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二十五章:无耻之尤
    

    张如玉不傻,他能感受到这辞赋的魅力,心里一下子急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文章……从哪里来的?不好,县令大人似乎开始动摇了。

    这陈凯之想作一个文章获得了县令的青睐,就能脱罪?

    张如玉阴阳怪气地道:“文章倒还尚可,可这与你的春宫图有什么关系?”

    这一句话,却是令如痴如醉的朱县令清醒过来。

    倒是陈凯之抿嘴而笑道:“因为我梦中的洛神,便是这个模样啊,我清醒之后,脑中还浮想着这神女的模样,便连忙绘了出来,自然,我的画功太差,所画出来的神女,不及梦中万一,神女变幻莫测,梦中穿的,便是这衣裙,现在张如玉你竟说她是春宫图,在你眼里,这是春宫,可是在我的眼里,这却是仙子,虽然我画的不好,可是在我心里,这却是圣洁的神女,张如玉,你这是小人之心!”

    张如玉呆了一下,脸上笼了一层阴霾,想要反唇相讥。

    陈凯之却已振振有词地继续道:“大人,学生听过一句话,叫做心中有佛之人,看什么都是佛,可心中有SHI的人,便觉得满世界都是污秽。在学生眼里,这幅画,犹如圣光,学生虽没有画好,可是每每去看,心里都不禁想到那梦中神女的端庄,如沐春风之余,又不禁愁绪万千;而这张如玉,真是小人,在他眼里,这幅画中的神女,竟是污秽不堪。有道是心里有佛,则看到的都是佛,心里有……呃……”

    接下来的话有些不雅,陈凯之很识趣地避开,提高了分贝,更加大义凛然:“这样的人,真是龌蹉,无耻,卑鄙,不学无术,下流!学生敢问大人,大人再细细看看,这幅画当真是不堪入目吗?”

    心中有SHI,处处都是SHI。

    这当然是鄙夷张如玉是个不学无术,且还思想龌蹉之人。

    可是现在,陈凯之一句反问,却将朱县令问倒了。

    他为这篇华美的文章而感动,脑海中已有一幅神女巧兮倩兮的美好形象。

    只是这画,呃……

    堂堂县令,众目睽睽之下,该怎么说才好呢?若是说,其实本县看着这幅画,也觉得不堪入目,这不是等同于告诉别人,自己和张如玉一般思想肮脏?

    何况县令对这文章,真是爱煞了,现在还沉浸在那文章之中呢,心里甚至在想,若不是梦到神女,怎会有这样一篇神作?这陈凯之,想必说的是实情。

    朱县令义正言辞地道:“本官现在细细一看此画,倒是觉得画中女子端庄,犹如神女。”

    朱县令表态了,只有你这龌蹉的张如玉,才会如此没有艺术细胞,才会如此俗不可耐,这般不要脸,品性高洁的朱县令看到的,却是神女的美好。

    宋押司等文吏哪里还敢犹豫,纷纷交口称赞:“是啊,我等看来,也是如此,乍看之下,这画中女子虽是显得伤风败俗,可是细看之下,此女的眉宇之间意境幽远,而今见了这文章,方才知原来这是洛神,倒是县公一眼看破,倒是我等愚钝,后知后觉,县公高明,深不可测,我等拜服。”

    陈凯之看到宋押司等一干文吏摇头晃脑的模样,心里也是好笑。

    张如玉的脸拉了下来,他感觉不对劲了。

    怎么转眼之间,这县里的人全部都改变了立场,都和陈凯之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

    陈凯之哪里还会给他翻身的机会?还装什么谦虚,痛打落水狗啊!

    陈凯之厉声道:“张如玉,你我从前是有一些仇怨,可是我们好歹是同窗,万万料不到你如此卑鄙,居然来告我,现在这画,县公大人都已经为我做主了,那么我想问你,我调戏了哪一个千金小姐?”

    张如玉膛目结舌,迟疑道:“是……是……”

    陈凯之厉声道:“你说,你若是不说清楚,今日县令在堂,我非要请大人主持公道不可,你倒是说说看,我调戏了谁,你这般侮辱我的清白。”

    “我……我……”

    张如玉自是不能说啊。

    难道他敢把自己表妹牵扯出来?

    一旦牵扯出来,肯定是要传唤表妹的,荀家那儿,关系到了自家女儿的清白,这表亲的关系,就算彻底断了。

    而且,表妹莫非还要承认,自己被陈凯之调戏了?

    吓,滑天下之大稽,荀家若是承认,这荀家还能抬得起头来做人吗?

    可一旦荀家不认,张家和荀家不但要反目成仇,自己也就成了诬告了。

    朱县令一看张如玉难以启齿,犹犹豫豫的样子,心里大抵就明白了什么。

    陈凯之深吸一口气道:“大人,这张如玉小人之心,先是诬告我私藏春宫,其后,又告学生调戏良家妇女,可现在,他连调戏的是哪家良家女子都说不出,学生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惹上这样的官司,实在冤枉!恳请大人为学生做主。学生现在要告这张如玉诬告学生,诬告反坐,罪加三等!”

    嗡嗡……

    衙堂内外,又是哗然。

    事主成了被告,而被告成了原告,让看的人一身冷汗。

    朱县令心里了然了,忍不住又看了那篇文章一眼,随即脸色一板:“张如玉,你可知罪!”

    张如玉吓得面如死灰,这样的公子哥,最擅长的是打顺风球,一旦遇到了挫折,反而不知所措了,于是他咬着下唇,心里比死了还难受,从在表妹那里见到这个家伙,自己就不知走了什么霉运,先是表妹对自己愈发冷淡,之后拜师又被这小子摆了一道,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不甘心啊。

    他想失口否认,将这个官司打到底,绝不能便宜这个小子!

    哼,以张家的实力,还弄不死你一个穷小子?

    朱县令见他踟蹰,脸拉了下来:“好大的胆子,陈凯之毕竟是你的同窗,你还这般诬告,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

    张如玉冷汗淋漓,想到此前种种,知道朱县令对自己已经十分不满了,他下意识地咬咬唇:“大人……”

    他刚要开口,朱县令铁面无私的样子,眼眸如刀子一样落在他的身上,接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无耻之尤!”

    无耻之尤?

    就在方才,还想着反击的张如玉,身躯却是颤抖起来,这四个字,在公堂上从父母官口里骂出来,就等于是骂娘了。

    张如玉气得差点背过气去,这是自己一辈子洗不清的污点啊。

    偏偏,这时候,身后又听到许多观看审问的人发出了嘲讽的笑声,张如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完了,吓得一时浑身使不出半点劲儿,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口里下意识地道:“学生万死。”

    朱县令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双眸子别有深意,接着冰冷地道:“来人,将这张如玉押起来。”

    “是。”

    公堂上顿时凛然。

    有心人很明白,这张如玉只怕别想会有好下场,不过,这张如玉的背景却是不简单,周县令虽是厌恶他,也知道当下不能动刑审判,先押起来,等张家人来领便是。

    无论张家有什么背景,众目睽睽之下,案子审到这个地步,朱县令怎么可能不注意自己官声呢?

    周差役已是带着几个差役上前,将张如玉不客气的反手剪起,直接拖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