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春宵社 > 余宋>余宋 第一百四十章 疑窦(2)求订阅,求月票!!

余宋 第一百四十章 疑窦(2)求订阅,求月票!!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武松的归来,让高余安心不少。

    说实话,在这个近乎于举城皆敌的城市里,高余并不似他看上去那样的轻松自在。

    武松的G棒,高余还未见到。

    但可以从他的拳脚功夫看出端倪,他的身手不逊色于鲁智深。

    鲁智深的身手,带着几分军中气概,大开大阖,在战场上威力更甚;而武松的功夫,细腻精巧,又不失刚猛,适合江湖搏杀。有他在身边,高余也就多了一份保证。

    二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到了三更天。

    各自回房睡了一小觉,天亮后,高余洗漱完毕,叫上武松,直奔店宅务。

    “郎君放心,那房子的客人,到现在都未出现。

    如今租期已经过去,郎君若是喜欢,现在就可以去看房子。有什么要求,也可一并提出。”

    店宅务的侍者很热情,与高余两人说明了情况,就带着他们前去查看房子。

    如侍者介绍的那样,房子非常好。

    很安静,环境也很优美。

    出门走不得多远,就能看到涌金池。向东走,便是后市街,过了后市街就是两座里坊,以及瓦子。一边是热闹非凡,一边又非常幽静。交通很便利,想要吃饭,甚至不用出门,只需要在门口挂上牌子,就有人过来询问,然后帮忙去酒店买来。

    在杭州,把这种职业称之为‘外出鬙儿’,也可以换做‘僧儿’。

    “不错,这环境,端地不错。”

    武松在巷口看了一下,就连连点头。

    那侍者带着两人来到房子前,打开了院门。

    院子不大,也就是一分地大小。

    “这棵树,少说也有几十年了……我记得在小时候就见过。”

    侍者指着屋后的一棵老槐树,介绍道:“当初这宅子,是个苏州来的商人建造,用来金屋藏娇。后来他生意败坏了,官府就把这房子给收了回来。据说当年苏学士做杭州通判的时候,就曾想过买下这宅子……可价钱太高,最后也只能够作罢。”

    那老槐树,枝叶茂盛,犹如伞盖一样,罩住了半个房子。

    这是一幢很标准的平房建筑,正中央是客厅,两边是厢房,后面还有一间卧房。

    加起来,一共是五室一厅。

    里面的家具也很齐全,看上去有些年代。

    高余只看到这家具,就不禁眼前一亮……可惜,这些家具不属于他,若不然依着光Y蝉的N性,绝对会吞噬这些老家具上的光Y之力。说起光Y蝉,自从高余来到杭州之后,它就不见有动静。也许是没有发现入眼的老物件,所以一直在沉睡。

    “之前租房的人,不会来找麻烦吧。”

    高余在卧室里,看到了一口锋利短刀,于是开口问道。

    那口刀,明显不是这房子里的物件,应该是前面租客留下。

    侍者道:“郎君放心,我们与之前的客人有约定,若他不能按时缴纳房租,我们就会把房子收回来。

    如果他找上门,郎君只管推到我们那里就是,绝不会麻烦到郎君。”

    “很好!”

    高余在屋子里又转了一圈,就做出了决定。

    “这房子,我租了,先租半年。

    若半年后续租,我会提前一月与你们知晓,这样可好?”

    “那自然是好的。”

    侍者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郎君可以看看,有什么需要修缮之地,我们可以找人休整。”

    “不用了,房子挺好,只让人来打扫一下,我希望能早些入住,越快越好……”

    “小底明白。”

    侍者在房子里转了一圈,便有了计较。

    之前的租客,看起来也是个爱干净的人。虽然长时间没有回来,使得屋子里堆积了灰尘,但总体而言,还算整洁。只需找人过来冲洗一下即可,并没有什么麻烦。

    “最迟后日,郎君就可以搬进来。”

    “如此,甚好!”

    高余满意点点头,和武松跟着侍者,走出了院子。

    “之前租这房子的人,是什么人?

    如此好的房子,说不住就不住,平白空了一个多月也不见出现,当真是有些意思。”

    “好像……是个北方人。”

    “哦?”

    侍者搔搔头,道:“当时经手这房子的并非小底,不过因为这宅子租金比较贵,所以小底也有印象。记得当日那客人来,宅子正好空着。他只听了介绍,并没有似郎君这般过来查看,直接就敲定下来……也正因为这缘故,小底才留意了那客人。

    嗯,是个北方人,一口官话,带着京东口音。

    年纪嘛,看去也不是太大,约摸着二十多,生得面嫩,而且非常俊俏……个头……”

    侍者想了想,又看了看高余。

    “比郎君要高一些,大概六尺上下。

    当时他带着一口刀,看上去风尘仆仆,似乎是才到杭州。

    不怕郎君笑话,当时我那同伴介绍这房子的时候,我还觉得,那客人怕是不会要。因为他看上去,并非是有钱之人。不成想,他却极为爽快,出手也是非常阔绰。”

    高余闻听,激灵灵一个寒颤。

    从这件事上,他学到了不少的江湖经验。

    “所以,你觉得他不正常?”

    “哈哈哈,郎君说得哪里话,小底不过是个跑腿的人,那会看出什么正常不正常。

    不过觉得奇怪,所以才留意了一番。”

    “那人,叫什么名字?”

    “这个嘛……”

    侍者蹙眉想了想,道:“有些久远了,记不太清楚。

    只记得他租房的那天,是一月二十八……嗯,那天正好下雨,所以我有些印象……我听当时接待他的同伴说,那客人的姓氏有些少见。好像,好像是……姓燕?”

    侍者语气,不太肯定。

    可听在高余耳中,心里却没由来一动。

    北方人,京东口音……昨天晚上警告他的人,似乎也是京东口音。

    姓燕?

    高余正想着,一旁武松有些不耐烦了,便大声道:“九哥,可是有什么麻烦吗?”

    “哦,没什么麻烦。”

    高余醒悟过来,忙连连摆手。

    “走,咱们先去把租契签了,你赶快着人来打扫房子。”

    “好!”

    那侍者忙不迭答应,带着高余两人又回到店宅务,拿出了租房的契约。高余爽快签订下来,又交了半年的房租,与那侍者说定,他会在后日搬过去。而后,拿了钥匙,和武松离开。

    “那房子,端地不错,比那劳什子安乐馆,强百倍。”

    武松显然对房子很满意,一路上连连称赞。

    “九哥,咱们现在去哪里?”

    高余想了想,便笑道:“来杭州多日,不如我带二哥到处走走,这杭州城里,还是有不少好去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