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余宋>余宋 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树(1)

余宋 第一百五十三章 生死树(1)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妙人没有理睬黄爱,目光直勾勾盯着高余。

    高余则流露出疑惑之色,看了妙人一眼,自顾自往山门外走。

    刹那间,妙人身后的沈刚等人,都显得很紧张,下意识后退半步,手悄然放在腰间。

    高余和妙人,擦肩而过。

    他走到山门前,停下脚步,扭头看着黄爱道:“三哥,愣着作甚,走啊。”

    “哦,马上来。”

    黄爱忙答应一声,偷偷看向妙人。

    就见妙人不动声色朝他点点头,黄爱立刻明白了意思。

    他和沈刚打了个招呼,便匆匆跑到了高余身边。

    “磨蹭作甚,咱们还要早点下山呢。”

    “是是是,刚才这不是遇到了熟人嘛。”

    “熟人?你说那牛鼻子老道吗?贼眉鼠眼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少接触。”

    “”

    高余和黄爱一边走一边说,渐渐远去。

    不过两人交谈的声音,却清楚传入妙人和沈刚等人耳中。

    妙人的脸,拉得老长。

    而沈刚等人则强忍着,想笑又不敢笑。

    “刚才那厮,是在青溪馆勾当?”

    “是,他叫黄爱,在青溪馆做一个小执事。”

    “明日让他过来见我,我有话要问他。”

    妙人只是觉得高余有点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历。

    不过,只要是来玉皇观的人,他都要小心一些,更不要说是一个眼熟的人。沈刚忙躬身答应,陪着妙人走进了玉皇观。这妙人在玉皇观也生活过一些时日,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清楚。所以,他轻车熟路的在玉皇观里转了一圈,没什么发现,就转身离开。

    究竟是在哪儿见过那厮呢?

    为什么,会觉得眼熟呢?

    在回去的路上,妙人一边走一边思索,却想不出一个头绪来

    离开玉皇观,高余松了一口气。

    山风吹来,后背凉飕飕的,原来在刚才那片刻的功夫,冷汗已湿透了内衫。也幸亏是炎炎夏日,所以汗湿衣衫不足为奇。没见那黄爱满头大汗,更没有产生怀疑。

    刚才他和妙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有一种想要杀死对方的冲动。

    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就算动手,胜算也不多。

    那妙人精通剑术,拳脚功夫过人。

    师父生前曾说,他练得是横练功夫,非同一般。

    正常的攻击手段很难奏效,必须要有锋利的武器才能造成伤害。高余手中有寒鲤刃,能削铁如泥。可妙人身边还有沈刚等人随行,所以真个动手的话,非常危险。

    高余从来就不是那种莽撞的人。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愚蠢所以,他只能强行忍耐。

    好在,他见到了妙人,更知道妙人而今,就在杭州,就在那青溪馆,也就增加了机会。

    我明里干不死你,暗地里还杀不得你吗?

    “九哥,你慢点啊。”

    黄爱在他身后,高声叫喊。

    高余这才停下脚步,看了黄爱一眼,突然微笑道:“怎地,刚才那道士,可有吩咐?”

    黄爱也停下来,扶着路边的柏树。

    他听了高余的问话,先一愣,旋即道:“就知道瞒不过九哥。

    不过,他虽然没有给我什么吩咐,但想来,一定会找我过去问话。毕竟,这玉皇观乃是非之地,九哥跑来这边,他肯定会产生怀疑。到时候,一番盘问是少不了。”

    “那个人,是谁?”

    “妙人,是个出家的道士。

    我也不太清楚他来历,只知道七哥前几日离开了杭州,他和另一个人接管了青溪馆。”

    “另一个人?”

    “嗯,也是个道士,好像叫什么妙清,是刚才那道士的师兄。”

    “你见过?”

    “这个妙人倒是不常见,不过妙清却经常见。

    他会在三楼玩升官图,且赌的很大。要我说,那厮哪像道士,好色的紧这几日,青溪馆的录事们被他祸害了不少,还美其名曰是传道开光,也不知算哪门子道士。”

    仇道人四个徒弟,妙言道心最坚定。

    其余三个徒弟,妙清妙法是色中恶鬼,而妙人嘛是个老饕、酒鬼。

    高余和他们接触过一段日子,对仇道人的四个徒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妙言平日里沉默寡言,不太喜欢说话。师父曾经说过,那妙言的功夫,在四人中最高明。

    妙清、妙人

    高余深吸一口气,记在了心里。

    “走吧,咱们回去吧。”

    他努力平复了心情,和黄爱有慢慢悠悠的往山下走。

    回到杭州城,高余和黄爱就散了。

    黄爱说要去梅家桥那边,高余也没有询问,只给了他一张五十贯的钱引,算是酬劳。

    对此,黄爱也没有拒绝,兴高采烈接过钱,一路小跑离开。

    高余则一个人,返回绿竹巷。

    院门锁着,武松不在家。

    高余也不知道他跑去了何处,只管开门进了院子。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关上了门。

    坐在床上,他伸出手,左看看,右看看,好半天自言自语道:“光阴蝉,把铜树给我。”

    他本来只是尝试,哪知道话音方落,那棵铜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只是,那铜树的模样,发生了变化。

    铜树之前被收走时,遍体铜锈,布满了灰尘,更有那烟熏火燎的痕迹,略有些发粘。可是现在,铜树却焕然一新。树上的灰尘和铜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泽。

    树身上,浮现出了七扭八拐,好像蚯蚓一样的符号。

    高余愣了一下,忙凑到眼前,仔细查看。

    没有看花眼,树身上真的是有符号。以前他在玉皇观时,可没有发现符号,怎么

    师父说,这棵树叫生死树!

    但,生死树又是什么?

    这符号,明显有着非凡的意义,而且看铜树的光泽,显然也年代久远,是个老物件。

    生死树?

    看着那一半枝叶茂盛,一半呈现枯死状态的铜树,高余陷入了沉思。

    他在手里把玩片刻,而后放在手中。

    “收!”

    心中默念一句,铜树立刻消失。

    高余看着他的手,这才留意到,不知在什么时候,光阴蝉的纹身已蔓延到了手掌上。

    难道说

    他想了想,又摊开手掌。

    “出来!”

    铜树,极为诡异的在手掌中出现。

    发达了,发达了!

    高余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内心中一阵狂喜。

    这又是什么技能?有如此技能,岂不是说,以后出门,可以轻装简行,方便许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