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四十章:浩然正气
    

    杨同知猛地打了个激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只愣愣地盯着朱县令扬着的一份公文,只看那公文所用的纸张,便晓得果然是京中的御纸,何况谁敢拿司空大人,拿太后娘娘来开玩笑?

    他一下子瘫坐在椅上,竟是无法呼吸。此时脑中冒出了一个念头……

    圈套,这是一个圈套,定是这姓朱的布下的圈套。

    一切反常的事,在这刹那之间,突的都得到了解释,他牙齿一寒,竟是无言以对。

    朱县令冷声道:“今日之事,在座诸公,便请做一个见证,杨珠狂言犯上,我身为朝廷命官,即刻便要参他一本;除此之外,杨珠,你在同知任上,贪赃枉法,十恶不赦,莫以为本官不知,下官来问你,金陵江宁县的郑家土地被侵一案,你还有印象吗?你收受人钱财,为人消灾,本官已查明了;还有,你的弟弟,在金陵横行不法,去岁,奸杀了一名郑姓女子,想必,你也是知情的吧?”

    他一声声的质问,声色俱厉。

    陈凯之顿时也忍不住吓得打了个激灵,够狠!

    杨同知的眼中已布满了血丝,这一桩桩隐秘的事,朱县令竟全知道,他没少费心思明察暗访吧?

    细思恐极啊,一桩桩的罪状,隐而不发,只在暗中搜罗,却又无端出了个什么祥瑞,接着……

    他得了司空的手书,却依旧秘不示人,却在这个时候……拿了出来。

    完了……

    被杨同知请来的属官,有不少平时没少巴结杨同知,现在见状,心里又是忐忑又是情急,这一本弹劾上去,杨同知必死无疑,狂言犯上这样的大罪,谁敢包庇?再加上其他各种罪证,足以让杨同知万劫不复。

    而陈凯之也猛然醒悟,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朱县令为了争夺自己的府试名额,直接和同知撕破了面皮,再往深里想,张家肯定和同知关系匪浅,当初张如玉冤枉自己,自己写出了洛神赋,朱县令大不了不听张如玉的诬告,也就没事了,何必还要对张如玉动刑?

    恍然大悟啊。

    说不定在自己写出洛神赋的时候,朱县令就已经心里有了打算,他不惜对张家动刑,是知道张家肯定气不过,一定会进行疯狂的报复,如何报复呢?府试就要临近了,张家和杨同知的关系,朱县令肯定知道,既然知道,张家一定会找杨同知,在府试上头做手脚。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连环的圈套,而朱县令的目标,就是同知。

    想明白了这些,陈凯之激动得发抖,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够狠,够阴,够黑,他甚至有一脚把自己恩师踹开的打算了,嗯,休师?好想休了拉倒,这恩师只晓得弹琴,拜这位朱县令为师才是真正的学习啊,这是厚黑界的一哥,是撕逼圈中的战斗机啊。

    陈凯之跪了,恨不得五体投地,朱县令所表现出来的正气,所展现出来的凛然,他的刚正不阿,他的嫉恶如仇,都深深的让陈凯之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大写的服字。

    朱县令嘲讽似得看了一眼杨同知,道:“杨珠,你还有何话可说?”

    “且慢!”陈凯之想了想,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他依然朝向杨同知,作揖行了个礼:“大人,学生的题,到底算答对了呢,还是没有答对呢?”

    杨同知有气无力的瘫坐椅上,脸色苍白如纸,眼下他哪里还顾得上这小小的生员陈凯之,于是勉强挤出了几个字:“陈生员的才情……才情非寻常人可比,本官服了,你预备府试吧。”

    如今他嗅到了不好的气息,此时能做的,就是立即补救。

    陈凯之却是摸了摸鼻子,行礼如仪道:“那么,学生告辞。”

    这种撕逼的事,他还是不掺和的好,既然达成了有机会参加府试的目标,得赶紧退出去。

    于是他朝朱县令等人拱拱手:“告辞。”

    回过头,却见自家恩师脸色发青,嘴角带着血丝,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陈凯之心里笑得发苦,忙搀着方先生一同出去。

    从同知厅里出来,雨后天晴,一缕阳光洒落在陈凯之的身上,陈凯之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恩师,走吧,那同知大人和朱县令,怕还有一场刀光剑影。”

    方先生却是迈不动步子了,只捋着须,不发一言,不过看起来终于又有了点精神气,总算是回神过来了。

    其实他的心情很复杂啊,这个家伙……真是那位高人?

    不像啊!

    方先生很想好生搭住陈凯之的肩膀,亲切的询问一下,哪里学的琴啊,这高山流水作出的时候,可有什么心得啊,在你心里,是高山流水更佳还是男儿当自强更好?

    可是这些话,他张着口,却说不出口。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

    不能这样没脸没皮的。

    于是他便捋着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只是他身子确实不好,在这雨后甚至令人感觉弱不禁风。

    陈凯之看着都有些发急了,倒能猜出几分恩师的心思,便道:“恩师,是不是想问曲儿的事?”

    “不问!”方先生下颌微微地仰角四十五度,眼睛已经望着天上去了。

    丢不起这个人啊!

    他憋红了脸,一副举重若轻的样子:“府试在即,好生努力吧。”

    就这样轻飘飘地丢了这么一句话,便走向了他所坐的轿子。

    当然不能问了,你是门生,应当主动,难道让为师厚颜无耻的围着你转?这就俗了。

    于是他躬身进了轿子,落座,心里却是无数念头想起来,男儿当自强的旋律还在自己心腹之中回响,百爪挠心,他卷开了轿帘子:“凯之。”

    “学生在。”陈凯之朝他作揖。

    “啊……嗯……恩师要走了啊。”

    这本是一句隐晦的提醒。

    陈凯之作揖:“恭送恩师。”

    方先生的脸一拉,很不解风情嘛,心里有些恼了,于是轿帘子狠狠一放:“起轿。”

    这两个字咬得比平日重,有点失了风度。

    轿子起了,方先生心里却有些恼了,不死心,于是轿子走了两步后,方先生犹豫下,吩咐轿夫道:“且落轿。”

    轿子落下,方先生喊道:“凯之,你来!”

    可是,没动静……

    倒是轿夫道:“先生,那陈生员已经走了,他走得急。”

    这就走了?

    一股幽怨顿时自方先生的心底深处油然而生,哎,从前以为是没才情,现在看来这不是才情的问题,是情商有问题,孺子……不可教也……

    另一头的陈凯之的确走得很急,没办法,他虽不是恩师肚里的蛔虫,可毕竟相处了这么些日子,怎会不知他心里想什么。

    可是没法交流探讨啊,这虽是平行世界,将别人的东西摘抄来,不会妨碍别人的利益,可终究在陈凯之心里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让他拿着这个不曾有过的心得去夸夸其谈,实在有点……

    他匆匆信步回到家里,想到府试的事总算尘埃落定,心里总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却忍不住又想到了朱县令的事,顿时觉得后脊有些发寒。

    朱县令太高深莫测了,这个人,不一般啊。

    纳尼……陈凯之陡然想起,自己的洛神赋居然上达天听,这不知是福是祸,不过想来对于那高入云端的人物来说,他们看中的只是洛神赋,还有洛神赋背后的意义,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理应也不会被关注。

    还是好好努力吧,发奋读书才是硬道理。

    …………

    心里难受,人家开新书,老虎也开新书,人家更两章,老虎也两章,人家的作者一呼百应,老虎成了过街老鼠。

    跪在搓衣板上,再求点支持呗,感谢各位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