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十三章:恩公出手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大文豪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方先生收徒的事,宋押司是知道的,只是那方先生是眼高于顶的人,他收的门生,一定不凡,况且这次方先生只收一位关门弟子,可见陈凯之必是有着过人之处。

    诧异之后。

    宋押司心里不由感叹,好在认了这么个贤侄,这小子很有前途啊。

    于是一张公事公办的脸,顿时换上了如沐春风的笑容:“那么,倒要恭喜了,不过这学籍是在县学里办的,何故跑来县里?”

    果然……

    陈凯之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想,真被那教谕坑了,他只说县里,怕就是故意让自己白跑一趟,然后知难而退。

    这等小官最是讨厌了,有那么一丁点权利,便故意刁难你,使你不得不对他屈服。

    陈凯之不介意偶尔给人拍一拍马屁,可是这样故意刁难的,他却没好脸色。

    陈凯之面上依然笑吟吟的,他不能苦着脸,想要站着把学籍办了,就得靠宋押司了。

    陈凯之便一副故作懵懂的样子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教谕大人没说清楚,倒是小侄糊涂了,我这就回县学里去。”

    假装告辞要走,心里则在想:“教谕要摆官威,而偏偏宋押司得知了这件事,宋押司和自己已算是故旧了,他不知道这件事还好,一旦知道,还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这就是人性啊,凯哥混社会,怎会不知道这公门中的龌龊?无论教谕知不知道自己和宋押司是故旧,可今儿自己被刁难的事若是传了去,宋押司就等同样被人打脸了。

    衙门里什么最重要?官职大小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威信,即便是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可你若是打他的脸,他还怎么在衙里立足?

    宋押司果然凝眉不语起来,心里不由地想,办学籍本就是县学的事,身为教谕的,怎么会说不清楚?

    他眼眸深邃,似在权衡,只沉吟片刻,便道:“贤侄在这里少待,我去见见县尊。”

    要搬大领导了。恩公很给力啊,显然,教谕想要立威,宋押司呢,该确定主权了。

    陈凯之便讶异道:“要惊动县尊吗?”

    这是一句废话,你都跑来找宋押司了,县衙里是藏不住事的,大家都知道宋押司称呼你为贤侄,宋押司的朋友,若是随意被人刁难,宋押司的面子还往哪里搁,这里还是江宁县吗?

    宋押司却什么都没有说,起身往后衙廨舍中去。

    本县县令姓朱,这江宁县隶属于金陵府城,而金陵乃是陈朝四都之一,所以朱县令乃是京县县令,寻常的县令是七品,而他却是正六品,前途远大。

    此时他正在廨舍里喝茶,宋押司进来,行了礼,道:“明公,方先生已点了弟子。”

    朱县令对这方先生素来尊敬,听罢来了兴趣,声音低沉道:“噢?不知是谁有这样的运气?”

    宋押司含笑道:“乃是一位叫陈凯之的青年才俊,不过他现在并非县学生员,明公上次有言,说是方先生的门生,直接入县学读书,补为廪膳生员。”

    朱县令点头笑道:“噢,这是应当的,提携后辈,事关教化,不可不看重。举手之劳的事嘛。”

    宋押司却是深深看了朱县令一眼,才道:“虽是区区小事,只怕下头的人办不好。”

    朱县令面上的笑容不见了,这宋押司乃是自己的心腹,他突然说下头的人办不好,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这言外之意,颇有几分县学办事不利的意思。

    朱县令深深的看了宋押司一眼,似有所悟,道:“你说的是,这满县都是欺上瞒下的,方先生是本县请来的,理当亲力亲为,莫让下头的官吏误了事。”

    他沉吟片刻,摊开一张纸,提笔写了一张条子:“去吧。”

    宋押司忙是将条子收了,作揖道:“明公,学生告辞。”

