本来就是要看榜的,只是……跟这师叔一道去看……心里摇摇头,只不温不热地道:“再说吧。”

    ………

    到了六月十二这天,陈凯之清早起来,刚刚洗簌,便听外头有人大声道:“凯之,凯之……看榜去。”

    往外一看,只见吾才师叔和几个人正负手站在篱笆外,陈凯之只得出去给他见礼。

    吾才师叔笑吟吟道:“再过一个时辰,府学门口就要放榜了,凯之随我去看。”

    接着又将陈凯之给其他几个人引荐:“这是我的师侄。”

    这几人一看就是闲汉,其中一个,陈凯之倒是认得,是经常在附近歌楼里流连的。

    他们便个个笑道:“原来是方先生的弟子,我们也是如雷贯耳,陈生员,你好,此番祝你高中。”

    吾才师叔别有深意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我来的迟了一些,若是早来江宁,凯之倒是必中的,不过这一次却不好说了,诸位贤兄,你们不要这样抬举我这师侄,这会使他骄傲的。你们是不知,前几日,我觑见他看杂书,哼,我狠狠批评了他。”

    众人一听,便都尴尬地笑了。

    陈凯之吐血,卧槽,我还见你去**呢。

    当然,自己是晚生后辈,也不好在外人跟前指摘他的错误。

    吾才师叔接着与闲汉们话别,就领着陈凯之去看榜,那样子,就如斗志昂扬的公鸡一般。

    吾才师叔对这个师侄其实心里是颇有怨气的,他走了几步:“据说你交了白卷?”

    “啊……”陈凯之想了想,道:“也不算交了白卷吧,写了二十几个字。”

    吾才师叔目瞪口呆,一种明显卧槽的表情,随即严厉地道:“你啊,糊涂,若是早几日给师叔银子去疏通,交了白卷也是不打紧的,但是你……愚不可及,呵……肯定是落榜的!”

    …………

    新书期,求点支持求点收藏求点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