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余宋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光阴限界(2)求订阅,求月票!!
    

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春宵社 http://www.chunxiaoshe.com 】,为您提供 余宋 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姓名:高余

    物品:全映像地图、蟒皮护臂刀囊、尤里飞刀(十二把)

    技能:火药专精(高级)、龙虎山内天罡诀法(初级)、察言观色(专家级)、乐器专精(宗师级)、清创缝合术(专家级)、飞刀术专精(专家级)(内含投掷,专家级)、赌术专精(宗师级)、疾行专精(高级)、游泳专精(高级)、书法专精(高级)、诗词专精(高级)、训宠专精(专家级)、语言专精(西夏语、古罗马语)、厨艺专精(宗师级)

    光阴限界:5x5x5(宋尺)

    脑域开发:11(满值50)

    附:生死树,明教圣物。

    相传,摩尼教创始人摩尼制生死树,意欲生死轮回,光暗交替,身在苦难,心向光明之意。后经西域传入回鹘人之手,再经由回鹘人拂多诞传入中土,奉为圣物。

    会昌法难之后,生死树失去踪迹,明教教徒只得将明教三宝中的大明尊经,也称之为大光明经带回西域,后为回纥明教圣物。

    高余仔细观察,发现他的栏目中,有很多变化。

    技能倒是没有什么改变,但是物品原来的虎皮百纳袋消失不见。

    可是,那增加的光阴限界,又是什么意思?

    5x5x5

    高余猜测,莫非是一个空间的体积吗?光阴限界,其实值得就是空间。否则的话,他无法解释,那生死树的消失和出现。

    除此之外,脑域开发增加了一个点。

    这是光阴蝉的馈赠吗?

    不过当他看到了那段关于生死树的解释之后,就明白了其中奥妙。

    生死树,也蕴含有光阴之力。根据高余的理解,那所谓的光阴限界,就是因此而来。

    光阴蝉这次表现不错,不似上次那样,直接把大明尊经吞噬。

    没错,他上次得来的那卷羊皮卷,一定就是那所谓的大明尊经。想来,生死树太结实,光阴蝉的牙口不好,所以才得以保留。这,倒真的是一个意外之喜了。

    高余随即,打开了光阴限界。

    发现虎皮百纳袋中的事务,都在里面。

    他向光阴蝉看去,发现光阴蝉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向他传递着什么信息。

    是喜悦?

    还是,警告?

    高余说不清楚状况,只觉得此时的光阴蝉,看上去比之从前,似乎增添些许活力。

    高余的意识,从虚空中收回。

    他再次打量了一下手掌,看着那蔓延至手掌上的纹身,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他走到屋角的木箱前,打开了箱子。

    把里面的杂物取出之后,露出摆放在箱底的物品。

    有二十枚轰天雷,是高余在汴梁搜集材料,对火药加以改进之后,制作而成的武器。

    其威力,较之须城时的轰天雷,至少要强悍一倍。

    高余曾经试过一次,他相信,如果在须城时他用的这种轰天雷,在相同的情况下,可以当场炸死晁盖。只是,这火药配比太复杂,他也不可能携带太多的轰天雷。

    除了二十枚轰天雷外,还有五十把专门打造的飞刀。

    飞刀形状,完全是按照尤里飞刀的式样打造。尤里飞刀是光阴蝉所赠予,不但锋利,而且难得。这种飞刀,是高余保命所用,一旦丢失,根本不可能再找回来。

    于是他在汴梁让人打造了一百把飞刀,临走时,带走了五十把。

    这种飞刀丢失了,至少可以补充,也不会太心疼。

    高余一直把这些飞刀藏在箱子里,如今有了光阴限界,似乎可以把飞刀和轰天雷随身携带。

    他伸出手,按在了飞刀和轰天雷上。

    就觉得手一空,紧跟着箱底的飞刀和轰天雷就消失无踪。

    “轰天雷!”

    他轻声呼唤了一句,手中就出现了一枚轰天雷。

    把轰天雷收起,高余往门口走,突然转身,心中默念‘飞刀‘,一口飞刀就出现在手中,唰的飞出,正中床头的字画上。神出鬼没,防不胜防,果然是杀人利器。

    他走过去,把飞刀收起。

    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了响动。

    高余打开房门,就见武松和小鹿从外面进来。

    他手里拎着半扇猪腿,另一只手拎着一个酒坛子。

    小鹿则挎着一个竹篮,里面放了不少调味料两人看到高余,都不禁一愣。

    “九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没什么事,就回来了。”

    高余指着那半扇猪腿,疑惑道:“你们这是作甚?”

    “小鹿说,要做西湖酢肉,嘿嘿,所以就买了些生肉回来,顺便买了一坛酒。”

    “西湖酢肉?”

    高余眼睛一亮,笑道:“小鹿还有这手艺?”

    小鹿闻听,好像发怒的小鹿一样,皱着鼻子道:“当然,我的手艺可是爹爹亲传。”

    “是啊,小鹿说,她家的酢肉手艺乃是祖传。

    当年苏学士权知杭州的时候,她的祖父是苏学士家的厨子,苏学士对她祖父的酢肉,赞不绝口俺也是听了小鹿这么说,所以才有些嘿嘿,九哥要不要尝尝?”

    “那感情好!”

    高余笑了,连连点头。

    小鹿则跟着武松,把猪肉和作料送去了伙房中。

    高余见他们忙碌不停,也来了兴致。

    可别忘了,他身怀宗师级厨艺技能,但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展现。

    “九哥这刀工,端地厉害啊。”

    一开始,小鹿还担心高余会碍手碍脚。

    可是在高余接手了处理猪肉,展现出宗师级的刀工以后,她眼睛顿时成了星星状,在一旁称赞不停。

    就连武松,也看得目瞪口呆。

    “有九哥在,那就没我事情了?我去吃酒!”

    “想得美,二哥过来帮我。”

    小鹿抓住了武松的袖子,把他拉到旁边干活。

    她站在一边,看着高余手中那口尖刀飞快舞动,把猪肉整块剃下来,连连惊叹。

    “九哥这刀工,可比梅家桥的王屠户还厉害。”

    “王屠户?”

    “是啊,就是在梅家桥卖肉的屠户,绰号王一刀。

    他切肉,一刀准,说要多少肉,一刀下去不多不少,非常厉害依我看,九哥这功夫,比王屠户要厉害多了。嘻嘻嘻,要不然,以后就叫九哥做韦一刀,如何?”

    高余把剃下来的猪肉,蓬的一声丢在了砧板上。

    听到了小鹿的话,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一刀的名字,他当然知道,而且还见过王一刀杀猪呢。

    不过,这韦一刀嗯,听上去,似乎也不差,挺有江湖味儿

    “二哥,听见没有,以后可别欺负我,否则我韦一刀,对你就不客气了。”

    一旁正愁眉苦脸洗菜的武松听得一愣,也不禁笑了。

    “韦一刀,好名字!”

    说完,他哈哈大笑,惹得小鹿在一旁,也咯咯笑个不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