    一会儿功夫,宋押司就从廨舍回来,将条子取出,交给陈凯之道:“贤侄,天色不早,赶紧去办了学籍,到时安顿下来,让人捎个口信于我,有闲我去看看,近来县里公务繁忙,就不远送了。”

    将字条收了,陈凯之心里一块大石落地,自己赌对了,感激地道:“多谢。”

    ……

    明伦堂里灯火通明,吴教谕皱着眉头,随手翻阅着几篇公文,心里显得有些不痛快。

    张家那儿,他是再三拍了胸脯做了保的,谁曾料到,竟是半路杀出了程咬金。若是事情办不成,自己以后还怎么在张家人面前抬起头来?

    心里顿时对陈凯之生出了更深的厌恶之心,若不是他,何至于闹出这样的麻烦。无论如何都要解决掉,不然……

    正在他思索的功夫,有门吏匆匆进来道:“大人,那陈凯之又来了。”

    教谕听罢,顿时抖擞精神,眉宇微微一挑,有些不屑地道:“噢?那叫他进来吧。”

    教谕敛起神色,缓缓端起了茶盏,一副轻描淡写地样子,陈凯之的荐信,他已查过了,不过是个小吏给他做的保。陈凯之这人没什么关系和后台,今儿恐吓恐吓他,不怕他不就范。

    陈凯之到了县学,通报之后,一进去就看到板着脸,高坐在明伦堂里的教谕,陈凯之上前一步,作揖道:“学生见过教谕大人,噢,是这样的,学生又去了县里一趟,那儿的人说,这学籍,确实该在县学里办,还请教谕大人……”

    教谕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凯之,眼里露出些许的嘲讽。

    这个傻家伙,居然真不甘休啊,还没完没了了。

    “陈凯之啊……”教谕坐定后,方才慢条斯理地打起了官腔:“方才老夫的话,你还不明白吗?”

    圈圈你个叉叉,我明白才有鬼了。

    陈凯之道:“可是教谕大人,我不明白啊。”

    他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样子,像一只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子。

    教谕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他沉眉,双目掠过冷然:“张家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识趣一些为好。”

    这什么意思?铁定了要逼他退出?

    陈凯之的脾气也上来了,尽力压住心头的火气,保持着风范,淡定道:“张家惹得起惹不起,与我有什么关系?学生已拜入了方先生的门墙……”

    教谕怒了。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他猛地拍案,啪的一声,索性也撕下了脸皮,厉声道:“陈凯之,你也配做方先生的门生?你是什么东西,今日本官有言在先,你若是不识趣,老夫有的是手段整你,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用。”

    他乃是县里的学官,自有一番气势,此时动怒,足以让人心怯。

    这本就是要夹枪带棒,让陈凯之知难而退罢了。

    陈凯之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无耻小人了。

    他心里想,凯哥争取的名额,若是真乖乖让了出去,我陈凯之这社会不是白混了?

    陈凯之居然也不客气,伸手往下头的一方书案拍打,发出砰的一声:“你说什么?”

    “……”

    这教谕本以为陈凯之会被自己所威慑,谁料这家伙居然也拍起了桌子,比方才更嚣张,他的怒气顿时更盛,喝道:“陈凯之,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咆哮本官,你……来人,来人!”

    陈凯之却是凛然无惧,居然朝教谕投以轻蔑的眼神。

    这个眼神被吴教谕捕捉到,心里更是勃然大怒,忍不住在心里道:“好,很好,今儿趁着他蔑视本官,将他办了,治他不敬之罪。”心里有了主意,正待要开口。

    陈凯之这时却是义正言辞地道:“教谕大人,你身为学官,居然敢说这样的话。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用?莫非教谕大人比天王老子还大?今日这事,我绝不甘休,咱们没完。”

    混社会第一法则,气势,气势,气势。

    孰是孰非,都不重要,但是一旦遇事,在权衡了双方实力之后,一定要摆出气势,不可以让对方摸清你的底细。

    这事儿,没完,就是杠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