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余宋 第一百五十七章 风将起(三)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佶色变,看高俅的目光,也旋即变得不同。

    自古以来的政变,大都是内廷和外臣的勾结所致。有宋以来,老赵官家吸取了唐代的教训,一方面打压武臣,另一方面则尽力压制内廷的势力,才保证政权稳固。

    高俅,官拜殿前都太尉,形同于禁卫军。

    而赵构则是他的儿子这种联系,其危害性甚至大于内廷和外臣的联系,他心里怎能没有芥蒂?

    王黼一旁笑道:“原来太尉和广阳郡王是旧识?

    我就说嘛,吉祥儿若不知道广阳郡王的身份,又怎可能大方的把那书帖赠予他人?

    这等好事,我就没有遇到过。”

    “呵呵,我也没有遇到过,广阳郡王端地好福气。”

    王黼说完,一旁朱勔也开了口。

    李邦彦倒是没有说话,只微笑不语。

    而童贯则色变,看了王黼一眼,上前一步道:“官家,老奴以为,广阳郡王不会说谎。”

    “哦?”

    “老奴的意思是,怕是吉祥儿,真不知道广阳郡王的身份。”

    “何以见得?”

    童贯和高俅关系不错,自然想帮他说两句话。

    但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为高俅开脱

    这时候,梁师成突然开了口,“官家,老奴也觉得,太尉与九哥没有关系。”

    童贯还能说,赵构没有说话,可梁师成却直接说,高俅和赵构没有关系,令王黼等人,心里莫名一惊。

    赵佶倒是对梁师成的话产生了兴趣,“老梁此话怎讲?”

    “不瞒官家,老奴最近一些时日,对相学颇感兴趣。

    不过老奴看的不是那吉凶祸福,老奴喜欢琢磨的,是人的表情变化。刚才官家到庆宁宫的时候,太尉看了九哥几眼,但并非熟人之间的招呼,而是一种有趣的目光。

    这种目光,大体上是说明,两人之间并不认识,但是却听说过对方,所以产生了好奇;而九哥呢,倒是打量了太尉几眼,他应该是认识太尉,但是却不太熟悉。”

    “所以呢?”

    “所以老奴就觉得有趣,于是继续观察。”

    梁师成笑嘻嘻道:“结果在九哥说那快雪时晴帖的时候,太尉明显愣了一下。”

    高俅阴沉着脸道:“臣当然会吃惊,因为臣知道,那快雪时晴帖在我那吉祥儿的手中。吉祥儿是如何得到的快雪时晴帖,臣自然清楚,当时他还说要送给老臣,但老臣却以为,老臣再没本事,也不能夺了自己儿子的物品,所以就没有同意

    九哥刚才拿出快雪时晴帖的时候,老臣一眼就认出,那是吉祥儿的宝贝,于是才会奇怪。”

    “原来如此。”

    赵佶的目光,随之变得柔和许多。

    毕竟,他也不想看到,自己一直宠信,乃至于依赖的大臣背叛自己。

    再想想看,以他对高俅的了解,那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若他和长子赵桓有关系倒是可能,可要说他去勾结赵构,似乎没什么必要。赵构,才多大一点的孩子啊!更不要说,高俅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赵构,所以更没有可能花大力气和赵构结识。

    若不是高俅暗中指示的话,那高余可能是真的不认识赵构

    “老梁,最近不见,却学了这等本事?还有没有,说来听听。”

    “当然还有!”

    梁师成笑道:“刚才官家和大家都在欣赏书帖,老奴却发现,太尉和九哥在说话。

    太尉和九哥说话时的姿势很有趣,太尉的身体虽然向前倾,看似是很熟络,但两脚却距离九哥很远,这大体上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流距离;而九哥似乎想向太尉解释,不过呢,也本能的保持了陌生人之间的距离嗯,若是熟悉的人,绝不会这样。

    也正是基于此,老奴认为,太尉对此事,可能是真的不清楚。”

    梁师成这一番话语,引得赵佶哈哈大笑。

    他指着梁师成道:“你这老家伙,以后朕可要小心一点,免得被你轻易就看出心思。”

    “官家乃道君皇帝,心思高妙,非凡人所能猜测。

    老奴也就是猜猜普通人,若是看官家的时候,连喘气都要小心,更别说猜测心思。”

    赵佶大笑,没有再谈论此事。

    他倒是饶有兴趣的看向了高俅道:“高卿,吉祥儿如此大手大脚,你这个做爹的却不知道,可是不称职的紧呢。”

    “那小子从小流落在江湖,染了一身的江湖习性,老臣实在是拿他没办法。

    别说他现在不在家,就算是他在家,老奴也管不住他。家里除了我那浑家之外,他谁的话也不听。三月末,他离家出走,说是要给他师父报仇,如今也不知怎样了。”

    “吉祥儿不在汴梁?”

    赵佶依稀记得,他好像听人说过此事,但却没有放在心上。

    也难怪,他堂堂一国之主,大事小情多如牛毛。忙完了正事,他还有吟诗作画,还要欣赏艮岳,还要跑去金钱巷和李师师幽会,又哪来的精神去记住高余的事情。

    所以,听高俅这么一说,他愣了一下,“他今在何处?”

    “说起这件事,老臣就一肚子火。

    之前金梁桥瓦子的案子,居然让他找到了杀师仇人,而后一直喊着,要去杭州找仇人报仇;老臣自然不同意,他居然给老臣使了个瞒天过海之计,偷偷跑去杭州。

    直到前几日,他才派人送了一封书信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

    赵佶听了,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赞赏之色。

    “为师报仇,孤身涉险,没想到吉祥儿还有这般气魄,倒是有些古人风范。”

    他话锋一转,又问道:“那他来信,有没有说,他报仇的事情如何了?”

    “倒是说了,可”

    “可什么?”

    高俅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轻声道:“吉祥儿倒是找到了线索,可是也发现了一些情况。”

    “什么情况?”

    “他发现,朝中似乎有人,与那金梁桥匪人勾结。”

    “什么?”

    赵佶本来心情很放松,高余的事情在他看来,更像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可现在听闻高俅说,朝中有人和金梁桥的匪人有关,他就再也沉不住气了,呼的一下子站起身来。

    “谁与匪人勾结?”

    “这个“

    “高二,休再吞吞吐吐,说!”

    赵佶发怒起来,也是气势惊人。

    毕竟是一国之君,就算是再文弱,再风雅,也会有一股子威压。

    高俅张了张嘴,目光却在王黼几人的身上,扫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