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余宋>余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交锋(三)

余宋 第一百四十六章 交锋(三)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余并非第一次想要向汴梁求助!

    事实上,在抵达杭州,觉察到局势比较复杂之后,他就有了向汴梁求助的想法。

    可一来,他怕被高俅派人抓回去。

    二来则担心打草惊蛇,所以才忍住了冲动。

    可是现在,他被卡在了原点,没有任何进展,心里面就越发的焦躁。

    高余隐隐感觉到,如今的两浙道,包括杭州在内,看似平静,实际上是暗流激涌。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隐隐操控着两浙道的局势变化,一不小心就可能引爆。

    然而,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线索,心里面又怎能不焦虑?

    拖得越久,就越危险!

    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已隐隐出现,但是他却找不到半点头绪……

    “什么人?”

    就在高余沉思时,楼下传来一声暴吼。

    高余立刻清醒过来,忙转身走到另一边的窗户前,向外面探望。

    武松手持钢刀,从一楼大厅里窜出来,厉声道:“藏头缩尾的鼠辈,还不现身吗?”

    说着话,他就腾身而起。

    一只脚在院墙上剁了一下,身体唰的便跳上了近六尺高的院墙。

    与此同时,从院墙外的一棵大树上也窜出一道黑影,紧跟着一道寒光,扑向武松。

    武松站在墙头,毫不慌张。

    钢刀在身前摆出了铁门栓的招式,身体微微一沉,举刀封挡。

    只听铛的一声响,双刀交击,迸溅出火星。

    黑影一个空翻,便落在地上。而武松则毫不停歇,从院墙上跃起,钢刀力劈华山,嗡的一声劈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奇诡弧光。而黑影,却不见封挡,双脚落地之后,便如同一只灵猫般,唰的闪开,手中钢刀玉带缠腰,便朝着武松腰间扫去。

    武松身在半空中,硬生生拧腰腾身而起,躲过对方那快如闪电的一刀。

    他身形落地,刚要上前继续交手,却见那黑影原地转动,刷刷刷三道寒星飞射而出。

    武松见状,忙舞刀磕挡。

    也就是趁他这一顿的功夫,那黑影身形后退,同时高声道:“韦九,小乙遵你吩咐,前来拜会。只是琐事缠身,不得久留,所以先行告退,如若有缘,咱们再见。

    还有,莫再寻黄三的麻烦。

    若我知晓你还要找他,下次再见时,休怪小乙心狠手辣。”

    说话间,他再次抬手,一点寒星逼退武松,转身就走。

    而此时高余才从楼上下来,走到院门口。听到那人的喊话,他不禁一愣,忙打开门。

    “九哥,小心!”

    武松忙高声喊喝,不过高余却未在意。

    黑影身若狸猫,在黑暗中飞奔而去,紧跟着就听到扑通一声,想来是跳进了河中。

    高余和武松快步追赶过去,只看到河水滔滔,不见人影。

    “九哥,是他。”

    武松面露羞愧之色,把手中短箭递给了高余。

    追魂箭!

    高余看了一眼那支短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这时候,安乐馆的侍者举着火把跑过来……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们又怎可能没有觉察?

    “郎君,发生了什么事?”

    “哦,刚才似乎有宵小潜入,不过已经被我们赶走。”

    “宵小?”

    那领头的侍者闻听,勃然大怒。

    他回身厉声道:“马上召集人手,沿河寻找……竟然敢在安乐馆闹事,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一干侍者和打手齐声呐喊,便沿河追踪。

    侍者再次向高余道歉,不过却换来高余一声冷哼,带着武松径自返回了客房……

    “二哥,怎样?”

    “端地是高手,不过感觉……他的本事只是如此。

    出手看似有力,实则缺少后劲。虽说只交手了一个回合,但能感受到,他气息不稳,应该是旧伤未愈。如果他没有受伤,俺要制服他,至少也需要三五十个回合。”

    高余点了点头,把玩那支追魂箭。

    “旧伤未愈,就敢来赴约,这燕小乙倒是个有情义的人。”

    “九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看情况,他短期之内不会再出现。

    嗯,明天我想亲自去会一会那个黄爱,二哥以为如何?”

    “那黄三,不过是泼皮,拳脚一般。

    燕小乙既然已经出现,咱们再去找黄三,算不算恃强凌弱,传扬出去怕不太好听。”

    武松露出为难之色,好像有些不太情愿。

    这家伙,也是江湖秉性。

    在他看来,他出面教训黄爱一次,引来了燕青。

    如果继续找黄爱的麻烦,在他看来,似乎有些不妥……

    高余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笑了!

    他喜欢武松这性子,直爽而单纯,做事讲规矩。

    “二哥误会了,我找黄三,并非是要找他麻烦,而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他。

    既然燕小乙来过了,那之前的事情,也算是了结了。我相信,用不了太久,咱们还会和他见面。所以,二哥放心就是……韦九虽不是江湖人,但规矩也知道一些。”

    “若是这样,俺就没话说了。”

    武松,松了口气。

    他看了看天色,道:“那燕小乙想来不会再来,九哥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咱们还要搬家。”

    “好!”

    高余点点头,便上楼休息去了。

    武松则坐在大厅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钢刀。

    他突然间笑了,自言自语道:“燕小乙,倒也有趣……下次若再见面,定要与你分个高低!”

    第二天,高余起了个大早。

    他收拾好行李,让武松牵着青驴自侧门离开,他则在侍者的带引下,去柜台会账。

    昨晚,安乐馆的打手护卫,沿河寻找到了三更天,也没有任何发现。

    高余对此并不感到奇怪,如果燕青这么容易被一群打手找到,那可真的是有负他浪子之名。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杭州城里,水道复杂,燕青的水性应该不错。

    会了帐,高余就走出了安乐馆。

    武松牵着驴,驮着行李,已经在外面等候。

    高余正要上前招呼他,却不想被人拦住,“九哥,你这是要去哪里?”

    “小鹿?”

    高余看清楚那人,不禁感到诧异。

    就见小鹿挎着一个竹篮,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还布满了汗珠。

    她一脸诧异的表情,看了看高余身上的行囊,又看了看牵着青驴的武松,“九哥,你们要走吗?”

    小脸上,露出一丝丝失望表情。

    高余疑惑问道:“小鹿,你来找我吗?”

    “九哥莫不是忘了,马上就是端午。

    奴之前说过,请九哥吃粽子……今天一早,奴做好了粽子,专门送来请九哥品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