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大文豪>大文豪 第三十章:圣心独断

大文豪 第三十章:圣心独断

    这一日,陈凯之照旧清早来学习,方先生却是眉飞色舞,难得的给了陈凯之好脸色。陈凯之一见,不禁道:“恩师,今日神采飞扬啊。”

    “你师兄来书信了。”方先生兴致勃勃地道。

    陈凯之心里酸溜溜的,面上却笑着道:“这敢情好啊,想不到师兄还惦念着恩师呢。”

    这话听着,很刺耳,仿佛那师兄没心肝,只有陈凯之每日惦记着方先生一样。

    不过方先生很高兴,没有把话放在心上,整个人生机勃勃的,从袖里抽出书信,道:“你看看,你看看吧,以字观人,看看你师兄的风采。”

    陈凯之接过了信,便聚精会神地看起来,这一看,也忍不住啧啧称奇:“恩师啊,师兄的字写的真好,这小楷媚而不俗,难怪……难怪了……难怪他能金榜题名,我若是考官,只看他的字,心里就亲切了几分,恩师,你这是藏了一手啊,师兄的行书是不是你教的,你也该教教我,对我将来考试,有很大的帮助。”

    方先生突然又觉得心口疼了,忙是拿手捂着自己的心口,此时连名士的风度也顾不上了,咬牙切齿地道:“老夫是让你看看你师兄书信里写的是什么!”

    “噢。”陈凯之只看了看,便道:“很平常啊,不就是说恩师寄托去的琴谱,他试着弹了弹,说是三月不知肉味,绕梁三日之类,他三月都不吃肉啊,不对啊,师兄不诚实,恩师的书信,至多也就半月前寄的,到了他手上,十天都不到,至多十天不知肉味,怎么来的三月,恩师,我没有编排师兄的意思,可是诚信乃是做人之本,师兄他人品有些下贱呀……”

    方先生猛地一咳,一口痰居然参杂了血丝,陈凯之吓了一跳,忙丢了信,上前一把将方先生搀住:“恩师,恩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方先生很努力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你走……”

    不管怎么说,陈凯之相信恩师还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就比如刚才让自己走,可是等缓过了劲来,居然还是板着脸开始辅导了,虽然在临别的时候,陈凯之朝他作揖,说了一句告辞,恩师理都没理他,可是陈凯之还是能感受到,这个时代所谓师者如父的道理,师徒之间,还是很有感情的。

    当然,如果没有师兄的话,或许感情会更深厚一些。

    府试的日期已经迫近,陈凯之下学回去,书箱里一沓的功课,还有半月的时间,陈凯之是插班生,就更不能等闲视之了。

    其实府试想要过关,以陈凯之的实力,倒也应当能够勉强做到。

    可要一路过关斩将,却很不容易。

    眼下陈凯之的目标是府试生员,只要能高中,自此便可获得更多的官府钱粮补助,特权也是必不可少。

    这个时代最是崇敬读书人,也正因为如此,读书人的地位极高,而成为府试生员,方才算是一脚踏入了读书人的行列。

    陈凯之从学里出来,迎面却见吴教谕与张如玉从外头进学来。

    自从张如玉在县里吃了亏,陈凯之在县学里就不曾见到过张如玉。

    四目相对,张如玉就像没事人一样,跟在吴教谕的身后。

    陈凯之朝教谕行了个礼:“学生见过吴教谕。”

    吴教谕只懒懒的点头,轻描淡写道:“噢。”

    陈凯之也没再说什么,径直走了。

    张如玉恨恨的瞪了陈凯之背影一眼,吴教谕这时道:“如玉啊,这一次府试,可有信心吗?这陈凯之,有方先生提点,怕也不俗呢。”

    张如玉却是森森一笑:“世叔,我根本就不用考,倒是我看他考不成。”

    吴教谕愣了一下,呆呆道:“怎么?”

