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三十九章:晴天霹雳
    

    固然陈凯之弹琴时,毫无技法可言,即便是最终琴弦应声而断,这都是抚琴的大忌,可是没有一个人嘲笑,不是不想,是不敢。

    这将军令能流传千年,何况为大唐皇家收录,乃是皇室歌舞的必点曲目之一,自是最上乘的曲目。

    谁会嘲笑,又谁敢嘲笑!

    荡气回肠,每一个人脑海里,似乎还回荡着那带有巨大威仪的压迫。

    大堂里足足过了很久,还是落针可闻。

    陈凯之呼出了口气,手指尖鲜血滴淌,却不作理会,他站起,朝杨同知作揖:“学生献丑!”

    杨同知浑身上下,已是被冷汗浸湿了,既是因为这琴音,也是因为弹琴之人。

    他张嘴嚅嗫了一下,竟不知如何是好。

    他第一次在一个小子面前失态。

    那吴教谕不是说……不是说这人没有才情吗?

    杨同知不断地呼气,总算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是坐在这里的诸人,却还疑在梦中,他勉强道:“此曲叫什么?”

    “男儿当自强。”陈凯之本是想叫将军令,可是开口时,终究还是愿意称呼它为男儿当自强。

    男儿当自强……

    杨同知喃喃念着,其余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小小少年,他面目俊秀,身材纤瘦,可是这挺拔的身姿,却颇有几分自强的倔强。

    这是以曲明志吗?

    杨同知脸色阴晴不定,他若是嘲笑陈凯之的琴技,显然是大为不妥的,看其他人至今还震惊的脸色便知道。

    他只好道:“此曲,是你所作的?”

    陈凯之面色一顿,他心里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笃定地道:“是,胡乱作的,不登大雅之堂。”

    杨同知目里已是慌乱了,满堂则都是啧啧称奇的声音。

    朱县令满是诧异,而方先生,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凯之,是他作的?这……这曲,气势磅礴,真真是高山仰止啊,这家伙……不是……不是榆木脑袋,俗不可耐吗?他……不会抄的吧?

    杨同知连忙借故端起茶盏,用喝茶去掩饰自己的失态,他的心里则已经冒出了无数的念头,有错愕,有恼羞成怒,有茫然,呷了一口茶,方才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板,厉声道:“胡说八道,你连琴技尚且一窍不通,如何作得出这样的曲子?这一定是你不知从哪里抄来的,你一个小小生员,大言不惭,你……大胆!”

    这一手真是高明,直接判定陈凯之抄袭,可抄袭与否,当然是杨同知说了算,官字两张口,你能奈何?

    只要咬死了这件事,杨同知就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杨同知是有底气的。

    一个小小少年,怎么作得出这样的曲子,许多人从琴音中走出来,心里回味着那琴曲,也是一脸不信的样子。

    莫说是他们,连陈凯之的恩师,心里都难以相信。

    陈凯之却是微微一笑,他这一笑,让本是有了点的底气的杨同知突然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他故作威风凛凛地看着陈凯之,想使这生员知难而退。

    可是陈凯之却是平静地道:“这确实是学生的拙作,若是大人不信,可以问荀家小姐。”

    荀家?

    荀家可是金陵望族,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这和荀家小姐,又有什么干系?

    正在所有人深感不解的时候,陈凯之接着道:“学生和荀家小姐,恰好曾有过一面之缘,蒙她的不弃,也献了一回丑,演奏了一曲《高山流水》,荀小姐聪明伶俐,竟是生生的将那《高山流水》记下了七八分,重新谱曲,而今那《高山流水》在坊间也算是有了一些名气。”

    “什么!”有人豁然而起,激动莫名地道:“《高山流水》竟也是你作的?”

    在座之人,都是雅人,就算不雅,那也是附庸风雅。

    高山流水一出,也不知是何方高人所作,却已是风靡了金陵,现在陈凯之口口声声说请荀小姐来作证,再加上今日这一曲男儿当自强,已是让某些琴痴坐不住了。

    噗……

    方先生的心口,抽搐得厉害,这一惊一喜之间,哪里想到俗不可耐的陈凯之就是传说中的那位高人。

    他的身子不好,受不得这惊吓,于是一口血雾自他的口里喷出,他摇摇欲坠,嘴巴嚅嗫着,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口。

    只是,现在显然没有人关注这位方先生。

    满堂震惊,许多人已经不知该用什么来形容了。

    是他……

    这就是传闻中的那个高人。

    杨同知已经恨不得直接将那吴教谕寻来,心里甚至生出了要将他活埋的冲动。

    那姓吴的误我啊。

    这一脚,委实踢在了铁板。

    “真的是你作的?”

    他不甘心,眼里布满了血丝,恶狠狠地瞪着陈凯之。

    陈凯之一笑:“这……也是梦中所得。”

    梦中……所得……

    也不知是不是嘲弄,杨同知却有一种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的冲动,你也做梦,我也做梦,怎么我做梦是鬼怪和春色,你做梦却又是神女又是琴曲。

    当然,这可能是陈凯之的托词。

    杨同知眼睛眯着:“这种子虚乌有的荒诞事,从何说起,莫不是你的背后有什么高人,指点于你,这洛神赋与琴曲,都是你窃取他的?”

    说来惭愧,陈凯之心里想,窃取是没有错,可惜却是另一个世界的高人所作,他哂然一笑,心里自然知道,杨同知还不甘心。

    不过又怎么样呢?你要考我,现在我却已过关了,公道自在人心,陈凯之并不恼羞成怒,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杨同知。

    这眼神,是鄙视。

    没错,愿赌不服输,我很看不起你!

    可就在此时,猛地,有人厉声道:“杨珠,你可知罪?”

    杨珠,乃是杨同知的真姓大名,这很不客气的话,让所有人从方才的震惊中惊醒,接着,又懵逼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朝着声源处看去,却见朱县令豁然而起,小小县令,竟猖狂到了这个地步,居然问罪于同知。

    杨同知面上一滞,顿时感到了一股羞愤。

    朱县令却是凛然正气,铁面上嘴角微微勾起,露出嘲讽和轻蔑之色:“方才杨大人竟口口声声说,陈凯之的洛神赋,并非梦中所得,你杨珠是何居心,是谁给你这样的胆子!”

    卧槽……

    陈凯之脑子有点发懵,看向凛然正气的朱县令,朱县令吃错药了吧,你没事也发飚?

    却见朱县令很不客气的自袖中掏出一份公文,狠狠拍在了手边的茶几上,啪的一声,掷地有声道:“这是司空大人手书,陈凯之的洛神赋惊为天人,本官视为祥瑞,呈报太后作为寿礼,司空大人视其为天人交感,认为这洛水之神,便是今朝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即是洛神,杨珠,你说洛神赋非梦中所得,这意思可是说,洛神赋并非祥瑞,而太后,也并非是洛水之神?”

    宛如晴天霹雳,顿时让堂中默然。

    司空……太后……

    …………

    推荐一本书《王侯将相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