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余宋 第一百三十三章 适可而止(1)
    

一秒记住【春宵社 WwW.chunxiaosh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实,高余并不想针对常掌柜,这是这厮三番五次挑衅,让他有些不高兴了!

    他一脸不屑之色,看着常掌柜,还用指头掏了掏耳朵。

    常掌柜那受得了这种挑衅,把身前的筹码呼啦一下全部推出去,厉声道:“瘪三,以为能吓住你家常老子吗?两百贯,我就跟大,待会儿输了,可别哭鼻子才是。”

    “常掌柜大气!”

    “老常果然没有丢了咱们杭州的脸面。”

    赌徒,大都是一群不怕事大的人,那会过来劝阻?

    高余一边看着那常掌柜,一边用眼角余光扫了荷官一眼。

    “买定离手,开!”

    他发现,荷官在开骰盅的一刹那,手上有一个轻微的颤动。

    高余心里一颤,猛然一拍赌桌,大声道:“爷赢定了!”

    这荷官,有古怪。

    他这一声喊叫,令荷官心中一震。

    骰盅拿起,他的脸色却微微一变,但旋即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木讷表情。

    “一二三,!”

    常掌柜见状,大惊失色看去。

    那三粒骰子静静躺在赌桌上,一二三的点数,更明了他刚才没有听错。

    抬头,向荷官看去,却见荷官目无表情。

    “你……作弊!”

    常掌柜指着高余,嘶声叫喊。

    高余愕然道:“老东西,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作弊了?认赌服输,莫非是输不起吗?”

    “你……”

    常掌柜还要话,却见高余向后退了一步,显出武松那魁梧身形。

    武松刚才,也是提心吊胆。

    那心情就好像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

    二百贯……虽那二百贯是高余在楼下投壶赢来的,可一下子都推出去,也难免忐忑。

    如今,高余赢了!

    虽这并不是他武松的钱,可他与高余现在是一伙的,自然万分高兴。

    高余退到他身后,武松立刻就明白过来,于是上前一步,看着常掌柜虎目圆睁……

    刹那间,仿佛看到了一头猛虎在身前,骇的常掌柜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武松则瞪着那荷官,厉声道:“兀那鸟厮,谁赢了?”

    他这一发怒,令周围众人,都感到了莫名的恐惧。

    荷官心里一颤,道:“自然是这位郎君赢了。”

    着话,他把台面上的筹码,推到了高余面前。只这一把,高余便赢了近三百贯。

    黄爱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直到那筹码到了高余面前,才反应过来。

    常掌柜,可是个老赌徒。

    这厮在青溪馆赌了也有些时日,不过自今年以来,却赢多输少,可谓是鸿运当头。

    刚才那一把,有不少人是跟着常掌柜下,可谁料想……

    “老东西,还要继续吗?”

    常掌柜心里有些发毛,偷偷朝荷官看了一眼,就见那荷官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瘪三,你莫要得意,这次你运气好,我不与你计较。

    不过,今天我没钱了,等下次我带足了钱,定要与你见个分晓。”

    “好啊,那随时候教。”

    高余嘴角一撇,露出一丝冷笑。

    他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恼怒,可偏偏这个时候,常掌柜不敢闹事,只能哼了一声,怒气冲冲离开。

    高余目送他离去,示意托盘录事把筹码收起来。

    他朝荷官看了一眼,而后对黄爱道:“少了个肥羊,没甚意思,咱们换个地方玩。”

    那一眼,令荷官冷汗直流,湿透了后背衣衫。

    ++++++++++++++++++++++++++++++++

    高余今天来,并非是为了赢钱,更多是打探情况。

    他在二楼耍了一圈,把所有的搏戏都试了一回,结果是有输有赢。

    宗师级的赌术技能,令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控制自己的输赢,也让他觉得颇有些无趣。

    试想,所有的游戏,他都能看出端倪,这游戏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在玩了一圈之后,他就失去了兴趣。

    “郎君可要上去悄悄?”

    “上面是什么游戏?”

    “嘿嘿,这楼上主要是以升官图为主的搏戏,输赢很大。

    不过以人看,郎君如今鸿运当头,不得上去,能大杀四方,要不咱们去玩玩?”

    升官图,是一种极为普及的搏戏。

    上至公卿贵族,下至市井民,都可以参与其中。

    不过,之前黄爱也了,三楼的搏戏,输赢在千贯上下,想必参与的人,身份都不同凡响。

    如此金额巨大的游戏,不仅仅需要有充足的赌资,更需有足够的精力。

    方才耍了半天,高余也有些累了。

    毕竟,从头到尾,除了投壶是依靠投掷技巧外,其他的搏戏,高余都是靠自身赌术专精的技能。赢钱是一种技能,输钱同样是一种技能,都需要耗费巨大的精力。

    高余想了想,笑道:“今日有些乏了,改日再来玩耍。”

    着,他看了一眼托盘上的筹码。

    今天虽是有输有赢,但总体而言,却赢了五百多贯,也算是大获全胜了。

    高余深知适可而止的道理,若赢得太狠,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还是心些为妙。

    “存三百贯在这里,下次再来玩耍。

    取二百贯出来,给我换成钱引……剩下的,是你和鹿的赏钱……鹿,今日我乏了,下次来时,还找你跟随。嘿嘿,你可是我的福神,有你跟着,一定能大杀四方。”

    鹿,便是那托盘录事。

    高余轻佻的用手指挑着她的下巴,笑道。

    他领走了五百贯,托盘里至少还剩下十几贯,也就是这鹿和黄爱可以将之平分。

    鹿自然狂喜,却嗔怪的推了高余一把。

    “郎君,下次来了,定要唤鹿,否则鹿可不依你。”

    “哈哈,那是自然。”

    高余大笑着,往楼下走。

    黄爱和鹿则紧紧跟随,在楼下存了筹码,登记了高余的姓名之后,把价值两百贯的钱引交给高余。

    在走出青溪馆的一刹那,高余停下了脚步,抬头向楼上张望。

    他笑了笑,带着武松扬长而去……

    ++++++++++++++++++++++++++

    “盯着他,弄清楚他的住所和身份,然后让朱彪设法查证。”

    当高余和武松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青溪馆外,男子和汤逢士出现在三楼的栏杆后面。

    “七哥,要不要……”

    汤逢士做了一个杀人的手势。

    男子却摇摇头,轻声道:“你道他不知道吗?”

    “啊?”

    “上次你派人跟踪失败,他就知晓了状况。

    他今天来,并不只是为了耍钱,而是向你我示威……你难道没有发现,他身边的人吗?

    那大个绝非好相与的人,若真动起手来,怕我也不是对手。

    他今天来,是告诉你我,他就是来找咱们……先弄清楚他身份再,我相信他一定会再过来。在没有弄清楚他是什么人,究竟有什么目的之前,切不可轻举妄动。”

    汤逢士脸色微微一变,躬身道:“七哥放心,我知道怎么做!”</p>