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文豪 第十章:逼我放大招
    

    陈凯之心里狐疑着,倒是这时,那张如玉呵呵一笑,这自信的笑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大家纷纷噤声,连方先生也抬眸,朝向张如玉看去。

    张如玉气定神闲地道:“小侄以为,诸位兄台各陈己见,说的都有几分道理,可是以我之见,小人是风。”

    风?

    所有人错愕地看向他。

    方先生似乎来了一点兴趣,不咸不淡地道:“风怎么是小人呢?”

    张如玉神采飞扬,桃花眼顾盼着,道:“古人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秀木,即是君子也,君子鹤立于鸡群,才被风所催之,这风,不正是小人嘛,所以才有后一句,叫行高于人,众必非之。非议君子的,是风,是众,正因为有这些无耻小人,所以使得秀木与君子,虽藏机锋,却不得不泯然于众人,恪守中庸,免得为小人所乘,所以小侄以为,风即无耻小人,而我辈读书人,为了防止被小人戕害,却不得不收敛锋芒,是故德高者愈益偃伏,才俊者尤忌表露,如此,方可藏身远祸也。”

    明伦堂里鸦雀无声,这一个回答,显然颇有新意。

    诸生紧张地看向方先生,方先生似有所触动,脱口而出道:“好,很好,好的很哪。”

    一连几个好字,就将许多人都推入了冰窖之中,没希望了。

    张如玉含笑,心里知道,方先生对自己的回答十分满意,自己拜师的事,算是十拿九稳了,心里顿时痛快无比,行云流水一般朝方先生作了个揖:“多谢世叔夸奖。”

    那教谕此时也是红光满面的,朝方先生道:“张公子确实是满腹经纶,何况又与先生有旧,倒是恭喜先生收了一个好门生,羡煞旁人啊。”

    这教谕正因为懂方先生的心思,所以才说这番话。

    言外之意是告诉其他人,都散了吧,方先生很忙,而今名花有主了。

    一下子,诸生顿时变得懒散起来,虽然有些不服气,可是张如玉将无耻小人比作是风,实在是精彩,不但引经据典,而且灵气十足,自己是白来了一趟,给张如玉做了绿叶。

    张如玉得了方先生夸奖,又听了教谕的话,心里便晓得大局已定。

    只是……赢得太轻松了,挺遗憾的,不能听一听陈凯之那小子有什么高论,不过话又说回来,他档次太低,料来狗嘴巴里也吐不出象牙,随即心里又冷笑,目中流出不屑之色,表妹真是瞎了眼啊,亏得她为这小子的曲儿茶饭不思,对他念念不忘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本公子的对手!

    可是陈凯之却是感觉整个人不好了!

    纳尼……

    就这样错失机会了?

    陈凯之下巴都要落下来了,因为他细细观察到,县里的教谕说到恭喜先生收到一个高徒的时候,方先生面上流露出了欢欣的笑容。

    哎呀,我的长期饭票啊!

    就这么……没了?

    不成,德玛西亚……啊,不,陈凯之决不退缩。

    “我也来答一答。”陈凯之上前,显得信心十足。

    信心很重要,你必须得有气势,若是战战兢兢,怎么能喧宾夺主?凯哥必须嚣张啊,这是背水一战,奋力一搏,关系到了前途,还有饭票。

    他这潇洒出来,自信满满地发言,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教谕脸色一沉,显得有些不悦,方才自己的言外之意,难道这小子没听明白吗?这事已经定了,现在还来添什么乱?

    “不过……”陈凯之卖了个关子道:“要我答这题,需一样东西,需请县学里给我买两斤饴糖来。”

    这饴糖便是上一辈子的麦芽糖,陈凯之来时,见到沿街有人叫卖。

    满堂的读书人都吓了一跳。

    这人好大的胆子,教谕大人都已暗示过了,你这样没眼色倒也罢了,却还想叫人去给你买糖?

    张如玉先是一惊,却又大喜,忍不住抽出了扇子,摇了摇,这才觉得有些冷,他心里其实更冷:“不知死活的小子。”

    教谕则是愠怒道:“放肆,答不出便答不出,要糖做什么,这饴糖与答题有什么关系?”

    若是碰到其他人,只怕这时候已经胆怯了,这可是县里的‘教育局长’呢,地位天差地别,可陈凯之却不是其他人,他一点都不像是玩笑的样子,上前一步,抱手作揖道:“大人,学生保准答得比张公子好。”

    教谕愣了一下。

    这明伦堂里,已有人开始噗嗤笑了起来。

    哈……这人看着面生,不但胆子大,面皮还很厚。

    可陈凯之不在乎,凯哥脸皮就是厚!

    其实这也里头也藏了陈凯之的小心思,是他故意先夸下海口,因为只有如此,方才能让大家生出好奇心,想知道自己怎样答题。

    县中教谕沉眉,一时拿不定主意。

    反是坐在一旁的方先生呷了口茶,风淡云轻地道:“噢,倒是很想见识见识,去给他取买两斤饴糖来吧。”

    教谕听罢,便冷着脸吩咐差役:“去吧。”说罢,又恶狠狠地瞪了陈凯之一眼:“若是答不出,本官决不轻饶。”

    立即有差役得了吩咐,火速去了。

    堂里却传来许多窃窃私语。

    “这人是谁,这样的放肆。”

    “看着面生,看来是疯了,现在夸下了海口,这教谕大人岂是好糊弄的?到时候少不得要震怒,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陈凯之对此,无动于衷。

    果然过不了多久,差役便买了糖来,陈凯之收了,见众人纷纷奚落的样子,尤其是张如玉,更是阴阳怪气地道:“陈凯之,可要好生答题,若是再作怪,哼哼,教谕大人饶不了你。”

    陈凯之不理会他,打开包了饴糖的纸包,然后捏起一小撮糖,直接洒在了地上。

    而后他蹲着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地面。

    一秒钟,两秒钟,一分钟过去……

    大家起初,还以为这陈凯之接下来要滔滔不绝的开始长篇大论,谁晓得这家伙,居然就这么蹲在地面上,一直一动不动的。

    见鬼了这是,这人是疯了吗?

    张如玉冷声道:“陈凯之,你又作什么怪。”

    “嘘!”陈凯之作了个噤口的手势,继续蹲着,不咸不淡地道:“等。”

    “你,你……”张如玉恼火了。

    倒是教谕铁青着脸,咳嗽两声,淡淡道:“等吧。”

    声音宛如千年寒冰,看上去是纵容陈凯之,实则却是夹枪带棒,似乎在说,若是不给一个交代,你这小子就别想竖着出这明伦堂了。

    突然,陈凯之道:“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