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四十二章:误会大了

大文豪 第四十二章:误会大了

    看时候不早,陈凯之便向朱县令告辞而出,宋押司则又亲自送着陈凯之出了县衙。

    这位世叔是县令的心腹,对朱县令的心思倒是摸透了一些,他亲昵地拍了拍陈凯之的肩道:“贤侄啊,县公很是看重你,此番府试,意义也是重大,你可千万不可等闲视之,张家那儿,你已不必担心了。”

    宋押司深看陈凯之一眼,言语中,带着某种暗示。

    陈凯之道:“多谢。”他其实有点好奇,这朱县令到底想搞什么名堂,忍不住道:“那杨同知……”

    宋押司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杨同知已经告病了,他而今是自身难保,相信不久之后,朝廷就会有惩处来,这杨同知,不过是县公的踏脚石罢了,眼下多半已经疯了似地往京师里写书信,请人帮着说话,好获得一个从轻发落。咱们县公啊,不是池中之物,不过这些事,不必你来过问,着紧着自己的前途吧。”

    似乎宋押司又觉得有些冷了陈凯之的心,顿了一下,又接着道:“县公若是能平步青云,你我都有好处,可不该问的,就不必问了。”

    陈凯之一想也对,世途险恶,自己管这么多罢了,自己得成为府学生员啊,在大陈朝,成了府学生员,才是真正意义的秀才,一辈子就可以得到保障了。

    他便笑呵呵地道:“是,多谢恩公提点。”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宋押司很是感慨,接着道:“府试你切记要小心才是,这府试可是在玄武县考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己仔细一些,不会有错。”

    陈凯之郑重其事地应承下来。

    府试的规矩,他已经摸清了,这府试对于朝廷来说,既重要,却又不重要。

    因为对于朝廷来说,真正选拔官员,是在会试和乡试这个层级,所以这两场高级人才的考试,才是朝廷最费心思的事。

    可府试呢,不过是选拔秀才,秀才算是有功名的读书人精英了,属于‘士人’的范畴之内,朝廷给予许多的特权,可是让朝廷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去主持考试,这层级却又差了那么一丁点。

    所以陈朝太祖皇帝在的时候,为了解决问题,便用了一个方法,那便是考生互调。

    本地的考生,需到异地去考试,而府试录取生员的多寡,对于地方官员来说,又是鲜明的政绩,所以往往异地负责监考的官员,往往监督的十分严格,自己县里能考中几个不重要,但是可不能让他县的人考好。

    于是,便出现了一个怪象,各地的考场,对于外县的考生,可谓是极尽刁难,莫说是作弊了,不折腾你就算不错。

    这玄武县和江宁县都是金陵府齐名的府治所在地,金陵城实际上就是被玄武县和江宁县一分为二,城东是江宁的管辖范围,城西则属于玄武县的管辖范围。

    二县在府试上头,明争暗斗,已有许多年了,双方都是母鸡中的战斗机,为了撕逼,什么花样都使的出来,说是不要脸,也不为过。

    陈凯之知道宋押司的提醒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心里记下他的嘱咐,又想:“想来朱县令也想嘱咐这句话的,不过他让宋押司来说,显然也是为了避嫌,堂堂县令,总不能直接说临县的同僚都不要脸吧。”

    这一次有了收获,回到家里的时候,竟不自觉的接近了正午,日上三竿,那隔壁的歌楼,而今却是安静得可怕。

    陈凯之刚要进门,却听到有人道:“凯之。”

    陈凯之侧眸,只见方先生正气冲冲地看着自己。

    陈凯之汗颜,忙行礼道:“见过恩师。”

    方先生兴师问罪的样子:“府试也就这几日了,你还有闲工夫贪玩躲懒?”

    这方先生昨夜有点气恼,心里却是百爪挠心,依然还在想着曲子的事,可陈凯之不提,他也不便问,于是心里很是期待今早陈凯之去找他学习,或许可以旁敲侧击一下这个榆木脑袋,谁晓得足足等了一上午,竟一直不见人影。

    方先生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啊。

    陈凯之辩解道:“学生去了一趟县衙,见了县公。”

    方先生了然了,明白了陈凯之的意思,便道:“既然来了,你开门,老夫在这里给你授课吧。”

    陈凯之开了门,请方先生进去,方先生坐下,也不先说琴曲的事,径直开课。

    对于这个学生,在学业上,方先生是很满意的,这小子太聪明了,任何文字,只看一遍就能倒背如流,自己所教授的要点,也是一点就通。

    方先生心里有些小小的欣慰,看来此子还是可教的。

    尤其是想到自己的门生有如此才情,这令方先生老怀安慰,他决定夜里给大弟子修一封书信,将陈凯之好生引荐给他那师哥。

    这样一想,方先生便教得更用心,足足两个时辰过去,竟不知觉间已到了傍晚,方先生才陡然想起一件事来。

    自己一直想问陈凯之琴曲的事,那男儿当自强是极佳之作,高山流水亦是上佳,却不知这门生到底还藏了什么旷世之作。

    哎呀,受不了了,今儿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

    方先生长身而起,既然这家伙不开窍,那就只好不耻下问了……

    这样一想,面皮便有些发红,终究是老而弥辣,方先生换上了笑容:“凯之啊,为师……还是很欣赏你的。”

    陈凯之心眼可不大:“可恩师一直说学生俗不可耐。”

    “胡说!”方先生吹胡子瞪眼,似乎又觉得抵赖不掉,索性呵呵一笑:“为师这是严师出高徒,不督促你几句,你怎么肯用功呢?”

    陈凯之心里想:“说东是你,说西也是你,哼,真当凯哥是凯子吗?”于是不露声色地道:“可是……那恩师觉得学生如何?”

    方先生赞赏道:“为师遇见你,既是缘分,也是为师的……”他正待要说福气二字,这已是他最高的赞赏了,若不是因为琴曲,这样的话他是断然不肯说的,他一边卖着关子,一面踱步到了书桌前,看到案头上有几本崭新的书,随意地捡起,口里正待说:“福……”

    可福字没出口,脸色却是变了,他猛地将书摔在案上,恶狠狠地道:“为师遇见你,真是瞎了眼。”

    陈凯之懵了。

    什么状况?卧槽,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方先生气急败坏地继续道:“你这不成器的东西,俗,俗不可耐。”

    丢下这句话,又狠狠地瞪了陈凯之一眼,他旋身便走,再不停留。

    陈凯之还在发懵中,竟来不及追上去了。

    这又是怎么了?

    半响后,陈凯之回神,疑惑不解地到了书桌前,却见方才方先生翻过的书正在眼前,认真一看,这书叫《娇妻如云》。

    陈凯之顿时吓得大汗淋漓,这是h书啊,谁,是谁,谁这么没有公德心,写这样的书……

    噢……陈凯之猛地想起,这书是周差役今日送的,这周大哥坑我哪这是。

    心里顿时紧张,再一想,方才恍然大悟,周差役极有可能是不识字的,他跑去买书,大抵也就是挑一些卖的火的书买来,毕竟许多文盲都有一种固有的观念,凡是读书人读的书,都是很了不起的,至于到底读的什么书,他们不在乎。

    这是坑哪。

    陈凯之将这书翻了一遍,除了娇妻如云,便是庶子风流之类,都是市面上卖得紧俏的小h书,心里不禁摇头,这个误会可大了。

    可眼下一时也解释不清了,恩师在气头上,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