    张如玉道:“他品德败坏,迟早……”张如玉声音压得越低,语气中,带着杀机。

    吴教谕却是不露声色地看了张如玉一眼,只淡淡道:“是你爹出马了吧?”

    …………………………………………………………………………………………………………………………

    洛阳未央宫。

    都城所在,天下中枢之地,宫墙之内,在这冉冉的宫灯之下,宫阙楼宇在繁星之下,影影绰绰,即便是夜雾朦胧,依然可见其堂皇。

    就在方才,甘泉楼里还是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只等珠帘之后,一个女官徐徐出来,挥挥手,歌女便俱都散去,无影无踪,美酒撤下,换上清茶,女官旋身,回到了珠帘里,悄声细语,似在低声禀奏。

    几个留下来的大陈朝重臣,却是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看向那一卷珠帘。

    珠帘之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卿家们,说说吧。”

    大司马张汾一袭红色麒麟,头戴梁冠,神色之中隐隐带着几分不屑,顾盼自雄的模样:“臣以为,哪里有什么祥瑞,分明就是有人故弄玄虚,显然是地方官吏,想要借此溜须拍马,申饬他们一顿,他们也就老实了。”

    他话音落下,珠帘之后,突然传出了轻笑声,这笑声显是别有深意,却又不置可否。

    与张汾相对的,乃是大司空姚文治,姚文治老神在在地坐着,捋着唏嘘:“这样的神作,岂是一个小小县学生员能作得出的?若无天人感应,如何解释?太后乃是洛水之神,天降凡间,这已是板上钉钉了,何来的故弄玄虚?”

    张汾便笑道:“一个粗鄙的县学生员,无稽之谈,不敢苟同。”

    姚文治用手指头,轻轻地打着椅子扶柄,仿佛还沉溺在方才的歌舞之中,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了张汾一眼:“张将军是国舅,可是文武有别,我看,将军管好自己的军务即可。”

    张汾面上的横肉微微一抽,眯着眼,那眼眸里猛地绽放出一丝冷然:“你说什么?”

    咣当一声。

    珠帘之后,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响,似是什么东西应声而碎。

    本是口角的二人,此时俱都朝向珠帘看去。

    珠帘之后,自此声音全无,静籁无声。

    只是稍稍片刻,女官却是掀开了帘子,小心翼翼地捧着碎裂的夜光杯出来。

    这夜光杯,乃是大宛国进献,弥足珍贵,乃是太后的至爱,竟是摔碎了。

    姚文治面色一沉,起身离坐,一下子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张汾顾盼之间,也露出了疑虑,俯身拜倒:“臣死罪。”

    甘泉楼中的宫娥、女官,缓缓降下身子,屈膝而下。

    珠帘里,再没有声音了。

    可是珠帘之前的殿前,却是数十人俯身,那系着紫金玉带,头戴着梁冠,放到宫外便不可一世的人,此刻却卑微如蝼蚁一般,竟是动弹不得。

    “呵……”就在所有人身如筛糠,瑟瑟作抖之际,一声轻笑自珠帘后传来。

    “既然争议不下,那就去请皇帝裁处吧。”

    殿中之人,心里咯噔了一下。

    皇帝才三岁而已,乃是赵王之子,被人抱进了宫中,莫说有什么见识,只怕连说话都费力气呢,指望他能有什么裁处?

    张汾道:“君上年幼,怎么能做主呢,娘娘说笑了。”

    “那么……”珠帘之后,那声音只是轻笑,温言细语道:“那么就让张卿家做主好了。”

    ………………

    其实历史小说,写的比别的类型要费力一些,构思和每一个人物的谈吐,都需要推敲,尤其是新书期间,故事还没展开,老虎写起来,可谓如履薄冰,瞻前顾后。

    所以新书期,更新慢一些,老虎是很希望大家能体谅的,速度可能慢,但是故事和人物,却力求做到最好。

    可是……

    看了新书榜,热血上涌啊,太落后了,同学们,来点推荐票支持一下,不然老虎要成病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