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余宋 第一百五十八章 风将起(四)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黼,心里一惊。

    他看着高俅,有些忌惮。

    刚才他还落井下石,以他对高俅的了解,这高二睚眦必报,可不是个心胸狭窄之人。刚才高俅没有理他,不代表他没有记仇。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与他交情莫逆的梁师成,突然间站到了高俅的一边这,着实让王黼的心里,有些害怕。

    “此事,还是老臣私下里与官家说吧。”

    “嗯?”

    赵佶不傻,立刻明白了高俅的意思。

    目光,在王黼几人身上扫过,他点点头,便起身往外走。

    “九哥,备一间偏殿,任何人不得靠近。”

    “遵旨。”

    赵构忙躬身领命,跑出大殿。

    他很快就安排妥当,而后领着赵佶和高俅,进了一间偏殿。

    “梁公”

    王黼心惊肉跳,忙走到梁师成身边。

    只是,不等他说完,就听梁师成道:“行得正,坐得直,谁又能害你?官家还是很公平的,更不会轻易冤枉人。若太尉说的是真的,天王老子也救不得你;可若太尉说的是假的,官家也不会降罪你。老童,我这话说的没毛病,对是不对呢?”

    一旁童贯哈哈大笑,“梁公说的不错。”

    大观二年,他和高俅一起督战西北,当时指挥作战的人,是刘仲武。

    也就是从那时起,两人就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童贯好武事,而高俅则是太尉。这些年,童贯都督西北战事,可没少得了高俅的帮忙。

    之前他在燕云与辽人交手大败,也是高俅为他疏通。

    总之,两个人关系很亲密,而今看王黼吃了瘪,童贯这心里面,自然也非常高兴。

    虽然不知道梁师成为什么帮高俅,但他还是接纳了梁师成的善意。

    “老梁,改天一起吃酒。”

    “好啊,叫上太尉,咱们一醉方休。”

    梁师成的话,令王黼心里发沉。

    没错,他身为少宰,也是当朝的相公,权势熏天。

    但是王黼也清楚,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亏了梁师成在后面推波助澜。否则你到什么人都能连升八级?没有梁师成的帮忙,他王黼就算有赵佶的恩宠,也不太可能。

    可现在

    他甚至不知道,他何处得罪了梁师成。

    就在王黼魂不守舍之际,高俅从偏殿里面出来。

    他面带微笑,看了王黼一眼之后,却对朱勔道:“朱公,官家要你进去。”

    “高俅,你休要在官家面前搬弄是非。”

    朱勔压低声音道:“若是被我知道你胡言乱语的话,休怪我不客气。”

    他操持一口蹩脚的官话,带着浓浓的苏杭口音。朱勔同样不是从正规渠道走的仕途,在他发迹之前,不过是一个佃户,一度在苏州生活不下去,甚至逃离了苏州。

    可后来,这家伙时来运转,认识了一个游方道士,并且从那道士手里骗取了几个药方。回到苏州后,他靠着那些药方,迅速发家,算是有了家产。之后又走了童贯的门路,献太湖石得赵佶的欣赏,从此一路亨通,竟官拜两浙刺史,开设苏杭应奉局。

    其家产丰厚,更有自己的卫队。

    也许是在东南地区骄横惯了,这朱勔来到汴梁,甚至连童贯都不放在眼里

    “朱屁股,你别横。

    自己做得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这里是汴梁,乃天下中枢所在,不是苏州你跟我耍横?也不问问,你家二爷在汴梁,除了官家,可服过谁吗?惹急了老子,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汴梁城门。”

    高俅是何等人物,又怎会害怕朱勔,直接开口骂道。

    朱屁股,是苏州人给朱勔起的外号。

    据说当年给朱勔药方的游方道人,喜好龙阳。朱勔能够从道人手里得来药方,没少卖屁股,以至于发家之后,不少人在私下里骂他‘朱屁股’,以表达对他的不屑。

    童贯一旁听了,噗嗤笑出声来。

    ‘朱屁股’这个绰号,还是他告诉高俅。

    没想到高俅居然当面称呼,让他心中大快这朱勔当初,走的他的门路。没想到发家之后,连他的面子都不给,骄横跋扈至极。所以童贯心里,也对朱勔极其仇视。

    不愧是当年的‘高二混’,这浑起来,可真横啊!

    “高二,你敢骂我?”

    “你信不信,我还敢揍你。”

    高俅丝毫不惧,一边说一边挽起了袖子。

    还是梁师成咳嗽了一声,厉声道:“你们干什么,成何体统?

    朱勔,官家在里面等你,你不赶快过去,难道还要官家等你不成?太尉,别再闹了。”

    “哼!”

    高俅一甩袖子,朝梁师成拱了拱手,就走到了童贯身边。

    朱勔则脸色铁青,目光阴冷的看了高俅一眼,这才转身走进了偏殿。

    “今天,吃了火药不成,怎地恁大脾气。”

    童贯拉着高俅,走到了一旁。

    而梁师成则和李邦彦在偏殿外,有说有笑。

    这也让王黼心里更加不安,他觉得自己好像被孤立了可是原因,他却不清楚。

    “我是在担心吉祥儿啊。”

    “怎么说?”

    “他在杭州找到了线索,可是却发现,朱屁股的小儿子,居然和匪人勾结一起。”

    “不是吧!”

    童贯吓了一跳,“吉祥儿真这么说?”

    “嗯,当初他师父被人杀害,他逃离杭州。

    可朱彪却派人守在当年他和他师父居住的地方,还说他师徒二人杀了人,在抓捕他。”

    “朱屁股,太张狂了!”

    “我也这么认为朱彪好歹也算是朝廷命官,杭州通判,地位仅在赵霆之下。却和一帮子匪人勾勾搭搭,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所以,我现在真的是很担心。”

    “担心什么?”

    “东南,有变啊。”

    “你是说”

    童贯的眼睛,唰的一下子亮起来,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许多。

    这家伙,是个战争狂,喜好兵事燕云之战,他被辽人打败,正觉得没有面子。而今听闻东南会有变数,他就立刻动起了小心思,捉摸着要不要去东南一趟呢?

    “老高,你要帮我。”

    “嗯?”

    “若东南有变,我将上表官家,前往苏杭。

    到时候,你可要给我支持给我调拨几个好手过来。”

    “这件事不难,只要你看上的人,我都可以给你。

    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我那吉祥儿他性子倔,一定要为他师父报仇。我是担心,如果东南出现变数,他一个人在杭州,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该如何是好?”

    童贯眼睛一眯,“你想怎样?”

    高俅嘿嘿笑了,一把搂住了童贯的脖子,“我家老三,如今待在东平府,难有作为我想让他去东南,越快越好,至少也能给我家吉祥儿有个关照,你帮我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